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序言
前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管理領導

【類別最新出版】
逆風前行:變動年代的職場新能力
OKR最重要的一堂課:一則商場寓言,教你避開錯誤、成功打造高績效團隊
複利領導: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會有力量
危機解密:從預防到修復的實戰管理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中國首富劉永行(DJ0004)──希望集團的傳奇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管理領導
叢書系列:BOSS叢書
作者:鄭作時
口述:劉永行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10月09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571337730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序言前言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2

第七章 進軍上海

上海是中國重工業的中心,希望來上海以後是進了一大步。 --劉永行

探路
一九九一年我們籌建重慶分公司的時候,我就對上海感興趣了。

如果說四川是長江的龍尾巴的話,上海就是長江的龍頭。我們從小就聽大人說上海如何如何,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已經不太清楚六、七○年代上海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了。那是中國的工業基地,幾乎所有最好的產品都是上海製造的。所以當我們的飼料在四川的經營有了規模以後,我的心裡就想著到上海去開創一片天地。但我們當時和上海是毫無關係的,怎麼樣去上海呢?這是我一直在想的一個事情。直到有一天,峨眉電子廠的張泉生到我們新津希望廠來參觀。

在六○年代,中國的領導人對世界形勢的估計是要打仗,而且是要打大仗,打核戰。而中國當時在沿海的工業比在內地工業要強得多。政府認為一旦打起仗來這將使中國沒有戰略縱深,所以應該把沿海的工業一部分遷移到內地。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就有了三線工程。因為四川是中國內地,所以有一批軍工和電子企業從沿海遷到了這裡。著名的長虹電器,就是那時候內遷的軍工企業,峨眉電子廠也是。隨著企業的遷移,大批沿海地區的科技人員都遷了過來。其中有很多是上海人。

因為新津希望在四川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四川的很多企業都組織員工到新津來參觀。一九九一年,峨眉電子廠也組織來參觀。因為知道它是一個內遷的三線企業,所以我對這一批參觀者格外留意,想從裡面找一些上海人。一打聽,還真有上海人,他就是張泉生先生。參觀過程中我與他簡單聊了聊,他說當時他還有一年就要退休了,打算退休以後回上海嘉定老家。

這正合適。於是在參觀完了以後,我悄悄地找到了他。問他:「您看我們要到上海去辦一個飼料廠能不能行?」

他說:「一定行的,你們在四川賣得那麼好,到上海也一定可以的。上海那邊的農民很富裕,有很強的購買力。」這樣就有再談下去的基礎了。於是我又問:「可是我們在上海一點關係也沒有,到上海不知道怎麼辦。您能為我們聯繫在上海開工廠的事嗎?」

他想了想,說:「這個事情我沒有一定的把握,但是我有個親戚在上海嘉定縣當工業局長,說不定可以幫上你們的忙。」

我又問:「那你看你幫我們聯繫這個事情需要多少錢?」

他說:「這倒不需要,但是到了上海以後,如果要聯繫這個事情的話,可能會有一點車費啊住宿費之類的,可能需要你們報銷。我估計也不會超過一百人民幣。」

我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五百人民幣。說:「那你就先拿上這五百塊錢,回去的時候一定幫我們留意這個事情。」

他說:「那行,我給你打個收條,」我說不必了。因為這個事情本來我也就不抱太大的希望,所以也沒有打算到公司裡報帳。

說實在話,開工廠這樣的大事,花了五百人民幣,讓一個可說是陌生的老先生去辦,希望的可能性不大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對上海人的好感就是在這位老先生身上打下了,與我在後來接觸的上海人一樣,他們非常精明,但是辦事還是很不錯的。過了一段時間,正當我把與張泉生的這件事放到一邊的時候,接到了他從上海寫來的信。信上說,他回到上海以後聯繫了開工廠的事,他的親戚找了馬陸鄉的黨委書記,那個黨委書記說他們早就知道希望了,但是因為自己太小所以沒有來找我們,馬陸鄉養豬場有一個附屬的飼料廠,這兩年已經經營不下去了,但是占地倒有五十畝。後來我與馬陸鄉又在傳真裡反覆討論開工廠的事。討論的結果是可以和我們合資辦飼料廠,馬陸鄉對所有土地和飼料廠的建築設備估價是兩百萬人民幣。

機會來了
僅僅是見過一面的老先生能幫我把事情辦到這樣的程度,是我所想不到的。大喜過望之餘,我對於開工廠卻還是等了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完全是在等政策改變。當時中國還存在著很多票證,比如說糧票、副食品票,但是可能很少有人會知道有飼料票這一說。在上海就有飼料票,農民在出售農產品的時候,除了錢以外,還附帶有很多票證,而且農民必須憑飼料票才能到飼料廠去買飼料。而這樣的話,飼料廠就必須進入政府的計劃。因為只有進入了計劃,農民的飼料票才能到你這裡來買,同時價格也是政府規定的,如果飼料廠虧損,國家將根據你回收的飼料票進行補貼。這樣的情況,我們私營的飼料企業根本不用想到上海去開廠,如果政府不把你列入計劃,你的飼料肯定是銷不掉的,更不用說有利潤了。

四川當時已經取消了飼料票,我估計上海飼料票的取消也要不了多長時間。果然,九二年九月,我在報紙上看到消息說,上海也取消了飼料票的政策。我知道,機會來了!於是立即開始了上海籌建的準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