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社會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決斷2秒間
大開眼界:葛拉威爾的奇想

譯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典藏紀念版〕
貪婪時代
知識經濟時代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價值行銷時代:知識經濟時代獲利關鍵
華爾街世紀
細菌戰:美國生化武器之祕
中國熱
麥肯錫中國投資報告
我的財富以秒計:無線通訊鉅子麥考傳奇

社會學

【類別最新出版】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暢銷慶功版)
我想好好理解你:發揮神經科學的七個關鍵,你的同理也可以很走心
烏合之眾:激情、非理性、領袖崇拜,盲目群體的心理陷阱
美國


引爆趨勢(BE0131)
The Tipping Point

類別: 社會學
叢書系列:NEXT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
       Malcolm Gladwell
譯者:齊思賢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5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43048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4

  • 連結者的特質

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連結者?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條件是,他必須人面很廣、三教九流都認識。我們周遭都有這種人,不過我不認為大家曾仔細想過這種人的重要性。我甚至認為,大部分人不見得相信,連結者能夠認識所有人。但他們真的有這種本事。以下我用一個很簡單的方法證明:假設共有兩百五十個姓氏,都是從曼哈頓電話簿隨機選出。看看這份名單,如果自己的朋友也是這個姓氏,就得一分。朋友的定義很廣泛,例如,他可能是火車上坐在你旁邊的人,但是你們彼此自我介紹、互通姓名。另外,如果你認識好幾位同姓的人,也一一算分。譬如,你認識三位強森,就可以得三分。這項調查的用意在於,你的分數代表你的社交性,也可藉此估計你有多少朋友及認識多少人。

這項調查我至少拿給十二組人回答。其中之一是曼哈頓市立學院世界文明課的大一新生。這些學生年齡大多在二十歲上下,許多人最近才移民美國,屬於中低收入階層。這個班的平均得分是二十.九六分,代表班上同學平均每人認識二十一位姓氏和名單上一樣的人。我也把這張名單拿給出席新澤西州普林斯頓一場學術會議的與會人士,請他們自我評估。這些人年紀大多為四、五十歲,大部分為白種人,受過高等教育,許多人擁有博士學位,都屬於相當高的所得階層。他們的平均得分是三十九分。然後我又隨機調查我的親朋好友,大部分是新聞記者或專業人士,年紀接近而立之年,平均得分為四十一分。上述結果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大學生的交友圈本來就不如四十歲的人那麼廣。人到四十歲時,認識的人比二十年前增加一倍,也是理所當然;高所得的專業人士理應比低所得的新移民認識更多的人。

我認為,在上述三個受訪團體之中,各自的得分也有高低之別,這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不動產推銷員本來就應該比電腦駭客認識更多人。在大一新生那一組,最低分是兩分,最高分是九十五分。至於我隨機抽樣的那一組,高低分分別是一百一十八分及九分。甚至在普林斯頓那組,雖然受訪對象同質性相當高,年齡、教育程度及所得都相仿,而且大部分都是同行,但是高低差距也很大。最低的得分是十六分,最高分則是一百零八分。我總共調查了四百人左右,其中約二十四人的得分低於二十分,八位高於九十分,超過一百分的人有四位。另外一件令我意外的發現是,每一組都有人得到高分。市立學院那組學生的平均得分比成年組低,但是學生組內,仍然有人的得分是其他同學的四或五倍。換句話說,各行各業都有一小撮人很會交朋友,他們就是所謂的連結者。

所有調查當中,得分最高的受訪者是一位成功的生意人霍邱(Roger Horchow),他來自達拉斯,創辦霍邱珍藏公司(Horchow Collection),那是一家高檔產品郵購公司。他在百老匯也頗負盛名,《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及《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等賣座戲劇都是由他贊助,贏得大獎的音樂劇《為你瘋狂》(Crazy for You)也是由他製作。我和霍邱的女兒是朋友,她為我們居中介紹,因此我特別到霍邱位於曼哈頓俯視第五街的豪華公寓拜訪他。霍邱外形高瘦、沈穩內斂,說話慢條斯理,帶點德州腔。他幽默風趣,具有一種親和力,很容易贏得友誼。如果你搭乘飛機橫跨大西洋,正好坐在霍邱旁邊,從飛機開始滑行準備起飛開始,他就開始滔滔不絕;安全帶指示燈熄滅之前,你就會被他逗笑;飛機降落時,你會覺得時光飛逝,居然不知不覺已經飛越大西洋了。我讓霍邱也接受一樣的人名測驗,他很快看過這份名單,一面用鉛筆點過這些名字,一面喃喃自語唸著一些名字。結果他得到九十八分。我猜想,如果再多給他十分鐘,他的得分恐怕更高。

霍邱為什麼能夠拿到高分?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才相信交友滿天下的確是一種某些人會處心積慮鑽研、且能琢磨的技巧。我一直纏著霍邱請他說明人脈如此之廣,對他經商有何助益,因為我認定兩者必有關聯,不過,他似乎難以作答。倒不是這些人脈對他沒有用處,而是他從不認為自己交朋友是為了做生意,只是覺得喜歡交朋友,本性難改而已。霍邱天生就很會交朋友,而且不會過猶不及。他不像有些人是為了自私的目的交朋友,他喜歡不帶感情地觀察人,卻能旁觀者清。他就是喜歡和人真誠且熱情地交往,而且認為友朋之樂樂無窮,以這種方式交朋友也很有意思。

我第一次見到霍邱,他就向我解釋,自己如何贏得葛許溫(Gershwin)的首肯,將其音樂劇《瘋狂女郎》(Girl Crazy)改編為《為你瘋狂》這部名劇。他總共花了二十分鐘說明經過的情形,以下只是濃縮版。如果故事讓你有算盡機關的感覺,千萬別誤會。因為霍邱提到此事的時候,是出自一種自我解嘲的口氣。我猜想,他有意誇張自己特立獨行的個性。不過,我也認為,這很能展現他的內心世界,也是如何成為連結者精準的談話內容。

我有位朋友名叫夏能(Mickey Shannon),他住在紐約。他對我說,我知道你欣賞葛許溫。而我遇到喬治.葛許溫(George Gershwin)前任女友艾蜜莉(Emily Paley),她也是艾拉.葛許溫(Ira Gershwin)老婆蕾娜的妹妹。艾蜜莉住在東村,有天請我們吃晚餐。反正就是我見到了艾蜜莉,也看到葛許溫為她畫的一幅畫像。艾蜜莉的老公帕利(Lou Paley)早年和喬治及艾拉一起撰寫劇本,當時艾拉.葛許溫仍然自稱亞瑟.法蘭西斯(Arthur Francis),這就是一種關係……。

我曾經和蓋達斯基(Leopold Gadowsky)一起吃午餐,他是法蘭西絲.葛許溫(Francis Gershwin)的兒子,法蘭西絲是喬治.葛許溫的妹妹,她嫁給一位姓蓋達斯基的作曲家。亞瑟葛許溫(Arthur Gershwin)的兒子當時也在場,他們說,我們為什麼要把《瘋狂女郎》的版權交給你?你是何方神聖?你又沒有出現在這家戲院過。然後我開始展現自己的人脈。你的阿姨艾蜜莉,我去過她家裡。她有一張穿著紅色披肩的照片,你看過吧?我信手拈來所有想得到的關係。然後在場人士一起到好萊塢,拜訪葛許溫太太的府上,我對她說,很高興認識你,我也認識你的姐姐,更喜歡你丈夫的作品。然後,我又抬出我在洛杉磯的朋友。我還在馬可斯公司任職時,有位女士出了一本食譜,她名叫蜜兒瑞(Mildred Knopf)。她老公諾波夫(Edwin Knopf)是一位電影製片,曾經為奧黛莉赫本製作電影,弟弟是發行人。我們在達拉斯推廣她的食譜,大家結為好朋友。我們就是喜歡她,我每次一到洛杉磯,一定和她聯絡。我一定會和朋友保持聯絡。結果發現諾波夫是喬治.葛許溫最好的朋友,家裡頭到處都是葛許溫的照片。他在北卡羅萊納州艾許維爾(Asheville)寫出《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的時候,就是和葛許溫在一起。諾波夫已經去世,但是蜜兒瑞仍然健在,如今已經高齡九十八歲。我後來拜訪李.葛許溫(Lee Gershwin)的時候,曾經提到我們才去看過蜜兒瑞。李說,你認識她嗎?那我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面呢?她隨後立刻把版權交給我。

在我們談話的過程中,霍邱一再展現他在這方面的長才,讓一輩子瑣瑣碎碎的人際關係,能夠由點而線,而成面。為了慶祝他七十歲生日,霍邱設法找到一位名叫洪辛格(Bobby Hunsinger)的小學同學,兩人已有六十年未見過一面。他寫信給每一位同名同姓的人,請教他們,當年是否曾經住過辛辛那提第一巷四五○一號。

這不是正常的社會行為,甚至有點異常。別人收集郵票,霍邱收集的對象竟然是人。他記得六十年前和他一起嬉戲的男孩、和他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的地址、他大學女朋友大三的時候曾經赴海外遊學,對一名男子神魂顛倒,事隔多年,霍邱居然還記得這名男子的名字。這些生活的枝微末節,對他來說很重要。他的電腦記錄一千六百個名字和地址,每筆資料還附有備註,說明他和這筆資料的主人翁是在什麼場合下認識的。我們聊天的時候,他拿出一個紅色記事本。「如果我認識一位我很投緣的人,他又說出自己的生日,我會記下來,此後他每年都會收到我寄的生日卡。你看,星期一是布魯姆的生日、惠登伯格的週年紀念日,舒瓦茲的生日是星期五,家中雜工的生日是星期六。」

我想,大部分人不會刻意經營泛泛之交的人際關係。我們會對知心朋友盡心盡力,但是我們不會寄生日卡給不太親近的人,因為我們不希望自己被這段友誼綁死,到時候非得和他共進晚餐,陪他看電影,或者在他生病時前去探病。大部分人對待泛泛之交的態度是,評估自己和他未來是否能夠進一步交朋友;我們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精力和每個人都保持良好的關係。但霍邱與眾不同。能夠榮登他的記事本或電腦的人都是他的泛泛之交,每年、甚至好幾年才會見一次面,但他仍然不辭辛勞,設法維繫這段關係。他真可以說是「泛泛之交」的大師,而且樂在其中。我認識霍邱之後,覺得有點沮喪。因為我想進一步認識他,不過,我擔心自己可能沒有這個機會。他的內心可能不會有這種沮喪,因為他能夠從泛泛之交中,發現意義及樂趣。

霍邱為什麼如此與眾不同?他自己也不明白,由於他是家中獨子,而且父親經常不在家,他推測與此有關。不過,這恐怕不是真正的原因。最好的解釋可能是連結者的特質,這種特質正是一樣米養百樣人使然。

  • 人際網絡的串連者

不過,連結者之所以重要,不僅是因為他朋友多,更在於他認識三教九流的人。也許透過一種遊戲最能了解這個想法。這種遊戲名為「凱文貝肯的六個分離刻度(Six Degrees of Kevin Bacon)」,遊戲方法是在六個步驟內,從電影找出任何一位演員和貝肯的關係。例如,辛普森(O.J. Simpson)曾經在《笑彈龍虎榜》(Naked Gun)和普絲莉(Priscilla Presley)搭檔演出,普絲莉則和葛特佛萊特(Gilbert Gottfried)合演《涉水而過》(Ford Fairlane),葛特佛萊特曾經和雷塞(Paul Reiser)一起演出《比佛利山超級警探Ⅱ》(Beverly Hills Cop II),雷塞在《餐車》(Diner)一片和貝肯合作過,如此經過四個步驟。再舉一個例子,皮克佛(Mary Pickford)曾經和蓋博(Clark Gable)合作演出《螢光幕快照》(Screen Snapshots),蓋博在《格鬥美國》(Combat America)一片和羅曼諾(Tony Romano)合作,羅曼諾三十五年後和貝肯在《起程》(Starting Over)一片同台,這樣只經過三個步驟。

維吉尼亞州立大學的電腦專家提加登(Brett Tjaden)最近發揮實事求是的精神,算出二十五萬名曾經在電視或重要電影上露過臉的演員,平均經過幾部電影就可以找到貝肯,答案是二.八三一二部。換句話說,只要從事過演員行業的人,以他為起點,平均不到三部電影就可以找到貝肯,很了不起吧!提加登更了不起的動作是,算出曾經在好萊塢演過戲的人平均關聯度。例如,隨便以好萊塢一位演員為起點,平均得經過多少部電影才能找到勞勃狄尼洛或鄧波兒(Shirley Temple)或山德勒(Adam Sandler)?提加登發現,如果列出好萊塢所有明星關聯度的排行榜,貝肯排名第六百六十九名。史恩(Martin Sheen)只需要二.六三六八一部電影,就可以連接到任何一位演員,他的名次比貝肯高出六百五十名。古德(Elliot Gould)更快,只需要二.六三六○一部電影。排名最前的十五位演員包括米契(Robert Mitchum)、哈克曼(Gene Hackman)、沙澤蘭(Donald Sutherland)、溫特斯(Shelley Winters)及墨瑞狄斯(Burgess Meredith)。歷來關聯度最佳的演員是誰?答案是史泰格(Rod Steiger)。

這些演員的名次為什麼遙遙領先貝肯?很重要的原因是貝肯遠比他們年輕,演出的電影少了很多。不過,這只是部分原因,例如,很多人雖然拍過很多部電影,但是關聯度並不算好。約翰韋恩從影六十年,參加過一百七十九部電影的演出,排名第一百一十六名,關聯度為二.七一七三。約翰韋恩演出的電影中,超過一半是西部片,代表他不斷和同類型的演員演出同類型的電影。

但是史泰格就完全不同,他曾經演過《岸上風雲》(On the Waterfront)這種得過奧斯卡金像獎的電影,也參加過像《共乘》(Car Pool)這種低級電影。他因《熱夜追緝令》(In the Heat of The Night)的角色得到奧斯卡金像獎,也拍過「B」級片,根本沒有機會在電影院播放,直接發行錄影帶。他扮演過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拿破崙、下令釘死耶穌的猶太執政官彼拉多(Pontius Pilate)及大流氓卡邦(Al Capone)。他參加過三十八部劇情片、十二部犯罪及喜劇片、十一部驚悚片、八部動作片、七部西部片、六部戰爭片、四部紀錄片、三部恐怖片、兩部科幻片,一部音樂片等。史泰格在演藝圈和所有人都合作過,因為他文武全才,生旦淨末丑各種角色都難不倒他。

這就是連結者的特質,連結者就是日常生活中的史泰格。因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能夠扮演不同的角色,任何人透過幾層關係輾轉就能找到他們。史泰格能夠榮登榜首,除了他能夠飾演不同的角色之外,某種程度也和他的運氣有關。連結者能夠扮演不同的角色,除了本身個性使然之外,好奇心、自信、社交性及精力都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