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關於作者
書評
導讀

作 者 作 品

宗教與我的生活

青少年叢書

【類別最新出版】
粵語水滸傳
粵語紅樓夢
粵語四大名著套裝
乒!發送訊號!(自由的、勇敢的、智慧的面對人際關係)
給我一點太空!


阿詩瑪的回聲(NA0013)──一本以中國撒尼族的史詩《阿詩瑪》為藍本再創作的小說
本系列書籍出版日期久遠,書況非全新。若不介意者再下單購買,謝謝!

類別: 童書‧繪本‧童話>青少年叢書
叢書系列:時報全語言Y.A.經典
作者:夏瑞紅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5年06月30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49頁
ISBN:9571317098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關於作者書評導讀



  書評

美的永恆

.曹文軒(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部作品寫得很有幾分美感。

文學作品可以寫成各種各樣的,或以深刻見長,或以情節見長,或以題材見長,或以語言見長。幾方面兼而有之,當然更好,不過很難做到。欲想集各種長處於一身,結果倒各方面皆平平庸庸。其實,寫一部作品,只認定一個方面,事在這一方面使勁、用功,將它好好的顯示出來,這就算是成功了。《阿詩瑪的回聲》的長處,是它的美感。作者是用一顆詩人的心靈去處理這則故事的,很有點詩的味道。

細分析起來,總體上的美感,大概依賴了這樣幾點:一、人性美;二、自然美;三、語言美。

阿詩瑪是美的化身。她不是一個俗人。她是被人們經過想像之後而產生的人物。這部作品在原有故事的基礎上,又把這個形象的美感進一步強調了。她的心靈純潔如三月清晨綠葉上一顆晶瑩剔透的露珠。她沒有一絲惡念,沒有一絲殘忍之心。她誠意待人,善意看天看地看人間一切。她與她的阿黑哥哥,與她的父母,與寨子裏的男女老少,甚至與林間的小鹿、天上的飛鳥,都有一種溫馨的關係。如此淨化的人,在人間的生活中,其實是沒有的。若認定人間的生活仲有如此絕對純潔的人,那他是個傻子。但文學作品不妨這樣去寫──。去寫生活中實際上沒有或生活中不能完全有的人物形象。文學作品不必以複寫現實為能事。它可以寫一些想像中的理想化了的人物形象。在寫這些形象的時候,它一邊在給人物形象添加一些東西,一邊卻又在省略一些東西。作者既給阿詩瑪增加了一些實際生活中的人沒有或患有也不可能有的東西,也為阿詩瑪省略了一些實際生活中有或想沒有也不可能沒有的東西,如偶然摔了一個筋斗摔倒在爛泥塘裏,如餓極時見到食物而克制不住地表現出了吃的慾望,如拉屎撒尿……。說這一通糟話,只是想向少年朋友們說明一點:文學作品實際上是與現實生活大不一樣的;文學作品的寫作是根據作者的意圖做了許多「手腳」的。這部作品的作者就是要把阿詩瑪寫得很美──一種極美,就不能不增加一些,省略一些。阿詩瑪就只能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就只能是「身材健美修長,臉蛋精美如天神親手細細琢磨過」的形象,就只能讓她唱詩一樣美的歌,作詩一樣美的想像,做詩一樣美的動作。

這部作品有大量的自然景物的描寫。「阿著底的夜晚,天空上到處是星光的清輝,帶著草木香氣的涼風,在林子裏柔柔吹拂……。」這份帶了異域情調的自然環境,養育了這些心地純潔善良的兒女。雖然,啞巴山常常發怒施威,但它實質上還是美的。因為,「它想擁有自己的、天底下最美最美的聲音」。這裏的人,與自然有著一種深切的關係。他們與自然似乎是對立的。但對立的結果,卻是求得一種更高境界的和諧。阿詩瑪最終回到了自然的懷抱。從表面看來,這也許是一種災難。但往深處想,未嘗不是一種幸福的回歸。作品結束時的抒情段落,已足足烘托出了這巨大無邊的幸福感:「阿著底一帶的撒尼人,曾經每天日出上山工作,和日落收工回家時,都要對著山谷呼喊三聲「阿詩瑪」,以表示感謝山神,算是對出神的禮敬。」

這部作品從頭至尾,所用的語言,都是漂亮的,沒有絲毫的粗俗與雜亂。「有時各種顏色的小鳥,獻給它清亮的歡唱;有時各條蜿蜒起伏的溪流,獻給它充滿詩情的汀汀淙淙……。」至於說到作品中的那些唱詞,則更是漂亮。這些唱詞,採用了民歌的比興手法(那些比興,又極具少數民族歌謠的一份獨特的優美):

沒有金子,可以買得著,沒有銀子,可以借得著,只有情意,金子銀子買不著。

這些語言形成一種語流,讓人不由自主的沈浸於其中,陶醉於其中。

少年朋友們寫東西,往往追求一個主題(思想)上的深刻。這是對的。追求深刻,是人的本性。但,世界上有力量的東西,未必只有深刻的思想一種。其實,美的力量絲毫不亞於思想的力量。阿詩瑪不正是用她的美領悟了蒙昧之心、驅逐了邪惡嗎?阿依珠被阿詩瑪的美感動了,想方設法來營救她心中的對手阿詩瑪;阿支甚至要以自己的生命來換取阿詩瑪的生存。一切邪惡,在這美的面前,皆變得軟弱無力了。美就是這樣一種力量,它甚至能超出思想的力量。我說過:一個人想自殺,你無論對他講多少人生的道理,這些道理無論是多麼的深透,他可能還是要自殺。然而,當他走到一片藍藍的天空底下,聞著草木的清香,聽遠處一縷牧笛聲,也許就想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