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告別鮪魚
書摘:咖哩蝦
書摘:印度必亡
書摘:挑蝦守則
書摘:享用咖哩蝦
國際書評及名人推薦
媒體報導:汪洋大海,也有被掏空的時候
媒體專訪:格雷斯哥不只好美食,更愛探索真相

作 者 作 品

不開車,在路上:一個無車主義者的環球城市觀察行

譯 者 作 品

為什麼屁股不說話?:揭開人類13種奇怪本能的趣味科學
決戰熱蘭遮: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
不開車,在路上:一個無車主義者的環球城市觀察行
胡若望的疑問
失落之城Z:亞馬遜的世紀探險之謎
胡若望的疑問
決戰熱蘭遮:中國首次擊敗西方的關鍵戰役(全新審訂版)
海鮮的美味輓歌:健康吃魚、拒絕濫捕,挽救我們的海洋從飲食開始!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
【太咪瘋韓國套書】韓國人和你想的不一樣+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共2冊)
我在外交部工作
《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套書(隨書附贈「不平等與台灣社會」專題別冊)
收入不平等:為何他人過得越好,我們越焦慮?


海鮮的美味輓歌:一位老饕的環球行動(KT3015)
Bottomfeeder: How to Eat Ethically in a World of Vanishing Seafood
沒有環境,就沒有美食。小心!未來你的早餐可能只剩下花生醬水母三明治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人文旅遊
作者:泰拉斯‧格雷斯哥
       Taras Grescoe
譯者:陳信宏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0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789571350684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告別鮪魚書摘:咖哩蝦書摘:印度必亡書摘:挑蝦守則書摘:享用咖哩蝦國際書評及名人推薦媒體報導:汪洋大海,也有被掏空的時候 媒體專訪:格雷斯哥不只好美食,更愛探索真相



  書摘:挑蝦守則

烏帕納河原本是當地居民捕魚的地方,現在則是養蝦場抽取池水的來源以及排放廢水的溝渠。養蝦池抽乾了地下水、汙染了稻田,也侵占了牲畜的放牧草地。地下的淡水抽取出來之後,鹹水就隨之滲入地底,導致土地鹽化而無法使用。海嘯發生的時候,海水雖然確實灌到了這裡來,但絕對不是造成土壤鹽度提高的唯一禍首。

距離這裡不遠的昆巴可南政府學院(Kumbakonam Government College)組織了一個研究團隊,對席倫納加利附近十八座養蝦場的土壤進行分析,結果發現其中的鹽、磷酸鹽以及總懸浮固體物的含量都遠高於政府許可的水準。他們總結指出,蝦養殖「必然會對地表水與地下水的品質造成衝擊……養蝦池附近的土地也大多因此遭到汙染。」

越南本身也有養蝦業帶來的問題,而該國芹苴大學的水文學家陽房倪(音譯)對這種問題的說法更是簡潔扼要:「養蝦業對環境的破壞非常嚴重,對土壤、樹木和水的汙染也極為可怕,所以絕對是人類最後的一種農業。從事過蝦養殖之後,土地就完全無法使用了。」

有人把印度的水產養殖比擬為現代的圈地運動。原本眾人共享的土地,現在卻被刀片刺網圍了起來,成為少數人獲利的來源。十八世紀,英國私人地主把公有地圍起來當做牲畜放牧場,結果造成大量的鄉間居民流離失所,最後導致維多利亞時代充斥倫敦的貧民窟。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印度與亞洲各國,只是這次的圈地運動不是為了綿羊,而是為了蝦子。過去維繫了眾多農漁民生計的田地與沿岸水域,現在都遭到水產養殖的霸占與汙染。水產養殖業造成了一群主要受雇於飼料廠與加工廠的臨時工,其就業前景完全掌握在白點症病毒這類病菌的手中。海嘯災害的善後工作也讓官方得以藉機遷離沿岸漁民,以免這些冥頑不靈的居民繼續阻礙養蝦場的擴張。倡議者堅稱蝦養殖是提升世界糧食安全的唯一方法,可惜印度的窮苦人民極少有機會吃到養殖蝦,因為養殖蝦是奢侈食品,全都外銷到已開發國家。

印度的貧民人口多達一億,高居亞洲之冠。這是許多因素共同造成的結果,包括乾旱、水力發電水壩,以及教派衝突。水產養殖是最新加入的另一項因素。我來到印度的時候是降落在孟買機場,現在,我突然覺得機場旁邊的貧民窟和噴射客機頭等艙裡供應的咖哩蝦餐點其實有著直接的關聯。

我不禁想起羅馬對迦太基人的報復。羅馬人把迦太基城的居民全部賣為奴隸之後,更把整座城市夷為平地,翻起土壤,把鹽撒在犁溝當中,要讓那裡的土地在往後幾個世代都生長不出作物。養蝦場如果出現在歐洲與北美,當地居民必然會要求極度嚴格的環保標準;所以,亞洲也應該推行同樣嚴格的標準,並且徹底落實,否則藍色革命將會帶給亞洲與羅馬人的復仇同樣的後果。

挑蝦守則

那麼,吃蝦愛好者該怎麼辦呢?

首先,要非常非常小心。

你在超市裡看到的蝦子如果閃耀著不自然的光芒,或是煮過之後仍然帶有肥皂般的口感,那麼你買的蝦子就可能浸泡過三聚磷酸鈉,也就是那種用於避免魚蝦死亡的疑似神經毒素。(蝦子天生體內就含有大量的磷酸鹽,所以很難檢驗出三聚磷酸鈉的蹤跡。蝦子的味道如果太鹹,也是含有三聚磷酸鈉的跡象之一,但美國有些加工廠也曾被指控以糖精掩飾鹹味。)蝦殼上如果覆有一層粒狀物質,可能表示這隻蝦子浸泡過硼砂以避免褪色。蝦肉如果顏色偏黃,尤其是在頭部,那麼這隻蝦子在冷凍之前就已經不新鮮了。最後,別忘了嗅一嗅氣味。如果聞起來有海水的鹹味,那麼這隻蝦子大概沒問題;要是有氨的臭味,就表示已經開始腐敗了。

我個人已立誓再也不吃集約式養殖的蝦子了。我和我遇見的那些印度人看法一致,他們都認為這種蝦子是有毒食品而拒絕食用。我現在認為廉價的養殖蝦絕對是最糟糕的海鮮食物。

也有人嘗試以合乎道德的方式養殖蝦子。佛羅里達州一家公司培養出了不含抗生素的有機蝦;在墨西哥遠離太平洋的索諾蘭沙漠,則是採取封閉式養殖,不會對沿岸環境造成汙染。

你如果在乎自己的健康,野生蝦絕對是優於養殖蝦的選擇。問題是,捕撈野生蝦也經常對環境造成嚴重損害,如同暺歔魚,蝦子也是由拖在海底的拖網捕捉,所以混獲情形非常嚴重。拖網漁船每捕一磅蝦,就會有十磅的其他水中生物被丟回水裡,不是死了就是奄奄一息。

此外,現在也很難找到供應野生蝦的餐廳。美國主要的海鮮供應商都偏好外國進口的養殖蝦,而不用本國捕撈的野生蝦。舉例而言,美國現在販售的蝦子有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從國外進口。紅龍蝦餐廳的母公司達頓集團,曾有一名副總裁出席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作證。他指出:「我們絕不賣斷裂的蝦子、浸泡『 過量』三聚磷酸鈉的蝦子,或是走味或出現黑點的蝦子。」(我特別標示出其中的「過量」兩字。)更重要的是,紅龍蝦餐廳認為野生蝦的品質不夠一致。「只要顧客點了相同的主菜或開胃菜,我們供應的蝦子大小就必須一樣。」在南方捕蝦漁民的遊說下,委員會認定外國養蝦場對美國傾銷低價蝦子,於是對個別出口商課以高達百分之八十五的關稅。不過,這道關稅畢竟還是不足以切斷國外養殖蝦的供應鍊。現在美國每年仍然進口四十五萬噸的冷凍蝦-如果把這些蝦子全部做成鮮蝦盅,疊起來的高度將與一百零八層樓的希爾斯大廈同高。

歸根結底,不論你要買蝦子還是在餐廳裡點蝦子,最好選擇由蝦籠捕捉的蝦子,就像龍蝦一樣,而且你甚至可以要求店家供應這樣的蝦子。但要吃到這樣的蝦子,就得注意名稱與季節。舉例而言,加拿大西岸的牡丹蝦以春末夏初為最佳;粉紅蝦都在十月至五月間捕於墨西哥灣;嬌小的北方長額蝦以十二月中至四月末為產季(英國則是從十一月到五月)。北方長額蝦的天敵是鱈魚,因此在鱈魚消失之後,已出現大量盛產的現象。而且,加拿大、美國與挪威都已強制要求漁民採用減少混獲的裝置,所以現在冷水蝦算是合乎道德的食品。

對我來說,現在的蝦子又變回了像我祖父母那個時代一樣,不是廉價的蛋白質來源,而是偶爾到海邊才吃得到的奢華享受。

不過,為了這樣的享受,我倒是很樂於花費一點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