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請先讀這頁
內文試閱

作 者 作 品

抉擇叢書:黑手黨暗殺
抉擇叢書:海底異獸
抉擇叢書:幽靈古宅
抉擇叢書:福爾摩斯懸案

譯 者 作 品

抉擇叢書:海底異獸

青少年叢書

【類別最新出版】
在家玩STEAM+C:傑克的雲端探險(附雙色印泥+蓋蓋印章4個)
抉擇叢書:吸血鬼歸來
抉擇叢書:幽靈古宅
抉擇叢書:福爾摩斯懸案
彬彬有禮的企鵝家族


抉擇叢書:吸血鬼歸來(WHD2827)
Return of the Undead, The Second Conquest

類別: 童書‧繪本‧童話>青少年叢書
叢書系列:新雅文化
作者:雅倫‧夏普
       Allen Sharp
譯者:任溶溶、杜漸
出版社:新雅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15日
定價:290 元
售價:229 元(約79折)
開本:長25開/平裝/192頁
ISBN:978962087299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請先讀這頁內文試閱



  內文試閱

3
  漆黑中傳來瑪莎的聲音:「我們還是留下吧。」
  埃里克重新點亮所有蠟燭,還弄旺了大壁爐裡的火,火焰使這房子一下子變得可愛一點。
  我們吃過帶來的東西,坐在爐火前休息。
  埃里克環視?這個大房間的四周,問我:「你對藝術有什麼認識?」
  「有少許認識。」我答道,「我到過歐洲很多著名的大畫廊,還有一位叔叔是做藝術品買賣。為什麼這樣問?」
  「那你走到對面看看牆上那些畫吧。」
  我聽埃里克的話去看,發現一幅特納*和一幅哥雅**的畫。這兩幅畫看來是真跡,如果是真品,那就非常值錢。
  「它們是真品嗎?」埃里克問道。
  「是的,」我回答,「我想是真品,不然也是極好的仿作。」
  他接?指出:「你看看手中的燭台,那是純銀的,款式十分古老。我猜這裏是個藏寶的地方,但竟然有人看守,門也打開了。」
  埃里克說得對,這房子越看越叫人覺得古怪。
  「我們來查探一下吧。」埃里克說。
  「我絕不離開這個房間。」瑪莎堅持說。
  埃里克看一看我,然後說道:「好吧,我們兩個扔硬幣決定。如果硬幣正面朝上,你就在樓下查探。(5)如果背面朝上,你則上樓調查。(7)同意嗎?」
  我同意,於是拿出一枚硬幣來。

*特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英國畫家。
**哥雅(Francisco Jose de Goya y Lucientes, 1746-1828),西班牙畫家。


5
  埃里克拿起一些蠟燭,逕自走到樓上去。我們呆?的房間裏有幾房門,我最先想推開的兩房扇門釘死了,大概是通往房子被火燒毀的部分吧。
  我再推另一扇門,裡面的是圖書室,書架上仍舊擺滿書。跟我剛才待?的房間不同,這裡滿布灰塵和蜘蛛網。我撥開蜘蛛網看看書架上那些書的名稱,發現其中有不少是珍本:有些是關於魔法的稀有古本,大部分都是手寫在羊皮紙上的;有些是科學和哲學著作,看來十分古老。雖然我只是隨便翻看了幾本,但已察覺到這圖書室藏書非常豐富,從荷馬到狄更斯,每一本偉大的文學作品都有。
  我走往廚房時,一路在猜想誰能擁有這樣豐富的藏書。當我把燭光照射在廚房的石地上時,毛茸茸的棕色生物四散溜到黑暗中去。
  突然,傳來了打破陶器的聲音!我嚇得一動不動,豎起耳朵傾聽。只聽到外面雷雨持續的隆隆聲,接?有一下很輕的卡嗒聲,還有木板的嘎吱聲,然後什麼都聽不到了。
  我舉起蠟燭,面前是一張桌子,上面有吃剩的食物──芝士和黑麥?包。芝士仍然鬆軟,?包也沒有變硬。我感到有東西在我腳下沙沙作響,於是低頭一看,原來是一攤牛奶正從陶罐的碎片中流出來。到處混著一股食物變霉的氣味,我不用再探查下去,就可以告訴埃里克,不可能在這廚房裏吃早餐!這房子裏肯定有人,但看來不是收藏那些藝術珍品或貴重圖書的人。
  我轉過身,燭光照亮了另一扇門。我打開它,看見裏面有一道很窄的木樓梯。我想起那卡嗒聲,也許是關門的聲音。還有木板發出的嘎吱聲,似乎是屋裏有其他人在走動。如果我能弄清楚,才會睡得安樂。我應該沿?樓梯到樓上去嗎?(9)抑或回去獨自留在房裏緊張不安的瑪莎身邊呢?(4)


4
  瑪莎竟安然地在爐火旁睡?了,真使我感到驚訝。這時,埃里克剛好從樓上下來和我會合。
  「瑪莎睡?了,」我說,「我本以為她會緊張得睡不?。」
  埃里克聳聳肩,說:「我們出發前瑪莎患了重感冒,我想她還沒有真正復原。她總是裝出一副勇敢的樣子,但我有幾次看到她露出疲憊的神情。」
  瑪莎給我們吵醒,張開眼睛望?我們。
  「對不起,」她說,「我睡?了。」  
  埃里克對她說:「樓上有張乾乾淨淨的?,看來很舒適。只要你看到那房間,一定會想睡在裏面。那房間有一道厚厚的橡木門,如果你覺得害怕,可以把自己鎖在裏面。」
  我以為瑪莎會反對,但她沒有,只是說:「那麼你們兩個呢?」
  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埃里克已經告訴她,我們另有地方睡。接?,他向我轉過臉來說:「我先送她上去,馬上就回來。」
  埃里克帶?瑪莎上樓,留下我一人。我在爐火旁等待,他很快便回來了。
  「如果你覺得我太獨斷,很抱歉。」他說,「但我肯定這房子裡裏還有人!」
  我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瑪莎連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會害怕,把她鎖在樓上的房間裏應該是最安全的。至於我們呢,我相信你沒那麼容易被嚇倒。」他說。
  我感謝埃里克的稱讚,但我不敢斷定他說得對不對!我問他打算怎麼辦,他回答:「我們放幾把椅子在爐火旁邊,然後一個躺下睡一會,另一個則坐?看守。差不多午夜了,算還有八個小時吧。大家輪流值班,每人負責看守兩個小時,再睡兩個小時,一直到早晨。」
  聽起來這是一個明智的建議。
  他繼續說:「似乎什麼都由我決定,不如公平一點,你來決定誰值第一班吧。是你(8),還是我(6)?」


8
  我決定值第一班。
  雖然我已很疲倦,但在雷雨的喧聲中,恐怕是無法入睡。埃里克卻樂於嘗試,在三把椅子上伸了個懶腰,很快就睡?了。
  我在火爐旁坐了一會兒,就開始打盹。於是我站起來,上了一段樓梯。當我走到一半時,在轉彎處有一個拱形大窗子。我望向窗外,看到破爛的平台。那裏曾經是草地和花壇,閃電的亮光讓我可以一直看到森林的邊緣。我從未見過這樣厲害的大雷雨,天空一次又一次被鋸齒狀的電光撕裂,各種顏色的星火掠過地面,從樹梢灑落下來。森林裏突然有一個白光球變成橙色火光,燃點起樹木時火花四濺,但火焰馬上又被暴雨淋熄。
  正當那團火紅色的亮光轉暗時,我彷彿聽到有人叫瑪莎的名字。我回頭看看樓下的埃里克:爐火熊熊,他顯然還在熟睡。
  「瑪莎!」
  這一聲喊叫清晰地在我耳際縈繞,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我拿?蠟燭跑往瑪莎的房間,房門仍然鎖?。我輕輕敲門,裏面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折返樓梯口等了一會,叫聲再沒有響起。我告訴自己這只是風聲和過分的自我想像,於是重回火爐旁。埃里克睡得很沉,我坐在他身旁仔細聆聽周遭的聲音。
  我不知不覺睡?了,當我醒來時,陽光已從打開的門口照射進來。埃里克不在,我喚他的名字,卻沒人回應。我看看手錶,差不多早上七點了。
  我應該再去看一下瑪莎是否安全地待在房間裡嗎?(11)還是去找埃里克?門打開了,他可能到了外面散步。(13)


13
  除了破落的院子裡那一大潭水外,夜裏的大雷雨沒有留下多少痕跡。我走到房子的盡頭,那裏有一道大拱門通往另一個院子。院子裡裏有一個馬車房和一個馬廄,馬廄是空的,馬車房卻不是。
  馬車房裏有一輛轎式馬車和一輛四輪馬車,雖然是棄置的,但仍然保持完好。轎式馬車的車門上有紋飾,因鋪滿了灰塵,只能模糊地看出來。當我想上前看清楚時,一輛舊手推車把我絆了一下,幾乎摔倒。手推車的木頭焦得很厲害,似乎是給大火燒過。跟那兩輛馬車不同,顯然最近有人使用過。它不僅乾淨,車輪上的金屬箍也很亮,沒有一點銹跡。我本想在馬車房裏多查看一會兒,卻聽到埃里克呼喚我。
  我看見他站在房子的門口。
  「我做了件蠢事!」他說。
  「如果你指的是值班時睡?了,也許我們兩個都沒有完成任務!」我對他說。
  「不是指這個,」埃里克回應,「我給一塊石頭絆倒,扭傷了腳踝。現在連站著也站不穩啦!」
  我扶?埃里克走回房子時,瑪莎已站在那裏。我們倆盯?她,她看來面色蒼白,而且打扮得極不整齊。
  她說:「我昨天晚上穿的牛仔褲和其他衣服都濕透了,一定是臥室漏水了,唯有穿上了我最好的連衣裙。這房子裏居然一面鏡子都沒有……咦,埃里克,你的腳怎麼啦?」
  埃里克的腳踝腫了起來,不能走路了,瑪莎的面色也不大好。雖然我們昨晚沒遇上什麼可怕的事,但這座房子果然有點古怪。我不想撇下埃里克和瑪莎,不過上瓦爾達找人來幫忙也許是最好的辦法。(14)這時我想起那輛木頭手推車,說不定可以大家一起離開。(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