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推薦序/陳濟民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任

戲劇、電影

【類別最新出版】
國光的品牌學:一個傳統京劇團打造劇藝新美學之路
十八羅漢圖──劇本及創作全紀錄
戲劇藝術十五講(修訂版)
賈克.樂寇:詩意的身體
香港電影:額外的維度(中文增訂本)


十八羅漢圖──劇本及創作全紀錄(VOE0016)

類別: 藝術‧攝影‧影視>戲劇、電影
叢書系列:Origin
作者:王安祈、劉建幗等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25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9789571376578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推薦序/陳濟民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任



  內文摘錄

有一種情感,很私密

王安祈  藝術總監,編劇


看戲,為了看人間情愛流轉。我無法略過情感,單純欣賞唱念做打。對我而言,那只是技,如果沒有依託於文本的深情,手眼身法步甚至曲牌格律、美妙文辭,都只是技。

因此,編劇於我,是一段不斷開發新感情的旅程。

國光劇團的新創作,總想開創出一些新的情意。於是 從《王有道休妻》被偷窺的心靈冒險,《三個人兒兩盞燈》心無歸屬的無邊寂寞,再往《金鎖記》《青塚前的對話》乃至於《伶人三部曲》,一步一步往內深旋,戲早已不止於抒情,更試圖勾抉不可言說的幽微心事,「向內凝視」是這些故事的共同視線,「心靈書寫」也漸次成為國光新戲的特色。

而這樣的靜謐幽深,好像不太適合劇團慶生的調性。

2015是國光成團二十年,我特地早早邀來豫劇皇后王海玲的二女兒劉建幗,希望借助她在「奇巧劇團」擔任編創的精采經驗,編一本熱鬧喧騰的慶生大戲。那時我剛看了建幗的《狂魂》《Mackie踹共沒?》《江湖四話》,被那曲折情節與跳躍節奏吸引得目不暇給,非常想邀她來為國光打造歡樂熱鬧的新風格。建幗順著我的要求想了好幾個故事,武俠、神話、奇情、跨文化,每個大綱都很好,每個故事都讓我一聽就著迷,但興奮之後,冷靜下來,卻怎麼都覺得不像國光。小平導演加入討論後,也點出了我陷入「過生日」的迷障。建幗因此調整調性,而她果真才華橫溢,不久就抓住了國光一貫的「文學性、現代化」,想出了《十八羅漢圖》全新故事。建幗才說了大綱前段,劇中男女輪流入室作畫一段,我當下就有了感覺。

      ******************************************

有一種情感是很私密又很超脫的,那是創作夥伴之間的默契。我到國光十幾年了,很珍惜與魏海敏、李小平的感情。《十八羅漢圖》的創作雖非始於此,沒想到七彎八拐竟回到了自身,下筆時自然將此情感投射在內。

剛到國光時我很膽怯,看到魏海敏就想躲開,她說話很直接,站在排練場上,真像貴妃娘娘駕到,令人不敢逼視。而創作是一件神秘的事,我是通過一次又一次創作,逐漸看到她的內心。

有一回觀眾問她何以能體會《金鎖記》曹七巧的性情,她從頭回應,說起自己從小孤獨膽怯、內向羞澀,除了唱戲不知還能掌握甚麼,說著說著流淚了。我聽著,不僅體悟她如何詮釋曹七巧緊握金錢的心思,頓時也體會她演《貴妃醉酒》何以能在華貴中透出一絲孤獨哀傷。貴為娘娘,除了雍容美麗,還能緊握甚麼 ? 而如此的雲鬢花顏,唐明皇竟還會失約。百花亭獨自喝一回悶酒,倚著宮娥冷清回宮。京劇的宮女們沒有生命,不能有表情,只能美麗而機械式的攙扶娘娘。這是京劇的倫理,主角獨大,龍套們豈能攪戲 ? 沒有情感互動,娘娘更加孤獨。魏娘娘的醉酒,華麗與孤寂交織。

這是傳統老戲,我從她的表演、她的身分地位,乃至於劇場規律與戲班倫理,體會了她的孤獨。而我為她一手訂製的戲,當然感受更深。

我為魏海敏量身打造了好幾齣戲,一個個女子出自我筆下,有我早就想寫的孟小冬,也有原屬被動而後才開始摸索的吳爾芙的歐蘭朵。編劇時我誠懇面對自我,探索內在,而寫的是魏海敏扮演的孟小冬、歐蘭朵,海敏的表演特質甚至生命情調乃一併涵融。探索自我,也照見對方,兩相鏡照,無私可藏。我透過創作,認識原本不認識的魏海敏,反過來更了解自己。而海敏透過扮演來回應我,她的塑造,夾帶她自身的情感體驗,疊印進劇中女子的生命歷程,最後的呈現未必如我最初之所想,而她總給我驚喜,也開啟我的視野。劇中女子像是媒介,隔著孟小冬、歐蘭朵,我和海敏有了更深入的認識,這份感情很私密,幽深。

我們沒有任何私下交往,一切來自於創作,這些戲裡,有她,有我,他人無可替代。我非常珍惜這份感情,不想竟能投射至《十八羅漢圖》。

      ******************************************

《十八羅漢圖》有兩場景對比,凝碧軒與紫靈巖。前者是滾滾紅塵中的拍賣會,文化氣息裡也有藝術市場的各種操作。深山上的紫靈,則象徵藝術創作必要的靜謐清幽素樸,但在這裡也有一段複雜的心情糾葛。魏海敏飾演的女尼當年救了一名棄嬰,取名宇青 (溫宇航飾演),撫養長大。原本出自於善念,只當是松鶴泉蘿相為伴,誰知山中無甲子、歲月不知年,轉瞬眼前人竟成了翩翩少年。

分不清是單純的撫育親情,或是更複雜的曖昧情愫,女尼警覺到是出家人斷絕世緣的關鍵時刻了,她命宇青下山,而宇青則建議兩人正合力修復的十八羅漢圖完成之後才離去。藝術創作在此像是藉口,實則又的確是兩人共通的理念使命。

宇青想出了兩人同在一室、卻晝夜輪替、互不相見的創作方式,這本是乾淨絕妙之策,然而彩霞相隔,卻又勾起多少遐想。

此後一年,兩人確實未曾相見,但在同一個空間,各自對著同一幅畫,揣想對方下筆時的心思。形體的刻意分離,擋不住筆墨間情思流動。舞台上,他們一同調藤黃、拂粉塵,拂了一身還滿,整個屋子悠悠飄忽、零亂飛旋。導演讓他們共用硯台、互蘸墨色,宇青的水袖與女尼的雲帚故意都改用黑色,墨色相牽、對照共舞,一來一往、穿梭遊蕩,織成流光如線,一年未見的雙方,似離而合,通過一幅畫,情思愈加密纏。

編寫這段時,我時刻想起這些年與創作夥伴之間隔著筆下人物的心靈貼近,當然在《十八羅漢圖》裡,女尼和宇青另有一份撫育之恩、相處之情,使得劇情更為耐人尋味。

古畫修補告一段落,女尼看著兩人共同的成果,卻一陣驚詫 : 「一點心事難藏隱,幽情密意在筆鋒」,她不敢面對自己掩藏不住的真情,叫宇青把畫帶下山去,她守在紫靈,獨自修行。

而紅塵裡的凝碧軒,又是另一對:唐文華(赫飛鵬)與凌嘉臨(嫣然)。設定新秀旦角凌嘉臨登場,自是著眼於人才培育。而如何處理頭牌老生唐文華和小嘉臨的夫妻情,卻讓我苦思良久。後來我是從唐文華自己的愛情裡解套。

文華與耀星夫婦有一點年輩差距,而文華疼愛妻子有目共睹,耀星得寵撒嬌,但在藝術面上竟不敢直呼唐文華,而以老師稱之。這樣的關係很令人感動。《十八羅漢圖》裡的凌嘉臨,尊重仰慕唐文華老闆才華,十六歲嫁他為妻,而藝術市場上縱橫八方的夫君,內心竟有脆弱一面,他能做第一流的鑑賞家、蒐藏家,卻不敢在自己的畫作上題上真名,偏只仿冒,非僅為擴充買賣市場,更欲掩飾內心不安。妻子失望勸阻,他卻飾詞夸言:人生不滿百,我這枝筆卻能上下縱橫幾千年,「一彈指,百年光陰、揮之即去;一拊掌,千年歲月、召之即來。」歲月輕如塵土,在我手中恣意翻轉,那些騷人墨客要買的,不就是這逝水光陰、陳年歲月?

戲的最後,藉辨畫之真假,探測作品能承載的情有多真多深。創作是一面鏡子,映照著創作者自己都無法清晰看透的內在潛意識,即使是偽畫,仿冒者的情感也會滲進作品裡 ; 而模仿過程中,是否也會受到原畫氣韻的感染?宇青偽造假畫時,初則憤恨,最後殘筆的沖淡靜謐或許稍稍安定了他躁鬱的心情。於是,本劇想探問的是,什麼是真什麼是假?藝術有沒有複本?藝術能修復嗎?修復可視為另一種創作嗎?而十八羅漢圖原創人以「殘筆居士」為名,又衍生出另一層問題 :藝術品有沒有所謂的完成時刻?《十八羅漢圖》敘事曲曲折折,最終指向創作本質的探究。建幗想出的劇情這般曲折深刻,「似假還真、是真還假」的關鍵辯證,使這齣戲宛若一則寓言,指向台灣京劇。

這是我們想開發的戲曲新情感。同時更想試探京劇作為動態文學 (非止於表演藝術),能夠表現的情感有多深多廣。編新戲不只是選個故事安設各式唱腔供名角發揮唱工,創作的過癮,當如一場心靈洗滌。《十八羅漢圖》宣告記者會上,魏海敏停車後進入,沒聽到我講話,而她一開口竟也是「創作如修心修行,一部戲完成,像是徹頭徹尾洗滌淨化」,竟是這般不謀而合,我們都期待國光能把京劇帶入精神層面的探索挖掘。此劇演出後獲得多篇深刻劇評,指出魏海敏的面部表情莊嚴,肚裡卻肝腸翻攪,這已經不是傳統戲曲含蓄蘊藉可以形容的,不溫不火,宗教味不濃,卻令人感到「信仰」的內駐,是傳統戲曲中從未有過的角色,「魏海敏以此角將戲曲人物所能涵蓋的向度又拔高一級」(國光邀請學者的匿名評鑑)。

此劇也獲得「台新藝術獎」肯定。台新藝術獎的評選是以「未來性」為主要指標,京劇是傳統藝術,能得到這大獎,給我們的鼓勵極大。戲曲的未來沒有定向,有待深入探測,開發秘境。對我而言,極力堅持追求的是古典押韻詩化的曲文,新情感與現代性一定要以傳統表演和古典意境來呈現,而現代情思與表演身體、語言載體的新舊之間,本身不就是一番辯證與修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