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序言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情色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
殘酷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血腥與暴力
情色美術史+殘酷美術史(套書)
情色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五週年新裝版】

譯 者 作 品

殘酷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血腥與暴力
一個人的京都秋季遊

藝術美學

【類別最新出版】
學美之旅:用心看見美,生活即詩境
新審美經濟
《學美之旅》+《新審美經濟》(美學套書組)
膽小別看畫Ⅲ:藏在傳世名畫裡令人細思恐極的故事
臺灣美術兩百年(上):摩登時代


殘酷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血腥與暴力【五週年新裝版】(HD00057)
残酷美術史:西洋世界の裏面をよみとく

類別: 藝術‧攝影‧影視>藝術美學
叢書系列:hello! design
作者:池上英洋
譯者:柯依芸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04月16日
定價:400 元
售價:31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88199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序言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1-1 互相殘害的父子
 
「你接下來生的孩子,未來總有一天他會超越你。」

像這樣有意地引起爭權的預言,經常出現在神話中。現今的觀點來看或許很難理解,但在神話世界裡的父親們唯一採取的行動就是「那就殺掉他了」。

後來,父親吃掉剛生下來的嬰孩,哥雅與魯本斯所畫的薩頓正啃食著自己的孩子。羅馬神話的薩頓,在希臘神話裡叫克洛諾斯(Cronus)是「時間」之神。他的背部有翅膀,象徵時間在倏忽流逝。他手上還握有劃破時間的鐮刀,也是完結人類性命的死神原型。

然而,克洛諾斯以為吃的是么子宙斯(Zeus),沒想到受騙,將化成嬰孩的石頭吞進肚裡。宙斯因而逃過一劫,長大後將父親克洛諾斯肚子裡的兄長們救了出來,一如預言所示打倒了父親。童話故事《小紅帽》及《大野狼與七隻小羊》裡,都曾出現這樣令人再熟悉不過的橋段。

父親與孩子互相殺害──社會人類學家弗雷澤(James G. Frazer)在著作《金枝》(The Golden Bough)的研究中便提及,瑞典國王奧恩之所以將九個孩子一個個當作活祭獻給神,其目的就是為了延壽。另外,結構主義學者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也曾提到波洛洛族的神話中,兒子反過來殺害父親,甚至連母親也痛下毒手的故事。甚至還有不是對親生孩子下手的例子:印度神話中的剛沙(Kansa),聽信「將會被即將出世的姪子殺害」的預言,在分娩前先將孩子的母親,也就是自己的親妹妹囚禁於監牢裡。

被宙斯搶走王位的克洛諾斯也曾經推翻自己的父親烏拉諾斯(Uranus)。他手段殘暴,先割斷烏拉諾斯的生殖器後,把它拋向遠方天空,最後落入海中。入海的陽具化成白色泡沫,誕生出阿芙蘿黛蒂(Aphrodite,羅馬神話中的維納斯﹝Venus﹞)。雖然這位美與愛的女神誕生的畫面讀來驚悚,閹割陰莖用以扳倒父親的方式卻值得深究。有些擁有古老歷史的神話裡,如西台人的安努神(Anu)、閃米特族最早期青銅文明的埃爾神(El)等父神,都被親身兒子割掉了生殖器。割除對方生殖器意味著去勢,除了摘除力量的象徵外,還可以防範未然,連將來可能被弟弟推翻的風險都一併去除。

進一步以佛洛伊德的觀點分析,這些閹割的情節,其實兒子為了克服己身恐懼,對父親採取的反抗措施。他提到了戀母情結,眾所周知正來自希臘神話中的伊底帕斯(Oedipus)。被預知會殺掉父親並娶了母親的伊底帕斯,逃出底比斯國後仍無法抵抗命運捉弄,殺掉了旅途中遇到的男人,沒想到竟然是他的父親。後來又因為擊退司芬克斯(Sphinx,人面獅身獸),立下戰功,當上底比斯王,娶了前任國王的未亡人,正是親生母親。後來得知真相的伊底帕斯悲憤不已,挖出眼珠後,雙眼全盲再度踏上旅程。希勒瑪歇的作品所畫的正是女兒安蒂岡妮帶著瞎了眼的伊底帕斯,被放逐出底比斯。

這些父與子的故事,在佛洛伊德眼中是建立在父、母、子的三角關係之下:兒子因為父親搶走母親而萌生恨意。波蘭裔人類學家馬林諾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卻認為是對父親的打壓而懷恨,跟母親無關。不管是哪一個觀點,各地的神話與歷史中總是上演著父子爭執的戲碼,也如實道出兩方失和普遍發生在人類的世界裡。對兒子來說,父親的存在是最早體會到的權威,一旦沒有以任何的形式去征服,也就永遠無法獨立自主。
 
3-4 弒子的癲狂母親
  
聖人樊尚‧費雷爾(St. Vincent Ferrer)帶著弟子旅行。某天,天色暗下來後,他們一行人到附近的某間民宅借宿。這個家中有對年輕夫妻與幼小的孩子。丈夫倍感光榮地提供住宿的房間,妻子則忙著準備晚餐。當他們與丈夫到餐桌前坐定時,餐盤被送了上來。丈夫露出不可思議的驚惶表情。盤子上裝的是他那兩個被烹煮過的孩子。樊尚為嚎啕大哭的丈夫祈禱了一整夜,終於發生了神蹟。隔天早上,聖人手裡牽著孩子出現在丈夫面前。

這就是傳說中「嬰兒復活神蹟」的故事。樊尚‧費雷爾是十四世紀的真實人物。因他並非殉道者,而封聖審查時必須要有行神蹟的異能,故可能是為此而捏造的故事。

嬰幼兒被陷入危險境地的設定,乃在於當時夭折率極高的時代背景。就像接下來會提到的,猶太人遭受迫害時,就被指控他們會誘拐基督徒的小孩,並將他們殺害、吸食他們的血。另外,魔女的原型之一──米蒂亞的傳說中也曾提到,殺害孩子的母親自古有之,背後可能就是因糧食不足而滅口、意外懷孕而殺嬰等現實面的問題。

殺害自己小孩的母親圖像稱為「癲狂的母親」,但如前述神蹟故事中,會烹煮小孩這點還真是耐人尋味。

不過,這也是「死與重生」的循環中頻繁出現的要素。不只是將殺害的活祭放入鍋中熬煮、使之復生的米蒂亞;在凱爾特神話中也可見到同樣的故事結構。凱爾特軍隊的最末端有個名為「重生大鍋」的大鍋隊,跟著一名巨人,他會將戰亡的士兵撿起來丟入鍋中,士兵便會從鍋裡復活重現,又可以再度提槍上陣。

基督教的禮拜中,還有效法耶穌舉辦「最後晚餐」的儀式,在儀式中餅與葡萄酒會變化成耶穌的肉與血再分給信徒。而在十字架上受刑時,承接耶穌流出寶血的杯子,就成了傳說中擁有不老不死神力的聖杯了。以上各個故事中,鍋子、杯子、烹調等圖像,很明顯地都與死亡復活交織而成的輪迴轉世概念有著深刻的連結。
 
5-3 食人文化的起源

一八一六年七月,法國軍艦梅杜薩號在非洲的塞內加爾海域遇難。緊急用材料拼湊出的木筏,搭載了一四七人。木筏在海面上漫無目的地漂流,遇難者們立即遭受猛烈的飢渴之苦。

十三天後,戰艦阿爾古斯號發現了木筏。屍體四散的悲慘情景,讓船員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生還者只有十五人。從他們的口中得知,虛弱的人被攻擊,還活著就被吃掉的慘狀。這個恐怖的新聞驚動了世間,企圖隱瞞真相的政府,也遭受批評,成為一大醜聞。

畫家傑利柯將這幅光景畫了下來(一八四頁)。寬度長達七公尺以上的巨幅畫面上,描繪著即將獲救的木筏。傑利柯經過多次的錯誤嘗試,在精確計算的構圖下,畫出了毫無生氣的死屍東倒西歪、慘絕人寰的情景。這是宣告美術史上正式進入浪漫主義,劃時代的一幅作品。

人吃人的食人(cannibalism)行為,在文明的原始階段經常可見。在弗雷澤爵士的《金枝》中,便記錄了澳洲的卡密勒羅伊族(Kamilaroi)及非洲的希雷高地,有打倒勇敢的敵將後,為獲得該男子的勇氣與力量,而吃下他的心臟及肝臟的案例;與北美印地安的易洛魁族,會吃下敵將戰俘的心臟一樣。這種習慣的背後,帶有「勇者的遺體持續保有生前力量」的概念。

另外,阿塔利(Jacques Attali)曾指出,「有別於常聽見將人當作食物的食人傳聞,實際上,anthropophagy(食人)過去曾是治療行為。」人們為祈求病得痊癒,甚至會將聖人骨骸的一部分磨成粉、熬煮飲用的聖髑崇拜,明顯的是這種食人文化的延伸。而信徒在彌撒中食用化作耶穌的肉與血的麵包與葡萄酒,也可說是與食人文化的精神意涵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