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譯 者 作 品

變革的力量: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心理勵志

【類別最新出版】
隨時放得下的功課:心靈病房的18堂終極學分
「懂事」總經理的30個思考:工作不是湯,不能用熬的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深度說服力:培養11項讓人打從心底認同你的人格特質
我在佛學院的日子 1


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CFV0395)
The Wisdom of Anxiety: How Worry and Intrusive Thoughts Are Gifts to Help You Heal

類別: 心理‧勵志‧占星>心理勵志
叢書系列:人生顧問
作者:雪瑞兒.保羅
       Sheryl Paul
譯者:林幼嵐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978957138159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二章    產生焦慮的兩種文化訊息:「正常的迷思」與「對快樂的期待」

身為人類,我們生命的任務在於幫助人們了解,我們之中的每一個人到底有多稀有、多珍貴,每個人都擁有其他人所沒有的(也可能永遠都不會有)它一直存在於內心,獨一無二。我們的工作是互相激勵,來發掘那份獨特性,並且設法發展出它的表達方式。——弗雷德?羅傑斯(Fred Rogers)

在焦慮、侵入性想法和缺乏成就感的中心,存在著一個共同的根源:缺乏自我信任。自我信任是人類存在之核心的水晶羅盤,讓我們能夠自在且自信地航行於內在與外在世界。它幫助我們區隔真誠和錯誤的訊息,並以悲憫的心關照我們的情緒生活。倘若缺乏自我信任,就會很難做決定,不管是是否接受聘用這樣的大事,或是在餐廳要點什麼菜的小事。受焦慮所苦的人,在需要下決定的時候,常會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就像突然被大燈照到的鹿一樣。
   
其中潛藏的恐懼是做了「錯誤的」選擇:這樣的錯誤會讓他們後悔,因為他們相信完美是可能的,否則就是失敗。我們已經深深被制約,相信在人生中,即使是做很小的決定,都會有正確或錯誤的選擇,而我們很害怕搞砸。彷彿我們相信每個決定都是一個複選題,填錯答案就等著被當掉;反之,如果我們回答得「正確」的話,盛滿永生幸福的聖杯就會顯現。
   
但我們不知道的是,只有在我們連結到自己的內在智慧及完整性的泉水時,才能觸及與焦慮相對的自我信任和健康快樂。因為其他人總告訴你該做什麼、喜歡什麼、感覺什麼、想什麼,你的完整性因而深埋在自我懷疑底下,存在於你心裡。試著觀察嬰兒看看,你很快就會發現我們生來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不管是在飢餓、疲累或需要人際連結的時候。我們在出生時都很了解自己,但在父母、老師、醫生、其它長輩等主要照顧者,打著「都是為你好」的旗號干涉下,我們與生俱來的自我信任才會受到損害。
   
當我們帶著智慧的透鏡接近焦慮時,焦慮就會是引領你找回自己的嚮導。在深究如何修復前,讓我們先來分析我們的自我信任是如何受損的。

正常的迷思

「正常」的想法可說是自我懷疑的根源,就心理層面而言,「正常」這個想法本身,甚至是有史以來,對現代文化最具破壞力的衝擊之一。因為在「我到底怎麼了?」這種連續不斷又十分普遍的負面評論之下,隱藏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就不能正常點?」它影響著我大部分的患者。
   
但什麼是正常?正常,是試著把自己塞進社會認同並接受的行為的狹窄範圍裡。正常,是沉默著過生活,因為你的喧嘩和光彩奪目、或是敏感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的模子格格不入。正常,是斬除你真正的自己所散發的光芒,因為它不符合「普通」人那平庸的定義。正常,是不要特立獨行,確保自己不是太聰明,也沒特別笨,不會太外向也不過於安靜,不要太有自信也不會太沒安全感——而是在灰色地帶和舒適圈中過生活。
   
對正常的期待,可能在你呱呱落地前,當醫生將你的生長曲線和其他「典型」成長的胚胎互相比較時,就在你身上留下印記。在你待在子宮的時間裡,這樣的比較會持續整整九個月,你的母親認真做產前檢查,不管是透過超音波、羊膜穿刺術或是觸診,來確認「你很正常」。也許檢查結果並不好,報告出現「異常」,如此一來,一波波的焦慮就會透過臍帶傳遞訊息:「噢,不,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了,寶寶的成長沒有照著標準。」直到出生時、在每次的探嬰時間、年度身體檢查,當然,還有開始上學後,這種和正常的比較都會繼續下去。為你著想的父母和師長默默且無意識地共謀,確認你是「正常」的;任何不一樣的地方,在還是小花苞時,就很快會被摘掉。
   
如果你是個「好」女孩、「好」男孩,擁有能夠適應社會的社交與學業技能,那麼你可能很早就學會這些規則,也設法掐掉自己的「花苞」。你會把奇怪的東西去掉,也修剪不好看的部分。為了避免被嘲笑,你很快就把任何不正常的舉動藏在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你「正常」了,繼續過你的生活,直到某個事件闖入並打開你的內心;也許是焦慮的表現已經到達臨界點,那個活在陰暗國度中真正的你,才開始展露出來。
   
然而,倘若你以前不「正常」或無法達到「正常」,那麼你的年少歲月可能比較痛苦。當其他小孩似乎「了解規則」的時候,你就是坐不住。有多少次你的老師顯然十分惱怒地告訴你,「你就不能正常一點嗎?」你試著坐好,試著把「奇怪」的東西摘掉,但你某部分的天性不讓你這麼做。你盡己所能,努力撐過在學校的時光;如果你成功上了大學,你很可能會發現,不管你是個「怪胎」還是有其他特質,都終於有個世界接受本來的你。從某方面來說你很幸運,因為無法融入這個系統,你真實的自己受的傷因而比較輕微。然而,這些只有怪胎才會在年幼時期承受的痛苦,卻仍會留下深刻的傷疤。
   
有趣的是,「正常」是相當近期的概念。強納森?慕尼(Jonathan Mooney)年幼時苦於多種學習障礙,他在《啟智校車:超越正常的旅程》(The Short Bus: A Journey Beyond Normal)中寫著:

我開車的時候,思考著正常這個詞。在這趟旅行啟程之前,我碰巧看到一本很棒的書,是勞瑞?大衛(Lennard David)的《堅持正常》(Enforcing Normalcy),她提出確切的證據,說「正常」(Normalcy)這個詞直到一八六?年左右才在英語語言中出現。在那之前,我們只有「理想」這個概念,沒有人會希望達到。在美國,當國家試圖控制越來越多的都市人口,並讓來自全世界的移民變得美國化的時候,「正常」是在這樣的文化情境下興起的。然而,正常最主要是來自統計學的概念。雖然我們一直聽到我們可以靠改變行為、訓練身體和心智來達到正常,但在真實人類的真實世界中,標準、規範和正常並不存在(筆者特別強調)。在我們的文化、家庭和生活中,我們被教導要追求正常。但當我們追求它的時候——像我追在它後面的時候,它就消失了。你越想接近,它就越像是一道不停退後的地平線。

追逐正常這道不停退後的地平線,會引發嚴重的焦慮,因為這麼做所暗示的訊息,仍然是「你現在的自己並不好」。悲慘的在於我們花費青春時光,試著把自己塞進「正常」的框框裡,結果卻在長大之後發現,我們最崇敬的人,是那些勇於活在框框外的人。早的話可能在我們的二十後半,但通常都要走到中年了,才知道這樣艱難的任務被留給我們,我們必須將自己被深埋的那一部分挖掘出來,重新學習什麼是真正活著、真的做自己。倘若我們從一開始就被鼓勵做自己,承認人類的存在各形各色,而且正是這些差異,創造出能讓我們活得淋漓盡致的色彩——這一切一定容易得多。從童年的期望中徹底根除「正常」的概念,讓小孩做自己,無須道歉,這種做法不是健康多了嗎?

練習6 正常的迷思如何影響了你

花點時間思考並寫下對正常的期望,如何影響你的自我概念、人生選擇以及焦慮。你是否有別人不管是明示或暗示地說你某些地方不太對勁,以致於你放棄了一部分的自己,試著服從的經驗?你對這種事的最初記憶發生在什麼時候?就你所知,從你母親懷孕、你出生、嬰幼兒到學齡時期,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讓你覺得自己在某方面不太對勁或不正常?你記不記得曾被說過「你真是個難搞的小孩」或是「你好乖」?這些敘述雖然司空見慣,但它們會強化一個信念,就是「正確的行為舉止是存在的」。

在你思考「正常」的概念,而且在面對這些強化你有問題的信念、敘述和記憶時,你允許它們浮出表面的時候,再回來進行這個練習。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