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延伸閱讀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序論 1
序論 2
第一章 1
第一章 2
第一章 3

作 者 作 品

引爆趨勢:舉手之勞成大事
引爆趨勢
大開眼界:葛拉威爾的奇想

譯 者 作 品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典藏紀念版〕
永不屈服(電影海報封面版)
未來在發酵
強國論
當知識份子遇到政治
價格戰爭:評估地球價值的新方式
永不屈服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心理勵志

【類別最新出版】
《我相信.失敗》+《我害怕.成功》中天電視「文茜世界周報」15週年紀念簽名版
隱藏的人格面具:「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揭開內心的衝突,揭祕完美主義、討好型人格、焦慮、抑鬱等心理狀態的真正成因
禪學入門:世界禪學宗師鈴木大拙安定內心、自在生活的八堂課
職場「徐」意門:離開新手村
謝謝你在我們心裡:器官受贈者的暖心奮鬥,與器官勸募的強力呼喚


決斷2秒間(BE0130)
BLINK

類別: 心理‧勵志‧占星>心理勵志
叢書系列:NEXT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
譯者:閻紀宇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23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57134303X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序論 1 序論 2第一章 1第一章 2第一章 3



  第一章 3

輕蔑預示婚姻觸礁

讓我們更深入探討高特曼預測準確率的祕密。高特曼發現每一段婚姻都有其特殊的印記,藉由鉅細靡遺地蒐集一對夫妻在互動中表現的情緒訊息,可以揭示這種印記。不過,高特曼的系統還有一點格外令人興味盎然,就是他藉以簡化預測工作的方法。

我一直要到自己嘗試以「薄片擷取」來分析夫妻關係的時候,才察覺高特曼的簡化方法非比尋常。我拿了一捲高特曼的錄影帶,其中收錄了十對夫妻的談話,每段各三分鐘。我事先得知,其中五對夫妻在談話錄影後的十五年內陸續仳離,另外五對則繼續廝守。我能不能猜出每一對夫妻的結局?原本我自信滿滿,後來卻發現太高估了自己,我的成績差得離譜,只猜對其中五對,這跟擲銅板瞎猜沒有兩樣。

我遭遇的困難在於,這些影片蘊含的訊息太多了:一位丈夫說話時會處處設訪,妻子以沉默回應,某種表情從她臉上一閃而過,他欲言又止,她臉色一沉,他置之一笑,有人喃喃自語,有人皺眉蹙額。我一直倒帶重看,蒐集到更多的訊息,我會注意到一抹微笑,或是察覺聲調的細微變化。資料紛至沓來,我頭昏腦脹地估量著正面情緒與負面情緒的比例。然而何者為正?何者為負?蘇珊和比爾的案例讓我知道,有許多情緒看似正面、實為負面;我也曉得「特定情緒編碼系統」中的情緒狀態多達二十種。你可曾試過同時追蹤二十種情緒?也許是因為我並不是婚姻顧問,但是這捲錄影帶曾經讓近兩百位婚姻治療師、婚姻研究人員、心理諮詢師、臨床心理學研究生、新婚夫妻、剛離婚的怨偶、白首偕老的佳偶看過,這些人對婚姻的瞭解都遠勝於我,但是他們預測的準確率卻不比我好多少,只有五三.八%,只比一般機運好一點。儘管夫妻關係的模式確實存在,也於事無補,因為三分鐘影片裡的資訊太過於豐富,又稍縱即逝,我們實在找不出其中的模式。

然而高特曼並沒有這樣的問題,他以薄片擷取分析婚姻關係的功力已經是爐火純青,自稱可以坐在餐廳中傾聽隔桌夫妻的談話,然後準確判斷他們是否該開始考慮聘請律師,討論子女監護權歸屬問題。高特曼是怎麼辦到的?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不需要關注所有細節。我光是計算負面情緒就已經應接不暇,因為我覺得錄影帶中充斥著負面情緒。高特曼則是精挑細選,他發現只要鎖定他所謂的「四騎士」:「防衛、抗拒、批判、輕蔑」,就足以獲取他所需的大部分資訊。而且「四騎士」之中,高特曼認為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情緒是「輕蔑」。在他看來,夫妻之中只要有人向對方表露輕蔑,就是他們婚姻觸礁的最顯著徵兆。

「你會以為『批判』最嚴重,」高特曼說,「因為批判是對一個人性格的一竿子打翻;然而輕蔑在本質上與批判不同,我可能『批判』我的妻子說:『妳從來不聽我說話,妳只想到自己,不關心別人。』她也會自我辯護,這的確不利於解決問題與溝通互動。但是如果我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造成的損害會嚴重得多,『輕蔑』正是一種高高在上的言辭,通常會表現為侮辱,諸如『妳這個潑婦;你這個窩囊廢』,將對方打成低人一等,造成兩人地位高下分明。」

事實上,高特曼還發現,夫妻關係中出現的輕蔑,甚至可以用來預測罹患感冒病症的次數。換言之,因為被所愛的人輕蔑而造成的壓力,會嚴重到影響身體免疫系統的運作。高特曼說:「輕蔑和厭惡關係密切,兩者都是徹底排斥對方,視為非我族類。有些負面情緒具有明顯的性別差異,女性比較喜歡批判,男性容易產生抗拒。我們經常看到當女性開始討論某個問題,男性就會感到煩躁並企圖迴避,然後女性就更加不滿,於是形成一種循環。不過輕蔑的情緒並沒有性別差異,完全沒有。」輕蔑獨具一格:只要你能夠察覺到輕蔑,這對夫妻關係中的其他細節都會變得次要,不必一網打盡。

我認為人們的潛意識也是如此運作;當我們快速打定主意或者浮現某種預感時,潛意識進行的就是高特曼所做的事。潛意識會仔細篩選過濾我們眼前的情境,揚棄所有無關緊要的資訊,全神貫注於真正的重點。事實上,潛意識是這種工作的高手,因此透過「薄片擷取」得到的答案,往往更勝於深思熟慮、絞盡腦汁。

尋找好員工的另一種方法

假設你正在考慮是否要僱用我擔任某個職位,你看過我的履歷表,認定我符合基本條件,但還想確定我是不是真的適合你的組織,我做事認真嗎?為人誠實嗎?能學習新觀念嗎?為了要解答這些人格特質方面的問題,你的上司給你兩項選擇。第一種作法是讓你每星期跟我見兩次面,持續一年,我們一起吃午飯、用晚餐、看電影,直到你成為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你的上司要求很高)。第二種作法則是要你趁我不在家的時候,到我住的地方走一趟,花半個小時四處看看。你會選擇哪一種作法?

答案似乎顯而易見,你應該選擇第一種作法──「厚片擷取」(thick slice)。你和我相處的時間愈長,得到的資訊愈多,對我的瞭解也就愈深,對嗎?我希望你讀到這裡時,對這種作法至少會感到些許懷疑,而且你的確應該懷疑,信不信由你,心理學者戈斯林(Samuel Gosling)已經證明:以薄片擷取來判斷一個人的性格,正是突顯這種方法成效令人驚艷的好例證。

戈斯林實驗的第一階段,是對八十名大學生進行性格判斷。他運用廣受學界肯定的「五大項目量表」(Big Five Inventory)多重問卷,就五個領域來衡量一個人的性格:

  1. 外向性。平易近人還是退縮孤僻?幽默風趣還是一本正經?
  2. 親和性。滿懷信任還是生性多疑?樂於助人還是冷漠待人?
  3. 自律性。井井有條還是漫無章法?律己甚嚴還是意志薄弱?
  4. 情緒穩定性。憂心忡忡還是平靜鎮定?惶恐不安還是安之若素?
  5. 新體驗開放性。天馬行空還是腳踏實地?獨立自主還是隨俗從眾?

戈斯林先找來這八十名大學生的好朋友,要他們填寫這份量表問卷。

戈斯林想探討的是,當我們的朋友根據這五個項目來評量我們時,他們能夠真實呈現我們的性格到何種程度?答案並不足為奇,好朋友果然對我們知之甚深。他們擁有與我們相處的「厚片經驗」,並轉化為對我們的確實理解。接下來,戈斯林重複進行這個評量過程,然而評量者不再是受評學生的好朋友。他找來與受評學生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唯一的評分依據是那些學生的宿舍寢室。戈斯林發給每位評量者一塊寫字板,要他們走進這些大學生的寢室,參觀十五分鐘,然後回答一系列針對這間寢室主人的基本問題:最低一分最高五分,這間寢室的主人愛說話嗎?喜歡挑別人毛病嗎?做事能有始有終嗎?富有創意嗎?保守拘謹嗎?樂於助人且不求回報嗎?諸如此類的問題。戈斯林說:「我想要研究日常生活中的印象,因此我特別要求自己避免對觀察員下達指令,我只對他們說:『拿著這張問卷,到房間裡面好好逛一逛。』我的研究目標是直覺判斷過程。」

結果這些寢室觀察員表現如何?他們對受評學生外向性的評量,準確度遠遠不如受評人的朋友,可見如果你想知道一個人有多麼活潑、健談與外向,顯然你還是得見過他本人。對於親和性──是否樂於助人且信賴別人──的評估,朋友也比寢室觀察員略勝一籌,我認為這是在意料之中。但是其他三項性格特質可就另當別論,這些拿著寫字板的陌生人反而取得佳績,他們對自律性的評估較為精確,在情緒穩定性與新體驗開放性方面的優勢更是明顯。因此,這些陌生人平均說來表現較好。換句話說,跟我們從未謀面的陌生人,僅僅只花二十分鐘思索考量相關訊息,對我們的瞭解很可能更勝於交往多年的朋友。不要理會那些沒完沒了的「相互認識」會面與用餐,如果你想確切知道我是不是一個好員工,不妨找一天造訪我的住處,好好觀察一番。

大多數人都會覺得戈斯林的實驗結果難以置信,或許你也是如此。其實不必大驚小怪,高特曼的研究已經指出一條明路,這就是一種典型的「薄片擷取」。寢室觀察員看到的是受評學生最個人、私密的事物,其中蘊含著豐富多樣且呼之欲出的個人訊息。戈斯林舉例,寢室會透露三種與其主人性格相關的線索,首先是「身分宣示」(identity claims):這是一種刻意的表現,顯示我們希望世人如何看待自己;將一張以優異成績自哈佛大學畢業的證書加框掛起來,就是一種身分宣示。其次是「行為痕跡」(behavioral residue),我們無意中留下的線索,例如地板上的髒衣服,或是按照字母順序排列的雷射唱片。第三種則是「思想情感調節因子」(thought and feeling regulators),我們對個人私密空間所做的改變,足以影響我們置身其中的感受:例如牆角的香水蠟燭、床舖上刻意布置的裝飾性枕頭。如果你看到按照字母順序排列的雷射唱片、牆上掛著哈佛大學的畢業證書、邊桌上放著香爐、衣服整整齊齊擺在洗衣籃裡,我們當下便能掌握寢室主人性格的某些層面;而且就算你與這個人直接相處,也未必能夠做到這個地步。任何人如果瀏覽過新交往的男、女朋友的書架,或者曾經窺視他的浴室藥品櫃,應該都能夠體會其中道理:如果想瞭解一個人,對他私人空間的匆匆一瞥,效果並不遜於和他本人相處幾個小時,甚至會更勝一籌。

不過有一點同樣很重要,就是當你在觀看某個人的私密事物時,你所「沒有」得到的資訊。如果你未曾與對方見面,也就避開了那些混淆、複雜、完全無關、只會破壞你判斷力的訊息片段。舉例而言,大部分人都很難相信一個體重一百二十五公斤的美式足球前鋒,也心思敏捷、慎思明辨,我們就是無法擺脫對於大塊頭運動員的刻板印象。然而如果我們只看到這個人的書架,或者他牆上掛的藝術品,就不會有刻板印象的問題。

人們的「夫子自道」也可能會混淆視聽;原因很簡單,大部分人對於自我很難保持客觀。因此在評估一個人的性格時,我們不會直接詢問他對自己的看法,我們會運用「五大項目量表」之類精心設計的問卷,誘導出足以彰顯真相的反應。這也是為什麼高特曼從來不浪費時間直接詢問一對夫妻他們婚姻的狀況;他們可能會說謊掩飾,或者不想家醜外揚;更重要的是,他們可能根本就是當局者迷,由於深陷泥淖或者幸福洋溢,反而無法看清自身婚姻關係的玄機。與高特曼長期合作的卡瑞若指出:「許多夫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配偶面前是什麼模樣。他們做完對話錄影之後,我們也會讓他們觀看。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我們詢問看過錄影帶的夫妻有何感受,結果大多數夫妻對於自己與配偶爭執的模樣或溝通方式,都感到非常驚訝。有一位被我們認定為極度情緒化的女士,她說她平常渾然不覺自己很情緒化,還自以為是個冷靜鎮定、深藏不露的人。許多人都是這樣,常會誤判自己在正面情緒或負面情緒上的表現,一直要到看了錄影帶之後才恍然大悟,他們並不瞭解自己在對話中真正傳達的訊息。」

如果一對夫妻不知道自身在配偶面前的表現,直接詢問他們又有何益處?因此高特曼會讓夫妻談論與他們婚姻相關的事務,例如寵物,而不要談論婚姻關係本身。高特曼運用這種間接策略,仔細觀察夫妻兩人的表現:從臉龐一閃而過的情緒跡象、手掌汗腺透露的壓力訊息、心跳的突然加速、對話音調的微妙轉變。高特曼迂迴前進,發現這種方法遠比正面交鋒更為快速而有效。

那些寢室觀察員也是在進行高特曼的分析工作,只不過沒有他那麼專業。他們找尋那些受評大學生的「筆跡」,花十五分鐘吸收訊息,並對受評的大學生產生一股直覺。他們同樣也是迂迴前進,運用寢室中的間接證據。這樣的判斷過程經過簡化:他們不與受評者見面,因此排除了那些只會造成混淆的不相干訊息。他們進行薄片擷取,結果呢?就和高特曼的婚姻預測一樣,這些手持寫字板的觀察員在預測上成績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