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導論 1
導論 2
序論 1
序論 2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不平等
大崩壞:人類社會的明天?
昨日世界:找回文明新命脈
第三種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問世20週年紀念版〕
賈德.戴蒙人類文明三部曲(共三冊):槍炮、病菌與鋼鐵 + 大崩壞 + 昨日世界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二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譯 者 作 品

第三種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問世20週年紀念版〕
電腦生命天演論:人工智慧的演化

趨勢

【類別最新出版】
大數據預測行銷:翻轉品牌X會員經營X精準行銷
人工智能:馴服賽維坦
美國陷阱:如何通過非經濟手段瓦解他國商業巨頭
拒當AI時代的局外人:面對機器人開始搶飯碗,你準備好了嗎?
改變未來的100件事:2019年全球百大趨勢(中英雙語版 Bilingual Edition)


第三種猩猩(BE0068)──人類的身世及未來
The Third Chimpanzee : The evolution and future of the human animal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趨勢
叢書系列:NEXT
作者:賈德.戴蒙
       Jared Diamond
譯者:王道還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0年03月21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32頁
ISBN:957133089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論 1導論 2序論 1序論 2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5

第一章 三種黑猩猩

新的遺傳證據,除了涉及分類學的技術問題之外,還有更深遠的意涵嗎?也許最重要的,是讓我們重新思考人與猿在宇宙中的地位。有名為萬物之母,名字不只是技術細節的代號,還反映與創造態度。(你若不信,今晚請試試用「親愛的」或「死豬」招呼你的另一半,記得要用同樣的表情和語氣。)新證據並不規定我們應該如何思考人與猿。但是,新證據可能會影響我們思考的方向,達爾文的《物種原始》就發揮了這樣的影響,我們可能還要花上許多年才能把態度調整過來。在可能受到影響,並產生爭議的論域中,我只討論一個例子:我們利用猿的方式。

現在我們認為動物(包括猿)與人之間,有根本的分別,我們的倫理規範與行為以這個分別為準則。舉例來說(我在本章開宗明義,已經提過)我們可以將猩猩關進動物園的籠子裡,公開展覽,可是不能那麼對待人。我常在想,要是動物園黑猩猩的籠子邊上,分類名牌上註明的是「人屬」的話,觀眾會有什麼感受。然而,要不是公眾在動物園裡油然生出對猩猩的同情,保育野生猩猩的募款活動,也許不會得到熱烈的社會響應。

我也提到過,我們以黑猩猩做醫學實驗,既沒要求它們同意,實驗有時還有致命風險,可是沒有人認為有什麼問題。換了人,就不可以。而以黑猩猩做實驗,正是因為它們與人遺傳上非常相似。它們會感染許多人類的疾病,它們的身體對病媒的反應也與人相似。因此,以黑猩猩做實驗,比其他動物更能得到有用的資料,增進人類的醫療福利。

這一倫理抉擇,引發的問題更棘手,把猩猩關進動物園籠子裡,相形之下,還不算什麼。因為我們將成千上萬的人類罪犯關進籠裡,已是例行公事,他們的待遇比動物園的猩猩都不如。可是動物醫學實驗卻沒有「人類版本」。我們不是不知道:在人類身上做致命的實驗,能得到更有價值的資料,用黑猩猩怎麼也得不到。然而納粹集中營醫師以人類做實驗,卻受到各界的批評,認為是納粹暴行中最可怕的罪行。為什麼黑猩猩就可以?

要是所有的生物,從細菌到人,可以排成一長列,我們必須決定在哪兒「殺」變成「謀殺」,「進食」變成「自相殘殺」。大多數人將這條界線劃在人與所有其他生物之間。不過,有不少人吃素,任何動物都不吃,可是吃植物。還有一小撮聲音越來越大的人(屬於為動物爭權利的陣營)反對動物實驗,或者說,反對以某幾種動物做實驗。主張動物權的人士,對貓呀狗呀或者靈長類,特別來勁,不怎麼過問老鼠,而且一般而言,不為昆蟲與細菌發言。

要是我們的倫理規範,在人與所有其他生物之間劃下一條毫無道理的界線,那套規範擺明了就是私心作祟的產物,絲毫不含高貴的情操。要是我們的倫理規範,強調的是智慧、社會關係、與感覺痛苦的能力,就很難在所有的人與所有其他生物之間,劃下一條界線。那樣的話,以不同的物種做實驗,就要受不同的倫理規範監督。與我們有親近遺傳關係的物種,能不能享有特別權利呢?也許為它們大聲疾呼的人士,也是出於私心,只不過戴上了新的面具。可是基於我剛剛提過的那些考量(智慧、社會關係、與感覺痛苦的能力等),我們可以提出客觀的主張,讓大猩猩、黑猩猩享有「最惠物種」待遇。目前醫學研究使用的動物中,要是有任何一種,我們可以合理地為它們申請保護令,不讓它們再受醫學實驗,那一定就是黑猩猩了。

動物實驗造成的倫理困境,給黑猩猩搞得更嚴重,因為黑猩猩是個瀕臨絕種的動物,醫學研究不僅犧牲個體,還威脅了群體(物種)的命運。醫學研究並不是威脅野地黑猩猩族群的唯一因素;棲境的破壞與動物園的需求,才是主要的威脅。但是研究的需求已構成相當程度的威脅,這就夠醫界反省的了。還有其他的考量,使我們的倫理困境更顯得陰鬱:活捉一頭黑猩猩,再將它送進醫學實驗室,整個過程中,平均起來會死好幾頭野生黑猩猩(往往是跟著母親的幼仔);保育野地黑猩猩族群,生物醫學科學家沒出過什麼力,雖然那麼做怎麼說都符合自己的利益;用來作研究的黑猩猩,往往沒有受到人道的待遇。我第一次遇見供醫學研究的黑猩猩,是在美國國家衛生院,它給注射了慢性的致命病毒,單獨關在室內的籠子裡好幾年,連個玩具都沒有,一直到死為止。

人工繁殖黑猩猩供研究用,可以逃避危害野地黑猩猩族群的指控,可是仍然無法突破困境。

19 世紀美國禁止從非洲(或海外)輸入黑奴,於是有人販售美國黑人的子女當奴隸,那可以接受嗎?為什麼可以用 Homo troglodytes(黑猩猩)做實驗,就不行用 Homo sapiens(人)?反過來說,要是一個孩子得了有致命風險的病,我們正在以黑猩猩研究那種病,我們如何向孩子的父母解釋:他們孩子的命,比不上黑猩猩重要?到頭來,我們大眾得做這些痛苦的抉擇,而不是科學家。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看待人與猿的觀點會是關鍵。

最後,改變我們對待猿的態度,也許是決定野地黑猩猩命運的關鍵。現在,它們的生存面臨嚴酷的考驗,特別是因為它們在非洲與亞洲的雨林棲境,正遭到空前的破壞,以及合法、非法地捕捉與獵殺。要是目前的趨勢持續下去,不出 20 年高山大猩猩、紅毛猩猩、以及幾種長臂猿,只能在動物園看到了。向烏干達、剛果、與印尼政府呼籲,要她們負起道德義務,保護境內的猿類,是不夠的。這些國家都鬧窮,而國家公園的設立與維護,都需要大把銀子。要是我們以第三種黑猩猩的立場,決定救助另外兩種黑猩猩,那麼富裕國家的同胞,必須挑起主要的財務擔子。從猿的觀點來看,我們最近才搞清楚的「三種黑猩猩的故事」,發揮的最重要功能,是決定我們面對那筆預算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