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
推薦序 2
自序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作 者 作 品

感官之旅
愛之旅
Deep Play心靈深戲
艾克曼的花園:栽培喜悅之旅
感官之旅:感知的詩學
園長夫人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全新修訂校對暢銷新版,吳明益推薦導讀)

譯 者 作 品

重回生命咖啡館
你的價值比你的同事高多少?──頂尖工作者必須面對的48個問題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
我們為何存在,又該如何定義自己?:從人類起源到生命樹,重新定義你在宇宙中的多重身分
祝你今年快樂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電影書衣典藏版】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全新修訂校對暢銷新版,吳明益推薦導讀)
氣味、記憶與愛欲──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發現7種IQ:《心智解構》全球暢銷30年紀念版
美味不設限

生物

【類別最新出版】
最致命的敵人:人類與殺手級傳染病的戰爭
我想好好理解你:發揮神經科學的七個關鍵,你的同理也可以很走心
生物與非生物之間:所謂生命,究竟是什麼?一位生物科學家對生命之美的15個追問與思索
死亡的臉:一位外科醫師的生死現場(二十七週年紀念版)
氣味、記憶與愛欲──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氣味、記憶與愛欲(BE0121)──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An Alchemy of Mind : The Marvel and Mystery of the Brain

類別: 自然‧科普‧數理>生物
叢書系列:NEXT
作者:黛安.艾克曼
       Diane Ackerman
譯者:莊安祺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5月01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44頁
ISBN:9789571341101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1推薦序 2自序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推薦序 1

打開靈魂的五斗櫃

◎文/莊裕安(知名醫師作家)

「啟蒙式旅行」越來越無窮無盡,但我最期待的不是征服外太空,而是潛入人體的微觀漫遊。到底有沒有時光機器,有沒有縮小術,目前雖然還難解難分,但話匣一開彷彿辯才無礙。

法拉利兄弟拍了一部《奧茲摩司‧瓊斯》(中譯片名《捍胃戰士》),領銜主演的奧茲摩司‧瓊斯是一顆白血球。他只是動物園管理員比爾‧莫瑞身體裡,七十八兆個細胞的一名小小捍衛戰士。領導流行的人,用合成動畫、電子顯微攝影、科幻小說、奈米原理,提前繪出美麗新世界。

我一直喜歡追隨黛安‧艾克曼帶有詩人的氣質,上天下地去觀察短尾信天翁、大樺斑蝶、和尚海豹,乃至生命線義工第一手報導、庭院花園的動植物深度普查。艾克曼能開飛機、深海潛水、蠻荒探險,我一度在回顧她的中譯著作時,封她「扛著百科攀岩的享樂主義者」。艾克曼這回承襲《感官之旅》、《愛之旅》的龐博與感性,再造一趟「大腦之旅」逍遙遊。

艾克曼的《氣味、記憶與愛欲》顯然是世紀末十年「大腦熱」的產物,這十年裡《腦內革命》、《腦內乾坤:男女大不同》、《重塑大腦》,種種先鋒論述在在讓人大開耳目。艾克曼不屬於擁有病房與實驗室的「臨床派」,缺乏第一手資歷,沒有機會發表在醫學誌或因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但對一般讀者,艾克曼這類食桑吐絲的「統合派」,能夠省去治絲益棻的紊亂,有人幫你耙梳整理,用你看得懂的語言追求新知。

艾克曼選擇「煉金術」?這個詞彙,帶有她一向神祕探險的風格。中國人的成語「心猿意馬」、「心驚肉跳」、「心直口快」,似乎早已懷疑笛卡兒「心物二元論」。這裡的「心」說得既不是心臟也不是大腦,因此才有「心靈」這麼妥貼的抽象名詞。笛卡兒曾假設,人類如果有靈魂,松果腺可能就是儲藏靈魂的抽屜。後來又有人說,如果有重量,二十一公克。「大腦熱」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一直無法解開這棘手的「靈」。

艾克曼當然也講通則,「大腦不過像雙拼的兩個法國鄉村麵包,卻有一千億個神經元,每個神經元可以聆聽一萬個訊息。」進一步的換算讓讀者更有實際概念,「這些神經元的連結,就算每個連結花一秒鐘,也要三千兩百萬年,足夠讓人輪迴投胎四十四萬輩子。」最妙的是這樣的比喻,「神經元軸突發送訊號的方式,就像優雅的仕女為了不弄髒化好的妝,因此作勢飛吻一般。」

專程來讀艾克曼第一層資料引述的人大概不多,有心人還不如去讀二○○○年諾貝爾獎得主肯德爾擲地有聲的一千三百頁神經學教科書。艾克曼第二層轉化,至多也只是讓「打瞌睡的荷馬」頓然一醒。艾克曼的魅力,當然是在第三個層次的拈花微笑,所謂文學式的比喻。再過幾年,更尖端的大腦學書籍問世,店銷書櫃當然有所新陳代謝。艾克曼能耐折舊的便是峰迴路轉的詩化修辭轉喻,她向來特有的文字煉金術修養。

講究實證的科學家幾乎不去碰莎士比亞、普魯斯特的腦子,艾克曼用他們為例,講氣味、記憶、愛欲、創造、組合。我也有興趣到莎士比亞或普魯斯特的大腦一遊,然而到底他們的杏仁核、海馬回好看呢?還是根本是個反高潮,真正好看的是猗歟盛哉的經典劇本、長河小說?這點,恐怕我要閉起眼睛再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