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譯 者 作 品

慢想力
日本家庭料理80年:和食餐桌的演變史
血色的旅途:權力、財富、血腥與兵工業,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
小處著手:追求完美的設計
把X放回Sex裡
發現你的經濟天才:如何善用誘因來敲定工作、談戀愛,心想事成
女兒的靈界朋友
美麗有價
情欲徒刑: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行銷企管

【類別最新出版】
視線變遠見:用八爪章魚系統思考,擺脫窮忙無效的專案管理與企業決策
熱賣行銷學:促銷實戰SOP一次上手(熱賣新裝版)
慣性思考大改造:教大腦走不一樣的路,再也不跟別人撞點子。
大數據預測行銷:翻轉品牌X會員經營X精準行銷
角色行銷:透過12個角色原型 建立有型品牌


沃爾瑪有錯嗎?(DH0168)──每日低價的高代價
The Bully of Bentonville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行銷企管
叢書系列:BIG系列
作者:安東尼‧畢昂哥
       Anthony Bianco
譯者:陳正芬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6年12月18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571345911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控訴沃爾瑪

李.史考特(H. Lee Scott Jr.)昂首闊步,穿過洛杉磯歐姆尼旅館(Omni Los Angeles Hotel)大廳,前往發表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演說,他全身散發出一股美國規模最大、實力最強企業老總的氣息。剪裁合身的昂貴西裝套在史考特的精壯體格上,頭髮絲絲不苟,臉上流露生意人的老謀深算,完全看不出他對公開演說有著與生俱來的恐懼。相反地,這位五十四歲的高階主管,看似急著向等在歐姆尼旅館大廳的五百位企業領袖和社團領導人,為他的公司沃爾瑪平反。

歐姆尼是棟豪華的高聳建築,位在一個一向親工會、政治理念自由的城市。對這家出了名的小氣、極度保守、打從骨子裡散發一股南方味兒的阿肯色公司來說,它的老總可不喜歡這種場地。沃爾瑪在加州已經開了一百八十間分店,但是野心勃勃的擴張計畫要把這數字變成四倍,同時從洛杉磯的郊區,朝向都心和加州其他大城市推進;沃爾瑪在黃金州(Golden State,譯註:加州別名)多處據點提出所需的區域規畫和空地都遭到拒絕,於是史考特在二○○五年的二月便御駕親征,在一場由洛杉磯市政論壇(Town Hall Los Angeles)贊助的午宴中,為自己也為公司說幾句「公道話」。洛杉磯市政論壇是個無黨無派的團體,自詡是「專為地球上最重要的思想家與領導者」所設置,語氣雖然不小,卻無庸置疑。

史考特在禮貌性的鼓掌聲中登台,以低調謙遜的美麗詞藻開場,讓人想起已故的山姆.沃爾頓(Sam Walton)──這位樸實到讓人卸下防備的「山姆先生」,於一九六二年在班頓維爾(Bentonville)的偏僻山城奧沙克(Ozarks)創辦沃爾瑪。「據我所知,洛杉磯市政論壇因為舉辦重要議題的對談,而在國內享有盛名。換言之,它是以政府、企業、非營利部門和藝文界傑出人士為主的談話,」史考特說,「對一個來自阿肯色的商店老闆而言,追隨這些人的腳步,來到市政論壇的尊貴講台,令人有些自慚形穢。」

但史考特隨即拋掉偽裝的謙遜,為這家擺好戰鬥架式的公司,提出鏗鏘有力的辯護,而這也是他服務了二十六年的公司。他認為,由於沃爾瑪大量銷售以「每日低價」為號召的商品,隻手提高了美國的生活水準,每年替消費者節省約一千億美元。「這些省下的錢,對於上百萬靠薪水度日的中低收入戶來說,可說是命脈,」他說。「事實上,他們每回向我們買東西,相當於獲得加薪。」依照史考特的講法,沃爾瑪也同樣當之無愧地為數十萬員工提供良好就業機會,慷慨給予兼職工作人員健保等福利,並貢獻鉅額稅金給全美上千個城鎮。「我相信,只要敞開心胸觀看事實,」他說,「你們會同意,沃爾瑪對美國是好的。」

史考特指控貪婪的工會組織、無效率的超市連鎖和競爭對手,說它們為達目的而扭曲「事實」,不僅從根破壞沃爾瑪,也傷害國家利益;他甚至乾脆聲稱沃爾瑪就是美國,而人們反對沃爾瑪前進加州和其他成長市場,這件事本身就是反進步。「當某人製造出更好的捕鼠器,不給老百姓使用以改善生活,不是美國式的作風,」他說。「馬匹和馬車的運輸業者,無法消滅汽車;蠟燭業者的遊說,也不可能阻止電燈的發展。不讓美國人民享受沃爾瑪企業效率帶來的更高水準生活,就是以追求美國理想為名,實際上卻使美國理想成為笑柄的作法。」

先在此打住。當美國最大企業把自己的利益,跟生活、自由和幸福追求等混為一談,美國這塊土地上的每個市政府、州議會大廈和工會廳,應該響起警鐘才對。衝著沃爾瑪而來的強烈抗議,源自於該公司驕傲自大地認為,販賣薄利多銷的商品就有權以「美國人民最大利益的代表」自居。史考特動輒說沃爾瑪是消費者的代言人,但是對具備如此規模和勢力、為沽名釣譽而假裝熱心的企業來說,這種描述似乎顯得不痛不癢。批評者會辯稱,用「威脅者」、「施力者」、「脅迫者」、「專制君主」還比較恰當些。沃爾瑪假借購物者的名義,有計畫地欺壓員工、供應商,以及那些不願順從這家公司以每一.四五天開一家分店的速度來開疆闢土的城鎮居民。

誰不貪小便宜?但是美國大眾──包括被沃爾瑪當「自己人」的經濟拮据者在內──並不是以在超級中心(Supercenter)省下多少錢而被定義,我們是勞動者優先、購物者居次的國家,俗話說:「自食其力。」我們也是公民有自由選舉權的國家。也就是說,我們不同意由沃爾瑪來界定我們自己的經濟利益。

如今,沃爾瑪在各方面遭批判者圍剿,但最大威脅或許來自內部,亦即一群士氣低落的不快樂員工,每年以數十萬人之譜離職,還有數十件針對公司的集體訴訟案即將登場。正當史考特在歐姆尼對沃爾瑪大肆歌功頌德的當天,一群底層員工等烏合之眾聚集在旅館以東八百五十哩處,要把幾乎餵不飽他們的手咬下來。在數十名支持者的參與下,他們駐紮在科羅拉多州羅夫蘭(Loveland,丹佛市成長快速的郊區外圍)的超級中心對街,為輪胎與潤滑油部組成工會的訴求大聲宣示。二十一歲的約書亞.諾布(Joshua Noble)領導眾人,反抗充滿仇恨的反工會雇主。患有癲癇症的諾布被迫搬回家跟父母住,原因是沃爾瑪的薪水負擔不起獨自生活的費用。「永遠低價,就是永遠少付錢給員工,」諾布大聲疾呼。

沃爾瑪計時工作者的平均收入,遠低於美國零售業從業人員的平均工資十二.二八美元,雖然確切金額有待商榷,但根據沃爾瑪自行提供的最高數據,每小時僅區區九.六八美元,起薪又只有幾塊美元。二○○四年,史考特的薪水、紅利、股票等薪酬共一千二百五十九萬三千四百九十三美元入袋,這會兒他竟把每小時平均薪資四捨五入到十美元,以此為沃爾瑪的工資水準辯護,還強調幾乎等於聯邦最低工資五.一五美元的兩倍。即使如此,沃爾瑪的一般全職員工年薪只有一萬七千六百美元,遠低於四口之家的貧窮線──一萬九千一百五十七美元。

沃爾瑪規模之大,以致壓低全國各地的工資。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經濟學者發現,沃爾瑪在九○年代的擴張,導致美國零售業從業人員的收入下降達一.三%。換種說法是,光是二○○○年就減少四十七億美元。更有甚者,沃爾瑪的擴張對員工薪資造成令人憂心的效應,還波及零售業以外。二○○五年,加州公共政策研究院(Public Polic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的經濟學家分析,在沃爾瑪進入某個郡以後,每人拿回家的工資全面減少五%,跡象「強烈暗示沃爾瑪的分店導致工資下滑、移轉到較低收入的工作者(或技術層次較低的工作者),或提高兼職工作人員的利用,」幾位作者如是結論,並表示對地方勞動市場的影響,在南方尤為顯著,因為南方的分店數最多,成立時間也最久。

史考特在演說中標榜的健康保險呢?在沃爾瑪的一百三十萬名美國工作人員中,只有四四%加入公司提供的最低醫療福利,許多人甚至出不起一千美元的最低自負額,和個人每月三十五美元、家庭每月一百四十一美元的保費。結果呢?為使收支平衡,許多員工只得靠救濟金度日。沃爾瑪工作人員的子女有高達四六%沒有投保,要不就是靠政府醫療保險(Medicaid)的保障度日。諾布控訴:「沃爾瑪身為如此龐大的企業,福利計畫卻乏善可陳。」他每月得付將近二百美元的健保費,外加一百美元的處方用藥費以預防癲癇症發作。

除了薪資過低,悶悶不樂的員工也抱怨工作過量。沃爾瑪的各分店刻意短雇員工以壓低工資成本,然而對支付加班費給計時工作人員,又彷彿會少塊肉似的,逼得分店經理只好想辦法讓馬兒跑,又不讓馬兒吃草,否則就要承受職業生涯的後果。最明顯但通常違法的解決之道,就是迫使員工「加白班」,方法是取消用餐和休息時間,或強迫員工打卡簽退,在不計時的情況下繼續工作。在某種無法量化的程度上,沃爾瑪的勞工成本優勢是犧牲員工、玩弄自己白紙黑字政策的產物。

二○○○年,沃爾瑪針對一百二十八家分店雇用的二萬五千名計時人員,在一個禮拜內的出勤紀錄進行內部稽核,他們的發現令人瞠目結舌:每位員工有三次明顯的違規紀錄,包括六萬零七百六十七次的休息時間沒有用來休息,一萬五千七百零五次放棄用餐時間,以及一千三百七十一次未成年員工工作超時,或在不恰當的時間工作(例如上課時間)。公司對此完全置之不理,當這項資料於二○○四年外洩到《紐約時報》後,它並未否認自己的稽核結果,而是宣稱公司無從得知工作人員在下班時是否根本忘了簽退。「依我們看,」某發言人表示,「稽核結果不具任何意義。」但別人可不這麼想,聯邦和州政府當局不斷以違反勞工法為由,傳訊沃爾瑪並處以罰款(也包括雇用非法外勞的包商在內)。

沃爾瑪堅稱自己是「親同仁,而非反工會」,但是對於各分店為組織工會而串連的行為,卻試圖施以無情鎮壓。該公司給分店主管的標準版手冊之一是《保持無工會的管理者工具箱》(Manager's Toolbox to Remaining Union Free),敦促管理者隨時留意剛萌芽的工會主義訊息,例如「經常在同仁家裡聚會」,或「從不被看到在一起的同事……彼此交談或來往。」據聞,沃爾瑪總部對員工的電話和電子郵件進行祕密監控,只要在某家分店確實偵測到親工會的觀點,總公司就用私人噴射機派遣「勞工關係團隊」前來,對異議者恩威並施,使他們遵照公司絕對反工會的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