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華昌宜
推薦序/薛涌
導論

譯 者 作 品

王者之聲:宣戰時刻
城市的勝利
溫德斯的電影旅程--賽璐珞公路
世界史

建築、雕塑

【類別最新出版】
空間魔術師:雕塑之都傳奇
探索世界建築遺產
台灣現代陶藝家60
921地動綻開的花蕊
靠北真心話─室內設計師的暗黑小學堂


城市的勝利:都市如何推動國家經濟,讓生活更富足、快樂、環保?(最爭議的21世紀都市規畫經典)(DKB0020)
Triumph of the City: How Our Greatest Invention Makes Us Richer, Smarter, Greener, Healthier, and Ha

類別: 藝術‧攝影‧影視>建築、雕塑
叢書系列:EARTH
作者:愛德華.格雷瑟
       Edward Glaeser
譯者:黃煜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5月03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52頁
ISBN:9789571377841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華昌宜推薦序/薛涌導論



  推薦序/薛涌

推薦序
人口集中利於節能環保
薛涌(旅美學者,現為波士頓沙福克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格雷瑟於二○一一年推出的這本作品,引起了從《經濟學人》到《紐約時報》等嚴肅國際媒體的廣泛注意。他在《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上也發表了文章,題為〈如果你熱愛自然,就搬到城裡來〉。正是在這篇文章中,他把我們心目中的環境主義先知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描繪為惡名昭彰的環境破壞者:梭羅的一個野炊,就燒毀了三百英畝的森林!解構了瓦爾登湖(Walden Pond)的神話。在他看來,人類是對自然有極大破壞力的物種。如果人類熱愛自然的話,最好的辦法不是到自然中去,而是離自然越遠越好。

  他和另外一位經濟學家馬修.卡恩(Matthew Kahn)的研究揭示,美國的碳排放有百分之四十來自家用能源和交通。其中私人車又是最大的排放源。私人車的使用,和人口密度緊密相關。人口越密集,私人車的使用越少。在同等家庭收入和住房面積的情況下,居住在密度為每平方英里一萬人以上地區的家庭,平均每年使用的汽油為六百八十七加侖。居住在密度每平方英里一千人以下地區的家庭,平均每年使用的汽油為一千一百六十四加侖。僅在開車這一項上,在波士頓地區都市家庭平均每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比起郊區家庭來就要少六千七百磅。如果把家用能源算進去,差別就更大了。從波士頓移居到郊區,往往是離開公寓住宅搬進獨門獨戶的大房子。這意味著家庭用電增長了百分之八十八的增長。根據他們的估算,波士頓地區標準的郊區家庭比標準的都市家庭每年多排放六噸的二氧化碳,其中包括四千四百磅的取暖排放和一千八百磅的電力排放。所以格雷瑟呼籲,如果你熱愛自然的話,就請遠離瓦爾登湖,並搬到擁擠的波士頓市中心定居。住在鋼筋混凝土的結構中比住在森林中更環保。無巧不成書的是,最近《波士頓環球報》報導,因為梭羅的崇拜者過多,瓦爾登湖人滿為患,自然生態和景觀都面臨著危機。

  在格雷瑟看來,高密度的城市生活,不僅有利於保護自然生態,而且更刺激創新。高密度都市中面對面的人際交流,多元文化的碰撞,自古以來就是人類進步的引擎。但是,戰後美國的都市化,實際上是在否定「城市勝利」說。因為郊區化稀釋了城市人口,造成了大都市的貧困和犯罪等諸多社會問題。中產階級厭煩城市的多元性,寧願搬到郊區,和自己經濟狀況類似的人生活在一起。表面上美國戰後廢除了種族隔離,但郊區化創造了新的社會隔離。不同種族和階層的人照樣各過各的日子。

  看看人口資料就知道。戰後美國傳統城市普遍處於衰落狀態。其中最大的城市紐約,人口在一九五○年時為七百八十九萬多人。到一九九○年則僅有七百三十二萬多人。芝加哥的人口在一九五○年為三百六十二萬多人,到二○一○年時不足二百七十萬人。費城人口在一九五○年時超過兩百萬,如今才一百五十二萬出頭。底特律最為悲慘,一九五○年的人口接近一百八十五萬,如今只剩下七十一萬。我所在的波士頓屬於中等城市,一九五○年時為八十萬人口,如今才六十一萬多人。而從一九五○年至今,美國的人口整整翻了一倍。不錯,有些新興城市,如洛杉磯、休士頓,在這一時期都經歷了高速擴張。但這些城市都是鋪張型的汽車社會。洛杉磯居民用公車的比例僅百分之十,休士頓才百分之五多一點。毫無疑問,增長的人口大多數還是跑到了郊區或者郊區和市區難分的大都市圈。這還不僅僅是居民。一九四二年,著名的企業巨頭AT&T Bell 把電話實驗室從擁擠的曼哈頓遷移到新澤西州的郊區。戰後各大企業紛紛效仿,那勢頭頗像今日的「外包」。在一望無際的郊區,企業蓋的遠不是一兩棟樓,而是工業園、科技園。這使其工作空間一下子擴大了數倍。白領職工從富裕的郊區家的車房內一路開到辦公室前空曠的停車場,無處不是夢幻般的田園景色。這種奢侈得超出前人想像的「田園資本主義」,成為戰後美國的標誌。

  然而,美國的城市病、貧富分化等一系列問題,也由此而來。「田園資本主義」可以使中高產階級從自己的車房直接開到辦公室門口,與一路所經過的社會隔絕;孩子全在本階層所居住的富裕社區讀書。美國的公立學校大部分由本地房地產稅支援。高房價的郊區自然教育經費充足。城市的貧民窟和郊區的世外桃源彼此老死不相往來,使得富裕和貧困都跟著世代化,美國原有的高社會流動因而消失了。

  到了七○年代,石油危機使人們意識到「田園資本主義」的能源瓶頸。環保運動的崛起,也使人們對汽車社會開始反省。於是,到了八○年代初期興起了「新都市主義」。其要旨是回歸汽車社會以前城市設計的原則。注重創造步行空間,以公共交通特別是輪軌通勤設施為核心來設計城市,強調密集型的發展,最大限度地減少汽車的運用。這樣,人口集中在中心城市和主要的衛星城,彼此靠輪軌鏈結。輪軌車站成為都市和衛星城的中心地帶,各種商業和公共設施林立。大部分人口可以步行或騎自行車到達這樣的中心。如今,「新都市主義」已經成為城市理論的主流。其建築和規畫師承擔著越來越多的社區和城市設計。

  九○年代雖然郊區化愈演愈烈,乃至發展成遠郊化,但「新都市主義」的潛流也越來越強,都市的復興使市區的環境變得越來越可以接受。這裡比較成功的例子大概當屬紐約市。在九○年代,紐約的治安大為改進。

  從一九九○年到二○一○年,人口從七百三十二萬猛漲到八百一十七萬多。紐約居民通勤用公車的比例接近百分之五十五,在美國大城市中名列第一。前紐約市長麥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大力推展自行車,也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這次全球金融危機,在美國導致遠郊房市徹底崩潰。而都市和近郊則率先開始復興,城市的吸引力越來越大。而格雷瑟此時推出宣告「城市勝利」的這本書,可謂生逢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