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內文摘錄

譯 者 作 品

零八零七
神聖懶鬼的冒險
慢活莊的神明(上)+(下)套書
神聖懶鬼的冒險+票貼(一組三張)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變革的力量: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
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
【太咪瘋韓國套書】韓國人和你想的不一樣+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共2冊)
我在外交部工作


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VRS0016)
百合のリアル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唯心
作者:牧村朝子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26日
定價:420 元
售價:33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75618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在「這種男人比較受歡迎」「那種女人比較被喜愛」之前

MAYA 話說回來,「受歡迎」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態?「受歡迎的人」又是什麼樣的人呢?我想聽聽各位的想法。 
博美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被很多人喜愛呀!唉,我也好想變成那種人。這麼一來選擇權就在我手上了。 
明良 嗯──我對「受歡迎」的理解是:能確實抓住心上人的芳心。 
MAYA 你們的意見是「被很多人喜愛的人」「喜歡的人也確實喜歡自己」。你們二位認為自己不受歡迎嗎? 
博美 沒錯!我完全沒有異性緣!明明已經努力穿上討人喜歡的衣服、化上討人喜歡的妝,還是沒什麼效果。 
明良 我也是,還想說自己是不是不會談戀愛啊……看到那種很懂得女性心理,從來沒被甩過的傢伙,就覺得自己完全不行。 

晴香 ……我、我覺得只要變成長得漂亮、個性開朗的風雲人物就能受歡迎了…… 

MAYA 呵呵呵,不要緊張,這個講座並不是要教各位「如何變得受歡迎」,而是先從「自己認為什麼是受歡迎的人」「自己真的想變那種人嗎?」開始。例如,博美小姐,你剛才說「討人喜歡的衣服」是指什麼樣的衣服呢? 

博美 嗯……大概就是乍看之下很清純,但又不著痕跡地強調某個性感的地方吧?像是領口開得很低之類的。 
MAYA 原來如此,你為什麼認為那種衣服是「討人喜歡的衣服」呢? 
博美 當然是因為男人對美色沒有抵抗力啊! 
明良 又不是所有男人都戴著有色眼鏡看女人……我就不喜歡太性感的衣服。 
博美 欸?可是大部分的男人都是色胚吧? 
沙雪 哼,你想受「大部分的男人」喜愛啊?那樣就滿足啦。 
博美 倒、倒也不是那樣…… 

沙雪 我就不喜歡以上床為目的傢伙、或是只想一起排遣寂寞的傢伙靠過來。能確實選擇適合自己的對象——具有這種直覺的人才是「受歡迎」的人吧。不過,我就沒有這方面的直覺,所以現在還沒有另一半。 

博美 喔~不過沙雪很帥氣呢!看起來是會愛上小鮮肉的人! 
沙雪 我喜歡女人,所以沒想過要有男人緣。 
博美 沙雪也是女同志──?真的假的? 
沙雪 真的啊,有什麼問題嗎? 
博美 沒有。這是我第一次遇見女同志,而且一次就遇到兩個,不免有點緊張。 
沙雪 是嗎?博美你有一一確認過這輩子認識的女生是不是女同志啊? 
博美 確、確認?呃,倒沒有做到這一步。 

沙雪 我只想被女人喜愛,所以研究如何「受男人歡迎」也沒用吧。話說回來,一提到「受歡迎」,總覺得好像限制在「有異性緣」的框架裡。 

博美 嗯──這麼說倒也是……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啊? 

MAYA 這個嘛,就像光是提到「討人喜歡的衣服」,博美和明良的意見就有所出入,所以不能斷言因為是男人或因為是女人就喜歡什麼。另外,各位也認識到世上還有我和沙雪這種「比起男性更希望被女性喜愛的女人」。從這個角度來看,不覺得「受歡迎」也有各種情況嗎?
 
明良 那個…老師,這個講座該不會是限定女性或女同志參加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完全走錯地方了。因為我是想受女人歡迎的男人…… 

MAYA 不是的,你沒有走錯地方。這個講座並非針對所謂「女同志」或「女性」,而是以所有為性及愛感到苦惱的人為對象。請務必留下來聽到最後,會改變你對「受歡迎」的觀念喔。 

晴香 ……為何不限定只有女同志參加呢?這樣老師不會難以啟齒嗎? 

MAYA 呵呵,我以前也曾經基於自己是同性戀的理由,辦過限定女同志參加的講座,但是講著講著,開始覺得不需要限制參加的條件,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因為,我發現每個人希望真實的自己受到喜愛、得到理解的慾望都是一樣的。 

博美 真實的自己? 

MAYA 沒錯。正因為這點得不到滿足,我們才會寂寞、焦慮、痛苦。可是話又說回來,我們真的曾努力理解過渴望被愛的「真實的自己」嗎?比起只是一窩蜂地提升「有男人緣」「有女人緣」的技巧,充分了解「真實的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更有效,不是嗎?

明良 有道理,我也比較想被願意了解自己的女人喜愛。可是,我還以為自己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MAYA 看來在明良眼中,努力想理解你的女性比較有魅力呢。那麼,你對「希望與願意理解自己的人相愛,所以要先確定對方喜歡並理解自己才喜歡上對方」的女性有什麼看法? 

明良 呃……這樣的女生有點……太麻煩了。 
沙雪 你自己不就是這種人嗎? 
明良 才、才不是呢。 

MAYA 呵呵,明良不是這個意思喔。不過,各位都同意不帶成見地想了解對方的人比較有魅力,看起來比較受歡迎對吧。

◎來自牧小村的信7
高中時,我基於興趣選修了美術史的課程,我還記得已故的美術史學家——宮下誠老師在課堂上曾經說過這麼一件事。

「我告訴你們妖怪的真面目吧。」
我在心裡嘀咕著:「這跟美術史無關吧!」但他接下來的話實在太驚悚了。

「所謂妖怪,是你們幫未知取的名字。在妖怪的存在還充滿真實感的時代,因為沒有電,晚上一片漆黑,民宅也都是木造,風會從縫隙吹進來,發出嘰……嘰……的聲音。國際交流還少有,所以外國人也很罕見。黑暗中感受到的不安、莫名其妙的聲響、當時日本人不曾見過的白人和黑人……人們為這種『不確定的事物』取名,自以為這樣就了解對方了。例如對走在夜路上感覺身後傳來的氣息取名為『啪噠啪噠妖怪』、對晚上奇怪的聲響取名為『鳴家妖怪』、對高頭大馬、語言也不通的外國人取名為『鬼』『天狗』。只要想理解對方,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當時的人並沒有這股閒情逸致。話雖如此,不確定的事物要是一直放著不管,又會感到恐懼。因為人類就是會恐懼無法理解的東西。藉由幫對未知的恐懼取名,自以為理解,與其他人對這個印象產生共識,這就是妖怪的真面目。」

生活在現代的我們不太會意識到「對未知的恐懼」。隨著科學的進步,許多謎團都被解開,夜晚不再一片漆黑,與異國文化的交流也變得簡單。相較於近代以前,「不確定的事物」愈來愈少,相信世上有「妖怪」的人也愈來愈少。可是這種「藉由為對未知的恐懼取名,自以為理解,與其他人對這個印象產生共識」的行為本身並未消失。即使相信世上有妖怪的人變少,創造出妖怪的機制也不會消失,就是這個道理。

這個說法可能有點奇怪,我認為「同性戀者」和「女同志」其實是某種現代的妖怪。喜歡異性才正常,不是這樣的人就不正常,不知道在搞什麼,無法理解。既然如此,就為這種人取名為「同性戀者」或「女同志」吧。沒辦法,因為是同性戀者。女同志就是這種人。跟自己沒關係,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以這種方式為對方取名,跟自己一刀兩斷,自以為理解對方,與其他人對這個印象產生共識。

以我為例,「對未知的恐懼」是衝著自己來的。我痛恨自己心裡對同性的依戀,視其為「不確定的事物」,產生恐懼。明明生為女兒身,卻把女人當成戀愛對象。明明有個打從心底愛著的男朋友,卻無法對他的身體產生慾望。即使走在人潮中,也會盯著可愛的女孩子看,對帥哥反而沒什麼興趣。明明喜歡女人,卻不想變成男人。想做自己,但自己是誰?根本不曉得自己在想什麼!

感覺倒是很快就有了答案。像是「我喜歡可愛的女孩子」或「再怎麼喜歡,就是無法對沒有胸部,但是有腿毛和鬍子,還有男性生殖器的男性身體產生慾望」。可是,我不明白那是為什麼,無法坦然地接受這種感覺。明明是女人,卻被女人吸引的自己無異是未知而可怕的存在。

為了解決這股「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恐懼」,我需要「同性戀者」和「女同志」這些符碼。例如「只和男人交往過的自己才不是同性戀者」或「沒和女人上過床的自己還沒變成女同志」,深受不知道是誰決定的謎之成見所苦。我試著為這種「對於自己心中未知的恐懼」套上各種名稱,尋找解決之道。

崇拜女性,視女性為尊敬對象的「異性戀女性」

只是還沒遇到真命天子的「異性戀女性」

雖然還只和男性交往過,其實是「雙性戀者」

其實想和女性交往,
羨慕能和女人交往的男人,誤以為愛上對方的「性別認同障礙者」

但是又不想動手術,只是「喜歡女扮男裝的人」

可是被心儀的女孩子當成男生看待又很傷心,所以其實是「女同志」

因為尚未實際和女孩子交往過,其實只是想讓自己有個性一點的「追求流行的假同志」

開始在大學裡認真研究性別,所以不是同性戀者,而是對同性戀表示理解的「盟友」

自稱是盟友,但是又太在意別的女生,還趁勢參加了女同志的活動,所以我果然還是「女同志」

還沒跟女人上過床,又跟男人做過,所以無法成為真正的女同志,因此我是「雙性戀者」

太過煩惱,已經搞不清楚狀況了,以尚未決定/刻意不決定性別的意思來說是「疑性戀」

交到女朋友了!這下真的是「女同志」

再也不需要這些名字了,總之我是受女生吸引的「自己」

還真是試圖用琳琅滿目的名詞加以說明啊我。女同志、追求流行的假同志、雙性戀者、性別認同障礙者、盟友……可是無論用再多的名詞說明,自己終究是自己。

因此,我心想算了。如果硬要分類,我的確是女同志,但不太去新宿二丁目,也不想跟女同志混在一起,不會因為哪個政治家支持同性婚姻就馬上投票給他,也無法用女同志這個字眼來說明全部的人生。尤有甚者,就算不想「以女同志的身分活下去」「以同性戀者的身分活下去」也無所謂。我就是我,只要選擇我想做的事情活下去即可。
我接受自己被歸類為女同志的事實,如果有必要,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會自稱「我是女同志」,但是在扯到自我認同時,我不會驕傲地用「女同志」這個字眼來指稱自己。是不是女同志姑且不論,我只想活出自我。

「自我是什麼」是許多人不斷思考、煩惱的課題。
有時候也需要打著「尋找自我」的旗幟,為自己加油打氣「活出自我來」。我倒認為不需要那麼努力地尋找「自我」。我曾經得過所謂的「中二病」,亦即強調「個性」的時期,當時得到的教訓就是認清了包含自己在內,所有人都陷入「『自以為有個性』這個沒個性的框架」的事實。

我認知的「自我風格」是誠實地面對自己。
而不是努力打造出獨一無二,不像任何人的風格。

也就是說,不想笑的時候,不會逼自己露出禮貌性的笑容。不盲目追求其實沒興趣的流行。不迎合身邊的人或只存在於自己腦子裡的「一般人的常識」。對只不過是生活周遭的「一般人」口中(或心中所想)的「常識」存疑。不會想跟別人一樣,也不會想成為跟別人不一樣,特立獨行的自己。誠實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或想做的事。不壓抑想哭的心情。明白就算模仿崇拜的人,也無法變成對方。盡情地迷惘。然後奮鬥得累了的時候,也能重視自己的情緒,好好地休息。即使自稱「伙伴」的人問我:「為何不對社會感到憤怒?」對我說「加油!」也能重視自己的情緒,停下腳步。

因此,就算對方是同性,也請不要把愛上一個人的心情當成對未知的恐懼。就算不用「女同志」或「男同志」之類的字眼說明,只要當事人感受到這份心意就夠了。你是女的,喜歡的人也是女的,看著他就覺得很幸福,希望對方也得到幸福,可以的話最好能跟自己在一起,但事情可能無法這麼順利,雖然不甘心,雖然很傷心,可是他能誕生於世,已經足以謝天謝地了!無需對號入座,不管這份心意是不是愛情,不管自己是不是女同志,只要原原本本地接納這種心情就好了。因為這就是自己的心情。

即使不是「女同志」或「男同志」,你還是可以愛自己愛的人。就算被塞進各種分類的容器裡,每個人依舊有選擇自我認同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