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流行娛樂時報悅讀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情愫萌生兩人牽手行

時報悅讀

【類別最新出版】
年輪交錯的黃金歲月──飛舞的藍蝶
虔心逸芷:從演藝到公益的絢麗人生
年輪交錯的黃金歲月──飛舞的藍蝶+ 虔心逸芷 : 從演藝到公益的絢麗人生
家的夢想,無限大:大家房屋的經營哲學
糖貓(中英對照繪本)


山海情思(ORN0007)

類別: 流行娛樂>時報悅讀
叢書系列:時報悅讀
作者:溫廣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7月29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6頁
ISBN:978957136701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情愫萌生兩人牽手行



  情愫萌生兩人牽手行

挨近著街上的車輛和行人已見稀疏,園中已較清靜,原來隱伏在草叢中的小蟲唧唧鳴叫聲被街上喧鬧聲所掩蓋,此刻清晰地似是響在耳邊。張通和將已握著王燕的手扶起了坐著的她,雙雙步出了小園。

原來張通和與王雨是球場上認識的朋友,他們同在工人俱樂部的一個業餘籃球隊上打球,隨著友情的增長,王雨對張通和有了個好印象,一次請他到他家作客,王雨並未對妹妹和張通和表露自己的心思,但王燕一見來客體格壯實、舉止斯文又瀟灑,處處顯現著禮貌,談吐自然而不帶市井氣,很有異性的魅力。席間她不多說話,常常放下筷子睜著滴溜溜的雙眼老瞧著他因運動曝曬而微黑且肌肉結實的臉,他濃眉下的雙目炯炯有神,閃露著愉快的光,使王燕羡慕得入了神。要不是他哥提示她,竟忘記了吃喝。

王燕的心像落入苦澀深淵

席散後,王雨有意讓妹妹單獨送朋友出門。王燕好想找些適當的話與張通和攀談,可能因為激動的緣故,她一時竟想不出說些什麼。張通和這個從來少與異性交往的人,此刻也頗拘謹而少言語,二人只步行了幾分鐘,到了公共汽車站道別分手時她主動握了握他的手且說了一聲:「有空就請來我家玩吧。」

在此後的日子中,王燕像換了一個人,每當她在家中瞧著張通和當日在席間坐過的位置和椅子便回味著他當時的音容笑貌,甜而又澀的回憶殘酷地煎熬著她。而多日未見張通和再來,使她焦慮地盼望著。可她表面是平靜的,與往常幾乎沒有兩樣。但一次在她的車床加工零件時卻出了一批廢品,這是她進廠以來的首次。這次品質事故不僅令她本人聲譽受到損失,在車間的壁報上被點名批評。且令小組在月度評比中也失了分,壁報上原來的小紅旗被摘了下來。

受到身心交困的王燕已心灰意懶,她心靈的火石已打不出一點火花,她病了。確實是發燒,她在工廠衛生所讓醫生開給三天假。

王燕雖閉口未向任何人吐露過她的心思,但她哥王雨卻窺出了點端倪。正好在一場球賽的暫停休息時,王雨有意拿過一杯水遞給正在用毛巾擦汗的張通和,挨近他輕聲地說:

「今晚有空嗎?請到我家吃頓便飯吧。」
「你怎麼又要想到請客呢?」張通和微笑著詫異地問。
「不是請客,只是吃頓便飯,大家聊聊,你若有空就請光臨。」
這時哨聲響了,球賽就要繼續,張通和邊起立邊爽快地說:
「好吧,謝謝你的好意,晚上一定來。」

張通和如約到了王雨的家。因為王雨事前並沒有告訴今夜誰來作客,只對媽媽說有客人來,吩咐多作兩個菜。王燕當然被蒙在鼓裡,她半躺在床上,今天休假已是第二天,打針吃藥後燒是退了,但頭仍昏,渾身軟綿綿的。躺在床上她胡思亂想。本來,對她來說這次在廠中所出的廢品事故是最大的打擊,應是她此刻思維的主流,但現在魂牽夢縈著她的卻是關於張通和。她想到那天張通和對她的反應卻是冷淡,但又想到可能是陌生的緣故,她雖沒有過戀愛的經驗,但聽說男孩子如對女孩子感興趣一般是首先表示愛意的,但張通和卻並非如此,他真的不喜歡我嗎?但又後悔那夜哥讓她送他出門心中急得說不出一句話來,否則如兩人交談一下也多少可以融合點感情。這也怪我,我這個人真笨。日子過去這麼多了,她屈指一算已有十多天了吧,也未見他再來,雖則臨別時她曾有過請他有空再來玩的話,但一般只看作是平常的客套話,他怎知這是她的真心呢?她埋怨那天她沒有約他說好個下次再來的具體日期。雖這麼後悔,但又想到初次見面,又沒找出個適當的理由,怎好一下就要對人訂好下次再來呢?到此,她也自認為胡思亂想。「睡覺,不去想它了。」她暗下決心對自己說,但卻怎麼也睡不著。

天漸漸的黑下來,窗外街上的路燈也亮了,淡淡的光透過紗窗映照著房間成了灰色一片,於半明半暗中,床上靜靜地躺著一個病人,窗戶緊閉著,街上的聲音一點也傳不進來,靜得連蚊子飛過也可以聽見。在這樣的氛圍中,更使她的心像被落進了苦澀的深淵,彷彿冬天的風呼嘯著吹過一片殘垣敗瓦的廢墟。

當她在半醒半睡中模糊地聽見外間似有客人到來的聲音,門鈴響後,有人疾步走去開門,接著是哥哥笑迎客人的響亮聲音,這使她完全清醒了,來客的聲音似乎有些熟稔,她自然想到會是他嗎?但又不能肯定,她想若是他來,哥哥怎麼不早告訴她呢?

正在猶豫間,忽聽見有人敲她的門,是哥進來了,他拉亮了燈,頗見高興地笑著說:
「小燕,你猜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