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第二部 環境難民的誕生、科學戰爭與六輕二十年總體檢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變革的力量: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
【太咪瘋韓國套書】韓國人和你想的不一樣+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共2冊)
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
我在外交部工作


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WT01003)
A Smoking Island:Petrochemical Industry, Our Dangerous Companion more than Fifty Years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春山出版
作者:房慧真、何榮幸、林雨佑等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29日
定價:499 元
售價:39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78986973592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二部 環境難民的誕生、科學戰爭與六輕二十年總體檢



  第二部 環境難民的誕生、科學戰爭與六輕二十年總體檢

第4章 六輕二十年之環境難民
4-2 空汙傷害可訴諸法律嗎?雲林台西的七十四個提告者

同樣比鄰六輕,台西鄉居民的態度不像麥寮鄉居民那樣大起大落。台西鄉居民也有拿到台塑集團的回饋金,但他們對於健康受損更加憤怒。二○一五年八月,七十四位台西鄉居民對六輕提出汙染傷害訴訟,求償七千多萬元。數年過去,此案進度卻停滯緩慢,這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戰爭,究竟要如何走下去?

從雲林往彰化的濱海公路上,汽車被海風吹得吱吱作響,後座玻璃窗突然滑落,一下子捲進沙塵。

駕駛座上,黃源河穿著白襯衫、西裝褲,不時望向自己調快一小時的錶。他雖然步入中年,但個子高,又急性子,給人比實際年齡年輕的感覺。「也不知道(車窗)哪時候就壞了……」,他邊催油門,邊告訴後座手忙腳亂的攝影記者,顯得不以為意。

他趕著參加一場空汙講座,以及為我們解說家鄉風景。

「你看左邊,現在煙又吹到我家去了……」順著他的目光,臨海、巨大的台塑六輕工業區正冒出團團白煙。

二○一六年四月,黃源河曾登上媒體版面,因為這位明道大學副教授向副總統陳建仁陳情時,不僅落淚,還戲劇性跪倒在地,訴說家鄉被六輕汙染,有如毒窟。回憶那天,黃源河記得也吹北風,眼看廢氣大片大片飄往台西,他一時傷心,腳軟了,沒發覺自己成為焦點。

「我想到我們家鄉那麼多人癌症、那麼多人死亡,我就很痛苦。這麼多煙囪,這些不是無毒的東西呀!飄到你家,餵你的家人,你能不呼吸嗎?」他終於轉頭向我們說。

‧原來我也是受害人

黃源河提到的家是雲林縣台西鄉。一個位於濁水溪出海口,曾因海產富饒被稱為「海豐堡」的沿海鄉村,當地居民八成從事養殖漁業,是臺灣蚵苗重要產區。但過去二十年,台西鄉最為人所知的,是與臺灣最大石化工業區為鄰,及一度成為全國癌症死亡率最高的鄉鎮。

「在美國沙漠裡開車,遠遠看到天上亮亮的,就知道到了一個城市。這邊也是這種感覺,遠遠看,好多燈光,都是煙囪,」黃源河的家鄉沒有摩天樓,也很久沒人蓋新房了,連成天際線的是四百根煙囪和高聳的燃燒塔。

一九八八年,黃源河赴美念博士,學成歸國後,他成了「黃教授」,不再是家裡開米店,年前挨家挨戶討帳,大家見了就躲的男孩。十年間,家鄉也變了,台西人口快速老化、外流,雖然有二萬四千多人設籍,但常住人口不到半數,以前熱鬧的魚市、店鋪紛紛歇業;這幾年生意好的,只有葬儀社。

「我心裡常常打問號,為什麼同一時間,小小村莊,就有三、四家在辦喪事?」二○○五年,黃源河的父親身體狀況變差,到醫院檢查發現得了肺癌。為了照顧父親,他頻繁回家,發現家鄉異狀。

鄰里間,大家常抱怨聞到惡臭。有時如豬屎味,臭酸、濃稠,有時像農人噴藥,化學味刺鼻。味道真受不了時,黃源河也曾開車找源頭,但他總是困惑,小小豬舍、農地,怎能讓整個鄉,都飄散這款氣味?

當時,空氣品質監測、PM2.5的觀念並不普及,鄉民們眼看六輕日夜排放濃煙,感覺汙染,也不敢妄下定論。

直到災害變得越來越具體。營運二十年,六輕發生超過三十起重大工安汙染事件。其中又以二○一○年七月連續兩場大火,最受關注。

當時廠區氣體外洩,引火延燒六天後,又因重油外洩造成爆炸,大火三日。數十公里外的虎尾、斗六都能見到熊熊焰光。這不僅暴露六輕工安問題嚴重,也具現了汙染,大量養殖魚隻、幼鴨死亡,引發千名麥寮、台西鄉民到廠區大門前抗爭。

不僅如此,二○一二年,黃源河聽說有人在牛厝村與東勢鄉交界的廢磚窯廠填入大量六輕灰渣,汙染地下水。因為離家近,黃源河開車去附近繞,想知道誰在傾倒毒石灰,結果被人跟蹤。當晚,他表哥受人之託,來勸他不要亂說話。

「可是我豁出去了,這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村莊,我沒有講,誰會講?」他說。

無視檯面下的警告,黃源河與另名返鄉青年吳松霖在各村活動中心、宮廟前辦了三十場說明會,打算讓更多人知道此事、連署發聲。大火的受害經驗,鄉民多少有了警覺,至今牛厝村不少家戶門前,仍能看到褪色標語:「你同意六輕燒石油焦與煤嗎?」

黃源河也開始到處陳情,辦講座、參加記者會,叫親戚鄰居收集證據、拍照,挖掘汙染事實。他形容自己像傳教士,大學下了課,就到處「宣教」,往返台西跟彰化住處,餓了就買便利商店飯糰在車上吃,累了便把車停在路邊,哭一哭再回家。

那些時刻,他時常想起自己曾經參與反國光石化的環境運動。諷刺的是,不過幾年,自己就從聲援者成了受害者。

‧罹癌現象下的工業成因

二○一三、二○一四年,黃源河的父母親相繼因為癌症過世,當年曾勸阻他發聲的表哥,也罹患胃癌死亡。

這都是台西鄉稀鬆平常的故事。「跟感冒差不多啊!(在台西)常常聽到有人癌症,這很正常。」在地賣薑母鴨的林文彥說,他八十一歲的祖父林總成,在二○一二年得到肺癌,祖父六個兄弟姐妹中,便有四人罹癌。

小小牛厝村,就有兩間葬儀社,現任村長龔英俊經營其中一家。協助處理死亡證明時,龔英俊發現,當地很少人自然老死或意外死亡,村民只要倒下,幾乎都是因為癌症。

「真的,這二十年,我們癌症比例比任何地方都還要高。吹南風的時候,(六輕的煙)到彰化大城台西村,往南,就到我們台西鄉。真的,我們汙染太嚴重了。」龔英俊不斷向我們強調,這是「真的」,他自己根據這些年村裡傳出罹癌的人數推估下來,當地癌症比例將近七成。

二○一二年,臺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發表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六輕確實提高附近居民罹癌風險。當時,這份研究成果不僅被媒體大量報導,也讓居民們首次「應證」了他們心中的懷疑。

受到雲林縣政府委託,詹長權從二○○九年起,進行雲林縣沿海地區的流行病學研究,探討六輕對周遭環境的空氣汙染,以及居民健康的影響。

該論文結果指出,距離六輕十公里內的麥寮、台西居民,全癌症發生率不僅高於雲林縣其他鄉鎮,也因六輕營運時間增加,而逐漸上升;二○○八至二○一○年,這兩鄉的全癌症發生率是十年前的四.○七倍,明顯高出距離較遠的鄉鎮。同時,研究也發現,離六輕愈近的鄉鎮,空氣汙染的程度、居民體內驗出的汙染物都愈高。

二○一八年,詹長權再次發表相關研究成果,由臺大公衛學院、工業技術研究院、臺大醫院雲林分院合作的「鄰近石化工業區居民癌症顯著增加:十二年回溯性世代研究」,調查兩千多人的健康、生活、飲食習慣,並以統計方法校正這些因子帶來的影響,得出與過去研究一致的結論:台西、麥寮的癌症發生率,是雲林其他鄉鎮的一.二九倍,女人與老人的風險更顯著。

該論文刊登於國際期刊《衛生與環境健康》(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ygiene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研究團隊查閱健保資料庫,發現高暴露組在六輕運作後○至九年間,癌症的年齡標準化發生率是每年每千人有一.五三人罹病;六輕運作後十到十二年,上升至每年每千人有四.四四人罹病,這個數字是低暴露組的一.七九倍,也遠高過全國其他地區。同時,高暴露地區的研究個案尿液中有較高的砷、鎘、汞、鉛、釩等重金屬,C型肝炎盛行率也較低暴露個案高。

根據環保署空氣汙染排放清冊,全臺灣PM2.5固定汙染源中,六輕排放量全臺第三。此外,六輕主要空氣汙染物,還有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懸浮微粒,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

六輕的空汙排放量也長期被環保團體質疑遭到低估。二○一六年,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透過公開數據,監測六輕煙囪排放汙染量,發現一年內就有二萬五千多筆超標紀錄,其中二百六十二筆達到開罰標準,但只有一次開罰紀錄,其餘都被註記成無效資料。台塑雖澄清是定期校正、維護,仍被外界質疑鑽法律漏洞,規避汙染事實。

然而,六輕是不是「真的」帶來汙染,「真的」危害居民健康,台塑集團藉由不同的科學檢測、學者專家、歷史數據,提出與居民經驗恰好相反的辯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