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Unlearning:拋棄舊習慣比學習更困難

作 者 作 品

海角天涯,轉身就是家
褚士瑩天涯二書
愛‧犬:褚士瑩寫給人,也獻給狗的掏心話
忘了──走一段無悔的失智照護旅程
《忘了》+《愛‧犬》

旅遊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人類學活在我的眼睛與血管裡:從柬埔寨到中國,從「這裡」到「那裡」,一位人類學者的生命移動紀事
慢宿,在旅館中發現祕境
勇士的國土:環遊美國50州 二部曲(限量親簽版)
曬冰島 UNLOCK ICELAND:住在冰島才知道的70個迷人小事、小店、小旅行
東京未來派1:都市偵探的東京觀察A to M


在天涯的盡頭,歸零(A Story of Unlearning)(VJ1002)

類別: 觀光‧旅遊‧常識>旅遊文學
叢書系列:Across系列
作者:褚士瑩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12月31日
定價:270 元
售價:21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0頁
ISBN:9789571353203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褚士瑩天涯二書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Unlearning:拋棄舊習慣比學習更困難



  Unlearning:拋棄舊習慣比學習更困難

我常常舉一個例子:很多人覺得環遊世界必須是有錢人才能辦到,所以每次我問:一張有效期一年、環遊世界的RTW機票大概多少錢?多數人不是講不出來,要不然就是講出一個天文數字,所以當他們知道只要新臺幣六萬多元就可以買到一張RTW機票時,都吃驚得不得了,也立刻改變了「環遊世界=富豪」的看法。這個資訊,任何想知道的人都可以輕易取得,但是大多數人連詢問的勇氣都沒有,就把自己歸在「不可能」的陣營。

Unlearning,英漢字典上的定義是拋棄。拋棄的不是有形的東西,而是丟棄所學的知識、拋棄舊習慣。

在NGO的領域裡,我不但要常常提醒自己Unlearning,也要幫助跟我一起工作的夥伴Unlearning。

比如說,NGO的專業工作者,每到一個地方,通常會帶著一套過去的經驗或訓練留下來的想法,決定應該做什麼,怎麼做。到了當地以後就開始像騰雲駕霧而來的觀世音菩薩般,一手拿著楊枝,一手拿著水瓶,從天上灑著手上的資源,抱著救苦救難的心情,看到世間如螞蟻般的蒼生得救就開心,看到受苦的蒼生就哀傷。久而久之,還發展出一套道理,在國際研討會上到處去演說。

這樣的作法,在國際NGO中相當普遍。抱著「專款專用」這個正確答案,所以不符合科目的計畫,無論多麼值得做,也絕不考慮;抱著「年度預算」這個正確答案,所以按時間把錢花完才是美德,即使跟現實脫節也無妨,重要的是受益人能跟合作夥伴「對號入座」,於是製造出很多很會寫企劃書要錢,卻不知民間疾苦的Project Manager。但是,如果一個獎學金的計畫,只讓全家唯一在學的孩子能夠豐衣足食,家裡的其他十個老少成員因不符計畫幫助對象,所以通通被拒於慈善的門外,這樣的學生仍然必須中輟去當童工,幫助家計。依常識判斷,誰都知道計畫不合實際,但是從計劃的角度來看,卻只看到一個有獎學金拿,卻還不知珍惜的壞孩子。

如果一個消滅寄生蟲的學童健康計畫,預算都放在學校,就算學校裡每個學生每個月都按時吃藥,但是其他家人因資格不符,沒有同步服藥,所以寄生蟲仍然不斷在家庭中交互感染,結果是花了大錢的計畫卻毫無成果,但是負責人卻可以自豪的說:「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又如果一個教育計畫,為了提升學生的程度,重金採購各種高科技的多媒體教學器材和軟體,成效卻不好,Project Manager只能寫報告,推斷原因:學生上課打瞌睡,注意力不集中;老師不珍惜資源,沒有善用教材,卻不知道學生打瞌睡,是因為每天早上五點就要起床,走兩三個小時的山路去打水後,才能來上學,如果能花兩三百美元在村子裡挖一口井,這些孩子從此就能多睡兩個鐘頭,上課就不會打瞌睡了;按照原本的師資,根本就不需要這些價值好幾萬美元的豪華設備跟教具,更不需要在五星級飯店舉辦更多的教師訓練。

又或是賑災的時候,包括聯合國WFP(World Food Program)在內的國際組織,千里迢迢從美國或德國,專機載送生產成本高昂的米麵,到災區免費分送。結果災區的米販因為沒人買米,成了二次受災戶。其實只要運送成本不到十分之一的金額,就可以在當地購買合乎當地人口味的糧食派送,不但大幅節省賑災成本,減少碳足印,還能讓缺少應變能力的小生意人,跟災民同樣受益,而不致於受害。隨手拈來的幾個例子,不是NGO計畫中的特例,難怪許多原本立意良善的計畫,卻只能帶來令人惋惜的結果,歸咎原因,往往是因為負責的人相信自己學習所得的知識,卻忘了只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請告訴我,現在最需要我做什麼?」

往往最好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Unlearning拋棄所學的過程,看似簡單,理所當然,但是在NGO的現場,能這麼做的人卻少之又少,所以我決定成為什麼都不懂的外地人,提醒自己:我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我想做什麼,更不是告訴別人我懂些什麼,而是把自己當作空白的畫布,鼓勵當地人拿起筆在上面作畫,專心傾聽本地人的聲音,然後將這些聲音,想辦法變成他們最需要的資源,給得不能比需要的多,也不能比需要的少,但樣樣必須都是當地人想要卻無法自行得到的,這樣就足夠了。

我相信每個有心的人都可以把我在NGO的工作,做得比我更好。我不需要、也不可能是最專業、最厲害的NGO工作者,也沒有辦法串連很多的經費跟資源,但我有一雙願意傾聽的耳朵,我願意放棄我所學所知,所以才可以「剛剛好」給了別人最需要的東西,或創造一個友善互信的平臺,在NGO的世界,我可以當一個讓人歡喜、信任的普通人,而不是個天上飄來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這都要感謝Unlearning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