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推薦序 南方朔
推薦序 胡晴舫
推薦序 徐進鈺
推薦序 陳信行
推薦序 張翠容
推薦序 張鐵志
推薦序 馮建三
國際書評讚譽
開卷書評
《震撼主義》-驚嚇的政治災難學 ◎張小虹
活動記錄:2009/8/13座談對談稿

作 者 作 品

破窗
NO LOGO—顛覆品牌統治的反抗運動聖經〔15週年典藏紀念版〕
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天翻地覆:資本主義 vs. 氣候危機
娜歐蜜克萊恩三書:No Logo + 震撼主義 + 天翻地覆

譯 者 作 品

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趨勢

【類別最新出版】
熱賣行銷學:促銷實戰SOP一次上手(熱賣新裝版)
外商、大企業求職秘笈:超精準英語履歷X面試,展現你的價值和優勢
創業。從1開始:從0到1,不靠富爸爸,不用白手起家
空巢的勇氣:人生下半場的35個必修學分
大數據預測行銷:翻轉品牌X會員經營X精準行銷


震撼主義(BA0180)──災難經濟的興起
The Shock Doctrine: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趨勢
叢書系列:文化叢書
作者: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譯者:吳國卿、王柏鴻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22日
定價:550 元
售價:43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 /平裝/560頁
ISBN:9789571350455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推薦序 南方朔推薦序 胡晴舫推薦序 徐進鈺推薦序 陳信行推薦序 張翠容推薦序 張鐵志推薦序 馮建三國際書評讚譽開卷書評《震撼主義》-驚嚇的政治災難學 ◎張小虹活動記錄:2009/8/13座談對談稿



  推薦序 徐進鈺

 

災難資本主義──掀開新自由主義的反民主積累假面

◎文/ 徐進鈺(台大地理系特聘教授、《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前主編)

一個好的新聞工作者在闡述社會現實時,往往可以比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政治經濟學者更加清晰有力。娜歐蜜.克萊恩這本有關災難、震撼、刑求與資本主義發展,或者她稱之為「災難資本主義」興起的書,閱讀起來確實比學院中有關新自由主義與威權主義共謀再多的論證都來得吸引人,來得更令人震撼。繼《No Logo》(二○○○年出版)一書批判品牌背後的血淚以及訴諸政治運動反抗之後,克萊恩二○○七年出版的這本《震撼主義》更進一步揭露了當前資本主義亮麗發展背後的政商權力邏輯。

災難的資本主義?資本主義的災難?

什麼是災難資本主義?克萊恩指出,就是那種趁著災難對公共領域進行精心策劃的掠奪,以及看待災難有如刺激的市場機會的模式,藉此在災難之後進行包括私有化、解除管制以及縮減政府支出的財團計畫。這包括二○○五年卡崔娜颶風侵襲紐奧良之後的整個重建更新計畫、二○○四年南亞海嘯之後的沿岸觀光區開發計畫、二○○三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的重建計畫、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後的中國經濟改革計畫,以及一九八○年代中期之後東歐與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轉型所經歷的「震撼療法」(shock therapy)等,但最早的經驗則是一九七○年代中期的智利左翼政權被軍事政變推翻之後一連串自由化政策。在這些「天然的」(?)與人為的災難之後,一切既有的反抗發展的力量被一掃而空,留下來的反而是如同紐奧良最富有的地產開發商坎尼查洛所說:「我想我們有了一片可以重新開始的空白石板。有了這片空白石板,我們會有龐大的商機。」這種清空重建的主角不再是以公共利益為考量的政府計畫,相反的,是由一群包括政府官員、利益財團以及更重要的來自大學研究機構的智庫學者專家所組成的一種政商財團主義,進行以私人資本積累為核心的計畫,或者用著名馬克思主義地理學者大衛.哈維(David Harvey)的話來講,這是一種經常帶著威權鎮壓式的原始資本積累形態,所進行的階級復辟(restoration of class)。這樣計畫經常被稱為「新自由主義」,可以追溯到一九七○年代以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為核心的芝加哥學派。

通往威權震撼的自由市場之路

新自由主義基本上是對於從一九三○到六○年代在歐美國家主要奉行的凱因斯主義以及發展主義的反撲,而凱因斯主義(或者所謂福利國家模型)是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後產生危機的主要政策回應,而締造了戰後在歐美先進主義國家中的一九五○至六○年代黃金時期。這樣的榮景到一九七○年代初期開始面臨經濟循環的危機,加上石油問題加深了危機的惡化,這使得包括英國的柴契爾夫人與美國的雷根開始在政策上轉向以減稅、解除管制、私有化、縮減福利支出,以及鼓吹企業精神為主的新自由主義經濟體系。但這樣圖利特定私人資本的經濟計畫,遭遇來自內部工會以及依賴福利生活的弱勢團體的抗爭,而英美的保守政權也毫不留情地加以鎮壓與分化;對外,為了市場擴張,以自由民主為名發動許多侵略戰爭,形成哈維所稱的新帝國主義。

乍看之下,災難資本主義的說法與長期以來討論資本主義發展過程所使用的熊彼得「創造性毀滅」說法一致,也就是辯證地看待災難與重建的關係,但是克萊恩有更重要的企圖,她要說明在這些災難重建背後所運作的政治權力的邏輯,是一個由利益集團所創造、同時也是一個反民主的積累策略,而不只是資本主義經濟循環的自然過程。她呼應了哈維階級復辟的說法,看到了新自由主義的霸權並非如那些專家學者與智庫所宣稱是市場邏輯的必然,相反的,是藉由統治集團所進行的鎮壓、威嚇乃至刑求等反民主、反人道手段所達成的歷史性計畫。從智利的左翼政權被推翻以致數萬人不明失蹤到伊拉克戰爭中百姓塗炭,都在在說明震撼威嚇的威權主義與新自由主義密不可分的關係,這與許多相信市場邏輯與民主生活必然正向相關的陳腔濫調恰恰相反,自由市場並沒有同時帶來自由的人。誠如克萊恩所說的:「把公共財富大規模轉移到私人手中,通常伴隨著國家債務激增,巨富與赤貧間的鴻溝不斷擴大,還有以狂熱的民族主義合理化無止境增加的安全支出。對身處這種由體制創造的巨大財富泡沫內的人而言,沒有比這種架構社會的方式更有利可圖了。但因為絕大多數人被排拒在泡沫之外,往往包括嚴密的監視、大規模監禁、限縮人民自由,以及不必然有、但很常見的酷刑。」

新自由主義化的臺灣

臺灣的新自由主義化大抵追溯到舊國民黨政權在一九九○年代中期提出的「亞太營運中心」的計畫,儘管發展型干預式國家的遺緒還保留,但無疑的,政商關係在這階段有了戲劇性轉變。基本上,從一九八○年代中期以來臺灣的政經結構產生很大危機,包括政治上接班危機以及經濟上投資減弱、大陸經濟的磁吸等等挑戰,也就給予政商集團一個新的資本積累的空間。與歐美經驗不同的是,臺灣並沒有經歷福利國家的發展模型,而是以黨國資本為主發展模式,因此,這一波的新自由主義化得到包括地方派系以及反對黨,乃至學院中的經濟學者的支持。從此私有化、自由化、公私部門伙伴關係(例如BOT),以及管制鬆綁等政策耳熟能詳,也經常被視為政策主流,往往政府的介入就招致批評為扭曲市場,換言之市場是先驗存在的,是最自然的(儘管從來沒有真正純然自由放任市場出現過),而任何的國家干預行動都將破壞這種市場的純潔。而這樣的計畫在民進黨執政後並沒有減弱,反而更加強化,藉以建立新的政商關係。

但這種發展結果帶來的是原本由國家提供的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大量削減,包括運輸、公共衛生、金融服務以及教育支出都面臨私有化而大幅滑落,取而代之的是以圖利為目的的商業活動。而在私人利益考量下,偏遠地區的客運班次減少或取消、無利可圖的公共衛生被私人醫院的醫療獲利所忽視、金融兼併集團化使得鄉間金融服務水準下降造成金融排除的現象、而教育私有化迫使學費急速上升導致貧戶家庭學子無力就學。這類政策執行下來具體的影響,就是原本在新興工業化國家中社會與空間相對上較為均衡發展的臺灣,面臨社會極化(polarization)、城鄉之間的差距擴大、公衛體系瓦解造成傳染疾病盛行,以及原本作為階級流動主要機制的教育體系逐漸成為階級鞏固的工具。更不要談所帶來的貪腐政商關係。而這一切並沒有隨著第一次或第二次政黨輪替而改變。因此,《震撼主義》的出版將有其重要的現實意義,可以提供一面明鏡,檢驗在當前臺灣由次級房貸危機所掀起的全球金融海嘯災難中,任何紓困政策中的政商結盟。

批判的深化

當然,如前所說,雖然好的新聞工作者的報導會比社會研究者更生動地指出問題,加以揭露釐清;但社會研究工作者也可以彌補新聞工作者報導的深度。除了正統經濟學家(例如著名諾貝爾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對此以「陰謀論」嗤之以鼻,而非公允地與之對話外,在閱讀《震撼主義》上,有兩個問題可以深化對新自由主義的批判:首先,雖然新自由主義化經常是由政商利益共同體所發動,但卻是在「自由選擇」等口號下進行,而得到民眾的支持。換言之,儘管新自由主義與威權震撼共謀,但在許多民主國家中,是藉由民粹的支持而掌權,因此,僅僅揭露背後的階級復辟企圖並不夠,需要在更多面向上多一些深刻研究,包括解密消費文化霸權,以及揭露新自由主義如何建構這種積極迎合自由選擇想像的主體(neoliberal subject)。例如,以這次的金融海嘯而言,雖然主要原因來自全球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以及管制鬆綁所造成,但是透過類似次級房貸的制度,提供美國許多中下階級購屋的機會,這樣的政策是一種賦權(empowerment)的過程,很難簡化成威權下的產物。也因此,在進行政策修復時,就應該要注意到不損及這些中下階級的利益,這也是經濟是否民主化的指標。

其次,儘管在書中最後提到反新自由主義運動在前述各個經歷震撼災難的地區陸續展開,無論是紐奧良的社區組織或者拉丁美洲的新一波左翼政權,都展開激烈的反抗,這些社會與政治運動,給我們帶來一些希望的空間,也是扭轉災難資本主義的契機。然而,許多地區的新自由主義化並非使用震撼威嚇方式發動,而經常是以參與的方式來進行,在這個過程中,往往社會組織(例如非政府組織NGO)會整編進入新自由主義化的計畫中,形成社會參與的表象。但事實是,這些社會組織的建制化逐漸成為社會治理術的重要元素,越來越多政策交由NGO 來代為制訂,乃至執行,這在臺灣社會越來越清楚。然而,這些NGO 與政商利益集團之間的糾葛往往為人們所忽視,經常造成NGO 在執行國家政策時無法問責(accountability)的問題,這是在反省像臺灣這樣沒有經歷大型震撼災難卻進行新自由主義化的案例時,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