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狸貓換太子」

作 者 作 品

宋朝妙新聞
金庸群俠生活誌
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知宋:寫給女兒的大宋歷史(上、下)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你已是你所需的一切
你已是你所需的一切(限量作者親簽版)
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
明天會更好:關中傳奇
感恩的憶述:黃大洲的人生傳奇


宋仁宗:共治時代(WHA1216)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香港中和
作者:吳鉤
出版社:香港中和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04日
定價:760 元
售價:6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536頁
ISBN:978988869485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狸貓換太子」



  第一章「狸貓換太子」

第一節 小皇子出生

  北宋大中祥符三年(1010),一個尋常的年份,國家承平日久,沒發生甚麼大事。

  由於宋王朝與老對手遼國已於景德元年(1004)訂立了「澶淵之盟」,約為兄弟之國,宋遼邊境多年不聞兵革之聲。倒是這年十一月,遼主耶律隆緒率領大軍,渡過鴨綠江,親征高麗。按照慣例,出兵之前,遼國遣使知會了宋朝,宋真宗與宰相王旦商議後,定下中立的方針,詔諭登州(今山東蓬萊)守臣:「如高麗有使來乞師,即語以累年貢奉不入,不敢以達於朝廷;如有歸投者,第存撫之,不須以聞。」雖說鄰邦發生了戰事,但畢竟戰火沒有燒到大宋境內。

  此時西北邊境也算寧靜。西夏國主李德明曾召西北蕃族屬戶飲酒,欲誘其背叛宋王朝,赴宴的蕃族歸來後,報告了宋朝環州(今甘肅環縣)政府。環州守臣趕緊馳告朝廷,朝中大臣提出,「和戎之利,不若克定之武也」,建議出兵西夏。但宰相王旦認為,「止戈為武。佳兵者,不祥之器。祖宗平一宇內,每謂興師動眾,皆非獲已」。真宗深以為然。因而,儘管西夏對宋王朝可能有不臣之心,但宋夏之間暫時還是相安無事。

  這年,西南的交趾國發生了一場政變:國主黎至忠病逝,其弟爭立王位,大校李公蘊率兵殺了黎氏兄弟,自立為「安南靜海軍權留後」,並上表宋朝,請求冊封。真宗雖反感李公蘊篡位,但又「以其蠻俗不足責」,賜封公蘊為交趾郡王,並沒有干預交趾的政變。

  宋朝境內,陝西在春正月出現饑荒,飢民為糊口,「有鬻子者」,朝廷詔地方政府出錢,將這些孩子贖回來,「還其家」;夏四月,陝西又發生民疫,朝廷「遣使?藥賜之」;五月,京師下了一場大暴雨,「平地數尺,壞軍壘民舍,民有壓死者」,宋政府「賜以金帛」,以示體恤。這些局部性的天災,幾乎每一個年份都會發生,不算特別嚴重,影響範圍有限。對宋朝人來說,大中祥符三年大致可以說是天下太平、政通人和。

  皇帝最憂心的事,是子嗣凋零。不過,這一年的四月十四日,四十三歲的宋真宗迎來了一件大喜事:後宮李氏為他順利誕下一名男嬰。這是真宗皇帝的第六子,初名趙受益。

  這些年來,真宗一直期待他的嬪妃能夠為冷清的宮廷增添一名男丁。李氏剛有身孕時,一日陪真宗登臨砌台,不小心將髮髻上的玉釵墜落於台下。真宗以為是壞兆頭,心中惶恐不安,暗自祈禱:若玉釵無損,當生男子。侍從拾回玉釵,真宗一看,玉釵完好無缺,非常高興。不久,李氏果然誕下男嬰。

  在趙受益出生之前,宋真宗有過五個兒子,但長子、三子、四子均早亡,次子趙祐為皇后郭氏所生,從小「孝恪敏悟,帝所鍾愛」,本是皇儲的當然人選,但咸平六年(1003)夏四月,趙祐染病,司天監的官員說,是「月犯前星」的緣故,真宗十分擔憂,「屢設齋醮祈禳」,可惜皇子還是不幸夭亡了,年方九歲。

  趙祐病逝半個月後,真宗第五子出生,但只養了兩個月又夭折。之後,後宮再無動靜。在君主制時代,皇帝子嗣凋零,不僅是人生的不幸,而且給皇位的繼承帶來了不確定性,埋藏?政治危機。為免儲位空懸、國本不穩,真宗將四弟趙元份之子趙
允讓「以綠車旄節迎養於禁中」,作為自己的嗣子——儘管沒有明說。

  真宗雖然收養了趙允讓,但內心仍期盼能有一個親生兒子。野史載,真宗曾延請方士作法,祈求上蒼賜子。方士告訴皇帝:已經施法將皇上祈子的拜章送至昊天上帝之所,時有赤腳大仙微笑,昊天上帝即派遣大仙下凡為嗣,大仙推辭,昊天上帝說:「當遣幾個好人去相助。」真宗崇信方士,聽後即信以為真。不久,皇子趙受益出生。後世的民間藝人便捕風捉影,將趙受益說成是赤腳大仙轉世,如金聖歎評點版本的《水滸傳》寫道:

  這仁宗皇帝乃是上界赤腳大仙,降生之時,晝夜啼哭不止。朝廷出給黃榜,召人醫治,感動天庭,差遣太白金星下界,化作一老叟,前來揭了黃榜,自言能止太子啼哭。看榜官員引至殿下,朝見真宗。天子聖旨,教進內苑看視太子。那老叟直至宮中,抱?太子,耳邊低低說了八個字,太子便不啼哭。那老叟不言姓名,只見化陣清風而去。耳邊道八個甚字?道是:「文有文曲,武有武曲。」端的是玉帝差遣紫微宮中兩座星辰下來輔佐這朝天子。文曲星乃是南衙開封府主龍圖閣大學士包拯,武曲星乃是征西夏國大元帥狄青。

  不管怎麼說,趙受益降生的啼哭聲,不但給後宮帶來了生氣,也讓真宗看到了自己血脈與皇位後繼有人的希望。所以,我們不難想像皇帝心裡有多欣喜。皇子出生當天,知開封府周起在後殿奏事,真宗興沖沖告訴他:「知朕有喜乎?」周起說:「臣不知也。」真宗說:「朕始生子。」讓周起稍候,自己轉身入禁中,懷中裝了金錢再出來,見了周起,掏出一把金錢塞給他。

  宮廷內外因為皇子的降生而喜氣洋溢。如果要說有一個感到失落的人,這個人可能就是趙允讓。在皇子趙受益出生後,他便被真宗皇帝「用簫韶部樂送還邸」。我們不知道趙允讓離開皇宮的年齡,如果他已是大孩子,也許會明白:此番出宮,即意味?他與皇位再無緣分。不過,假如趙允讓心中有一些不快,應該也不會表露出來,因為史載趙允讓「天資渾厚,外莊內寬,喜慍不見於色」。

  不管趙允讓的內心是不是感到失落,真宗皇帝的親生骨肉都已經來到人間,而且,蒙上蒼與祖宗庇祐,趙受益沒有像他的兄長那樣染上讓當時的太醫束手無策的疾病(在沒有抗生素的古代,一次小小的細菌感染都可能要了嬰幼兒的命),身子骨相當健壯,「四時衣夾,冬不御爐,夏不揮扇」。這位幸運的小皇子還有一個奇特的習慣:喜歡赤足行走,「在禁內未嘗?鞋襪,惟坐殿尚鞋襪,下殿即去之」。這讓後人更相信他是赤腳大仙託生。

  作為真宗皇帝的獨子,趙受益是當然的皇位繼承人。五歲時,趙受益封慶國公;六歲,封壽春郡王;八歲,兼中書令;九歲,加太保,封昇王。這些給予皇子的封爵與榮銜,是將趙受益扶上皇儲之位的鋪墊。天禧二年(1018)八月初八,群臣開始請立皇太子,真宗先是謙虛地表示不允,大臣再三上表,方應允。於是在八月十五這一天,皇帝下詔,立九歲的昇王趙受益為皇太子。

  當時有一位名叫柳三變(後改名柳永)的詞人,寫了一首頌聖詞《玉樓春》:「星闈上笏金章貴。重委外台疏近侍。百常天閣舊通班,九歲國儲新上計。太倉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對。歸心怡悅酒腸寬,不泛千鐘應不醉。」祝賀趙受益受冊為皇太子。

  不過真宗對這位柳三變的文才似乎並不欣賞。大中祥符二年(1009)春,柳三變在京城參加科考,結果落第,因為是年正月,真宗下詔:「讀非聖之書及屬辭浮靡者,皆嚴譴之。」而柳三變「為舉子時,多遊狹邪」,「好為淫冶謳歌之曲,傳播四方」,落榜亦不奇怪。之後,柳三變又於大中祥符八年(1015)、天禧二年參加禮部試,均名落孫山。

  按宋朝慣例,自太宗朝後,皇太子之名均用單字,不聯輩分,以區別於其他宗室子,所以宋朝立皇儲常有賜名的步驟,真宗既立趙受益為皇太子,便賜名「禎」— 以後我們對小皇子的稱呼,也不再是趙受益,而改稱趙禎。

  千年之後的今天,我們回望大中祥符三年,會發現,對趙宋王朝來說,這一年最重要的事件,就是趙禎的出生。如果趙禎沒有出生,宋朝的第四任君主大概率是趙允讓,歷史的走勢便會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