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傾聽也是愛
讓她們知道語言的力量

親子教育

【類別最新出版】
你的孩子不奇怪:改變,從理解孩子的奇怪開始
誰都想要教出聰明的孩子──培養能夠隨機應變的學習能力
阿包醫生陪你養寶包:養育孩子不輕鬆,暖爸兒醫幫父母解決育兒難題(隨書贈《育兒常見難題手冊》)
愛的排行榜──孩子表情達意的練習
讀出太陽的心情──孩子生活美感的練習


聽孩子說,勝過對孩子說(VFM0015)

類別: 家庭‧親子‧兩性>親子教育
叢書系列:LOVE
作者:王雙雙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8月26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傾聽也是愛讓她們知道語言的力量



  傾聽也是愛

在臺灣生活得久了,漸漸也有自己熟識的三兩好友,但這延伸出來的友情,卻皆因女孩們。我分別跟我兩個女孩的同學媽媽成為了無所不談的朋友,我們偶爾會通電話,節日的時候彼此問候,亦會相約在假日時去河濱公園野餐。
有一回,我跟美珍的媽媽相約一起去公園運動,不可避免的,我們的話題最終又落回到孩子的教育問題,她跟我抱怨:「你知道嗎,美珍每天放學回來都是跟我不斷重複講學校發生的一切。」
我向來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跟女孩們相處,所以眼神裡帶著讚許地點頭說道:「哇,那很棒耶!這是促進感情非常好的方式。」
「可是我覺得她好吵,每天回來話怎麼那麼多……」美珍媽媽轉而看向我:「我好羨慕你跟你女兒,你們的感情看起來非常好,你到底都用了什麼方法?」
我跟女孩們的相處,沒有捷徑,所有的感情皆是我們一點一滴從無至有的慢慢經營,而我給予女孩們的,除了陪伴,最多的就是傾聽。
「啊,可是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美國時間……」美珍媽媽停了停又說:「是不是聽她說,就會慢慢有改善了?」
「傾聽,不止是聽,還有很多的竅門。」說完這句話的我,也跟美珍媽媽分享了我跟女孩們之間的一些小故事,就算是跟女孩們相處有道的我,在傾聽這件事情,也不是每次都做到盡善盡美。

女孩每每回到家,都樂此不疲地跟我不斷分享所有的事情,有一次,比姐姐早回來的小女兒回家又跟我講了最近重複發生的事情:「媽媽,我跟你講喔,今天我在溜滑梯的時候,小新又推了我一次!我真的覺得我很不幸運,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第三次了!」
「下次你要小心一點,不然跌倒會很痛的。」
我承認我應付得非常草率,但至少我回應了她的問題,是不是?
小女兒無奈地聳聳肩:「媽媽,小新前幾天推我的時候,你也是這樣說的,我這次真的很小心了。」
「會不會是他覺得你在跟他玩,所以才會特別推你呢?」
小女兒突然很嚴肅地看向我,她搖著頭糾正我的說法:「老師說過,玩溜滑梯的時候不可以跑,可是他每次都會跑得特別快,而且我已經跟他說『不可以!』他根本就沒有聽進去。」
「既然你看到他跑得很快,就要小心避開他,這樣才不會被他撞到,是不是?」
女孩陷入沉思,我自以為聰明地幫她再度擺平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晚餐時間,就讀小學的大女兒此時也回來了,姐妹倆除了餐前洗手之外,還會幫忙擺好碗筷,趁著這點空檔,小女兒將跟我講的事情原封不動地再次轉述給了姐姐,我不動聲色地佯裝忙碌,其實也暗自觀察,看看大女兒會有怎樣的反應。
聽完妹妹講述的姐姐表情很吃驚,她拉過妹妹的手詢問:「他又推你喔,你這個小可憐,你摔倒了嗎?有沒有受傷啊?」
我原本若無其事的心態被女孩對妹妹的這番安慰給打動了,小女兒在放學後跟我訴說的這一段,她要的並不是身為家長的我的管教,亦不是要我們給予建議,她們除了單純的需要跟我們分享,如果真的有所求,也只是希望我們給予同理心的關注,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在女孩跟我傾訴的當下,卻忽略了。

那天晚上,姐妹倆相談甚歡,不太喜歡畫畫的妹妹居然主動拜託姐姐做她的小老師,願意跟她一起完成一幅畫作,姐姐教得具有耐心,而妹妹也頗有定力地將一幅畫作完成,而在這一晚,姐妹之間的情感昇華,不僅是因為那一幅畫作而產生彼此尊重與互助,更多的是,妹妹更加仰賴及信任姐姐,她熱愛的姐姐,在無時不刻陪同她去面對生活裡的任何關卡。
而我對自己未能及時的傾聽所存在的失意與內疚,在姐妹情深之前變得蕩然無存了,因為大女兒將我尚未滿分的同理心補充得恰到好處,且女孩給予妹妹的同舟共濟的相助,是我一直以為想要培養的,但我知道,那種共同進退的情感培養不來,這種情感天生俱來,卻又與日常生活的灌輸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正因為如此矛盾,所以才更顯得難得珍貴。

此後,我與女孩們所建立的傾聽,除了藉以耳朵去聽,更要聽懂女孩們所想要表達的情緒,除了聽,更要去懂。聽懂,擁有同理心站在她們的角度,可以快速地抓准她們想要跟你透露的「關鍵字」,是非常重要的。

有一次,我去學校接大女兒放學,一路上她都悶悶不樂,我問她:「你看起來特別累,還好嗎?」
她撅著嘴搖搖頭,但是不願意直面我的問題,回到家的女孩坐在沙發裡,還是不願意說話,我雖未勉強她,卻告訴她:「媽媽隨時都在,只要你想要找人聊聊,你隨時都可以找我。」
直到睡覺前一刻,在我讀完睡前故事時,女孩才吞吞吐吐地跟我講述了今天發生過的事情——女孩在上自習課的時候,趁著老師不在,跟著全班同學擅自離開教室,一群同學結伴到每個教室去「探看」他們的上課實況,這群同學無一倖免地被當班老師罰「蹲馬步」。
「寶貝,媽媽很開心你主動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媽媽現在只選擇『聽』,但是我不會在這件事情上去表達任何的意見,你明天想好了,再把你的想法也以同樣的方式,告訴給我,好不好?」
女孩點了點頭。
隔天,女孩告訴我,她給老師寫了道歉信,稱自己應該要尊重老師,更應該尊重其他班級的老師和同學們,她覺得自己的行為錯了。

我把這些事情告訴美珍媽媽的時候,她很驚訝地看著我:「你明明有更好的方式可以糾正她。」
「可是她跟我分享事情的經過,並不是讓我說服她的,身處當下的我,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聽她怎麼說』以及『聽她後續怎麼做。』」

有多少家長,是以「藉著溝通之名,實則行說服之實」的呢?在跟女孩們的相處之中,我日漸行走得宜,是因為我知道,「傾聽」的最終目的,不是說教,更加不是批評。
陪伴女孩們成長,我們總想給她們滿滿的愛,我們期予這些愛足以讓她們去應對生活中的每一份挫折,而陪伴中必不可缺的一劑,非傾聽莫屬,透過傾聽,我們足以看到孩子另一個內心世界,而透過傾聽,我們才能毫無障礙地行走於孩子們內心的花園,看見孩子們內心的缺失,亦或是見證她們因你給予的愛,而讓內心變得豐盈飽滿。

我是她們的秘密樹洞

女孩們的記憶力驚人,幾天前的事情我可能已經忘記,但她們卻仍舊記得幾個月前的事情,順著記憶之繩可以清楚地找著線索理出情節,姐妹倆還會互相補充彼此的記憶,我們常玩的遊戲之一叫作「翻記憶」,就是講起過去的一件事情,彼此分享再補充,往事浮於心頭,我們感歎時光流逝,卻也見證彼此的成長,這是非常美妙的親子時光,讓我跟女孩們之間多了很多的樂趣。
有一次,我陪姐妹倆玩遊戲,我們列舉生命中對自己影響最深的人,是什麼事情讓你感動或難過?
我跟女孩們分享兒時母親對我的關愛照顧,以及語文老師對我的讚美讓我從此與文字結緣的感動事件,小女兒說出曾受到同學的幫助讓她感覺很貼心,從此她也願意伸手幫助別人,大女兒此時抬頭問我:「是不是難過的事情也可以說?」
「當然,我很願意聽。」
「可是……我又不知道要怎麼講。」

從女孩們出生至今,我跟女孩們之間無所不談,此時的她們心底裝有秘密?到底是什麼困惑讓她不知道怎麼講?她的擔憂與顧慮是什麼?
微博有個ID名叫「說給樹洞聽」,很多陌生人皆將自己的秘密交託給那個樹洞,人人皆有傾聽的能力,但在傾聽的同時還要替她保密,讓交託自己秘密的人心裡有份安全感,想到此,我小聲對女孩說:「姐姐,你就把媽媽當作是一個秘密樹洞,你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訴我,我呢?負責幫你保管這些秘密,絕對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好不好?」
「真的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我點點頭:「等你想說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找媽媽,媽媽非常樂意聽你說你的小秘密,不管多晚,我都會等你喔。」
「好。」
女孩答應我之後,我並沒有著急地將她拉進房間限時她必須跟我分享秘密,也沒有盡快地結束我們正在進行的遊戲,我希望她有足夠的時間去整理心底令她感到難過的事情。

週末的午後,妹妹在睡午覺,姐姐突然站在我面前,小心地問:「媽媽請問你現在在忙嗎?」
「一點也不忙,有什麼事情你說。」我放下手邊的工作,帶著女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從現在起,媽媽的時間都是你的。」
「真的不會讓其他人知道嗎?」
「媽媽每一次都遵守跟你的約定,對不對?」
女孩的眼神裡添了篤定的信任,她將藏在心裡的難過事坦白告訴了我。

因為是秘密,請容許我曾與女孩的約定,不能將該事件透露,但當我在記錄她們成長的此時此刻,我的淚水依舊不自覺地湧出。
女孩的敘述確有其事,長輩在某些事情的表達方式也欠缺理性,做出女孩所敘述的行為有非常大的可能,長輩一時的「無心之過」成了女孩恐懼的惡魘,女孩形容那件事情——「我覺得自己被『他』放棄了,他完全不想看到我。」回想女孩曾飽受的心靈壓抑,而我卻未能在第一時間為她解惑。
我抱住女孩:「對不起,媽媽不知道這件事情。」
「我不敢告訴你,是因為不希望『他』為難你,我不想看到你被『他』責怪,我不想看到媽媽為我的事情難過。」
女孩個性敏感,情感豐沛,在事件的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始終與她並肩的媽媽——我。我雖覺察長輩的教育方式有缺角,但從未想過去將那個缺角補齊,這是我的錯。
因為答應女孩,這件事情是我們專屬的秘密,我不能夠重提該事件,避免女孩與我信任之線的打結,更避免讓原本單一的事件惡化;但是從那天起,我開始留意女孩與長輩之間的互動和溝通,在我有充分的理由和事件時,我找機會心平氣向長輩說出自己的心情以及我的教育觀念,以一種和平的方式將該事件解決。

我跟女孩再次聊天,依舊坐在沙發上,我們坐得很近,我說:「寶貝,媽媽感謝你在事情發生之後想到的是媽媽,為了不讓我那麼難過,你把那件事情藏在心裡那麼久!但是你不用擔心了,媽媽已經處理好那件事情,之後『他』不會再為難你。」
女孩後忐忑地問我:「媽媽,你有說出那件事情是我說的嗎?」
「沒有,媽媽每一次都遵守跟你的約定,對不對?」
「對!」
「姐姐,媽媽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約定,好不好?」
看著女孩點頭,我繼續說:「「媽媽知道,姐姐的記性一直都非常好,所以很多事情都會一直記得,你就像生活字典,媽媽想不起的事情隨時可以問你,因為你總能幫我理清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如果這件事情讓你傷心難過,我覺得我們應該把那件事情丟掉。」
「丟掉?」
「人生有很多事情,是不應該被一直記得的。」
 「不應該嗎?」
 「讓你覺得難過,傷心的事情,我們應該把它丟掉,不然快樂和開心的事情怎麼裝得進來?」
「怎麼辦,我每件事情都記得好清楚,不知道哪些事情該丟掉,哪些事情該留下來!」
「媽媽願意做你的『秘密樹洞』,我們一起分享所有的事情。」
「媽媽知道哪些事情是快樂的?哪些是難過的事情嗎?」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我們就能看到這些問題到底有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事情我們記下來,但那些會讓你難過,讓你哭,讓你覺得失望的事情,我們找到原因後,就把它丟掉好不好?」
「丟去哪裡呢?」
「丟在樹洞的垃圾桶裡,媽媽會定期把那些垃圾清理掉,好不好?」
「好!我分不清的事情,全都交給媽媽,媽媽是我的『秘密樹洞』!」

後來「秘密樹洞」的事情被妹妹知道了,她也急著說:「我也要,我也要所有的事情都講給媽媽聽,讓媽媽幫我把快樂和難過的事情分類,我也要把不快樂的事情丟進垃圾桶。」

某一天,我問女孩幾天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聳聳肩說自己已經忘記,我相信現在的女孩,自己已經全然可以判斷心裡該盛放的是難過之事,還是填滿快樂回憶,因為我這個「秘密樹洞」,每一天都在裝著新的快樂故事,她們每一天都會貼在我的耳朵,聲音輕柔卻帶著熱哄哄的暖意,她們的手輕輕地掩在我的耳邊:「媽媽,我跟你說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