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導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管理領導

【類別最新出版】
逆風前行:變動年代的職場新能力
OKR最重要的一堂課:一則商場寓言,教你避開錯誤、成功打造高績效團隊
複利領導: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會有力量
危機解密:從預防到修復的實戰管理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領導者的7次微笑(DH0004)──從野蠻到官僚的循環
Barbarians to Beauracrats : Corporate Life Cycle Strategies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管理領導
叢書系列:BIG系列
作者:勞倫斯.米勒
       Lawrence M. Miller
譯者:林宜瑾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2年09月15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12頁
ISBN:9571305111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讀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



  導讀

天地間生物,不論動物或植物、個人或族群,都有一定的成長模式與週期,從蓬勃發展到老化解體,而企業的興衰和領導者的風格,也遵循這個定律,沒有例外。

本書提出一套企業生命週期論,說明公司成長期間所出現的各種階段。這套理論是我研究歷史上各種領導風格的結果,並對政府與社會的官僚化和領導疏離提出解釋。這個結論就是綜效定律(Law of Synergy)。我認為綜效定律可望強化企業或社會的精神與物質資產,領導者若能打破週期模式,必能使企業或社會展現更豐沛的生命力。

我將企業生命劃分成七個階段,每個階段企業家具有獨特的領導風格:

  1. 預言者(The Prophet):創新突破的夢想家,他鼓舞員工的精神力量,促使公司向前邁進。
  2. 野蠻者(The Barbarian):危機和征伐時期的領袖,指揮企業快速成長。
  3. 建設者和探險者(The Builder and Explorer):從指揮轉向共同合作的人,開始發展企業成長所需的專門技術與架構。
  4. 行政者(The Administrator):創造整合系統的人,重心從擴張轉為守成。
  5. 官僚(The Bureaucrat):施行嚴密控制的獨裁者,扼殺或放逐新的預言者與野蠻者,混除所有創新與擴張的可能性。
  6. 貴族(The Aristocrat):財富的繼承人,和所有生產階層的人十分疏離,是造成企業內反叛和分化的禍首。
  7. 綜效者(The Synergist):是個維持平衡的領導者;能結合預言者、野蠻者、建設者、探險者和行政者等的貢獻,而得以讓龐大而複雜的組織繼續延續。


  8. 每一個階段和每一種領導作風都會碰到挑戰。在成長時期,領導人對挑戰做創意式的回應;在衰退時期,領導人沿襲過去成功的經驗,做機械式的回應。只要領導人認清事實,做巧妙的回應,文化和企業都會繼續進步。每一次成功回應之後,並非就是進入安逸狀態,而是面臨更高層次的挑戰,需要再一次漂亮的出擊。創新是領導者不可缺少的,領導者一旦鬆懈,只以昨天的成功來應付今日的挑戰,則組織機能會因此而衰退。不過,很自然的,各階段的領導者會依賴最輕鬆的方式來處理問題,這是人之常情,但若當他們放棄採取創新的因應,失敗也就在所難免。

    領導者可帶動企業活力,造就工作機會和累積財富,同樣的,他也可以是浪費人力財力,混亂官僚、理想破滅的始作俑者。

    史賓格勒(Oswald Spengler)是歷史上第一個記錄領導階段和領導風格的人。他用他的生花妙筆來描寫波浪般(wavelike)的文化模式:

    掠過廣闊海面的是代代無埌、亙古不變的浪濤……,在這表面上,偉大的文化完成自身神奇的波浪循環。它們突然出現,隆起優美的弧線,然後平坦、消失,水面恢復寧靜如一片沉睡的荒野。

    而我的靈感主要來自史學家湯恩比(Amold Toynbee)的作品。他敏銳的洞察力和徹底的研究無人能比。

    歷史上幾個強權國家都脫離不了盛衰循環的模式。保羅‧甘迺迪(Paul Kennedy)形容「大強權的盛衰過程──成長率和技術改良的差異,改變了全球經濟均勢,在這移轉中,又漸漸地對政治和軍事均勢造成衝擊。」他所分析的主題是內部經濟與外來影響的互動關係。

    企業的領導以及強權國家的領導之所以失敗,往往是因為不了解社會內在力量與對外影響力之間的關係。領導者看不清真相,雖然他控制了龐大領土,財力物力也比對手雄厚,但於此同時,所有這些內在力量卻正慢慢失去,對外力量最後也會消失不見。

    這就是歷史陷阱。

    強權國的內在力量來自相對的經濟實力,而據甘迺迪所稱,外在力量就是軍事力量。在企業裡,內在力量是員工的創造力、社會目的的力量、能力的培養和組織成員堅決採取一致行動的能力。企業的外在力量是攻佔市場、超越競爭對手、增加物質資源的能力。

    .命運轉輪

    史萊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在《美國歷史的循環》(The Cycles of American History)一書中提到「在公益與私利之間搖擺不定」。史萊辛格認為命運轉輪有兩面,一面是特別顧及小我、自私自利地追求私有財產,保有最高利潤。另一面是為大我著想、克盡社會責任和利他主義。第一面若衰,第二面則盛,互為消長,不像繼往開來的文化循環。史萊辛格的轉輪一直重複著同樣的模式。

    上述交替的循環模式在某些企業體中曾發生過。企業原先將重心擺在處理人的問題和物質的追求,來照顧員工和滿足公眾的需求;後來則轉而追求累積利潤。不管是企業或文化,我們發現這種交替模式有一定的法則。就像聖經上說的「最初是神諭(Word)」──理念和精神必然在取得物質之前;隨著物質財富的累積和規模的擴大,重心轉移了。當企業或個人的精力不再用於創造,而用於追求物質時,重新出發、再創佳績的衝勁已經不再,剩下的只是遲鈍的軀殼。

    生命週期不是命中注定,我相信人類的自由意志和能力可決定自己的命運。正因為企業的命運掌握在領導者手中,可以在傑出的領導下完善塑造,所以領導者更有必要了解週期中的各個階段。如此,經理人才會對企業內運作的精神力量和物質力量較為敏感。

    研究企業週期,你可以明白公司過去的創意和成功、目前的領導風格和組織、以及預測未來的成敗。你也將學習辨認每個階段所必須克服的陷阱和挑戰。

    也許因此您會更認識自己、上司和屬下的個性,懂得如何變成一位有效的領導人。

    .本書的盼望

    本書所提出的並不是一劑達到完美管理的萬靈丹。我萃取文化生命週期的經驗,選出九句格言,我相信它們說明了維持企業活力和向上衝勁的關鍵,不過,光看格言是不夠的,還得實地練練管理功夫。在企業裡,有時得強硬霸道,有時得凝聚共識;有時得詳細分工,有時候需簡化組織;有時得富冒險精神,有時但求安定。更重要的是,有時必須重振組織活力,以免陷入逐步退化的狀態。

    本書談的是企業文化與領導風格的合理差異。大多數作家認為應該存在著一種企業文化,適用於每一種企業、每一個時期。其實,企業的經理人不會這麼天真,他們知道領導統御得因時、因地制宜。

    優秀的領導人會根據面臨的狀況,做不同的回應。本書將介紹企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及每個時期所需要的領導人物:預言者、野蠻者、建設者、探險者、行政者、官僚、貴族和綜效者。身為管理者,我們可能傾向於某一種領導風格,希望企業的發展階段與我們個人的發展階段相配合。我們也可能強行把自己的領導風格用在組織裡,不管是不是當時最需要的。這正是領導失敗的普遍因素之一。

    一個經理人不可能完全符合某個領導風格的描述,一個公司也不可能完全符合某個發展階段的描述。我們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能夠改變,隨著個人的發展和組織的轉變而調整我們的風格。在您閱讀這些描述的時候,請不要將個人或公司定型。不論個人或公司,都可能融合數種類型、或正處於變動的階段。

    本書中我將解釋企業生命週期曲線,並闡述組織如何經歷自然盛衰的過程。

    縱軸表示企業的健康,以企業創造新財富、維持現有財富的能力為衡量標準。

    我所謂的財富,並不是指一個人或一群人變得更有錢,而是指真正的財富,即相對於投入量其所產出的商品和服務的總合。就整體經濟而言,財富就是每人生產的商品和服務的總合。

    橫軸則代表企業的成熟度。

    企業物質資產的多寡,和企業文化的盛衰,並沒有絕對的正比關係,反而可能是反比的關係。物質資產減少但文化更加創新,也是很有可能的;這種創意和活力的成長可以做為預測未來資產增加的指標。

    相反地,創新活力的喪失則是企業衰退最明顯的徵兆。決定競爭成敗的因素就是創造力──包括產品的創新,和生產力及品質提昇方式的創新。歷史告訴我們,領導風格必須有創意,組織才能創新。領導者必須與屬下接近,使大家為同一個社會目標奮鬥。

    領導人若疏離跟隨者,就會造成凝聚力和創造力的喪失,給予競爭對手有機可乘。企業和國家的情況都是一樣的。

    為了解成長與衰退的過程,就得了解物質與精神世界的相互作用。初期,精神活力豐沛,但物質資產匱乏。隨著物質資產的增加,精神力量反而鬆懈。這似乎是無法避免的,但只要能認清這點,自我惕勵,結果仍是操之在人的。

    湯恩比談到宗教與文化的相互作用時曾寫道:

    初級和次級文化的盛衰交替是一種韻律──如其他人的觀察──輪子的連續迴轉帶動了車輛,但它並不是原地打轉,而是向著前方的目標持續前進。

    他形容那個目標就是人類精神盤旋而上的進步。

    同樣地,企業的生命週期也不只是企業物質結構的擴大或衰退。事實上,衰退提供了再次出擊的動力,對人類的進步、集體財富的創造及社會的整合都有很大的貢獻。文化的成長就是想法、信仰分歧的人集思廣益的過程,每一個文化都延續前面的文化再加以發揚。因此,企業不但要承續本身過去的經驗和文化,也得以其他公司為借鏡。

    如果說本書能給讀者一項新啟示的話,希望這項啟示是:企業文化的衰退是企業走下坡的前奏,這種衰退是領導者的行為和心靈所造成的。同樣地,能夠認清並回應挑戰的創意領袖則能重振企業和社會的活力。

    有充分證據顯示,我們正進入全球文化一體的時期,概念、精力、經濟狀態各不相同的人將進入一項新的整合。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盛衰的循環可能會被打破,而進入全球文化的融合。企業也是一樣,各種概念、特徵、文化若也能有類似的整合,那麼帶來新財富的創新者,和代表理智與安定的行政者,也將可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關係。那將會是我們所盼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