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前言

企業成功案例

【類別最新出版】
麥凱銷售聖經:從A到Z,輕鬆教你賣動全世界
HOME RUN TAIWAN 與臺灣一起前行
行家這樣開餐廳套書(共兩冊):第一次開餐廳就獲利
成交在見客戶之前-成為頂尖業務的五項修煉
解決問題最簡單的方法──在故事中學會麥肯錫5大思考工具


鴻源風暴檔案(DH0025)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企業成功案例
叢書系列:BIG系列
作者:張孟起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5年06月25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65頁
ISBN:9571317195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前言



  前言

鴻源生與死

.經營鐵三角

沈長聲,男。民國31年 9 月16日生,祖籍江蘇,中等身材,外型瘦弱白皙,喜穿休閒服,著休閒鞋,不穿襪子,怕香菸味。

他就是曾經吸金近千億新台幣,擁有近二十萬投資人的台灣地下投資公司龍頭老大──鴻源機構的實際負責人,鴻源內人稱「沈董」。

曾經,在鴻源的投資人心目中,沈長聲集經營之神、虔誠的密宗信徒、大善人於一身,「沈董」簡直就等於「神董」。鴻源倒閉之後,沈長聲在絕大多數投資人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被視為詐騙投資人血汗錢的大騙子。但仍有許多投資人認為鴻源的倒閉,應怪罪於政府的取締,如果能把鴻源所剩無幾的資產交給沈長聲繼續經營,仍可能有東山再起的一天。甚至還有投資人就算已經血本無歸,卻仍然認定沈長聲是一個大好人。

在鴻源機構幹部的心中,沈長聲是個強勢的領導人,事必躬親、鉅細靡遺。他對幹部採取單向連絡,無論任何時候,他都可以連絡上重要幹部,並給予指示,但幹部不能跟他連絡,也很難找得到他,掌握他的行蹤。他說的話,在公司內部被稱為「沈董口諭」;他寫的字,被稱為「沈董手諭」。

卻也有鴻源公司幹部認為,沈長聲不是神,是魔。他是玩弄人性的高手,善於掌握人性弱點,並加以利用,使其死心塌地為他賣命。他不但掌握人的行為,更掌握人的心靈。

另也有公司幹部十分瞧他不起,曾說:「沈長聲的神話還不是錢堆出來的,鴻源發得出四分利,投資人才尊他為神,發不出獲利時,看他還神不神。」

於勇明,男,民國34年1月12日生,祖籍江蘇,中等身材,精壯結實,衣著考究,愛抽KENT香菸,喝「藍帶」,最好是在酒廊喝。

於勇明有兩項過人之處及一項特質。他可以長期一天只睡二小時,而保持充沛體力和清醒頭腦,還可以一天喝一瓶藍帶;他可以邊「操盤」,以電話指揮號子進出炒作股票,邊和電腦對打麻將,氣定神閒。他的特質則是,永遠不受體制約束,行事永遠遊走在法律邊緣。他曾說:「我作公務員,就一定會貪污,因為薪水不夠我用。」

於勇明精通外匯、期貨、股票的炒作,一度是鴻源機構用以宣傳的活財神,投資人也曾深信,他為鴻源賺了很多錢。

他口無遮攔,對沈長聲的造神運動不以為然,他更是無神論者,視沈長聲的密宗信仰為裝神弄鬼,他的辦公室是鴻源高級主管辦公室中唯一沒有陳設密宗法器或是改過風水的。

於勇明在鴻源機構成立四年後才進入鴻源,曾幹到總裁,一度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一度被架空權力,甚至和沈長聲貌合神離。

劉鐵球,男,民國37年生,祖籍遼寧,高大壯實,抽三五牌香菸,喝XO,吃檳榔,愛喝咖啡。

劉鐵球的父親曾為考試院參事,兄、姊都有高等學歷,一度定居法國和瑞士,只有他是家中異數,從小就在考試院附近的木柵、溝子口一帶十分「罩」,其後更成為四海幫的要角。

就在武打明星王羽與四海幫劉偉民發生「天廚餐廳喋血案」之後,與劉偉民私交甚篤的劉鐵球在新店遭人伏擊,身中十三刀,從此退出江湖。

在於勇明的介紹下,劉鐵球進入鴻源,擔任高雄辦事處的區主管,當時高雄還沒有地下投資公司,民眾對於拿出十五萬元換回一張紙,就能月領獲利的說法,視為天方夜譚,但在他一次次舉辦說明會之後,資金竟然源源而來,他也因此升上了副總裁。劉鐵球對沈長聲可說是言聽計從,甚至可說是既畏服又愚忠。他曾遭沈長聲責罵之後回家大哭,令他妻子十分不解,曾說:「橫高豎大的一個男人,怎麼會怕像隻病貓的沈長聲。」

沈長聲、於勇明、劉鐵球三人,被視為鴻源鐵三角;沈長聲是精神領袖、劉鐵球是吸金高手、於勇明則是投資長才。這三人的恩怨情仇,使鴻源茁壯,也使鴻源滅亡。

.團結如鋼鐵

民國78年 9 月30日晚上,彰化縣八卦山體育館內燈火通明。館外暮色低垂,兩列人牆由館內延伸至館外入口處車道,沈長聲走出由女司機駕駛的凱迪拉克房車,緩步進入館內,兩列人牆依序喊出「沈董好」,此起彼落,由遠而近。沈董駕臨「鴻源人團結大會」。

會中,司儀以哽咽的語調唸了一篇文章《那支捨不得吃的雞腿》,大意是說,投資鴻源前,因為沒錢,好不容易買了一支雞腿,全家人都捨不得吃;現在投資鴻源,就有錢了,不要說雞腿,山珍海味都吃得起,家中再有雞腿,也沒人想吃了。憶昔日之苦,思今日之甜,當然都歸功於沈董的賜福。

就像是戒嚴時期的國慶晚會一樣,鴻源人團結大會安排了各項鼓舞士氣、凝聚向心力的節目。看台上坐著來自全省各地的投資人,在分公司幹部的領導下,展開各出奇招的啦啦隊表演,不同省籍、不同年齡的投資人,卻有著整齊劃一的動作。開族群融合、混齡教學之先河,就連年逾花甲的技資人都能擺出童稚的笑容,做出柔媚的手勢。

大會在一首《鋼鐵的心》中進入尾聲,數百位投資人與公司幹部人手一支蠟燭,將沈長聲團團圍住,沈長聲面無表情,頭微抬向上仰望,燈光轉暗,燭光閃爍,成功的塑造出以金錢為本位,道德、神性、幹練三位一體的沈董。

.破產如山倒

民國80年 6 月中旬的一天,台北市長春路一塊土地上的樣品屋內,人潮洶湧,投資人正在向破產管理人辦理債權登記。鴻源倒了,已遭法院判決宣告破產。

舉凡是地下投資公司倒了,投資人沒有不吵的,也沒有不鬧分裂的。鴻源身為地下投資公司龍頭老大,自不能免俗,鬧得還更有組織。

樣品屋呈狹長形,東西走向,東端為破產管理人受理投資人辦理債權登記處,近東處(即偏中的東端)聚集主張宣告鴻源破產的自救總會派投資人,中間聚集主張與沈長聲和解、反對破產的自救委員會派投資人,近西處則是自救委員會佔據的辦公室(自救委員會並反控破產管理人強佔他們的辦公室),西端則是負有觀察任務而未星散的鴻源機構原北部地區區主管聚會之所。

單就樣品屋內各路人馬分估山頭的情況,就可推知投資人內部意見分歧,目標雖都在討債,但卻各有盤算;處境雖皆不佳,卻難以同心協力。

.樹倒猢猻不散

民國80年 9 月23日,鴻源投資人劉富山寫了一封信給被收押在土城看守所的沈長聲。那封信與沈長聲的回信都被公佈在長春路樣品屋內,可見得沈長聲在獄中仍不忘對投資人作文宣。

劉富山信中所言不外乎諭之以理,動之以情,希望能拿回些血汗錢。諭之以理則是表明鴻源會垮,絕不怪沈董,是大環境使然,沈董內心其實並未存欺騙之意,也飽含委屈。只要沈長聲能將鴻源的資產透明化,也就是將鴻源在海外還有的錢交出來,鴻源投資人還是會為沈董馨香禱祝的。

劉富山的心態多少也反映出鴻源機構絕大多數投資人的心態,「只要能多拿些錢回來,沈董還是沈董」。因為鴻源機構不同於其他地下投資公司,它成立了近八年,就算是以後債養前債,它畢竟按約定發了六年多的獲利給投資人。就算投資人把獲利又回存當本金,但那也是投資人心甘情願,除了最後兩年才加人的投資人確實血本無歸之外,若投資人都有許多獲利了結的機會,只是他們不收手而已,所以也就很難理直氣壯大罵沈長聲是騙子了。

沈長聲於 9 月30日回信。明明當時大勢已去,政府不可能再給鴻源機會,讓地下投資公司在台灣死灰復燃,沈長聲還希望自己能交保,「在外」和投資人一起心手相連的努力,以減少投資人的損失。沈長聲說話一向投投資人所好,他之所以這樣說,也是肯定這樣的說詞在投資人心中會有賣點,投資人對沈長聲還沒徹底失望,就算對他經營能力失望,對他的償債誠意也未絕望。

明明公司已經倒了,所剩的資產已被法院查扣,負責人已被收押,投資人和沈長聲之間還能有某種程度的互信互利關係,鴻源機構實在太特殊了。

.鴻源案警示我們什麼?

以上就是對成立近八年、吸金近千億元新台幣、投資人近二十萬人的鴻源機構,曾經孕育培養出的體制外怪傑的速寫,以及一些重要場景的掃瞄,透過這些不甚連貫的段落,一窺鴻源這隻地下經濟怪獸的斑紋。

老舍在《茶館》一劇中曾說過:「一個小茶館,就是一個大社會。」同樣的,像鴻源機構這麼規模龐大的組織,更應能反映出一個大社會。

鴻源為什麼能在台灣萌芽、成長、茁壯,必須要檢視一下台灣這塊土壤是否給予鴻源所需要的養分。鴻源機構副總裁劉鐵球死後,他旅居德國的哥哥劉鐵柱返國悼喪,當他發現弟弟任職公司的性質後,大吃一驚說:「台灣為什麼會有地下投資公司?這在德國是不可思議的事,在德國就算有人開地下投資公司,也沒人敢把錢放進去,也沒有人想把錢放進去領高利!」

終於有一樣東西是台灣能,兩德國不能的了。

分析鴻源機構在台得以萌芽、成長、茁壯的政治、社會、經濟背景後,就可發現,鴻源在台灣出現是十分合理的。鴻源的八年始於民國72年、終於79年,這期間台灣政治環境由戒嚴進入解嚴,民進黨成為合法政黨,共產黨不再是叛亂團體,反攻大陸徹底絕望,政府開放大陸探親,中共不放棄武力犯台,台灣的政治前景極不明朗。

社會方面已由農業社會徹底進入工商業社會,舊有農業杜會中大家庭所提供予個人的安全保護傘完全解體,保險制度不完善,社會福利制度欠缺。83年的焦點新聞──國民年金與全民健保當時還是聞所未聞。杜會福利制度的缺乏,造成人民「養生送死有憾」,危機感迫使人民必須累積更多的財富。

從經濟面分析,78、79年正是台灣泡沫經濟的全盛時期,錯誤的中央銀行寬鬆貨幣政策,造成房地產價格的倍數飆漲,股票加權指數由二千點上漲到一萬二千點,各種炫耀性消費莫不門庭若市,「賓士、滿天星、XO」成為台灣的三多。向前奔馳的泡沫經濟列車吸引全民搶搭,深恐一落人後即萬劫不復,由小康淪為相對貧民。

在這種政治、社會、經濟環境背景下,會有一批極具冒險致富精神的人民成為鴻源的忠實子民,是十分合理的。

地下投資公司就像是一顆種子,只要一沾上貪念的土壤,立刻就會萌芽、成長、茁壯,古今中外皆然。

17世紀英國的「南海泡沫」事件,就像是鴻源的原始版一樣。民國83年,莫斯科的地下投資公司風暴中,投資人向政府示威、陳情的場景也在台灣出現過。

顯然的,類似鴻源這樣的地下投資公司,絕不會在人類歷史上絕跡,尤其是在台灣,鴻源雖死,但地下投資公司仍將層出不窮。<

 
自序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