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導讀
書摘 1
書摘 2

譯 者 作 品

資訊焦慮
如何吹響領導的號角
真實的謊言:揭開民調與統計的黑盒子
全贏戰略
EQ測驗書:你的EQ及格嗎?
辯論高手
下個富翁就是你
皮爾松那形象法則:成功打造個人和企業的金字招牌
資訊經營法則
沒有終點的旅程:努蘭自傳

企業成功案例

【類別最新出版】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家的夢想,無限大:大家房屋的經營哲學
熱賣行銷學:促銷實戰SOP一次上手(熱賣新裝版)
麥凱銷售聖經:從A到Z,輕鬆教你賣動全世界
行家這樣開餐廳套書(共兩冊):第一次開餐廳就獲利


畫夢的巨人(DH0058)
Serious Business : The Art and Commerce of Animation in America from Betty Boop to Toy Story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企業成功案例
叢書系列:BIG系列
作者:史帝凡.坎佛
       Stefan Kanfer
譯者:張美惠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8年04月21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48頁
ISBN:9571325309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讀書摘 1書摘 2



  導讀

在巫術中看見自己

.陳文玲(政治大學廣告系副教授)

卡通是一種巫術。孩子圍坐在電視機前熱切的傾身向前,他們的眼神定定的望向畫面深邃處,表情專注得彷彿已經以身相許。「哪怕地老天荒,海枯石爛,我對你的愛情永誌不渝。」孩子對卡通深情款款的說。

「卡通巫術說」所言不虛。1911年第一部卡通在電影院上映,就造成不小的震撼,「觀眾不知道這究竟是創舉或騙局」。那時候沒有人能夠想像:我們竟然可以讓沒有生命的東西動起來,而且動得栩栩如生。卡通先驅溫瑟.麥凱所製作的卡通經常是雜耍表演的一部份,銀幕上會動的恐龍是一個賣點,真人與卡通的密切配合更令觀眾目瞪口呆,每個人大概都不免心中狐疑自問:「真的假的?」打從一開始,卡通就是在魔幻神祕的煙霧籠罩下來到這個世間的,像巫術一樣享有神力,它的魅力就來自它的難以理解。

年紀漸長,新的玩具很快攫去孩子的注意力。卡通像青梅竹馬泛黃的相片,小心翼翼的珍藏在百寶盒底層。照片還是在,但是搬過家、道過再見之後,那人就從腦海的淺灘逐漸退潮,而後浪依然洶湧。

但卡通與兒時玩伴不同的是,米老鼠、卜派與頑皮豹不會長大。當我們年紀漸長,卡通的巫術也失去了效力,我們重新用世故的眼光審視它:「嗯,這玩意兒俗名『卡通』,學名『動畫』,用繪圖與科學的技術來使人類的想像起飛、實現人類的夢想,但是難逃商業的天羅地網。」

《畫夢的巨人》提供的就是這樣的眼光。在動畫的幻想世界裡,作者史帝凡.坎佛冷眼旁觀近乎絕情,一一讓讀者看見美國動畫產業的興衰與競爭。在各個動畫公司裡外,不乏藝術家與畫匠、資本家與繪畫勞工、頂尖的生意頭腦與註定要虧錢的敗家子……,在綜觀動畫產業史的同時,史帝凡.坎佛也沒有忽略在時代的巨流之中載沈載浮的那些人。確實是這些人的才華與愚蠢的總和,形塑了今天我們所看見的美國動畫。

即使是動畫的幻想世界裡,一切亦皆有所本。動畫是人畫出來的,即使它的成品再怎麼奇幻詭譎,技術上如何巧奪天工,它畢竟是人腦的產物,而人腦則是社會的產物。在《畫夢的巨人》書中,我們可以看見巨人所受的束縛、限制,不管巨人自己是否意識到。

最明顯的大概是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愛國、殺敵很快變成最具急迫性的主題,即使強調純潔夢幻的動畫世界也嗅得到煙硝味,迪士尼片廠甚至根本就被美軍規劃為「防禦指揮站」,軍火吉普車一起進駐。60、 70 年代興起的淨化運動更從立意良善的「反暴力」,演變為對創作自由的無窮盡干涉。

同時,美國社會裡各種族之間的深刻歧異,也向來非常「自然」的反映在動畫裡。紅極一時的黑色菲力貓粗魯、野蠻,與當時貶低黑人能力的社會偏見不謀而合,而無巧不巧的,菲力貓想追求的優雅小姐就是白貓。華納公司的卡通裡,「黑人一律是食人族或擦鞋童或愛吃西瓜愛聽爵士樂的傻瓜,義大利移民一律是帶著猴子拉手風琴的街頭藝人,中國人是洗衣店裡說話毫無內容的工人,墨西哥酒店裡必然到處是蟑螂。」在戰爭期間,日本人則化身為暴牙與和服,被英勇的動畫主角(如卜派)痛毆羞辱。除此之外,雖然作者並未多加著墨,但細心的讀者應該會發現「性別歧視」也是不可忽略的侷限,女性角色總是柔弱待救,男性對女性的支配與侵犯往往在動畫的趣味氣氛中被稀釋掉了。

透過史帝凡.坎佛的筆,我們不只看見了會七十二變的孫悟空,更進一步看見了如來佛的手掌。動畫的「千變萬化」與「夢幻天堂」並非漫無止境,它的製造者仍然座落於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裡,我們的框架就是動畫的現實,我們的限制亦如實的反映在動畫裡。這時候,電視螢幕的聲光影像依然快速閃動,我們好像回到了那個面對電視如面對水晶球的童年,只是,這一次,我們在水晶球裡照見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