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序言 1
序言 2
書摘:西雅圖--初露鋒芒的社運
書摘:下一步怎麼走1
書摘:下一步怎麼走2

作 者 作 品

NO LOGO—顛覆品牌統治的反抗運動聖經〔15週年典藏紀念版〕
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天翻地覆:資本主義 vs. 氣候危機
娜歐蜜克萊恩三書:No Logo + 震撼主義 + 天翻地覆
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

譯 者 作 品

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專欄作家化身高年級求職生的臥底觀察〔10週年新版〕

經濟貿易

【類別最新出版】
中國謀略:新全球化下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與戰略布局
低歸屬感世代:面對因科技而變得孤獨的一代,管理者該如何找回工作夥伴間的深刻連結?
隱秘戰爭
一次讀懂經濟學經典
鉅變:當代政治、經濟的起源


破窗(BA0172)
Fences and Windows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經濟貿易
叢書系列:文化叢書
作者: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譯者:林淑媛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2月09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8頁
ISBN:9571340529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序言 1序言 2書摘:西雅圖--初露鋒芒的社運書摘:下一步怎麼走1書摘:下一步怎麼走2



  書摘:下一步怎麼走1

下一步怎麼走?──反全球統合主義運動無需簽訂完美的計畫才能收效

二○○二年七月

「這場會議和其他會議不同。」

所有演講者在抵達紐約市的河堤教堂(Riverside Church)參加「政策與社會的再想像」(Re-Imagining Politics and Society)會議前,都被這麼告知。我們對與會代表(五月份三天下來大約有一千人)演說的內容,主要在試著去解決一個特定的問題:指導反全球統合主義(globe corporatism)運動所缺乏的「一致遠見與策略」。

我們被告知,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這些年輕的社運人士,去過西雅圖癱瘓了世貿組織,到過華盛頓特區抗議世界銀行和IMF,被新聞媒體貶為一群只會裝樹扮羊,做宣傳,滿腦袋泡沫的團體。根據道德與意義基金會(Foundation for Ethics and Meaning)會議召集人的說法,我們的任務就是把無頭緒的街頭運動塑造成有結構、討好媒體的寵兒。這不只是另一場研討會,我們即將「催生一個推動社會、經濟和政治改革的統合運動」。

我在演講廳進進出出,聽取雅瑞安納‧哈芬頓(Arianna Huffington)、麥可‧勒那(Michael Lerner)、大衛‧寇騰( David Korten)、 柯奈‧衛斯特(Cornel West)以及許多人的觀點,從頭到尾意義深長的訓練,到最後還是徒勞無功,給了我很大的衝擊。即使我們勉力擬出一項完美的計畫-清楚、連貫又具前瞻性-我們能把這些戒律頒給誰呢?去年十一月在西雅圖街頭引起世人注意的反企業示威活動,並非由一個政黨或是一個由總部指揮、有年度選舉以及附屬組織和地方性節目的全國廣播網統合而成。它是由個別發起人與知識份子的主意塑造而成,沒有特定的人作為領導者。在此紛亂的脈絡中,河堤教堂裡孕育出來的想法和計畫並非毫不相干,只是不若期望中的重要而已。這些想法和計畫沒被當作社運的政策,而是注定要被沖刷、浪擲在資訊的潮流中,也就是全球反企業化組織網每日都在製造、消耗的網路日記、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 NGO)宣言、學術論文、自製錄影帶、心靈吶喊(cris de coeur)。

持續不去的批評的另一面是,這些街頭示威的孩子之間缺少明確的領導人物及追隨者。對那些期待六○年代重現的人而言,這項因素導致整個反企業運動顯得出奇冷清:顯然,這些人真的太沒組織了,因此在面對一個設法將他們組織起來的完美計畫時,無法一起回應。他們都是喝MTV奶水長大的社運份子,你可以聽到保守派這麼批評他們:亂無章法、沒線性計畫、思想無重點。

一般人很容易被這些批評所矇騙。如果有一件正反雙方都同意的事,那就是一個明確、有組織的意識形態論點的價值。但或許事實不如想像中的簡單。西雅圖和華盛頓的抗議人士看似沒有重點議題,主要在於他們本來就不只是一項示威運動,而是許多小運動的統合,針對特定的個別跨國企業(例如耐吉)、特定的工業(例如農業綜合企業),或是一項貿易新措施(例如美洲國家自由貿易區)。這些較小、有目標的運動都有個共同起因:他們都相信,自己所抗爭的諸般問題都源於具有企業傾向的全球化,這是把權力與財富集中到越來越少人手上的幫凶。當然,也有意見分岐之處-例如:關於民族國家(nation-state)該扮演何種角色,資本主義是否還有救,以及改革的速度等等。但有個共識正在大部份的小型運動中逐漸成形,那就是權力去集中化,建立以群眾為本的決策潛能-不管是經由工會、鄰里、農場、村落、無政府主義集團組織,或是原住民自治政府-對於是否能與跨國企業勢力相抗衡,這些是十分重要的。

儘管具有共同立場,這些不同的運動並沒有聯合成單一的運動。然而,它們彼此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就像網路上的「熱連結」(hotlink)將不同的網頁連結起來。這個比喻不是巧合,事實上它是了解政治組織變化本質的主要關鍵。雖然很多人都注意到,如果沒有網際網路,最近許多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根本無法成形,但許多人都忽略一點,就是促進這些運動的傳播科技,正在塑造社運本身類似網頁的形象。多虧了網路的存在,使得動員行動能在最少官僚與階級組織干預的情況下運作;將迫不得已而達成的共識和咬文嚼字的宣言隱入幕後,代之而起的是一個持續、組織鬆散、有時還是臨時起意的資訊交換文化。

發生在西雅圖和華盛頓街頭的事件是社運版的網際網路,它反映了網際網路基本、分散、互動的路徑-可以說是一個有生命的網際網路。

位於華盛頓的市調機構電傳地理公司(TeleGeography)把網際網路當成太陽系一樣,決定要描繪出其結構。最近,電傳地理公司宣佈,網際網路並不是一個巨大的網脈,而是由「車輪的軸心和輪輻」(hubs and spokes)組合而成的網絡。軸心是活動的中心,輪輻則是連結到其他中心(自治而互動)的媒介。

這似乎也是西雅圖和華盛頓示威活動的最佳寫照。大規模的統合是社運人士的軸心,而這些軸心又是由成百、甚至成千的自治輪輻組合而成。在示威期間,輪輻的形式是以五到二十個抗議人士所組合的「親密團體」(affinity group),每一個團體推派一位發言人代表他們參加例行的「輪輻會議」(spokescouncil)。雖然每一個親密團體都同意遵守非暴力法則,他們也可獨立運作,具有策略自決的能力。有些集會遊行還拿了真的布網來象徵他們的示威活動。集會時間到了,他們就把網子放在地上,高喊:「把輪輻放在網上」,街頭頓時變成了會議室。

西雅圖和華盛頓示威發生前四年,類似的軸心事件也在奧克蘭、溫哥華、馬尼拉、伯明罕、倫敦、日內瓦、吉隆坡、科隆等地舉行的世貿組織、七大工業國(G7)、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等高峰會議集結過。每一場大規模示威活動都是根據對等分權的原則組織而成。社運人士不形成密集的陣線,而採小團體包圍特定目標的方式。他們也不建立複雜的全國性或國際性官僚體制,而採用暫時的結構:把空樓轉換為「統合中心」,獨立媒體製作人組織臨時的社運人士新聞中心。這些示威背後的特設聯盟常以策動日為代號:J18、N30、A16,以及即將在九月二十六日於布拉格舉行的IMF會議,S26。活動一結束,他們也銷聲匿跡,只留下一個網頁資料庫檔案為證。

以上所談到的徹底分權,背後可能藏匿著一個真正的科層組織,那得看看是誰擁有、懂得或控制這個可以把所有社運人士連結起來的電腦網絡了。無政府主義者電腦網路「道通」(Tao Communications)創辦人之一傑西.赫許(Jesse Hirsh)就稱之為「電腦怪胎的特編委員會」(a geek adhocracy)。

軸心與輪輻模式在示威活動中不只是一個策略;套句《全球交流報》(Global Exchange)記者凱文.丹那荷(Kevin Danaher)的話,抗議人士本身就是由「聯盟中的聯盟」所組成。每一個反企業行動都是由許多團體組成,大多是非政府組織、工會、學生和無政府主義者。他們運用網際網路及一些更傳統的組織工具,來運作所有行動,從條列世界銀行最近的違法行為,以傳真和電子郵件轟炸殼牌石油公司,到散發隨時可下載的反血汗工廠傳單以抗議耐吉公司。這些團體仍舊維持自治形態,但他們的國際協調能力卻很靈活,經常把攻擊目標打得慘兮兮。

有人提出反企業運動缺乏「遠見」的指控,但只要看看這些行動的來龍去脈,這些說法便不堪一擊。西雅圖和華盛頓的大規模示威活動是一個口號與主張的大雜膾;對一個不經意的觀察者而言,要解讀美國對待死刑犯穆米亞.阿布賈邁勒(Mumia Abu-Jamal,編按:被控殺警的記者,自一九八一年囚禁至今,但許多人認為控方刻意隱瞞對被告有利的證詞,是為冤獄)和大海龜命運之間的關聯,是很難的一件事;以上這些都是事實。但為了要找出這些大規模運動的連貫性,批評家卻把示威活動的表象和本質混淆,沒有意會到扮成樹木的人其實是在影射森林。這個運動是它自己的輪幅,而在這些輪輻裡,遠見絕不匱乏。

舉例來說,學生發起的反血汗工廠行動,從單純的批評公司和校園行政人員,快速轉變為起草一份生產守則,並建立一個與南半球勞工社運人士合作的準監管機構,勞工權益協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反對基因工程改造食品的運動,也迎接陸續而來一波波的政策勝利,首先是迫使英國超市下架許多基因改造食品,歐洲通過商品標示法,接著又在蒙特婁議定書(Montreal Protocol)的生物安全(Biosafety)議題上有了長足的進展。同一時間,反對世銀和IMF所領導發展模式的人士,也研發了許多以社區為本的發展模式、土地改革、取消債務和自治原則。批評石礦工業的人士也同樣發展出許多主張,例如永續能源和盡良心的資源取用-雖然他們少有機會試行他們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