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陳文茜自序
沈君山推薦序
施明德推薦序
書摘:公投狂歡派對
趙少康推薦序
夏珍推薦序
楊渡推薦序
書摘:傾國之戀
書摘:給下一輪的溫世仁

作 者 作 品

陳文茜的虛擬人生
文茜小妹大
文茜詠歎調
文茜語錄
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悅讀網獨家簽名書)
微笑刻痕【圓滿版】
樹,不在了
我相信‧失敗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與泥結緣一甲子:水泥工藝領航者 亞泥張才雄回憶錄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40萬冊暢銷經典版)
玫瑰與革命:民國奇女子鄭毓秀自傳
新台灣精神:林麗蟬從柬埔寨到台灣的文化融合與在地耕耘
股市之神:是川銀藏投資準則與傳奇一生


文茜小妹2(PE0312)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People
作者:陳文茜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3年12月20日
定價:240 元
售價:19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陳文茜自序沈君山推薦序施明德推薦序書摘:公投狂歡派對趙少康推薦序夏珍推薦序楊渡推薦序書摘:傾國之戀書摘:給下一輪的溫世仁



  沈君山推薦序

大珠小珠 間關而下

這是一本很「好」看的書。

這兒說的「好」看,指的是吸引人一口氣看下去的魅力。上週的一天,我到台北基金會的辦公室去,秘書告訴我,有家出版社打電話來,要我寫序。但是為了免麻煩,並沒有附稿,只是要快,短短的也可以。我知道有些位高望重的大人物,寫序多是應酬,別人代擬,頂多自己看一遍,我既沒有這個地位,也沒有這個習慣,乃置之不理。幾天以後,大概是得到了訊息,厚厚的一疊樣稿輾轉寄到我新竹的家。既然寄到,那就看看吧,不料一看之下,不能自休,當天晚上就把它看完了,這是近年少有之事。

此書之所以「好」看,一個原因是犀利,說理論人,一針見血,所以讀起來過癮,但文茜女士的犀利,並不是耍嘴皮,相反的,篇篇言之有物,所以針針下去,都是認準了穴道,讀起來過癮,指的是讀者,但被扎之人,刺痛入骨,肯定是懷恨在心的。

而且文茜女士也不是沒有偏見,論人的幾篇,以綠營人士為多,必定點名,位愈高權愈重的,點得愈兇,扎得愈入骨三分。她對藍營人士,顯然也不甚瞧得起,把國民黨人物分成三類:一類是技術官僚,也許有「能」,卻絕對無「力」,在政治上起不了作用。一類是樁腳出身,可能有「力」卻無「能」,對治國有礙無助。第三類,「幾位耀眼的政治明星,擅長經營個人形象,適合媒體表演。但他們的全國聲望與實質處理複雜政治問題的能力,有著極大的落差。」他們(或他)可能是她情緒上比較可以接受的,可也奚落得夠厲害。雖然呼之欲出,但至少沒有點名。

對於綠營人士,她就沒有那麼客氣,〈遊戲陳水扁〉一篇,三十六穴,穴穴點遍,反扁的人士讀了或許覺得痛快,但要公平的問一句,若在昔日的台灣(或今日的大陸),這篇文章登得出來嗎?即使登得出來,能不像她的朋友李敖那樣,關個十年八年嗎?今日的台灣,其自由民主確是今非昔比,而得來不易,無論朝野都應珍惜。

文茜女士的偏見只限於情緒,對於事實,她絕對公平,決不欺騙讀者,這是很可貴之處。幾篇論事的文章,可以看得出來她做立法委員的用心認真,文章夾敘夾議,但敘議分明,敘的是事,絕對客觀,資料詳實,引述有據。議的是理--她自己的理,那就毫不掩飾地主觀,如急溪湍澗,大珠小珠才氣橫溢的間關而下。

看過文茜小妹大節目的人,一定會感到主持者咄咄逼人的機智,讀本書也會有相似的感覺。但全書,尤其是一些懷舊的篇章,仍不時透露溫婉的情意,很像文藝作品,這也反映了作者的另一面。不久前有一次,她攜眷(兩條可愛但是很兇的捲毛狗和一位可愛而且不兇的助理小姐)來訪清華,在水木書苑喝了杯咖啡,坐了一個多小時,然後以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逛了書苑一圈,席捲了二十四本厚厚的書,我碰也不敢碰的文哲思想巨著,我常聞時髦女士喜歡血拼,但多是去珠寶衣飾名店,到書店來血拼的則未聞過,無怪乎書店老闆驚喜之餘,連咖啡錢也不收了,倒令主人不好意思。

在評論人物的篇章中,我最喜歡的是描述高明見醫師的一篇,短短的,但把一位醫界古意人進了詭譎的政治大觀園後動則得咎的拙態,寫得栩栩如生,大概是她喜歡土拙樸實的性格吧,在她筆下,高醫師成為全書最可愛的正面人物。

全書中最長也最具份量的一篇,是對國民黨的建言,建議它轉變為溫和本土的政黨,以對抗代表激進本土的民進黨。事實上,和台灣早已獨立一樣,國民黨早已是一個本土黨,只是它過去的一些框框架架,就像它那巍巍煌煌的黨部大廈,一時還不知怎樣處理。處理黨部大廈這樣的框框架架不難,只要決心就可以了。最困難的是處理兩岸關係;呂秀蓮說「遠親近鄰」,那是歷史地理客觀環境決定了的,不能不去面對,激進本土的目標很明確,完全獨立,雖然難走,可能也走不通,但至少是一個明確的目標。溫和本土呢?中共的台灣政策恐即將有路線的改變;過去二十年,中共台灣問題的執行路線一直基於「搞好經濟,自然統一」的假設,換句話說,時間是在統一這邊的,不急,現在是經濟優先。胡溫接班後,仍然是經濟派當權,仍然是經濟優先,但過去幾年台灣的一些演變,使他們對台灣問題的認知有了改變;搞好經濟,自然統一或許只是一廂情願的希望。最近台灣選戰帶來的刺激,更使此認知成為中共內部主流共識。處理好兩岸關係,是影響台灣前途幸福最主要的一個因素,當然這是大選以後的事。從歷史文學到鄉土教學,文茜女士對溫和本土路線都提了建議,對這個區別激進和溫和很重要的議題,卻未置一詞,也許要等待下一篇評論或下一本《文茜小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