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鴻鴻序
聞天祥序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銀簪子:終究,我得回頭看見自己
大毛&Coffee

戲劇、電影

【類別最新出版】
一生千面:唐文華與國光劇藝新美學
是枝裕和:再一次,從這裡開始
毋甘願的電影史:曾經,臺灣有個好萊塢
鉤奇探古話臉譜
千年女優之道


特價書(不再折扣)

銀簪子+電影 DVD 合訂本(BQ001A)

類別: 藝術‧攝影‧影視>戲劇、電影
叢書系列:蕭菊貞作品集
作者:蕭菊貞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9月05日
定價:850 元
售價:550 元(約65折)
開本:平裝
ISBN:957133478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鴻鴻序聞天祥序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4

開麥啦!

拍一部紀錄片,該有哪些準備?

這樣的大哉問,曾經在去年我到一所大學演講時有學生問起。事後想想,當時我回答得並不好,只是概略性的告訴他們要如何找好工作班底,準備拍攝時的器材,以及要如何找錢找資源,讓你能夠放手去拍無後顧之憂。對於內容的掌握以及拍攝時的態度,則因為時間問題,只能輕描淡寫的提一下,可是相對於自己面對一個新的拍攝題材時,最困擾我的其實是內容問題。

說穿了,錢不夠找就是,找不到就狠一點自己借、自己賺;找不到工作人員配合長時間的拍攝,找一台小 dv 也可以自己拍,如果真想要拍攝一個題材,這些都只是基本配備,如何去面對被拍攝主體才是大學問。

過去我經常就是土法煉鋼,先認識了拍攝對象,然後慢慢來,跟他們聊,了解他們,取得他們的信任,然後在雙方的默契下,去進行紀錄片的拍攝。在這種最符合道德前提下的步驟,一般出不了大錯,雖然每一個被拍攝者的狀況、生活背景皆不相同,但我仍相信人的內在必定有某一種是可以共通的情感,於是我們必能取得一種聯繫,走進對方的世界。拍出一種真實。

但這信念,在我拍攝上一部紀錄片《紅葉傳奇》時,遇到了很大的挑戰,我開始被「真實」這東西玩弄,自以為是正義之士要尋找真相,但你可能正被真相愚弄,認真想著自己要客觀要理性,後來發現所謂的真實,端看你如何下刀,什麼樣的真實應該被相信,當事人在你面前含著眼淚的肺腑之言?攝影機前當事人的說話?導演現場的判斷?還是觀眾最後在電影院看到的一種說法?如果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產生一點誤差,那最後觀眾理解的真相又將是什麼?

而在這之中,你(應該說是我)又是為了什麼要拍攝這部紀錄片?我的觀點是什麼呢?我們不是神,我始終不相信完全客觀這件事,於是回到原點,還是要面對自己吧!

想拍銀簪子的最初構想,幾乎完全來自父親和奶奶的那支銀簪子,還有我。但對外我卻很不願意這麼說,誰會對我父親那樣一個毫不起眼的外省老兵感興趣?他的平凡和走在街上的大多數老人幾乎都一樣。你,不會多停一秒看看他們。有些時候,我甚至覺得比起許多飽經戰火,在鎗林彈雨中奮勇殺敵的老兵,我父親也都少了這份精采。而他最危險的事蹟,是他二十三歲時,隨著部隊撤退到金門後,被人誣陷,說他曾經當過匪幹,是來臥底的匪諜。當時這罪名還得了,要槍斃的!而父親最後在即將被捆綁丟入大海餵魚時,被一位前來巡視,並且在家鄉認識我父親的長官遇見,因而救回了這條命。是很神奇的故事,而我父親每次也只說這故事。

就這樣,當一個導演說要拍攝自己的父親,顯然不具什麼吸引力,偶爾遇見一兩位記者,他們也大都回以尷尬的一笑。後來,我開始對外都只說,我要拍一部老兵的紀錄片,完全不提起父親和我的角色,至少當某些人投以不削的眼光時,我受的傷會小一點。當然,也有許多人搞不清楚我這有些許南部腔台灣國語的女人,是不是外省二代?大多他們只會皺起眉頭勸我,「怎不拍些討好或主流一點的題材?」然後罵我笨。

這時代,笨一點也有笨的美麗。這是我經常自我安慰的一句笨話。

在我最初的想像中,《銀簪子》基本上還是繞著父親和我的故事前進,但是更大的企圖,我希望能把父親的故事當做是許多老兵中的其中一個例子,他沒有特別偉大,沒有特別英勇,但是如果像他這麼一位小人物,都有一段令人感動的故事,這許許多多的老兵伯伯們又隱藏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呢?於是,也藉由父親的人際網絡,輻射出其他老兵的故事。

我的第一份企劃案,去爭取輔導金的大致就是寫這些內容。

至於後來企圖尋找其他贊助的企劃案,我還是退縮了。完全不提到父親這身分,只以個案一替代,所以我相信一直到這紀錄片正式曝光,絕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我在拍攝自己的父親的故事吧。我的退縮,是我的怯弱,也是身為紀錄片導演拍攝自己的故事時的不安,更是社會對這些老兵的一種壓抑。

應該快速遺忘的歷史,怎容一個小女子,藉由攝影機攪亂了這時間巨輪的殘酷?

後來一直到和攝影師小秦(他也是紅葉傳奇的攝影師)溝通時,我才敢直接告訴他,我奶奶的銀簪子,雖然說出了父親思念老家的心情,但是我相信每個老兵伯伯,甚至於每一個人,在他的內心深處,必然也都有一樣東西,或許是一條手絹、一封信、一盒皮蛋、一雙布鞋、甚至是一段記憶,都牽繫著人們對「家」的思念。

而我……想說這樣的故事。

1949 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當時號稱帶來六十萬大軍,我想或許也帶來了六十萬個生離死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