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譯 者 作 品

慢想力
日本家庭料理80年:和食餐桌的演變史
血色的旅途:權力、財富、血腥與兵工業,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
小處著手:追求完美的設計
沃爾瑪有錯嗎?:每日低價的高代價
發現你的經濟天才:如何善用誘因來敲定工作、談戀愛,心想事成
女兒的靈界朋友
美麗有價
情欲徒刑: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兩性關係

【類別最新出版】
在家不要談政治:擁抱不同立場,修補彼此的關係黑洞
25個春天之後再說你愛我:有一種愛情叫做徐展元與谷懷萱
為何戀情總是不順利?從陌生走向親密關係的14道戀礙謎題
戀愛力:解構關係的攻心攻略,從缺人愛你到自由擇愛的Level UP!
愛對了,每天都是情人節--以「16型愛情氣質」探尋屬於你的美好伴侶


把X放回Sex裡(CF0131)
Mating in Captivity: Reconciling the Erotic + the Domestic

類別: 家庭‧親子‧兩性>兩性關係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作者:埃絲特.沛瑞爾
       Esther Perel
譯者:陳正芬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4月2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789571346557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第1章 從冒險生活到囚籠生活
──追尋安全感為何削弱情慾的生命力?

最原初的火就是性慾(sexuality),它燃起了情慾(eroticism)的紅色火焰,而情慾繼之又燃起另一個搖曳不定的藍色火焰:愛情(love)的火焰。情慾與愛情:生命的雙重火焰。 —歐塔維歐.帕茲,《雙重火焰》(Octavio Paz, The Double Flame)

紐約市的派對,活像人類學的田野調查,你永遠不曉得今晚會遇見誰或發現什麼新鮮事。最近我參加了一場自命時尚的聚會湊熱鬧,一如這個由高成就者組成的城市會發生的事一樣,人們在還沒問我姓啥名啥前,先問我從事哪一行。我回答:「我是治療師,目前在寫書。」站在我身旁的年輕帥哥也在寫書。「你寫怎樣的書?」我問他。「物理學的書。」他回答。於是我禮貌性地又擠了個問題:「哪一種物理學?」我記不得他答什麼,因為當某人問我:「那妳呢?妳的書又是寫什麼的?」這時我和物理帥哥的對話便嘎然而止。「伴侶和情慾。」我回答。

我的「人氣」,不曾像我在撰寫有關性的書籍時這麼高,包括在派對或在計程車上,在美甲沙龍或在機場裡,又無論是跟青少年在一起或是跟老公在一起。我發現,有些話題會把人嚇跑,有些則彷彿吸鐵般讓大家都找我聊天。當然,那不表示他們對我說的都是實話。若是說有哪個話題總是讓人言不由衷,「性」這個話題,肯定非它莫屬。

「伴侶和情慾的什麼?」有人問。

「我正在寫有關性慾本質的書。」我回答。「我想知道,維持長期關係的伴侶,他們之間的性慾有沒有可能不會隨時間減少而歷久不衰。」

「性不見得需要愛,但愛一個人卻不能沒有性。」一位站在外圍,還沒決定要加入哪邊對話的男士說。

「妳主要針對已婚夫妻嗎?而且是異性戀夫妻嗎?」又一位男士問。這個問題被我解讀成:這本書對我也適用嗎?我趕忙解除他的疑慮:「我探討形形色色的夫妻,包括異性戀、同性戀、年輕或年長、互許終身或是還沒認定對方的伴侶。」

我說,我想知道兩人世界究竟能否永遠存在著生命力和興奮感,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要用什麼方式才能達成。「互許終身」是否先天就存在一種扼殺慾望的結果?有沒有辦法能夠保有兩人世界的安全感,但卻不需要屈就於一夫一妻制的限制?換言之,我不禁要懷疑,究竟有沒有可能達到帕茲的詩裡所提到「愛與情慾的雙重火焰」的意象。

類似的對話我經歷過許多次,我在這場派對裡聽到的評論,可說是了無新意。

「辦不到的啦。」

「這就是一夫一妻制的癥結所在,你不覺得嗎?」

「所以我才不願意定下來。這跟恐懼無關,我就是痛恨枯燥乏味的性。」

「戰勝時間的情慾?來個一夜情如何?」

「關係會演進,激情會變質。」

「有了小孩以後,我對激情就不抱任何希望了。」

「有些男人是用來睡的,有些則是用來結婚的。」

公開討論經常出現一種現象,就是最複雜的爭議往往一下子就會造成兩極對立,一點點的細微差異便會遭到誇大。於是在浪漫派和務實派人士間,畫了一道楚河漢界。浪漫派拒絕沒有激情的人生,信誓旦旦絕不放棄真愛,他們長年尋尋覓覓,想找到讓自己永遠性致盎然的對象。每次只要情慾消退,他們就做出「愛情不再」的結論,因為如果性慾下降,愛情肯定也活不久。他們哀怨興奮感的失去,恐懼就此被套牢。

對立陣營則是一群務實人士。他們說,恆久的愛情比熾熱的性愛重要,激情會使人做出蠢事。激情是危險的,有破壞性,建立在激情下的婚姻不堪一擊。套句瑪姬.辛普森(Marge Simpson,譯註:《辛普森家庭》的卡通人物)的不朽名言:「激情是給青少年跟外國人的。」對務實派來說,成熟勝過一切,最初的興奮變成深度的愛意、互敬、共同體驗和相互作伴。情慾消退在所難免,你應該勇敢度過,而且變得更加成熟。

對話進入尾聲,兩個陣營都以夾雜憐憫、疼惜、嫉妒、惱火和毫無保留的輕蔑瞪視對方。然而,儘管他們把自己定位在各自陣營的兩端,卻都同意「激情會隨著時間冷卻」的基本前提。

「有些人奮力抵抗愛情由濃轉淡,有些人則黯然接受,但你們似乎都相信情慾會褪色,至於濃情轉淡究竟有多重要,你們就沒有共識了。」我做出評語,浪漫派重視感情的濃烈度更勝安穩,務實派則是安全感勝過激情。但是,兩種人經常落得失望的下場,因為幾乎沒有人能高高興興地活在其中一個極端。

跟往常一樣,我被問到我的書能否提供解決之道?人們到底可以做何種努力以維持激情?這個問題背後隱藏的是渴望生命衝動(lan vital)的秘密,顯示擁有旺盛生命力的情慾能量突然飆高,無論人們運用任何有關安全和保障的理由說服自己安定下來,仍希望激情能夠永遠存在生命中。因此,我愈來愈能理解並體會人們從思索激情無可避免地消失,轉而開始盼望激情回復的那個當下。此刻,真正重要的問題出現:處在同一段關係的愛與情慾,能不能避免隨著時間消逝?要怎麼辦到?究竟是哪種關係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錨與潮

你說我是理想主義者,但我確信愛與情慾並非互相排斥,只是兩者不一定同時發生。事實上,安全保障與激情分別都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只是來自不同的動機,往往把人拉向不同方向。思慮極度縝密的心理分析師史蒂芬.米契兒(Stephen Mitchell),為思索這難解的謎,他在其著作《愛能否永恆?》(Can Love Last?)中提出基本架構,依據他的解釋,每個人都需要永恆、可靠、穩定和持續等安全保障,這些覓食、築巢的本能,是以人類的經驗為基礎。但同時我們也需要新奇的事物和改變,需要繁衍後代的力量,使生命豐盈、充滿活力。於是,風險和冒險成了不可忽視的存在,我們跟著矛盾走,一面尋求安全和可預測性,但對五花八門的事物卻又樂在其中。

有沒有見過,孩子到處探索,繞了一圈後又跑回來確保爸媽還沒走開?為了走進世界發掘新事物,小山米需要安全感,而一旦探索的需求獲得滿足,他會想回到安全基地,重新接觸那裡的人事物。長大成人後,相同的故事重新上演,但這次換成情愛遊戲。大膽冒險的時期會和尋求根基與保護的期間交替,他或許會在兩者間游移,但通常會在某個偏好上定下來。

人類如此,所有生物也是如此,凡是有機體,都需要交替出現成長期和平衡期,任何暴露在無止盡新奇事物和改變的人或制度,都要冒著落入混沌的風險,但太過死板或靜態的人或制度,又會導致生長停滯乃至死去。變化與穩定間無休止的游移,就像是船錨與浪潮一般。

成年人的關係,恰好反映這種動態變化。我們想在伴侶身上找到穩定、可靠的錨,又期待愛情帶來超越正常限度的感受,帶我們飛越日常生活之外。如何將安全與可測性的需要,與追求刺激、神秘和敬畏感的願望調和,將是現代夫妻的挑戰。

對少數幸運的人來說,以上幾乎不成問題。這些伴侶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清洗車庫」融入「替對方擦背」當中。對他們而言,終身相許與興奮、責任和玩耍並不衝突,他們可以一面買間房子,同時在裡頭撒野,可以為人父母但仍然相愛。簡單地說,他們能把稀鬆平常的事,跟異乎尋常的事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塊。但是對其他人來說,在允諾終身的關係中尋找刺激,簡直就是苛求。不幸的是,太多的愛情故事發展到最後,卻是為了安定而犧牲激情。

那麼,我到底要什麼?

阿黛兒走進我的辦公室,一手捏著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另一手拿著剛剛在飛機上做的文件。三十八歲的她,是某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律師,嫁給艾倫七年,兩人都是第二春,並生下女兒愛蜜莉雅,今年五歲。阿黛兒穿著簡約高雅,但是頭髮看來倒是該修剪了。

「我就開門見山吧!」她說。「百分之八十的時間,我對他還算滿意,真的。」這個條理分明的女強人,還真是一分鐘都不浪費。「有些事他絕口不提,他這人不會侃侃而談,但他真的是個好人,我覺得自己好幸運。我們都很健康,錢也夠用,房子從沒出過問題,下班途中也不必躲子彈,我知道外頭治安可壞的咧。那,我到底還在要求什麼?」

「我看我的朋友馬克,他離第三次婚了,原因是:『她無法給我啟發。』於是我問艾倫:『我能給你啟發嗎?』猜他怎麼說?『妳啟發我每個禮拜天要下廚煮雞。』他的紅酒燉雞好吃到不行,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知道我愛吃,想討我歡心。」

「所以啦,我試著搞清楚我到底遺漏了什麼。妳知道的,結婚第一年那種飄飄欲仙、興奮刺激的感覺,好像胃裡打了個結似的。是肉體激情嗎?我甚至不曉得還能不能再度感受到這種感覺。當我跟艾倫提起時,他擺了個撲克臉。『哦,妳又想談布萊德和珍啦?』就連布萊德.彼特跟珍妮佛.安妮斯頓都會厭倦彼此,不是嗎?我讀過生物學,知道男女接合是怎麼回事,過度使用會如何導致反應遲鈍,這些我都懂。對啦,興奮感會消退。但是,即使我產生不了蝴蝶飛舞般的感覺,我也想有某種感覺。」

「我那務實的一面,知道一開始的興奮,是來自於不清楚對方感受的不安全感,交往時聽見電話鈴響之所以興奮,是因為不曉得是不是對方打來的。而現在他到外地時,我會叫他別打電話,以免把我吵醒。比較聰明的我會說:『我不需要覺得沒有安全感,我已經結婚生子,所以我不用每次他到外地時,都得擔心他喜歡我嗎?他不喜歡我嗎?他會不會偷腥?』妳知道雜誌上〈如何分辨他是真的愛你〉的心理測驗,我不需要擔那種心,目前我對我老公沒這層顧慮。但是,我想重新抓住些許當年的興奮。」

「上了一整天班,總算可以回家照顧愛蜜莉雅、煮晚餐、洗碗,確認事情都做完了,而我卻壓根兒沒想到『性』。我甚至不想跟任何人談話,有時艾倫在看電視,我走進臥室閱讀,光這樣就讓我很開心,所以,我到底想表達什麼?因為我說得不只是性,我想以女人的身分被認識。既不是母親,也不是妻子,更不是伴侶。我也想認識身為男人的他。可能是一個凝視、一個撫摸或是一句話。我想在沒有任何包袱的情況下被注視。」

「艾倫說,這是雙方面的。他說對了,這不是我隨便套一件衣服情況就會改變,何況現在的我早已厭倦『讓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這一套。我們剛交往時,我送他一只公事包當作生日禮物,那是他在某家店的櫥窗看到而且很喜歡的包包,裡頭還擺了兩張到巴黎的機票。今年的生日我給了他一片DVD,還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吃他媽媽做的肉捲為他慶生,我對肉捲沒意見,但情況就是演變成這樣。我不知道我為什麼不多花點心思,我變得漠不關心。」

阿黛兒劈里啪啦說了一堆,清楚地表達了堅定愛情中的安適,以及這份安適如何讓兩者之間的張力和情慾日漸沉默。熟悉確實令人放心,它帶來的安全感,是阿黛兒從沒想過放棄的。在此同時,她也想重新抓住她和艾倫在一開始曾擁有過的活力與興奮,她既想安適,又想來點重口味,而且她希望是跟他一起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