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陳文茜自序
沈君山推薦序
施明德推薦序
書摘:公投狂歡派對
趙少康推薦序
夏珍推薦序
楊渡推薦序
書摘:傾國之戀
書摘:給下一輪的溫世仁

作 者 作 品

陳文茜的虛擬人生
文茜小妹大
文茜詠歎調
文茜語錄
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
微笑刻痕【時光流轉版】(悅讀網獨家簽名書)
微笑刻痕【圓滿版】
樹,不在了
我相信‧失敗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與泥結緣一甲子:水泥工藝領航者 亞泥張才雄回憶錄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40萬冊暢銷經典版)
玫瑰與革命:民國奇女子鄭毓秀自傳
新台灣精神:林麗蟬從柬埔寨到台灣的文化融合與在地耕耘
股市之神:是川銀藏投資準則與傳奇一生


文茜小妹2(PE0312)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People
作者:陳文茜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3年12月20日
定價:240 元
售價:19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陳文茜自序沈君山推薦序施明德推薦序書摘:公投狂歡派對趙少康推薦序夏珍推薦序楊渡推薦序書摘:傾國之戀書摘:給下一輪的溫世仁



  施明德推薦序

借題發揮

維吉尼亞正下著大雪,屋前屋後的草坪已淹沒在一片皚皚白雪中,枯樹枝上它披著雪衣,偶爾看見白雪紛紛從樹枝上飄落,就知道又有松鼠嬉戲枝頭,打破了大地的寧靜。

每天清晨七點多,從住處走到學校,來回兩個小時,是我現在例行的運動。切斷和外界的交通,沒有應酬交際,除了閱讀、寫作,就是上網看看資料和新聞,到美國快兩個月了,交往的人包括親戚還不到十個人。離台前,好友們笑著打賭:「十天,你就會感到無聊,一個月就會跑回來。」大家只看到我喜歡熱鬧的一面,都忘了我那份熬過極端寂寞的耐力!已在我生命中永久盤踞。

但是,必須過著這種清教徒的生活,也是一種自覺的選擇,想不到一生追求民主人權,捍衛台灣主權獨立,到頭來熬到自己領導過的黨和幹部執政了,自己也只有選擇在大選中遠離家國。

說一點都沒有感傷是虛偽的。但一個人想堅持理想,不奉承權位,孤寂就會是你常常相伴的友人。

黃昏,提著從 Costco 買的食物回家,抖掉雪水,屋內的暖氣使人舒適、愉悅起來。打開電腦收取郵件,躍入眼中的是:「文茜姊要出書,希望寫篇序文」,是助理 e 來的。

離台前夕,和文茜短暫見面。她一看見我,就笑容可掬地說:「主席啊!我當了你十年掛名的假情人了,你到了美國,可要找個真的美國妞當情人!」

唉!美麗島時代,國民黨政權打擊民主人士最殘忍的方式,不只是毀掉我們的家庭與終身監禁,還在透過私密空間的侵犯,讓我們一絲不掛、展示於眾。性攻擊是當年反對運動人士不管男或女,所受到最碎裂身心的凌遲。我與美籍前妻艾琳達的私密關係,就被製作成黨外人士「淫蕩、不要臉」的樣板。當年反對運動的領導者,誰沒被當權者潑過硫酸、毀過容……。

威權時代的當權集團如此對付異己,如今新的當權集團對付異己又何曾更高明?

「陳文茜幹掉兩個黨主席」,固然是一句成功的聳動標題,但對相關人士卻是一種赤裸裸的性攻擊!威權時代過去了,對付政敵依舊一貫地使用如此方式,繼續毀滅與他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戒嚴時代,我所受的凌辱再深、再大,二十五年的牢獄再悲涼、再淒楚,我從未對蔣氏父子有過任何辱罵或人身攻擊。我抨擊他們對憲法不忠,無限期延任大總統;我反抗他們施行獨裁;我組織人民反對當權者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司法不獨立,這些民主的五大害。但是,這些年來我們的犧牲與堅持似乎無能改變當權者的慾望,也喚不醒民眾能從我們的苦難中,學會一絲仁慈。這種潑政治硫酸的行徑,這種威權時代對付反對者的遺風,仍出現在對文茜的攻擊行為中。台灣雖已解嚴,但戒嚴心態仍在,多少人仍活在後枷鎖時代,附和這種攻擊的民眾又何嘗意識到自己的殘忍。

「權力會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會使人絕對的腐化」。我一直相信:「獨裁者是人民長期縱容的結果」。本諸我對台灣及人民的忠誠,我不能看到總統有偏失、錯誤,不予批判而為其辯護!但,四十幾年來,我從沒有攻擊、批評過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的私人行為,從不對他們做人身攻擊,難道他們的私生活都高貴如聖人嗎?而其對手都是淫蕩的狗男女?其實,要不要批評私領域,是一種「格」的問題。這是迄今讓我自傲的特質之一。

文茜著書立說,不管你支持與否?喜歡與否?她都不涉及私德的揭發。有時,她最可愛之處,就是她的智慧與豁達,會把一些別人視為死生交關的事,用令人含淚而微笑的方式呈現。年前他被台大初診有乳癌疑狀時,面對關懷的人們,他「輕鬆、頑皮」地說了一句:「乳房不過是女人的社交工具,沒什麼了不起?」確實令很多人感佩其智慧和豁達。但政治對手卻拿這句話攻訐她:「讓我跟她的乳房社交一下吧!」格調高下立判。

走過威權,結束戒嚴,我真的不希望台灣仍停留在後威權、後戒嚴的心態下。不幸,台灣正是如此。

這些年來,我的「新的反對者」,對我批李登輝、批陳水扁的主張,不是正面論述,而是醜化我的私生活。我承認,坐牢二十五年後,我是喜歡熱鬧,也不喜歡別人看到我,就聯想到悲情的時代,所以,公務之餘,只要可能,友人邀請我到俱樂部、酒廊,我也不會假正經的拒絕。所以,有些政治人物、媒體人就常常攻擊我,說我墮落腐化。但我敢大聲說:「直到今天,我不賭、不嫖;擔任公職、不拿回扣、不包工程;在國會從不罵人、不打架。」

年前,有一次被某家報紙(該報主事者美麗島時代就曾為文攻擊我和艾琳達的私生活)連續醜化時,我曾動怒。請來王清峰律師要具狀控訴,當時我對王律師說:「如果哪個人拿出證據說我曾買過春,給一百萬!」

我並不反對性交易,只是我個人不喜歡性交易。

我一生都是一個敢做、敢當、敢承認的人。

我跟文茜現在或過去,如有戀情,我一定會覺得那是我的光榮、我的喜悅,我絕對會承認!絕不會十年了,我都不敢承認!厭惡我和文茜的人,請不要再用這種低俗的手法了。歡迎多多挑戰我們的觀念和主張吧!

讓威權對立的時代真正過去吧,希望圍繞在新權力集團四周的人士,應該徹底的拋棄戒嚴時代的遺毒,否則新樹立的威權結構,也會恨快的被人民推翻的。而且,以反抗威權體制起家的政黨,執政後竟集體自稱是「保皇黨」,心志如此還配對人民宣稱民主和改革嗎?

至於文茜,面對那些無聊、無格的醜化時,請記住--「理會會忙死,在意會氣死」。

二○○三.十二.十二於GMU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