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醫療保健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內文摘錄

醫療保健

【類別最新出版】
醫魂:醫療現場的21則啟發(十周年紀念版)
生命的臉:從心臟到大腦,耶魯教授的臨床醫學課(二十二周年增譯新版)
靜心·淨心—52周的修煉,一年後與完美的自己相遇
美女保健室:胡心瀕的全方位中醫調理
美女保健室:胡心瀕的全方位中醫調理:+【肯園 柳 按摩油】


拼圖者的生命觀察:一位工作20年的法醫心得。新聞跑馬燈後的真實故事,解剖刀下的生命啟發(VIS0082)

類別: 醫療保健
叢書系列:玩藝
作者:楊敏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5月24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56頁
ISBN:978957137804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歐吉桑教會我的事

那個身影,有些駝背的靠坐在法醫室門口的椅子,層層疊疊的資料就擱在手邊,遠看像是做足準備的律師,氣勢如虹的要和你來場生死辯。

已經過一個多月了吧?

確切的日期早已被厚厚的公事覆蓋,但被歐吉桑緊抓,激動盤問的畫面揮之不去。

歐吉桑的兒子陳同學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品學兼優,退伍前就應徵上著名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待遇優渥,前途一片看好,大學老師驕傲地為他在台北舉辦一場慶祝會,慶祝退伍也慶祝似錦前程。

聚餐結束時夜已深,陳同學開心的與大夥告別後驅車回新竹;凌晨三點鐘,擔心夜歸會吵醒酣睡中的父母,因此轉了個大彎,準備繞去南寮海邊待著,計畫天亮後回家,再與剛起床的父母道早安。

然而,一個轉彎,意外緊接發生,陳同學在產業道路上與對向來車對撞,對方是為了生活必須趕早市的菜販,兩個鄰居同車,行駛在如常的生活作息上。

這場車禍,為三個平凡家庭迎來悲痛的無常。

趕到地檢署時,三方家屬哭喊,指責對方不是,愁雲慘霧罩頂。在還沒有酒駕罰則的年代,車禍對錯的衡量較為相對,在車流量大的產業道路,酒駕那方刑責就會重一點。為了公平起見,我要求三方都抽血檢驗,明顯的,陳同學酒駕,兩位菜販沒有酒精反應,且幸運的,一位菜販存活下來。

正當我因為其中一位菜販的消息稍微鬆一口氣時,突然,有人使勁地抓住我─是陳同學的父親。歐吉桑力道大得像要把我靈魂搖晃出來,嚴刑拷打的審問。

「打死我都不信,我兒子這麼優秀怎麼可能喝酒開車?他從來不喝酒啊!」歐吉桑歇斯底里喊著。

但科學證據是一記熱辣的耳光,陳同學身上就是驗出一點酒精反應,檢察官詢問過昨晚聚餐的同學老師們,他們止不住眼淚,自責地承認,確實因為氣氛熱烈而勸了幾杯酒。

「楊法醫,一定搞錯了吧?我兒子很乖的,怎麼可能酒駕?」歐吉桑的情緒由激動轉為疲軟。我明白那不是問句,而是化為文字的哭嚎。我只能沉默地站在一旁,讓歐吉桑的第二次審問慢慢消失在空氣中。

處理完陳同學後事後,歐吉桑開始每天到地檢署報到,風雨無阻地坐在法醫室外的椅子上,顯然是針對我而來。

第一天看見這個情況,不免心跳加速,提高警戒,沿著牆壁慢慢接近:「阿伯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禮貌性的問候,也不忘衡量能夠逃跑的距離,以備不時之需。

「楊法醫你好你好,辛苦你了。」歐吉桑臉上堆滿笑容,客氣地和我握手說:「沒事,我就來這邊看看,不打擾,你忙。」

連續幾天早上,歐吉桑都是笑笑地打過招呼,就靜靜地坐在門口。

雖然我毫髮無傷,卻無法停止模擬遭到歐吉桑攻擊的各種情況……他是不是會拿硫酸潑我?還是會拿短刀刺殺我?每天戒慎恐懼,甚至有幾天和母親借了護腰,偷偷綁在腰上,想著:若被刺殺,應該還能起保護作用吧?

我猜不透歐吉桑的下一步,歐吉桑又安靜得像宇宙,只是穩穩盤踞在地檢署的一角,我們就這樣諜對諜的過了幾個星期。

大約一個月後,一天早上,歐吉桑拿了一些資料敲敲辦公室的門:
「楊法醫,不好意思能不能請教一下?」
也許是因為連日來相安無事,原先的戒心消失,已把歐吉桑的存在當成辦公生活的一部分。
「沒問題,請進請進。」

「是這樣的,我看這份資料,它有提到大體有可能在幾個小時內,因為一些原因而釋放出一點類似酒精的成分,所以我在想,我兒子那個一點點的酒精成分是不是這樣來的?」歐吉桑清了嗓子慢慢地說。

原來,歐吉桑每天都坐在門口讀資料,等待論點充分時再找我討論。

有點心疼,這個與我父親年紀相當的老人家,深陷在兒子的死亡無法自拔,想在百分之九十九已確認的事實中,找到百分之一的翻盤機會,證明他的兒子純潔如初,滴酒不沾。

也許不捨驅使我與歐吉桑親近,時而請他寬心,也與他討論大體的各種可能性,但我心裡清楚,陳同學體內的酒精不是任何大體產生的變化,就是生前的那幾杯酒。

幾次討論後,歐吉桑像是吃了顆定心丸,對自己翻盤的勝算萌生信心,再也沒到地檢署報到。

車禍的訴訟很漫長,偶爾到法院開庭時,會遇見歐吉桑正要出庭,我們短暫寒暄後各自忙碌。一次又在法院偶遇,歐吉桑興高彩烈地跑來:

「楊法醫,我跟你說我又找到新的證據了!我去請教清大的教授,他說大體的變化有可能會有產生某種成分……」

雖然歐吉桑精神抖擻地講述一切新發現,但我明顯感覺到歐吉桑的衰老,他銀色的髮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臉上即便是笑著的,眉心間的皺摺也沒有鬆開的跡象……

「白頭髮怎麼變那麼多?」我問。歐吉桑報以沉靜的微笑:「沒關係,老了就是會有白頭髮。」歐吉桑低著頭沉默一會,像是在搜尋適當的字眼,接續我像家人般的關懷。

「楊法醫,我不是為了錢,是希望給我兒子還個公道,我相信我兒子開車很小心,一定是他撞我們的。」歐吉桑吸了一口氣,聲音中帶著無力。

頓時,我腦海閃過職涯中所有的檢驗細節,我擅長與死亡對話,找到證據,釐清死者生前最後的遭遇;但若有緣分,該怎麼協助活在死亡陰影下的家屬?雖然輔導家屬並非法醫的職責,只是,自從歐吉桑抱著層疊資料闖進我的辦公日常,他早就在我生命留下深深印記了。

快速掃描歐吉桑的身影,歐吉桑的眼神透著堅決,卻看不見生的氣息。如果頭頂覆蓋的一片銀白是證據,也只是歐吉桑心靈死去的軌跡。我努力抑制想掉淚的衝動,歐吉桑卻簡單揮揮手,走進法庭。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兩年後的一天,我一如往常忙碌於鑑定文件埋首公文。地檢署的學弟突然進我辦公室,如鯁在喉。

「發生什麼事?」我小心試探。
「學長請過來一下。」學弟面色凝重地走出辦公室,我忐忑不安地跟了過去。
「學長,你記得以前常常來找你的歐吉桑嗎?」
我下意識地往角落的椅子一看,「記得,怎麼回事?」
「我今天驗到他。他心肌梗塞,猝死在家,研判可能是積勞成疾。」

據家屬所說,歐吉桑生前的每一天都在懊悔,懊悔自己找不到有力證據為兒子平反,短短兩年間,黑髮已全變白髮……我靜靜地聽著學弟轉述,巨大的悲傷從心底湧出,恍惚中,我好像看見歐吉桑抱著成疊的資料對我揮手,陽光灑在銀白的髮絲,發出雪亮光芒,歐吉桑沉靜地笑著。

與生命的自我對話

日後,因為教授生命教育的緣故,我時常舉歐吉桑的例子,希望學生們能同感於這份珍貴的生命啟示。學生在上完我的課時,都會給我不錯的教學回饋,例如:「老師,如果我爸爸像你一樣該有多好」「謝謝老師總是能有溝通的空間」,收到這些回饋時,我反而會嚴肅地跟學生講:「你們這些小孩,從現在開始要學會對家人好,你們這些人每個禮拜來聽我嘮叨,還這麼感激我,可是我講的話和你們的父母沒有兩樣。」

年少時總會嫌父母管太多很煩,可是一旦出事,無條件為自己奔波的就只有父母。每當接觸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案子,有的為孩子心碎到遍體麟傷,有的為孩子散盡家財……這些父母都會讓我想起歐吉桑。

也不曉得學生們能夠聽進多少耳提面命,但我從歐吉桑的經歷中學會愛惜父母的關懷──因為父母的愛,真的是這世上最珍貴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