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關於鼻子的回憶
鼻子的觀點敘述的 科學史
是什麼氣味?
聞起來像錢
娛樂的鼻子:速簡史

譯 者 作 品

愛你的,妮娜
與恐龍共舞
希臘古文明
美洲古文明
藍色星球:一部海洋的自然史
大眠
第七盞火
神藥
再見,吾愛
故事就這樣結束

生物

【類別最新出版】
生物與非生物之間:所謂生命,究竟是什麼?一位生物科學家對生命之美的15個追問與思索
死亡的臉:一位外科醫師的生死現場(二十七週年紀念版)
氣味、記憶與愛欲──艾克曼的大腦詩篇
萬病之王:一部癌症的傳記,以及我們與它搏鬥的故事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


鼻子(IN0026)──勾勒性與美的曲線
The nose: A profile of Sex, Beauty, and Survival

類別: 自然‧科普‧數理>生物
叢書系列:INTO系列
作者:嘉博兒‧葛雷瑟
       Gabrielle Graser
譯者:許瓊瑩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5月17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ISBN:978957134126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關於鼻子的回憶鼻子的觀點敘述的 科學史是什麼氣味?聞起來像錢娛樂的鼻子:速簡史



  娛樂的鼻子:速簡史

沒有人能以吸食古柯鹼來拯救美國,
抖動你被雨覆蓋的雙膝,
當你的鼻子裡有白雪,你的腦子就會感冒。──二十世紀美國詩人暨作家 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

長久以來,鼻子除了吸引配偶或與神明交心之外,還扮演了其他的角色:自古至今,它也是幫助人們進入另一種心理狀態的媒介。史上第一個讓人達到亢奮狀態的方法是吸入法。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觀察西元前五世紀的賽西亞人(Scythians)吸迦尼比種子(cannibis seeds)燒出來的煙。「燒起來之後,它會像香一樣生煙,聞煙讓他們都醉了,就和酒的效果一樣。種子投得更多,他們便愈來愈醺醺然,直到全部都跳起來,開始唱歌舞蹈。」

西方一直要到發現新世界,引進當地的物產,吸食癮品的習慣才開始盛行,那是在一四九四年,哥倫布第二次航行到美洲時,注意到美洲印地安人在吸用菸草粉之後的事。哥倫布帶著大批的菸草粉,或稱鼻煙(snuff,這個字是從中世紀德文snuffen而來,意為「深深吸入」)返回歐洲。鼻煙很快的就在西班牙人和法國人之間流行起來。

英國貴族是跟著查理二世上癮的,他曾被放逐到法國,回倫敦時帶了大批庫存。由於安妮皇后太喜歡鼻煙了,整個宮廷便跟著她吸成習慣,還有喬治三世的夏綠蒂皇后,癮頭大到被取了別名叫「煙鬼夏綠蒂」。她的兒子喬治四世在不同的時辰還要換煙粉,且在每座皇宮中都有一間鼻煙儲藏室。而平民則用煙斗來抽菸草,因為這樣比較便宜。但是在十八世紀初,平民也吸鼻煙。因為當時西班牙海員在被綁架之後,用一大船的煙貨贖身,所以鼻煙便廣為流傳。英國綁匪將貨品賣至全國各地的港口,鼻煙很快就風行起來。磨粉場和鼻煙行到處可見,光是倫敦一地就有四百家以上。

鼻煙在整個十九世紀十分盛行,以致該時期常常被稱作是「嗅菸的時代」。人們隨身攜帶、或互相餽贈雅緻的瓷製鼻煙盒。每個人都吸:達爾文吸,詩人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描寫鼻煙所帶來的「愉悅的提升」,而拿破崙每個月要嗅超過七磅的份量。醫生也把它當做萬靈丹,以鼻煙來治療頭痛、失眠、牙痛、咳嗽和感冒,還可預防從肺結核到梅毒等痼疾。

到一八八○年代中,因西班牙發展出香菸,鼻煙的消費便開始走下坡。在法國,婦女尤其喜愛優雅的新式香煙,因為它們比煙斗女性化,也比鼻煙更具風尚。香煙被視為是高尚且具備「歐風」,因此很快的就在倫敦、紐約、波士頓的紳士淑女圈中大受歡迎。

然而,菸草的人氣很快又被古柯鹼迎頭趕過,這是一種從產於安地斯山脈的古柯葉提煉出來的物質。哥倫比亞和祕魯的原住民嚼這種葉子已有好幾世紀的歷史;它既能提神,也是一種支氣管擴張劑,對於在如此高海拔從事勞力工作很有幫助。早期的探險家早已將這種植物帶回歐洲,但是一直要等到十九世紀中期,科學家才知道如何將它合成為較適用的粉末形式。到了一八八○年代,醫學界才認識到古柯鹼在止痛、興奮和壯陽(以及消除鼻組織腫大)的強大力量,佛洛伊德自己也開始使用。一八八四年,他稱古柯鹼為「魔法」藥,他亦是將它做為治療憂鬱症和陽萎處方的早期倡導者。他甚至推薦用古柯鹼來遏止嗎啡癮。佛洛伊德後來因為陪一個想藉古柯鹼戒掉嗎啡癮的朋友度過一晚,才對這個藥物的益處改變想法。古柯鹼帶來一個充滿幻覺的恐怖之夜,在那以後,佛洛伊德態度丕變,對該藥物的使用提出警戒。

在美國:古柯鹼讓事情更美好

和維也納沾不上邊的美國人熱愛古柯鹼。從一八五○年代到一九○○年代早期,美國菁英份子使用的毒品,從吸的古柯鹼到抽的鴉片,不勝枚舉。兩種毒品都可摻在飲料裡面:當然了,可口可樂在一八八六年上市時,古柯鹼便是原料之一,到一九○三年被咖啡因所取代。然而大多數人都比較偏好吸用古柯鹼,而且他們多半不諱言自己的吸食習慣。愛迪生曾讚美古柯鹼「神蹟般」的效果,而二十世紀初法國女伶貝恩哈特(Sarah Bernhardt)也曾對之熱情推崇。事實上,古柯鹼成了默片電影業的重要生活支柱-演員和導演發現,有了它,他們就有足夠的精力來應付製片進度。

隨著使用愈來愈普遍,有關古柯鹼的副作用也開始引起關注。它對腦部的刺激如此強大,上癮的人常常會產生幻覺,而且連續好幾天睡不著覺,也忘了吃東西(或洗澡)。當藥效慢慢消褪時,沮喪的感覺就油然而生,讓用藥者覺得疲憊、不安定、害怕和焦慮-焦慮到上癮的人會不顧一切地只想趕快再吸一劑,美國的慣用語裡,因而蘊生了「毒鬼」(dope fiend)這樣的新名詞。到二十世紀初,美國的古柯鹼消費人口已經增長到約莫三十五萬人(總人口數是七千六百萬),遂促成了食品與藥物管理局於一九○六年成立。

那時,吸食古柯鹼已經成了一種全美國的休閒活動。密西西比河沿岸的碼頭工人用它來提神,這種習慣很快便傳到從路易斯安那到伊利諾的沿河城鎮。南部營建業的管理階層,用古柯鹼當作提升員工生產力的方法。西部的開發商也發現古柯鹼很有用:科羅拉多採礦場的監工發現,這個綽號「白雪」的藥物是激勵員工的良方,甚至在礦場的商店裡都提供販售。白雪也滲透到東北部的紡織工廠,在那裡,它和緩在枯燥工作中麻痺的心靈。

諸如布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這些撙節操守的立法者,都譴責古柯鹼是國家之害。外國的領袖也呼應他的籲求,但是他們都為另一個理由所苦:美國缺乏藥品管制法令,使得這個國家成為走私的大本營。這終於導致一九一四年哈里森稅法(the Harrison Tax Act)的通過。這條法令完全不是要禁止該藥物,其目的只是要向任何從事進口、製造、銷售或調配該藥物的人課徵稅收。其結果,就是古柯鹼的價格突飛猛漲。社會也發出一片撻伐之聲。

哈里森反麻醉品法的立即效應,就是成群的癮君子紛紛湧入醫院和療養院。零星的暴力犯罪也時有所聞,這多半是毒癮者迫切需要取得藥物的結果。總之,這條立法真正嚴重的後果,只會漸次的出現,而且不一定都會得到確實的辨認。那些後果,就是大好前途毀於一旦,快樂的家庭遭到破壞,犯罪永遠追溯不到真正的肇因,還有許多因心理失常而被送進醫院的人,其實原來應有能力過著正常的社會生活。

六年以後,禁酒令宣告實施,諷刺的是,促使原來有酒癮的人轉為使用更易上癮的古柯鹼。古柯鹼最後在一九三○年代被廉價許多的安非他命所取代,然後一直要到一九七○年代,LSD和大麻的風行達到頂點時,才再度浮現檯面。在一九八○年代,古柯鹼的使用簡直到達氾濫的地步,從南美和中美洲進口的毒品在美國的城市廣泛流傳。古柯鹼在不夜城紐約的俱樂部裡捲土重來,其普遍性就如咖啡吧之於今日的西雅圖一樣。

古柯鹼所造成的影響是難以估計的。依其純度,買一次古柯鹼可能得花上數百美元。即使經濟狀況很優渥,毒癮仍會讓人傾家蕩產,也會毀了你的心臟、腦子和鼻子。古柯鹼會刺激細胞裡的受體,使之釋放大量的內皮素,這是一種會促成血管收縮的化學成分。內皮素分泌過量,會使血管收縮得更快更緊,阻礙心臟的血液供應,而造成瞬間心臟病發。不定時的發作也是很常見的。在一九八○年代中期,毒品氾濫高峰時,全美國每年有一千人因古柯鹼死亡。(喜劇明星貝魯西(John Belushi)於一九八三年死於古柯鹼和海洛因使用過量;一九八六年,馬里蘭大學的籃球明星拜亞斯(Len Bias)死於與古柯鹼相關的心臟病。)這些死亡並沒有制止古柯鹼的使用;到一九八八年,偶爾使用古柯鹼的大約有六百萬人,有四百萬癮君子每週至少吸食一次古柯鹼。

吸食古柯鹼是先把古柯鹼倒在一片玻璃上,切碎,分成「數行」,然後用一根小小的勺子或透過捲起的一元紙鈔吸掉。但是吸毒是有代價的。那些粉末有灼傷力,經過一段時間以後,會穿透纖細的黏膜,甚至造成隔膜穿孔。佛利伍麥克合唱團(Fleetwood Mac掇)的主唱史蒂薇.尼克(Stevie Nicks)就受過這樣的痛苦。她的鼻中隔最後破了洞,「大到足以穿透一只金指環。」

到一九九○年代初期,古柯鹼的使用量減少,然而也只不過是由其他的麻醉品取代而已。今天,從海洛因、強力膠,到屬於一種動物鎮靜劑的K他等毒品,在俱樂部和校園裡到處有人吸食,但鼻子其實是個微弱的運送系統。直接注入到血管中的藥物,抵達腦部的速度是最快的;就這種特殊的競賽而言,抽食居於其次。這就是為什麼抽吸快克古柯鹼(用小蘇打或氨將古柯鹼煮成石塊狀)會在一九八○年代末如此氾濫的原因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哈毒」,亦即抽吸像噴漆、丁烷氣、空氣清新劑這些產品,會在青少年之間變得如此廣泛。當你抽吸毒品時,藥物迅速穿透極度稀薄,可容氣體通過的肺組織,然後再經由心臟直通腦部。而嗅吸的藥物必須先穿透鼻子厚厚的黏膜,經過血管抵達心臟,然後再從心臟回到肺部,最後被送到腦子,才會造成幻覺妄想。要亢奮,鼻子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合用的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