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社會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前言|羅塞多之謎
內文試閱

作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典藏紀念版〕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典藏紀念版〕
大開眼界:葛拉威爾的奇想〔典藏紀念版〕
以小勝大:弱者如何找到優勢,反敗為勝?〔典藏紀念版〕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全球暢銷20週年典藏精裝版)
解密陌生人:顛覆識人慣性,看穿表相下的真實人性。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暢銷慶功版)

譯 者 作 品

出賣愛因斯坦:人體組織販賣市場
一顆價值十億的藥丸:人命與金錢的交易
守株
鎢絲舅舅:少年奧立佛.薩克斯的化學愛戀
大崩壞:人類社會的明天?
2050人類大遷徙
別把醫師當做神:一位優秀醫師的真誠反省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哈佛商學院最重要的一堂課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暢銷慶功版)
昨日世界:找回文明新命脈(暢銷慶祝版)

社會學

【類別最新出版】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暢銷慶功版)
我想好好理解你:發揮神經科學的七個關鍵,你的同理也可以很走心
烏合之眾:激情、非理性、領袖崇拜,盲目群體的心理陷阱
美國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典藏紀念版〕(DMD0001)
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

類別: 社會學
叢書系列:葛拉威爾作品集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
       Malcolm Gladwell
譯者:廖月娟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03月20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9789571362250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前言|羅塞多之謎內文試閱



  前言|羅塞多之謎

——這裡的人都很長壽,就是這樣。

羅塞多.瓦佛多爾(Roseto?Valfortore)是義大利福賈(Foggia)省亞平寧山麓的一個小鎮,在羅馬東南方一百六十公里處。這個小鎮仍有中世紀村莊風格,所有的建築都圍繞著中央大廣場。面對廣場的是馬其薩雷府(Palazzo Marchesale),即大地主沙吉斯家族(Saggese family)擁有的宮殿。宮殿旁有條拱道通往聖衣聖母院(Madonna del Carmine)。沿著狹窄的石梯拾級而上,兩旁都是櫛比鱗次的石屋,樓高兩層,屋頂是紅磚鋪的。

幾百年來,羅塞多的鄉民都在附近山麓的大理石採石場工作,或者在下面山谷的梯田耕種。破曉時分,步行個六、七公里下山幹活,夜幕低垂再踏上長長的歸途。如此辛勤打拚,頂多只能圖個溫飽,遑論讀書識字。大夥兒都窮,不敢奢望飛黃騰達、錦衣玉食。然而,到了十九世紀末,這裡的人聽說了,在海洋的另一頭就是機會的夢土。

一八八二年一月,十一個羅塞多人,包括十個成年男子和一個男孩,揚帆航向紐約。他們踏上美洲大陸的第一個晚上,就在曼哈頓(Manhattan)小義大利(Little Italy)桑樹街(Mulberry Street)的旅館打地鋪。然後西行,最後在紐約西邊一百四十多公里、賓州班格鎮(Bangor)附近的採石場找到工作。翌年,十五個羅塞多人離鄉背井到美國打天下,有幾個也來到班格鎮的採石場。這些移民把新大陸遍地是黃金的福音傳回家鄉,不久一群又一群羅塞多人也揹著行囊,飄洋過海來到賓州,形成一股移民潮。光是一八九四年,就有一千兩百個羅塞多人申請護照前往美國。大家都遠走高飛,羅塞多於是成了死寂的村落。

羅塞多人在異鄉打拚有成,小有積蓄之後,就在班格鎮附近的石丘上買地,經由陡峭的小路出入。他們在狹窄的道路兩旁蓋了和老家一樣的兩層樓石屋,用石板做屋頂。他們也在這裡蓋了座聖衣聖母院。這裡最主要的街道就叫加里波底街,以紀念統一義大利的傳奇民族英雄朱瑟佩.加里波底(Giuseppe Garibaldi, 1807-1882)。起先,他們叫這個城鎮新義大利,不久就決定改名為羅塞多,以表思鄉之情。

一八九六年,一名年輕有勁的神父帕斯奎爾.德.尼斯可(Father Pasquale de Nisco)來到聖衣聖母院服務。他在此地組織宗教社團並籌畫祭典。他鼓勵這裡的居民整地,在自家房子後院種植洋蔥、豆子、馬鈴薯、甜瓜、果樹等。他分給大家種子和球莖。這個城鎮日益欣欣向榮。羅塞多人還在後院養豬,也有人種葡萄釀酒。他們還在此地修建學校、公園、修道院和公墓。加里波底街兩旁出現了一間間的小店、糕餅店、餐廳和酒吧,後來還冒出十幾家成衣廠。附近的班格鎮幾乎是威爾斯人和英格蘭人的地盤,再過去的一個城鎮則大抵是德國人的大本營。在那個時代,來自英國、德國、義大利的移民壁壘分明,在賓州羅塞多這個小鎮則清一色是來自羅塞多的移民。一九○○之後的幾十年,如果你在賓州羅塞多的大街小巷裡穿梭,你只聽得到義大利語,不過不是任何義大利方言,而是義大利羅塞多居民說的福賈南部方言。賓州的羅塞多就像一個自給自足、不為外界所知的小世界,直到史都華.伍爾夫(Stewart Wolf)來到這裡,這個小城才聲名大噪。

伍爾夫是醫師,是消化和腸胃專家,任教於奧克拉荷馬大學醫學院。他曾在賓州離羅塞多不遠的一個農場過暑假。當時,羅塞多還是與世隔絕之地,你可能住在鄰近城鎮,卻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伍爾夫在幾年後接受訪問時說道:「那時是一九五○年代末,有一年夏天,我受邀到賓州的醫學社團演講。演講完了之後,當地有位醫師請我喝杯啤酒。我們一邊暢飲,一邊閒聊。他說:『我在這裡看病看了十七年,病人來自各個地方,但我發現一件奇事:在羅塞多六十五歲以下得心臟病的人幾乎是零。』」

伍爾夫嚇了一跳。此時是一九五○年代,使膽固醇下降的藥物尚未問世,也沒有積極預防心臟病的方法。心臟病在美國就像傳染病一樣,是六十五歲男性的主要死因。根據常識,沒看過心臟病的病人,就不是醫生。

伍爾夫決定好好調查一番。他請奧克拉荷馬的學生和同事來幫忙。他們在羅塞多蒐集死亡證明書,儘可能涵蓋幾十年來的資料,分析居民的病歷紀錄,記錄病史並建立各個家族的系譜。伍爾夫說:「我們在一九六一年開始進行初步研究,要做的事很多。鎮長見我們忙不過來,就說:『我請我的姊妹都來幫忙吧。』他有四姊妹。他還說,我們可以利用他們的議事廳。我說:『那多不好意思。你們要去哪裡開會呢?』他說:『沒關係,會議可以延後。』他的姊妹為我們送來餐點。我們為當地居民抽血檢查、做心電圖,整整做了一個月。我發現地方還是不夠大,於是跟鎮長商量。那時學校還在放暑假,因此可以借給我們使用。我們就請羅塞多的每一個居民都前來接受檢查。」

伍爾夫的調查結果令人驚異:在羅塞多,五十五歲以下的居民沒有人死於心臟病,連一丁點心臟病的徵兆也沒有。六十五歲以上的,心臟病造成的死亡率大約是全美國居民的一半。在羅塞多,各種死因造成的死亡率,也比預期少三○%至三五%。

伍爾夫又請奧克拉荷馬的一位友人約翰.布魯恩(John Bruhn)來助他一臂之力。布魯恩是社會學家,他回憶說:「我雇用醫學生和社會學研究生來羅塞多做問卷調查。我們挨家挨戶地訪查所有二十一歲以上的居民。」提到這段發生在五十年前的陳年往事,布魯恩的語氣仍然流露著驚奇。「這裡沒有人自殺,也沒有人酗酒或吸毒,犯罪率極低,甚至無人領取社會救濟金。我們想,那消化性潰瘍的人呢?也沒有。這裡的人很都長壽,就是這樣。」

伍爾夫等人認為,羅塞多這個地方具有某種特質,不是日常經驗可以解讀,也不符常理,實在與眾不同。

伍爾夫起初以為,羅塞多居民可能是依循歐陸的飲食方式,比較健康,和一般美國人吃的大不相同。但他很快就推翻了這個想法。其實,美國的羅塞多人很喜歡用動物油脂,不像義大利的羅塞多人,多使用比較有益健康的橄欖油。義大利披薩餅皮薄,只用一點點鹽巴和油,或許上面再加上蕃茄、鯷魚或洋蔥。賓州羅塞多的披薩餅皮都做厚的,上頭再鋪滿香腸、臘腸、沙拉米、火腿,有時還會加上雞蛋。義大利人只有在耶誕節和復活節,吃杏仁脆餅和麵包圈這樣的甜點;賓州的羅塞多卻一年到頭都在吃。伍爾夫請營養師分析一般羅塞多人的飲食習慣,發現他們攝取的卡洛里有四成一來自脂肪。這裡的人也沒有清早做瑜珈或慢跑十公里的習慣,更有甚者,多的是老菸槍,身上一大圈肥油的更不在少數。

飲食和運動習慣無法解釋羅塞多人健康長壽之謎,那麼遺傳基因呢?伍爾夫發現,賓州羅塞多人都來自義大利同一個地區,關係緊密,不由得猜想他們身上的基因是否有特異之處,因此免於疾病的侵犯。他開始針對居住在美國其他地方的羅塞多人進行追蹤,看他們的體質是否像賓州的同鄉一樣。結果不是。伍爾夫既而考慮到羅塞多人居住的地區。賓州東部羅塞多人住的這片山丘,是否特別有助於延年益壽?與羅塞多相鄰的班格鎮,和距離只有幾公里的納札瑞斯(Nazareth),這兩個小鎮面積都和羅塞多差不多,居民同樣是勤奮工作的歐洲移民。伍爾夫爬梳班格與納札瑞斯這兩個城鎮居民的病歷資料,發現六十五歲以上的男性死於心臟病的人數,是羅塞多的三倍。伍爾夫的調查研究又走到死胡同。

伍爾夫最後才恍然大悟。羅塞多居民長壽之謎底不在飲食,也不在運動、基因和居住地點,應該和羅塞多本身特質有關。伍爾夫和布魯恩在這個小城四處走走、仔細觀察,終於找到答案。

羅塞多的居民來往頻繁,在街上見面都會停下腳步用義大利文聊幾句,也常在後院煮東西和左鄰右舍分享。這個小城的社會結構緊密,幾乎都是幾個宗族的延伸,人人皆是親友;很多人家都是三代同堂,祖父母輩都受到兒孫的敬重。居民都去聖衣聖母院望彌撒,宗教不但使他們的心靈得到安寧,也使他們親如一家。伍爾夫和布魯恩仔細計數當地的民間社團組織,發現這裡的人口不到二千人,卻有二十二個社團。這個小城尤其崇尚人人平等,富人不會炫耀自己的財富,而且樂於幫助貧苦的人。

羅塞多人把義大利南部鄉民文化移植到賓州東部山城的同時,也開創出強大、穩固的社會結構,因此可以抵禦現代社會生活的壓力。賓州羅塞多人健康、長壽,不只因為他們來自義大利的羅塞多,也因為他們創造了屬於自己的世界,在此守望相助、安居樂業。

布魯恩說:「我記得第一次去羅塞多的時候,看到很多人家都三代坐在同一張餐桌上用餐或吃糕餅。這裡的人在街上碰面都會寒暄幾句,或是坐在前廊閒話家常。這裡的男人在採石場上工,女人則在成衣廠工作。我彷彿看到世外桃源!」

我們可以想見,伍爾夫和布魯恩首次發表他們的羅塞多調查研究報告之時,同行必然嗤之以鼻。在醫學會議提出的報告都有一長串的數據相佐,加上複雜的圖表,指出影響健康的基因或生理過程為何,伍爾夫和布魯恩說的卻是閒話家常和三代同堂的神奇。其實,長壽和傳統智慧有很大一部分和我們是誰有關,換句話說,這也是基因注定的。我們的種種選擇,例如吃什麼東西、有無運動習慣等,以及是否能得到醫療體系的良好照顧,都關係到我們的健康,然而很少人探討社群生活對健康的影響。

伍爾夫和布魯恩企圖,使醫學院從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健康與心臟病的問題:光從個人做的選擇或做了些什麼還不夠,一定要跳脫個人生活的範圍,從文化與社群生活等大處著眼,看一個人與親戚朋友的互動,看他們家鄉在何處,具有什麼樣的價值觀。一個人會變得如何,周遭的人其實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羅塞多人健康長壽之謎就是本書寫作靈感。我也希望能像伍爾夫,從一些偏離常態的現象來洞視成功的祕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