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美容養生

【類別最新出版】
agnes b. SPECIAL BOOK:附隨身小包&金屬別針(每冊隨機附贈兩款)
一輩子不復胖的1:1間歇式減重法:利用體重設定值,打造最健康的瘦身計畫
有機不老:優雅、無病、享天年的天然保養妙方
皮膚美容聰明選:治療前,請先聽聽25位皮膚科專家建議
實搭8色X經典9款:提升品味度、打造俐落感的半熟女子時尚術


蔬食真味(VKT0026)

類別: 醫療‧保健‧美容>美容養生
叢書系列:愛生活
作者:李韜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15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64頁
ISBN:978957137211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桃花膠--且帶三分喜氣〉

說到桃花,人們常說它「豔而不莊」,是比較輕浮的花,不如梅花、荷花端莊。然而,中國人又格外看重桃木。一種植物,花、枝評價並不相同,這也是很少見的。其實,桃樹還產另一種東西,就是桃膠。

桃膠是桃樹自然分泌的樹脂,但是並沒有被叫作「桃脂」,大概這個得名來源於漢朝陶弘景的《本草經集注》,其中提到桃樹,說「其膠,煉之,主保中不饑,忍風寒」。到了明朝,《本草綱目》則明確地指出了桃膠「煉之」的方法:「桃茂盛時,以刀割樹皮,久則膠溢出,採收,以桑灰湯浸過曝乾用。」意思是桃樹茂盛時,用刀割樹皮,時間長了則桃膠自然溢出。採收下來用桑灰湯浸泡,曬乾後用。如服食,應當按本方製煉,效果才妙。

桃膠的樣子其實很漂亮,如同琥珀,是半透明的金褐色,煮好後只有一點點的苦味,桃膠入膀胱經和大腸經,一般都用作飲品。桃膠還有一個文藝氣息的名字--桃花淚,讓我不由想起《詩經》裡的《國風‧周南‧桃夭》這首詩歌: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整篇詩歌朗朗上口,讀起來自帶三分喜氣──在那春光明媚、桃花盛開的時候,有位美麗的姑娘出嫁,詩人以桃花起興,為新娘唱了一首讚歌。如果桃花真有淚,那也是喜悅的淚啊。

※食譜「桃膠什果優格」

主料:桃膠、原味優格
輔料:蘋果、覆盆子、梨(各色水果均可)
調料:蜂蜜
做法
1. 將桃膠放入清水中浸泡12小時左右,直至軟漲(體積約能漲大10倍)。
2. 仔細將泡軟的桃膠表面的黑色雜質去除,用清水反覆清洗後,掰成均勻的小塊。
3. 將桃膠和水放入鍋中,大火煮開後改小火繼續煮30分鐘,瀝水放涼備用。
4. 各色水果切丁,加入原味優格和桃膠拌均勻,表層淋上蜂蜜即可食用。

〈白茶--心中慰藉,愈久彌香〉

白茶中最漂亮的,還是白毫銀針和白牡丹。頂級的白毫銀針,滿覆銀毫,又比較粗壯挺拔,好像充滿力量的肌肉;而白牡丹會在白毫下隱隱有綠色露出,仿若白紗下面浮動著綠色的裙裾。最常見的當然是貢眉和壽眉。貢眉要比壽眉等級略高一些,不過基本區別不大。貢眉和壽眉都是採摘菜茶(福建茶區對一般灌木茶樹之別稱)品種的短小芽片和大白茶片葉製成的白茶,以前叫作「三角片」,仿若枯葉蝶,葉片比較薄,有著秋天落葉的斑斕。

白茶存放時間越長,藥用價值越高,有「一年茶、三年藥、七年寶」之說,一般五、六年的白茶就可算老白茶,十幾二十年的老白茶已經非常難得。白茶因為火氣較小,一直作為下火涼血之用。新白茶的草葉氣仿若杏花初開,而隨著年份增長,香氣成分逐漸揮發,湯色逐漸變紅,滋味變得醇和,茶性也逐漸由涼轉溫,泡好的老白茶會有棗香或者藥香發散出來,聞著就讓人舒緩和放鬆。

茶是中國人最早的「藥」,古代那些羈旅的人或奔波於旅途的人,在歇息的片刻,會從藤箱或者背包裡拿出隨身的一小包茶葉,用山泉水煮了或沖泡,茶香就充斥了那一小片空間,飲用的人發出一聲輕歎,一種來自內心的舒爽。在這舒爽之中,那些初期的病痛也慢慢抽離出去,與懷念故鄉的水氣一起升上高空,變成繚繞在山間的雲霧。而飲茶人的目光伴隨著這些雲霧,穿透層疊的山巒、溪谷,看到春天柔韌扭轉的紫藤、夏天陪伴翠鳥的紅蓮、秋天隱逸在竹籬旁的金菊、冬天襯著白雪的蠟梅,因而有了中國畫穿越時空的美,糅合了遠山近水、四時花卉,絲毫不突兀,因為那是藏在內心的種種美好。

這種美好裡誰能說沒有散發著縷縷茶香呢?茶這種「藥」,不僅醫治身體,更加治癒心靈,一個是治療,一個是參悟。不論東方的大道,還是西來的佛法,中國文化的種種,都籠罩在這茶香之中,讓人頓悟或者長思。

茶在中國古代,曾被認為難以離開舊土,因此還有一個名字叫作「不遷」。可是它卻溫暖了旅人的手,明亮了他們的眼,並且跟著他們,從雲南走到四川,又沿著長江去了湖南湖北,更慢慢出現在了福建、江蘇、廣東、浙江……茶的寶貴,在於它穿過漫長的歷史通道,給了我們真實而長久的慰藉,並且愈久彌香。

〈後記〉

人除非自己醒來,否則無人可憑靠。
人們總是問我:你為什麼吃素?我覺得,也許這個問題是所有素食者被問得最多的一個問題。

我想給自己找一個堂皇的理由,這些理由比比皆是──環保、慈悲、信仰……然而,就像素食一樣,我覺得乾乾淨淨地回答最好:我覺得我可以吃素了。

「我可以吃素了」和「我覺得應該吃素」還是有很大差別的。大約在二○○四年我覺得自己應該開始吃素了,也便斷斷續續地吃素,比如初一和十五。然而,不好堅持,我對肉食還有渴望,我對吃葷的念頭還需要壓制。我不想給自己找藉口,而又覺得自己這樣太辛苦,便一直沒有食素。

這期間最糾結的不是信仰問題,而是人的「福德」。由於工作和愛好的原因,我能接觸全世界各種各樣的美食──布列塔尼的藍色龍蝦、關東關西的海參、四隻就可以一斤的南非鮑、阿拉斯加的帝王蟹、俄羅斯的鱘魚子、中國的野生大黃魚、鴕鳥肉和牛肉、鵝肝醬……我一路吃下來,以為那就是美食家的榮耀之路。直到有一次,我被邀請看一場大型的藍鰭鮪魚解體秀,雖然它已經死去,望著我面前餐盤中很值錢的一大坨生魚肉,我突然冷汗如雨下。我仿若在暗黑的禁閉室內問了自己一個問題:你何德何能,享受這麼多不尋常的美食?

我覺得我吃素的機緣來了,我可以吃素了。從真正吃素(我是不吃一切肉,和佛教的淨素不同)的那一天起,我沒有懷念過肉,我可以慢慢發現蔬食的美好。

食素一年多,從業的餐飲集團有了「棣Dee蔬食‧茶空間」這個平臺。棣空間的蔬食風格也和一般素食館不同,我們的素菜是比較絢爛的。並不是說枯寂不好,某種意義上說,禪的外相就是枯寂。然而,四十歲的我還不是枯寂的時候,那麼,便絢爛吧。真正的枯寂是絢爛至極乃平淡,如果還未經歷絢爛便尋求枯寂,可能也不長久。

一個成人,除了自己想明白,否則沒有什麼可以強加給你,學習是如此,愛好是如此,吃不吃素也如此。拋開我的信仰,我沒有覺得吃素一定比吃葷高貴,吃素一定比吃葷有品位,這是不能比較的事情。

然而,於我自己,一輩子能有一件事可以醒一次,挺好。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