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你認為自己聰明嗎?
第一章 多元智能的想法

譯 者 作 品

哭泣的大象
生活更富裕
工作 AQ :知識經濟職場守則
A+的秘訣
億萬女富豪賺錢智慧
贏在說服力
立志當老總(2):五十條識人用人的成功法則
超級行銷
老總進階班:立志當老總2改版
火山:大地之怒

心理勵志

【類別最新出版】
我在佛學院的日子 1
我在佛學院的日子 2
在家工作:從職場裡自由,在生活中冒險的個人實踐
人性的弱點:暢銷不墜的成功學經典,向卡內基學習交心溝通術與好感度人際學
渣男動物園:那些年,我們一起遇過的禽獸


發現7種IQ(BED0200)──《心智解構》全球暢銷30年紀念版
Frames of Mind: The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 3rd Edition

類別: 心理‧勵志‧占星>心理勵志
叢書系列:NEXT
作者:霍華德‧嘉納
       Howard Gardner
譯者:莊安祺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11月15日
定價:420 元
售價:33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32頁
ISBN:978957135796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你認為自己聰明嗎? 第一章 多元智能的想法



  第一章 多元智能的想法

  小女孩花了一個小時應試,主考官問了許多問題,測驗她的知識(如誰發現美洲新大陸?胃的功能是什麼?)、字彙(如「無稽之談」是什麼意思?)、算術能力(如每個糖果八分錢,三個總共多少錢?)、記憶一組數字的能力(如 5、1、7、4、2、3、8)、比較兩種事物相類似之處的能力(如手肘與膝蓋,山岳與湖泊)。或許她也得解答其他問題,例如走出迷宮,或是看圖說故事。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主試官會批閱成績,得出一個分數,這就是小女孩的智商(IQ)。這個分數(或許會告訴小女孩)很可能對她的未來有很大影響,也會決定老師對她的看法,和她是否能獲得某些特殊待遇。但一般人都過度重視這個數字,其實智力測驗的成績只能預測個人處理學校功課的能力,但不能預言她未來人生的成敗。

  前述景象每天都在全世界重複上演幾千次,一般人也認為這個分數相當重要。當然,不同的年齡層和不同的文化背景會使用不同版本的測驗,有時候測驗也用紙筆舉行,而不是和主考官交談問答,但是智力測驗的大體架構——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得出一個數目字,放諸四海皆準。

  儘管許多學者對這樣的作法並不以為然,認為智能的範圍一定不止於此,然而在缺乏更好的智能想法,和測量個人能力的方式之前,上述景象註定要在全球一再上演。

IQ就代表一切嗎?

  但如果讓想像力自由奔馳,考慮到廣大世界所重視的各種其他表現,又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呢?例如西太平洋加羅林群島的十二歲普魯瓦特族土著男孩,由長輩選出來學習如何當一名水手,在航海員的教導之下,他得學習有關航海、星座、地理方面等知識,才能在眾多海島之間找到正確的航道;再想想十五歲大的伊朗男孩,已經把整本︽可蘭經︾背得滾瓜爛熟,還精通阿拉伯語言,現在要前往聖城,未來幾年將接受先知的教誨,學習如何當宗教導師和宗教領袖;或許你可以再想想十四歲的巴黎少女,她已經學會設計電腦程式,並且能借助電子合成器作曲。

  只要花一點時間想想就可知道,上述這些人在極度競爭的環境下,都有相當優秀的表現,不論以任何尺度衡量,他們展現的都是智力的行為。我們也可以清楚看出,目前衡量智能的方法,實在不足以測量出個人在憑藉星象航行、學習外語,或是用電腦作曲的潛力或成就;問題不是出在智力測驗的技巧,而是在於我們對智能的傳統看法。唯有在我們擴展對智能的看法、重塑新觀念之後,才能找出更合適的方式來評估智力,也才能找出培育智能更有效的方法。

  全球許多杏壇人士都有相同的結論,他們提出許多新計畫,要為整體文化發展人類的智能,要訓練個人學習如「預期學習」(anticipatory learning)之類的學習技巧,要協助人了解他們的潛力。由「鈴木」小提琴訓練法,到介紹電腦程式設計初步的「樂高」(LOGO)法,各種有趣的實驗都是為了激發孩童的智能表現,其中有些實驗已經成功,另外一些還在試行階段。不過或許我們可以說,不論這些計畫是成是敗,我們對智能的觀念,依舊缺乏適當的思維架構。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種智能理論能夠涵蓋我所考量的各種能力,本書的目的就是要提出這樣的架構。

  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我提出有關人類智能的新理論,挑戰我們所熟知的傳統智力觀念。為了凸顯這個理論的新特性,我會先討論關於傳統理論的一些事例:如傳統理論的源起、何以它如此根深柢固,還有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等等。然後我才會提出修正的理論。

  過去兩千多年來,至少自希臘城邦興起時開始,在我們的文明中,對於人類有一套固定的想法,這些想法強調心靈力量的存在及其重要性——並以諸如「理性」、「智力」,或是「心智」等等名詞來形容這種力量。人們鍥而不捨地追求人性本質,最後不可避免地把焦點放在人類對知識的追求,因此有關知識的能力便特別受到重視。不論是柏拉圖的「哲學家皇帝」、希伯萊人的先知、中世紀修道院的抄寫員,或是實驗室的科學家,能夠運用自己心靈力量的人,總是一再被提及。蘇格拉底說:「了解你自己。」亞里斯多德說:「人天生就有求知的欲望。」笛卡兒則說:「我思故我在。」這些都為整個文化架構提出了箴言。

  甚至在古典時期和文藝復興時期之間的黑暗時代,智慧的崇高地位也很少受到質疑。在中古時期之初,信仰之父聖奧古斯丁就說過:
  
  宇宙的原動力是智慧,因此宇宙最終的目標必是追求智慧的益處,那就是真理。在人類追求的一切事物中,對智慧的追求是最完美、最崇高、最實用、最愉悅的。最完美是因為人若追尋智慧,就已經得到了真正的快樂。

到中世紀中葉,但丁提出以下看法:「整體而言,人類的功能,是要持續發揮智慧的力量,尤其是在思考方面,然後經由其延伸,訴諸行動。」在文藝復興時期之初,比笛卡爾早一世紀之際,培根描述在新亞特蘭提斯的英國船隻漂流到烏托邦島,島上最重要的機構就是奉獻給科學研究的偉大建設。這個王國的統治者告訴來訪的旅客說:

  我要施捨最寶貴的珠寶,因為基於對神和人的愛,我要傳授你們真正的所羅門之屋。我們機構的目的就在於探討追尋各種目標的知識、事物的祕密運作,以及擴大人類帝國疆域,讓各種事物得以實現。
當然,對知識以及對看似有知識者的敬重,並不是我們所謂「西方世界」唯一的主題,感覺、信仰和勇氣也是過去幾世紀來一再出現的主題,而且常和對知識的追求相對照。不過,縱使極端推崇信仰和愛,這兩者依然和理智的力量相牴觸。  相同地,極權主義傾向的領導人如果為了新的憧憬而要重塑社會,通常會把處不來的理性主義者或知識分子「流放」出去,這再一次地凸顯了思考的力量。

狐狸派和刺蝟派之爭

  思考、智力、邏輯、知識,這些詞彙並不是同義詞,本書將過濾一些被歸納為「心智」標題下的技巧和能力。不過,在此我要先介紹另兩種對心智不同的看法——過去數世紀以來,這兩種相對照的態度相互競爭,輪流更替。如果我們採取希臘詩人亞奇洛卡斯(Archilochus)的區分方式,可以把智力看成是一個整體(姑且稱之為「刺蝟派」),或是把它當作是有許多成分組合而成的合體(姑且稱為「狐狸派」)。

  刺蝟派論者不只相信專屬於人類所獨有單一而神聖的能力,而且推論任何人天生都有可以評出高下的智商。這種觀念在我們心裡根深柢固,使我們不時會脫口評論別人「聰明」、「伶俐」、「機敏」,或是「天賦異稟」。

  但另一方面,西方傳統也讚美各種不同的心靈功能或角色。在古典時期,常把心靈區分為推理、意志,和感情;中古時期的思想家也有文法、修辭、邏輯三學科和算術、幾何、天文、音樂等四學科。自心理學興起之後,探討的是更廣大的人類心理能力。我在下一章將介紹提出三十七種智能的高爾(FranzJoseph Gall),另外如當代的吉爾弗(J. P. Guilford)則提出有一百二十種智能之說。有些狐狸派人士也傾向天生智能可以排出高下之分,但其中很多人也相信可藉環境和訓練改善智能。

  自古迄今,狐狸派和刺蝟派的辯論依然熱烈。在腦部研究方面,一直有所謂的「局部論」(localizer)之說,這些人相信不同的神經系統部位會產生不同的智能,而局部論者則和所謂的「整體論」(holists)相抗衡,後者認為主要的智力功能是頭腦整體所有。在智力測驗方面,相信整體智慧因素的史皮爾曼(Charles Spearman)信徒,和信仰一組主要能力的塞斯通信徒,展開無止境的辯論。而在兒童發展的領域之中,也有主張心智整體架構者(如皮亞傑)和許多主張各自獨立智能者(環境|學習派)激烈的論戰。其他派別的支援聲浪則處處可聞。

  數世紀以來,是否該把智力分為許多部分的論戰持續不斷。在我們的文化傳統中,有些長久以來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關於自由意志,或是信仰和理智衝突的問題,或許不能以人人滿意的方式解決,但其他問題卻有改進的可能。有時候,進步是澄清邏輯後自然的結果,例如當謬誤暴露出來之後︹如西班牙畫家艾爾.格雷考(EI Greco)所畫的扭曲人臉,原本大家都以為是因他視力散光所致,但經解釋得知散光雖然會使畫家看到加長扭曲的世界,但並不會使他畫出扭曲的長臉之後,就再沒有人相信這種錯誤的說法了︺。有時候特別的科學發明會促成進步(哥白尼和克卜勒大大地改變了我們對宇宙架構的看法);有時候進步乃是因為大量的資料證實了某些假說(例如達爾文收集了無數的資料,證實其演化論)。

  現在也許該是澄清人類智能架構的時機了。在目前情況下,造成新理論的原因既不是科學的突破,也不是發現了邏輯上的錯誤,而是過去數十年來由各種來源湧出大量的證據,引起關切人類認知的學者注意並研究,但是很少有人直接且有系統地探討這些資料,當然也沒有和大眾分享。本書的兩個目的,就是直接探究並整理這樣的資料。

  在接下來的篇幅中,我要探討的是,有證據顯示有「相較之下自主的」人類智能存在,這些智能就是我所謂「心智的架構」。到目前為止,每一種智能的本質和廣度都還沒有滿意的答案,也沒有確定的智能數目,但是至少有一些互相獨立的智能存在,可以隨個人和文化以各種方式變化組合,這是毋庸置疑的。

  先前,獨立智能的說法難以為人採信,主要是因為只有一或最多兩個範圍的證據。只基於邏輯分析的基礎、教育原則的基礎,或智力測驗的基礎,或是由腦部研究得來的見解,推斷出不同的「心智」或「才能」,這種單線的努力,很少能得出相同的智能結果,因此也使得多元智能的理論單薄而站不住腳。

  我的作法則完全不同。在提出我對多元智能的想法之前,已經先由既廣且博的來源,檢討了許多證據:對天才、腦部受損的病人、具有特殊技能而心智不健全者、正常兒童、正常成人、不同領域的專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個人,經由這些不同的來源,我列出初步的候選智能,也獲得了支持。我相信智能存在特定類別的人當中(或在其他方面均正常的人卻欠缺某種智能),或是在特定個人、特定文化中,可能有高度發展的某種智能,我也相信精神測定學者、研究學者,或是特定訓練的專家能夠提出核心能力,而為智能下定義。缺少部分或全部指標,當然會使候選的智能遭到淘汰。在日常生活中這些智能都能和諧共處,所以可能看不出其自主性,不過一旦換上適當的鏡頭,各個智能的特殊本質就會清楚呈現。

  本書主要的目的,是要解釋多元智能的存在,不論有關特定智能的理論是否具說服力,我至少已經搜集了數種至今依然處於隔離狀態的知識,此外,本書也有許多其他目的,有些屬科學範疇,有些則為實際之用。

  首先,我想要擴展認知和發展心理學的範圍,一方面朝向認知能力在生物和演化兩方面的根源,另一方面則朝向認知能力的文化差異。在我看來,拜訪研究腦部科學家的實驗室和赴異國文化現場一樣,都是有意研究認知和發展的人所應有的訓練。

  其次,我希望能夠研究多元智能理論的教育意義。我認為,個人的智能情況(或傾向)應該可以從早期就辨識出來,然後利用此種知識加強個人的教育機會和選擇,讓有特殊才能的人得以接受特殊的栽培;或是讓智力不正常或不良的人得以藉特別計畫,獲得彌補的機會。

  再者,我希望藉著這個研究,能夠使對教育有興趣的人類學者,發展出在不同文化背景中如何培養智能的模型。唯有經過這樣的努力,才能使我們了解學習和教導的理論是跨越國界,放諸四海皆準,抑或必須不斷依不同文化的特色重新塑造。

  最後,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挑戰,就是我希望本書所提出的理論,能夠對決策者及以作育英才為志的人,有真正的價值。訓練和提高智能早已經是全世界追求的目標,世界銀行對於人類發展的報告,羅馬俱樂部(The Club of Rome)有關預期學習的論文,和委內瑞拉對人類智能的計畫,只不過是三個比較近的例子而已。參與這類工作的人,往往因為錯誤的智能或認知理論,因此不但成就很少,甚至還有反效果。

  為了協助這樣的人,我以多元智能的理論為基礎,發展出新架構,可以應用在任何教育情況下,如果這種架構能被接受,至少可以除去註定會失敗的阻力,增進成功的機會。

  我把目前的工作當作是對認知科學的奉獻。本書一方面整合其他學者的見解,但也提出新的方向,有些新理論尚有爭議,我也期待熟習認知科學的專家能夠表達他們的意見。本書第二部,亦即本書的核心部分,描述了幾種我很肯定存在的智能,不過我會先在第二章檢討其他學者對智能的看法,然後提出證據支持我的理論,再在第十一章提出我的觀點並接受批評。我的使命是要擴展認知方面的研究,在第二部中,我採取的是生物和跨越文化的觀點,我在第三章中也對認知的生物基礎有所探討,第十三章則對教育的文化差異進行討論。最後在第十四章,我會更直接地討論有關教育和政策的問題。

  最後要談到本章章名——多元智能——是固有的想法,不能稱之為新點子,但我要強調之所以用「想法」這個詞,代表這種觀念並非已經證實的科學,頂多只是可以認真討論的想法而已。這本書在既定的企圖和範圍下,不免會有許多缺點,我想要說明的只是:「多元智能」的時代已經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