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告別鮪魚
書摘:咖哩蝦
書摘:印度必亡
書摘:挑蝦守則
書摘:享用咖哩蝦
國際書評及名人推薦
媒體報導:汪洋大海,也有被掏空的時候
媒體專訪:格雷斯哥不只好美食,更愛探索真相

作 者 作 品

不開車,在路上:一個無車主義者的環球城市觀察行

譯 者 作 品

為什麼屁股不說話?:揭開人類13種奇怪本能的趣味科學
決戰熱蘭遮: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
不開車,在路上:一個無車主義者的環球城市觀察行
胡若望的疑問
失落之城Z:亞馬遜的世紀探險之謎
胡若望的疑問
決戰熱蘭遮:中國首次擊敗西方的關鍵戰役(全新審訂版)
海鮮的美味輓歌:健康吃魚、拒絕濫捕,挽救我們的海洋從飲食開始!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
【太咪瘋韓國套書】韓國人和你想的不一樣+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共2冊)
我在外交部工作
《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套書(隨書附贈「不平等與台灣社會」專題別冊)
收入不平等:為何他人過得越好,我們越焦慮?


海鮮的美味輓歌:一位老饕的環球行動(KT3015)
Bottomfeeder: How to Eat Ethically in a World of Vanishing Seafood
沒有環境,就沒有美食。小心!未來你的早餐可能只剩下花生醬水母三明治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人文旅遊
作者:泰拉斯‧格雷斯哥
       Taras Grescoe
譯者:陳信宏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0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789571350684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告別鮪魚書摘:咖哩蝦書摘:印度必亡書摘:挑蝦守則書摘:享用咖哩蝦國際書評及名人推薦媒體報導:汪洋大海,也有被掏空的時候 媒體專訪:格雷斯哥不只好美食,更愛探索真相



  書摘:咖哩蝦

摘自 6. 為害千里  印度--咖哩蝦

紅樹林裡的亡命之徒

食用養殖蝦對消費者而言雖然可能充滿風險,但對於藍色革命就發生在自家後院的民眾來說,管制不嚴的養蝦場更是足以致命。

慕穌沛紅樹林位於納格帕提南區的南端,高韋里河(Cauvery River)的六條支流在這裡形成兩座潟湖,然後再注入孟加拉灣。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這種紅樹林的名聲總是好壞參半。在佛羅里達州,騙徒把這種「沼澤地」賣給鄉下來的土包子,買者花了大筆錢財之後,才發現自己買到的土地毫無經濟利益,只是充斥著鱷魚和響尾蛇。新加坡、孟買以及香港也都是藉由填平紅樹林沼澤地才得以緩慢擴張。但另一方面,紅樹林卻是地球上生產力最旺盛的生態體系,也是目前人類所知最有效率的碳匯,可將造成全球暖化的氣體隔絕在其葉子裡。一如雨林,紅樹林現在也備受威脅。目前世界上僅存的紅樹林,每年都有百分之二遭到砍除。一項研究發現,世界各地消失的紅樹林,有百分之三十八都可歸咎於蝦養殖業。美國連鎖餐廳使用的養殖蝦有一大部分來自厄瓜多,而該國自從養蝦業盛行以來,將近百分之七十的紅樹林都已夷為平地。整體而言,共有一百五十萬公頃的熱帶紅樹林遭到養蝦場取而代之,面積相當於整個夏威夷。

曾在慕穌沛紅樹林擔任看守人的拉瑪穆提,同意帶我走訪那片樹林。他體型瘦小,戴著一副大眼鏡,說起話來總是沙啞低沉。他當初雖因健康不佳而不得不退休,卻還是非常熱愛自然。我們搭著一艘木製汽艇循著清淺的寇萊河(Korai River)往下游駛去,他在途中一再向我指出各種生物,包括招潮蟹和特異海姑蝦、樹頂上的翠鳥、在我們頭頂上盤旋的白頸婆羅門鳶,還有數十條躍出水面而閃耀著銀色光芒的虱目魚。

嚴格來說,慕穌沛應該屬於保護區,但這裡並不像美國的黃石公園或加拿大的傑士伯國家公園管制那麼嚴格,而且也有不少人口仰賴這片紅樹林為生。碼頭上,漁民忙著把鋪在塑膠袋上的野生白蝦切掉頭部,然後用手持磅秤秤重。水面上,可看到打著赤膊的漁民走在深度及胸的水裡,持著蚊帳找尋野生蝦子。在我們身後,一群牛隻涉水穿越溪流。我們逐漸駛近潟湖的碼頭,舵手隨即把船尾的外掛馬達舉出水面,以免螺旋槳割斷一排標示捕蟹籠位置的浮標。鄰近的村莊裡共有三千戶人家在這片樹林周遭的水裡討生活。

上岸後,我們循著一條木棧道走入紅樹林當中。這種樹木看起來像是兒童漫畫裡的植物,葉子彷彿上了蠟,數以千計的氣根則像是一根根插在水裡的筷子。在這裡,唯一的聲音就是水滴和螃蟹細碎的腳步聲。拉瑪穆提解釋道,紅樹林的樹葉腐爛之後,即可為底食動物提供養分,魚也會從海洋游到這裡,把卵產在樹根交錯而成的安全處所裡。這裡是南亞面積最大的紅樹林,棲息了六種不同種類的蝦,還有八種紅樹,和七十三種魚。水鳥在遷徙途中也會到這裡休息。其他比較不容易見到的生物則是隱藏在暗處,包括眼鏡蛇、麝香貓、蹄鼻蝙蝠、狐蝠,還有各種藥用植物,可用於治療蛇咬與腎臟疾病。

我們搭船沿著寇萊河返回防波堤,拉瑪穆提在途中指向一道磚造堤岸,上面架設了刀片刺網,透過刺網可看到一座座茅屋,大多數的屋頂上都豎立著電視天線。那些都是當地一百五十家養蝦場其中幾家的辦公室、工具室或者警衛室。這些養蝦場抽取乾淨的水,然後透過非法挖掘的排水管把多餘的水排入紅樹林裡。慕穌沛紅樹林的面積原本有一萬三千公頃,現在卻有百分之六十都因為非法放牧、砍伐與盜獵等活動而遭到破壞。拉瑪穆提說,其中又以養蝦場帶來的衝擊最嚴重。

我們這艘小船的船長也是漁民,他一得知我們在談論養蝦場,脾氣隨即爆發了出來。

「 野生蝦子每年都愈來愈少,」他一面握著舵柄,一面怒氣沖沖地說:「就是因為養蝦場造成的汙染。這裡以前可以看到海鱸、鯉魚、吳郭魚、笛鯛,但是這些動物很脆弱,現在都來不及長大就死光了,我們只好到愈來愈遠的外海去找。現在柴油又這麼貴,抓那些魚已經愈來愈不划算了。全部都是他們造成的。」他伸手指向養蝦場。

拉瑪穆提邀請我到他家的門廊上喝杯印度茶、吃點薑脆餅。他住的平房是他曾祖父用竹子和棕櫚建造而成的。拉瑪穆提因為一次心臟病發作而從樹林管理員的工作崗位上退休,現在則是到大學教導自然療法與環境研究的課程。

「 紅樹林是抵擋龍捲風和海嘯的自然屏障,」他說:「在海嘯發生的那一天,海邊數以百計的紅樹都被連根拔起,可是慕穌沛周圍沒有發生潮汐作用,水面高度也沒有改變,但這裡以北的海岸卻是災情慘重。紅樹林阻擋了海水倒灌。」

住在紅樹林後方的村民幾乎無人傷亡。繁雜的根部系統吸收了浪潮來襲的力量,並且把水分散到溼地裡的潟湖和潮溝。沿岸聚落的部分房舍距離紅樹林邊緣還不到五十公尺,但海水到達這裡的時候,海嘯的力量早就消散了。在遭到海嘯襲擊的亞洲各國裡,情形都是一樣,只要有紅樹林的地方,居民就得以倖免於難,只要是紅樹林遭到砍伐一空的地方,就不免發生慘重的傷亡。鄰近的喀拉拉邦政府發現,只要是紅樹林遭到破壞的地區,災情都特別嚴重,因此已投入三億四千萬盧比(八百五十萬美元)復育紅樹林。

不久,門廊聚集了五、六名當地村莊的漁民和農夫。拉瑪穆提邀集他們前來談論養蝦場的問題。他們說,養蝦池的鹹水流入樹林之後,不但地下水變得不能飲用,紅樹也紛紛死亡。自從養蝦場出現以來,當地已經有四十種食用魚消失無蹤,漁獲量也衰退至原本的百分之二十。他們說,沿岸居民都非常貧窮,可是養蝦場老闆卻都是有錢人,靠著賄賂政府官員行事。養蝦場老闆在這裡經營四、五年,賺飽了就走,只留下一堆爛攤子讓當地人自己去收拾。

結果,我身邊的這些人原來都是通緝犯,都是沼澤地的亡命之徒。他們曾經要求區稅收長-納格帕提南的最高政府官員-驅走養蝦場,後來發現官方無意採取行動,於是自行動手。男女老少闖入了當地一座養蝦場,用鐵鍬和鋤頭破壞堤岸,讓蝦子游入海裡。警方把七十八名男子押到遠處的一座城鎮監禁了四十五天,但其中六人逃脫了。我問其中一人是否還擔心會遭到警方逮捕。

「 他們如果來抓我,」他挺胸說道:「那我就把煤油倒在身上自焚。」他的朋友對他故作英勇的模樣都笑了起來。

按照法律規定,緊鄰慕穌沛紅樹林的這些養蝦池根本當初就不該開挖。一九九六年,印度最高法院禁止在漲潮線半公里以內地區從事新的開發活動,尤其嚴禁把農地、森林以及紅樹林轉變為養蝦池。不過,正如大家常說的,印度法律雖然多如牛毛,真正落實的卻沒幾條。不同於鄰近的喀拉拉邦,坦米爾那督乾脆不標示漲潮線,就這樣直接規避了開發禁令。該邦一名漁業局長極為熱衷提倡蝦養殖,甚至不惜宣稱淡水蝦是素食。他說:「蝦子和蛋一樣,蛋白質含量很高,而且外面也有一層殼。」(他還進一步聲稱蝦子和蛋一樣都會在煮熟之後變硬,但茹素的印度教徒和耆那教徒都對他的謬論不屑一顧。)

印度聯邦政府的態度恰與最高法院相反,把蝦子外銷視為賺取強勢貨幣的一大管道。據說一名重要的官員持有養蝦場的股份,許多人也認為政府利用海嘯災後重建的機會清理海岸,以便興建養蝦場與觀光設施。在納格帕提南與清奈,許多受災漁民都獲得政府贈與新建的水泥住宅,位於離岸數公里處的內陸。評論家認為印度政府的這種做法實在極為諷刺,竟然藉著海嘯之便把最棘手的沿岸居民盡數遷走。但漁民都不願搬離海岸,因為海洋一向是他們世世代代以來的生計來源。

拉瑪穆提指出,坦米爾那督的養蝦場幾乎全是在最高法院命令仍然有效的期間非法開立的。所以,純就法律規定來看,慕穌沛那些漁民破壞養蝦場堤岸其實是代替政府執行法律。

「 這場官司我們一定會打贏,」拉瑪穆提預測道:「區稅收長自己也說了,那起事件是民眾的抗議活動,不是犯罪行為。」

不過,他說當地的養蝦場老闆目前也煩惱不已,因為蝦子都感染了無藥可治的白點症病毒。漁民說他們樂見這種疾病把養蝦場趕走,但也擔心病毒會擴散到紅樹林裡的野生魚蝦,因為那些野生魚蝦正是他們的生計所託。他們的擔憂確實有道理。在世界上其他地區,病菌早已擴散到養蝦池外面了。一九九○年代,一種噬肉病毒從墨西哥的養蝦場散播至野外,摧毀了上加州灣的藍蝦漁場。而且,這種病菌可能已經從蝦子傳染給了人類,厄瓜多養蝦場員工身上已發現了一種具有抗藥性的霍亂傳染病。

「 這裡人不吃養殖的蝦,」拉瑪穆提對我說:「我們認為養殖蝦要是吃多了,就會患上氣喘和癌症。我們只吃自然生長的魚蝦,不但比較美味,也比較健康。吃養殖蝦對你們的壞處可能沒那麼大,因為你們還吃水果、沙拉和其他許多食物。可是我們幾乎就只吃魚蝦,所以我們受害的程度比較嚴重。」

他笑了一聲,說:「在歐洲和美國,你們可以喝可口可樂消毒殺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