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前言
許士軍推薦序
趙義隆推薦序
吳惠林導讀
陳建甫導讀
書摘:墮落之後
書摘:從根本消滅貧窮
深度悅讀:面對未來,還好我們有─托佛勒!
原書註解 1
原書註解 2
原書註解 3
原書註解 4
原書註解 5
STRATEGY+BUSINESS WIN 2006 冬季號專訪 托佛勒
大陸新京網專訪 托佛勒(第四次浪潮/節錄)
凱倫.托佛勒(托佛勒夫婦之女)《紐約時報》訃聞
《華盛頓郵報》:被刪改的托佛勒中國版《財富的革命》
新財富革命 50 兆美元財富待開發!

趨勢

【類別最新出版】
為什麼有錢人先吃最喜歡的菜?:55條思考法則,換一顆有錢人的「投資腦」【暢銷新裝版】
讓老闆聽懂的簡報實力:21堂必修英語簡報課,秒懂聽眾需求,一次學會演說魅力、深入人心的語言技巧
瞬時競爭力:5G時代打通管理和領導任督二脈的組織新能力
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暢銷慶功版)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暢銷慶功版)


Wealth 3.0(BE0143)──托佛勒 財富革命
Revolutionary Wealth: How it will be created and how it will change our lives
革命正在發生 財富定義已然改寫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趨勢
叢書系列:NEXT
作者:艾文‧托佛勒、海蒂‧托佛勒
       Alvin Toffler, Heidi Toffler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1月22日
定價:500 元
售價:39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64頁
ISBN:9789571346182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前言許士軍推薦序趙義隆推薦序吳惠林導讀陳建甫導讀書摘:墮落之後書摘:從根本消滅貧窮深度悅讀:面對未來,還好我們有─托佛勒!原書註解 1原書註解 2原書註解 3原書註解 4原書註解 5STRATEGY+BUSINESS WIN 2006 冬季號專訪 托佛勒大陸新京網專訪 托佛勒(第四次浪潮/節錄)凱倫.托佛勒(托佛勒夫婦之女)《紐約時報》訃聞《華盛頓郵報》:被刪改的托佛勒中國版《財富的革命》新財富革命 50 兆美元財富待開發!



  吳惠林導讀

〈導讀〉返還「財富」的本質——淨化人心迎向新紀元

◎文/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再認識第三波知識經濟

乍看書中所用的名詞,無論是「知識經濟」、「新經濟」或是「第三波」,一點都不稀奇,因其自一九九○年代中期以來,已是司空見慣,迄二十一世紀仍方興未艾,尤其「知識經濟」可說已是陳腔濫調。那麼,托佛勒有啥新論點?

托佛勒夫婦倆經由歷史演化角度講故事,時間焦點放在激烈變動、重大事件此起彼落、五花八門的二十一世紀來臨前後的十二年。關於這些天災人禍的觀察和解讀,可說汗牛充棟,而知識經濟和新經濟、甚至和服務業興起的連結,全球刻正熱鬧繽紛,舉凡文化創意產業成為各國的新貴,以及創新重獲重視,加上電腦、網際網路的日新月異,激烈的變革就是特徵。

順手拿起二○○一年初出版的《知識經濟大趨勢》(Living on Thin Air),原英文書名就很傳神地點出人類在此環境下的處境。而全球知名歌手「強叔」(Elton John)在英國黛安娜王妃喪禮中獻唱的〈風中之燭〉(Candle in the Wind),也很貼切地傳達出生命的脆弱性。

黛安娜在人世間的短暫歲月,用「麻雀變鳳凰」來形容應頗適當,而其隕落所引發全球人士的震驚、哀傷,以及快速地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簡直就是「來得急,去得快」。這種「黛安娜現象」是稀有的個案,或者已逐漸成為通例呢?在所謂的「知識經濟」時代,「快速變化,大起大落」之現象愈來愈普遍的可能性應該比較大。

對於「知識經濟」這個名詞,我們不只耳熟能詳,簡直已是時刻縈繞耳際啦!不過,這個如此耳熟的詞,其真意是否已傳達清楚了?恐怕未必。儘管有關著作滿坑滿谷,我們的政府也大力推動,但仍然混沌未明。縱然如此,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大致可被接受。

經查字典,「知識」意指知道事事物物的道理。一旦降生為人,一生中不是都在做這樣的事?而「知識就是力量」也早就是通俗道理,追尋知識自然是任何人都會念茲在茲的。那麼,為何在二十世紀末突然又掀起「知識熱」呢?

報酬遞減依然成立

話得再說從頭。美國在二十世紀末的「新經濟」時,明顯地表現在「財富」的增長,過去雖然一直也都在尋求此種標的,但重視的因素都偏向於「有形資源」的量、質,以及有效率使用。其間固然也有「人力資本」理論的出現,而技術進步也是人類重視的關鍵因素,但技術進步的內涵卻在新經濟時有了重大變革。在電腦、網際網路的發明及日新月異下,「報酬遞減」似乎已被克服,「生產力」突飛猛進也似無止歇,「以知識為基礎」的概念於是被提了出來,而且也被普遍接受。我們也早就知道,最能代表美國新經濟的,就是名聞遐邇的加州矽谷。

不過,二十世紀末「科技泡沫」讓新經濟褪色,矽谷也蒙塵,為何托佛勒夫婦再讓「知識經濟」起死回生?原來他倆將「財富」由當今世俗通用的「有形物質」,擴大到「無形勞務」,由「貨幣經濟」擴展至「非貨幣經濟」,將全球通用的GDP重新詮釋。對於迄今主流的總體經濟學來說,托佛勒的質疑及擴展是正確的;但對我來說,以「奧國學派」崇尚「人的主觀價值」,就足以化解托佛勒的疑慮,也正可燭照出主流經濟學的重大缺失。而托佛勒對「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之否定,由非營利組織(NPO)成員視「為人服務以獲得滿足」,以及這些人員及組織還是得有「財源」,還是得有人「支付」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是「免費」的「成本」,就可得知並不正確。

其實,這只是基礎經濟學中「機會成本」的概念而已,但因主流經濟學局限在「有形物質」的解析,以及過於強調「量化」、「機械化」,致使「經濟學的本質」一點一滴地流失,終於被一般人認定為只從事有形物質之研究而已。由「機會成本」被人誤以為只在經濟學裡才談,並非是日常生活中的概念,就可知道這種「誤解」有多深了。不過,主流經濟學既然強調機會成本,卻又以有形物質和量化、機械模式化來進行教學,便又將「個人主觀價值」的本質在無意中丟失了。

GDP的確極不完美

眾所周知,當前通用的GDP,並無法涵蓋全部的財富。總體經濟學開宗明義討論「國民所得統計指標的缺失」時就已強調了,只是當這個指標被各國政府爭相用來當成政策追逐標的時,無法明顯量化的那一面就被忽略了。托佛勒在本書中再將它拾回,可說功德無量。然而,托佛勒夫婦畢竟還沒有將「心靈層面」明白涵括進來,實在可惜。此外,托佛勒將「貨幣經濟」和「非貨幣經濟」明顯區分,對於「貨幣的角色」很可能搞迷糊了,或許正反映出當今世人對貨幣認知已背離其根本了。

「貨幣」本意是「交易媒介」,本身並無價值,是因應「交易行為」、節省「交易成本」而出現。所以,「市場經濟」和「貨幣經濟」也是相同的。在當今的網路世界,雖無固定交易場所或「有形市場」,但在無形市場中還是有交易媒介作為「衡量單位」,否則會回到「以物易物」的世界。無論在哪個世界,所有物品的價值都反映「個人的主觀價值」;在所謂的貨幣經濟裡,就由貨幣來表示,沒有經由「市場交易」的行為和事物本就不應認為其無價值。如今之所以會讓一般人以為經由市場交易的行為和事物才有價值,乃是一種誤導。而現今各國政府還是普遍以追求「經濟成長率」為政策標的,又不將所有的無形勞務和不經市場交易的行為設算為貨幣價值,當然不是正確的觀念和做法,諸多社會問題(如家庭功能式微)也與這項錯誤密切相關。托佛勒夫婦非經濟科班出身,經由實際觀察後,卻也明確提出事證以凸顯這項錯誤。不過,我還是必須提醒,好的基礎經濟學其實對這些缺失都有強調,只是「教」和「學」在有意無意間予以忽視,且在重視「量化」的世界裡更是一直都被丟棄了。

廓清這些基本觀念以後,再回到托佛勒一書對「未來財富」的看法。他們夫婦倆經由對時間、空間和知識三大深層元素的剖析,加上他倆強調的「產消合一」概念,以樂觀的角度看待「未來財富的增長」。雖然對「墮落的時代」也以完整的一大篇章詳細剖析,但他們到頭來還是對人類抱持信心。

洗滌汙濁人心,迎向新紀元

托佛勒夫婦引用海倫‧凱勒的話:「從來沒有一個悲觀主義者曾發現星球的祕密,或航行到未被發現的土地,或為人類的心靈開啟新希望。」又引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主導聯軍在諾曼第登陸、後來成為美國第三十四任總統的艾森豪名言:「悲觀主義者從來沒有贏過任何戰役。」他們以這些話來勉勵世人不要陷入悲觀之中。他們深信「第三波革命性財富」會成功,因其「愈來愈以知識為重心──從而讓經濟再度成為廣大系統裡的一部分,文化認同、宗教、道德等議題回到中心位置。」

這些議題與經濟交互影響,並非附屬於經濟之下,不是表面看起來的「第三波財富似乎就是科技財富」,而是牽涉到「文明的全方位改變」。他們樂觀地預測,「過程中或許會經歷股市變動或其他變化,但革命性財富仍將在世界各地持續如火如荼地展開」,而「明日的經濟與社會逐漸成形,我們每個人都已登上通往未來的特快車。」因此,托佛勒夫婦做下結論:「能夠參與這個時代的發展是很值得慶幸的。歡迎讀者一起攜手見證精彩的二十一世紀!」

這一番話的確振奮人心,而且不只是安慰的場面話,確實是抓到了重點,畢竟「文化、倫理、道德」這種「文明的全方位改變」才是關鍵。不少對「全球化」、「知識經濟」正確看待的專家學者,也都不約而同地提出這個論點。問題是:如何讓人心回復?如何讓倫理道德確實深入人心?

在撰寫這篇導讀文的同時,台灣社會發生保全公司雇用退休警察擔任保全人員的「監守自盜」事件,凸顯出貪婪、欺瞞、道德淪喪、誠信蕩然的現實。

當然,危機就是轉機!加入托佛勒夫婦的樂觀行列,體認這種事件的發生正可驚醒迷茫的人們「轉個念」。狄更斯在《雙城記》中寫道:「這是個最好的時代……我們正走向天堂。」美好的一面就會來到,就讓我們每一個人從自我要求起,主動淨化自己心靈,循著「自助、人助、互助、天助」步驟,配合知識經濟的便利,讓二十一世紀真的精彩,真正光芒萬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