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推薦序 南方朔
推薦序 胡晴舫
推薦序 徐進鈺
推薦序 陳信行
推薦序 張翠容
推薦序 張鐵志
推薦序 馮建三
國際書評讚譽
開卷書評
《震撼主義》-驚嚇的政治災難學 ◎張小虹
活動記錄:2009/8/13座談對談稿

作 者 作 品

破窗
NO LOGO—顛覆品牌統治的反抗運動聖經〔15週年典藏紀念版〕
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天翻地覆:資本主義 vs. 氣候危機
娜歐蜜克萊恩三書:No Logo + 震撼主義 + 天翻地覆

譯 者 作 品

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趨勢

【類別最新出版】
熱賣行銷學:促銷實戰SOP一次上手(熱賣新裝版)
外商、大企業求職秘笈:超精準英語履歷X面試,展現你的價值和優勢
創業。從1開始:從0到1,不靠富爸爸,不用白手起家
空巢的勇氣:人生下半場的35個必修學分
大數據預測行銷:翻轉品牌X會員經營X精準行銷


震撼主義(BA0180)──災難經濟的興起
The Shock Doctrine: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趨勢
叢書系列:文化叢書
作者: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譯者:吳國卿、王柏鴻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22日
定價:550 元
售價:43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 /平裝/560頁
ISBN:978957135045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推薦序 南方朔推薦序 胡晴舫推薦序 徐進鈺推薦序 陳信行推薦序 張翠容推薦序 張鐵志推薦序 馮建三國際書評讚譽開卷書評《震撼主義》-驚嚇的政治災難學 ◎張小虹活動記錄:2009/8/13座談對談稿



  書摘 1

 

引言 空白即是美:三十年的抹除和重造世界

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 ──《聖經.創世紀》第六章第十一節(中文和合本)

震撼與威懾(Shock and Awe)就是要製造讓一般大眾、社會中的特定部門,或領導階層所無法理解的恐懼、危險和破壞。以龍捲風、颶風、地震、洪水、失控的大火、饑饉和疾病等形式所展現的自然,就能產生震撼與威懾。──《震撼與威懾:達成快速掌握》(Shock and Awe: Achieving Rapid Dominance),美國在伊拉克戰爭的軍事理論

二○○五年九月,我在路易西安那州巴頓魯治(Baton Rouge)的紅十字收容所認識裴利(Jamar Perry)。面帶笑容的年輕山達基教徒正在分配晚餐,他也排在隊伍當中。我剛被逮到未在媒體人員陪同下跟被收容者談話,正在設法混入人群,雖然我是這一大群非裔美國南方人中唯一的加拿大白人。我躲到領食物的隊伍裡,排在裴利後面,好像我們是老朋友那樣要求他跟我談話,而他也和氣地照辦。

他在紐奧良出生和長大,已離開那個被水淹沒的城市一週。他看起來大約十七歲,但他告訴我是二十三歲。他跟家人苦苦等候來載他們撤離的巴士,但巴士始終未出現,他們被迫在炙熱的太陽下步行。最後他們來到這裡,一個寬廣的集會中心,通常用來舉辦醫療用品展,或表演「首府大屠殺:終極鐵籠格鬥」,但現在這裡擠滿了二千頂帆布床,和一大堆憤怒而疲憊的人,由剛從伊拉克返國、暴躁不安的國民警衛隊士兵負責看管。

當天收容所盛傳的消息是,出身該市的知名共和黨國會議員貝克告訴一群遊說者:「我們終於清光了紐奧良的國民住宅。我們無法辦到的事,上帝辦到了。」紐奧良最富有的地產開發商坎尼查洛(Joseph Canizaro)不久前才說出類似的感覺:「我想我們有了一片可以重新開始的空白石板。有了這片空白石板,我們會有龐大的商機。」一週來,巴頓魯治的路易西安那州議會裡遊說者熙來攘往,都在協助促成這些大商機:降低稅率、放寬管制、更低廉的勞工,和一個「較小、較安全的城市」──實際上就是剷平國宅的計畫,以高樓公寓取代它們。聽到這些「重新開始」和「空白石板」的說法,會讓你馬上忘掉就在公路那頭幾英里外,還有一大片廢墟、外溢的化學品,以及人的排泄物混雜的毒水。

在收容所裡的裴利完全聽不進去。「我真的不認為這是把城裡清乾淨。我看到的是城裡有許多人死了,而且死得很冤枉。」

他說得很小聲,但我們前面隊伍裡的一位老人聽到,回過頭來說:「巴頓魯治這些人有什麼毛病?這不是什麼商機,而是該死的悲劇。他們瞎了嗎?」

一名帶著兩個孩子的媽插嘴說:「不對,他們沒有瞎,他們是邪惡。他們認為這樣正好。」

從紐奧良淹大水看到機會的人,有一位叫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就是那位倡議放任式資本主義、為近代高度流動的全球經濟奠立理論基礎的祖師級經濟學家。九十三歲高齡、健康日漸衰弱的「米叔叔」(Uncle Miltie,他的追隨者這麼稱呼他),在海堤破裂三個月後卻有力氣為《華爾街日報》寫一篇專欄。「大多數紐奧良的學校已成廢墟,」傅利曼寫道:「學童的家也一樣。這些孩子現在分散到全國各地。這是一場悲劇,但同時也是大刀闊斧改革教育體系的機會。」

傅利曼大刀闊斧的想法是,與其把數十億美元重建基金的其中一部分,用在重建和改善紐奧良既有的公立學校體系,政府應該提供消費券給家庭,用來向民間機構購買所需東西,這些民間機構有許多是以營利為目的,而且可獲得政府的補貼。傅利曼強調,這些根本的變革將不是權宜措施,而是「永久性的改革」。

一群右派智庫人士抓住傅利曼的提議,在颶風後降臨這個城市。布希政府支持他們所提的計畫,準備以數千萬美元把紐奧良的學校轉變成「委辦學校」(charter schools),由民間人士根據自訂的規則來經營這些政府資助的機構。委辦學校在美國引發兩極的意見,在紐奧良更是群情激憤,許多非洲裔美國人家長認為這會倒轉民權運動的成果,將危及所有學童接受同等水準教育的權利。不過,對傅利曼來說,整個國營學校體系的概念散發著社會主義的惡臭。根據他的觀點,國家唯一的功能是「保護我們的自由,免於國門外的敵人及我們同胞的侵害:維護法律和秩序,執行私人合約,促進競爭市場」。換句話說,就是供應警察和士兵──其他的一切作為,包括提供免費教育,都是對市場的不公平干預。

與海堤修護和電力網恢復供電的遲緩速度成鮮明對比,紐奧良學校體系的交易進行得有如軍事行動般快速和精確。在十九個月內,當紐奧良大部分的貧困居民仍流浪在外時,這個城市的公立學校體系幾乎已全被私人經營的委辦學校取代。在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前,教育局管理一百二十三所公立學校,現在只剩四所。在颶風前,紐奧良有七所委辦學校,現在則有三十一所。紐奧良的教育過去由一個強而有力的工會代言,現在工會的合約已被毀棄,四千七百名教師會員全遭解僱。部分年輕教師被委辦學校以較低的薪資重新僱用;大部分人則沒有這麼幸運。

據《紐約時報》報導,紐奧良現在是「美國推廣委辦學校績效卓著的實驗場」,而傅利曼學派的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則熱烈讚揚「卡崔娜在一天內成就了……路易西安那州學校改革者多年來無法辦到的事」。在此同時,公立學校的教師只能眼睜睜看著救援大水災民的經費被用來廢除公立學校體系,並以私人學校取代,他們形容傅利曼的計畫為「教育版的強奪土地」。

這種趁著災難對公共領域進行精心策畫的掠奪,以及看待災難有如刺激的市場機會,我稱之為「災難資本主義」(disaster capitalism)。

傅利曼的紐奧良專欄成為他最後一篇公共政策建言;他在不到一年後的二○○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去逝,享壽九十四歲。一個中型美國城市的學校體系私有化,似乎不像是一位被譽為半世紀來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應該熱衷的事,尤其是他的信徒包括了數位美國總統、英國首相、俄羅斯獨裁者、波蘭財政部長、第三世界獨裁者、中國共產黨書記、國際貨幣基金(IMF)總經理,以及三位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但他決定利用紐奧良的危機,倡導基本教義版的資本主義,也許是這位精力充沛、身高五英尺二英寸的教授對世人恰如其分的告別,畢竟他曾在聲名最盛時,形容自己是「一個在禮拜日講道的老派傳道者」。

過去三十多年來,傅利曼和他有權有勢的追隨者不斷精益求精的,正是這個策略:等待一個大危機,然後趁著受到震驚的人民仍茫無頭緒時,把國家資產一塊塊變賣給個人,並且迅速讓「改革」永久化。

傅利曼在他一篇最具影響力的文章中,明白闡述當代資本主義的核心策略,也就是我恍然大悟後所稱的震撼主義(shock doctrine)。他發現「只有危機會造成實質改變,無論是實際的危機或感覺上像危機。當危機發生時,人所採取的行動決定於周圍可得的想法。我相信這就是我們的基本職責:發展出既有政策的替代方案,讓它們保持活躍而且可得,直到政治上的不可能變成政治上的不可避免」。有些人囤積罐頭食物和水,以防備發生重大災難;傅利曼則囤積自由市場的想法。一旦發生危機,這位芝加哥大學教授相信就必須迅速行動,在受到危機破壞的社會重新陷入「現況的專制」前,強加快速且無法扭轉的改變。他估計,「一個新統治當局約有六到九個月時間可以達成重大改變;如果在這段期間不抓住機會採取果斷行動,機會將一去不復返。」這是馬基維利忠告應「立即」施加「傷害」的變異版,也是傅利曼留給世人的終極策略之一。

傅利曼第一次學到如何利用大規模的震撼或危機是在七○年代中期,當時他擔任智利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將軍的顧問。在皮諾契的暴力政變後,不僅智利人陷於震撼狀態,整個國家也遭到嚴重惡性通貨膨脹的創傷。傅利曼建議皮諾契採取一連串迅速的經濟變革──降稅、自由貿易、私有化、削減社會支出和解除管制。後來智利人甚至發現,他們的公立學校被公費補助(voucher- funded)的私校所取代。這是史上最極端的資本主義改造計畫,日後更以「芝加哥學派」革命著稱,因為皮諾契的經濟學家中,有許多在芝加哥大學就讀時拜在傅利曼門下。傅利曼預測:迅速、突然和大規模的經濟改變,將激起能「促進調整」的群眾心理反應。他為這個痛苦的技術創造一個名詞:經濟「震撼治療」(shock treatment)。此後數十年,每當政府採取大規模自由市場計畫,這種驟然實施的震撼治療或震撼療法(shock therapy),就一直是首選的方法。

皮契諾也以他自己的震撼治療來促進調整;這些治療在許多酷刑室中進行,施加在被認為最可能阻擋資本主義轉型的人痛苦掙扎的身體上。許多拉丁美洲人認為,造成數百萬人生活貧困的經濟震撼,和對數十萬名信仰不同社會的人濫施酷刑間,有直接的關聯。例如,烏拉圭作家賈利安諾(Eduardo Galeano)問:「如果不靠電擊的震撼,這種不平等怎麼可能維持?」

這三種不同形式的震撼降臨智利整整三十年後,整套模式又在伊拉克復興,而且暴力程度遠為慘烈。最先是戰爭,根據「震撼與威懾軍事理論」作者群的說法,目的在於「控制敵人的意志、知覺與思想,並實際上造成敵人無力行動或反應」。接著是激進的經濟震撼治療,在國家仍然烽火連天時,由美國行政長官布雷默(Paul Bremer)進行大規模私有化、完全開放自由貿易、實施十五%的單一稅,並大幅縮小政府編制。伊拉克臨時貿易部長亞拉威(Ali Abdul Amir Allawi)當時說,他的同胞「已厭倦於被當成實驗對象。我們的體制已受到太多震撼,所以我們的經濟不需要這種震撼療法」。當伊拉克人反對時,他們被逮捕送進監牢,他們的身體和心智在那裡承受更多震撼,而且這種震撼絕非譬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