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流行娛樂玩藝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寫在C.H Wedding十年之前
再見,總有一天
閨密

作 者 作 品

找到幸福:賈永婕的心靈‧美容‧瘦身‧婚紗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陳怡安手工香皂--單方精油】
鐵人媽媽賈永婕的Brunch:超營養、多變化 在家也能做出餐廳等級88道美味料理

玩藝

【類別最新出版】
台灣茶 你好(新增版):茶的永恆進化
頂級食材聖經:跟著摘星主廚Jimmy品嘗金字塔頂端的美味
無限長的旅行:在路上與文學重新相遇
從傢俱學會風水:利用傢俱打造風水好宅,架設屬於自己的豪宅,財運、桃花、事業、健康,各種好運樣樣來!
【首刷限量贈:護身開運金屬符貼】從傢俱學會風水:利用傢俱打造風水好宅,架設屬於自己的豪宅,財運、桃花、事業、健康,各種好運樣樣來!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VIS0013)

類別: 流行娛樂>玩藝
叢書系列:玩藝
作者:賈永婕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04月03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78957136239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陳怡安手工香皂--單方精油】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寫在C.H Wedding十年之前再見,總有一天閨密



  再見,總有一天

拿下墨鏡,清秀的臉龐盡是疲憊。迅速看完禮服款式,她就急著要付訂金。如此快到不尋常的舉動,讓接待Linda嚇了一跳。而且她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切請盡快,要愈快愈好!」

看她如此的決絕堅持,Linda忍不住好奇的問:「請問,妳的婚期是不是很趕?」

她堅定的回說:「我們還沒有定好時間,但我馬上就要拍照。」按捺不住該死的好奇心,Linda繼續問:「為什麼呢?」

「因為我怕再等下去,就來不及了!」她不迴避的說。

但聽到這樣的回答,Linda反而語塞了。也許是看到Linda尷尬的神情,她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接著說:「好吧,我告訴妳,因為他得了癌症,一發現就已經是末期了。」

得知他得癌症,所剩日子不多,身邊所有的人都勸她,不要犯傻,先把婚事擱一邊。「除了我的家人、朋友反對,就連他的家人都怕連累我,而要我打消結婚的念頭,他本人更是激烈的反對,但我就是決定要嫁給他。」

付了訂金,但女子卻沒有再出現。直到預定拍攝的前兩天,Linda為了確認打了很多通電話才找到她。「抱歉,他病情突然惡化住進了醫院,拍照的事要緩一緩。」Linda電話那頭正在想怎麼安慰她,女子接著語氣哽咽的問:「你們有可能來醫院幫我們拍照?假如有亮不能很快出院……」

「黃小姐,妳先別傷心,我幫妳跟公司協調看看可能性,我會盡力幫妳,不要擔心。」Linda掛了電話眼眶紅紅地跟我說了這件事情。

後來的幾天,Linda幾乎天天和她即時訊息聯絡,對於兩人之間的愛情也有更多的了解。坦白說,剛開始婚紗店的客人會直接坦率地說出自己的故事,我總是有些驚訝,畢竟我們與客人之間的接觸不能算是很長的時間,所以我會驚訝於他們怎麼能如此開誠布公的對待我們,後來漸漸體會出他們的心情,畢竟當他們願意將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交到我們手裡時,對我們自然也會有一種莫名的信賴感,我也開始習慣於傾聽他們的愛情故事,並且為他們對我們的信任而感動。

故事回到小璇和她所深愛的有亮身上。
兩人是典型的青梅竹馬,從幼稚園、小學、國中都同班,一直到高中,分別考上台南一中、台南女中才上不同的學校,並且約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學。

小璇說,小時候他家住巷口,她家住巷子底,有亮家是開雜貨店的,她的爸媽則是上班的公務員,幼稚園下課,爸媽如果來不及接她,她就留在有亮家玩。兩人從幼稚園開始同班,有亮就像她的哥哥一樣。上小學,兩人也同班,她常喜歡黏著他「有亮」長、「有亮」短的叫。

「有亮,借我一支鉛筆…」

「有亮,你幫我順便拿便當…」

「有亮,這題我不會,你教我…」,他常被同學笑和她是連體嬰。

「ㄟ,黃小璇你可不可以跟我保持兩百公尺的距離…」

「黃小璇,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大聲叫我的名字…」

「我會被笑到死,都是你害的…黃、小、璇…」

雖然當時有亮很討厭她黏答答,但小璇的世界裡有亮都在,看到他,就會覺得很安心。

上了國中,兩人還是同班。開學那一天,小璇在校門口老遠就開心地大聲喊:「林、有、亮」,但有亮不搭理她,頭低低的酷著一張臉經過她身邊。第一堂下課,有亮走到她身旁丟了一張字條給她,上面寫:「黃小璇妳可以假裝不認識我嗎?這樣我很困擾,我不想要被同學笑。」收到字條,小璇像被一大盆冷水從頭上澆下來,心想:「不認識,就不認識,有什麼了不起?」

剛開始,小璇只是賭氣,就算有亮經過或是兩人四目相交,小璇就當他是空氣,但私下卻又忍不住偷偷看有亮在做些什麼?

那一天放學,小璇偷偷跟在有亮後面,到公車站牌,就看到有亮跟隔壁班的陳宥臻有說有笑,女孩的第一直覺告訴小璇:有亮喜歡那個女生。小璇又氣又想哭。又下課偷偷跟著有亮到公車站幾次,小璇一廂情願斷定:有亮喜歡她。

之後小璇,打定主意,不理有亮。在班上,小璇刻意避開有亮;甚至分組討論原本被分到同組,小璇不曉得用什麼理由,跑去跟老師說她要轉組;有亮的媽媽,叫有亮傳話告訴小璇,幫她織了件毛衣,叫她下課來家裡試穿,小璇也假裝沒聽見。其他同班的小學同學,好奇問有亮說:「你跟黃小璇吵架了?你們倆以前是連體嬰,現在王不見王,超奇怪的。」

一向習慣了小璇總是圍著自己轉圈圈,突然之間小璇不在身邊轉了,有亮的確也覺得好像少了什麼,當然,有亮知道是因為自己寫的那張「紙條」,只是沒想到小璇還真的不理他。所以,有亮有意沒意的會故意晃到小璇旁邊,看看小璇的反應,當知道分組兩人同組,心裡還有點高興。媽媽叫有亮傳話,有亮心裡也暗自竊喜:「Yes,找到正當理由跟黃小璇說話。」。只是小璇不理他就是不理他,把他完全當空氣。

終於按捺不住,那天下課,有亮偷偷走到小璇身旁,趁同學不注意又丟了一張紙條給小璇:「黃小璇,沒想到妳這麼聽我的話,我更正上次紙條說的,妳只要不一直黏著我就好,不用假裝不認識我、不理我。」

有亮以為小璇看完紙條,會聽話修正兩人的關係,沒想到小璇更故意的避開他。讓有亮懊惱到忍不住在等公車時,偷問陳宥臻:「妳們女生到底在想什麼?」但有亮愈是和宥臻討論得起勁,小璇遠遠在一旁偷看到,心裡愈是有氣。

星期天,小璇特意起個大早,去有亮家試毛衣,到有亮家時,有亮還沒起床,有亮媽媽還問她,最近怎麼上學都跟有亮各走各的?還跟小璇打探:「有亮是不是談戀愛了?回家常常發呆,還問我一堆女生的問題,怎麼想這小子都怪怪的。」小璇雖然很想跟有亮媽媽說陳宥臻的事,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陪有亮媽媽聊了天、試穿完毛衣,小璇忍不住邊偷看有亮起床了沒?接近中午,有亮才睡眼惺忪走出房間,看到小璇嚇了一跳,「黃小璇妳怎麼來無影去無蹤,什麼時候來的?」小璇還來不及接話,有亮媽媽就搶著說:「誰像你放假就只知道睡覺,看看你的樣子,快點去刷牙、洗臉,也不怕小璇笑話你?」摸摸頭、拉整一下衣服,有亮對著小璇說:「黃小璇,我正好找妳有事,妳先不要走。」有亮媽媽也幫腔說:「小璇,留在這裡吃中飯,吃完飯,妳等一下,毛衣加個長度,妳就可以穿了。」小璇本來還想推辭,但有亮媽媽都開口了,她只好留下來吃中飯。

這頓飯,小璇吃得很安靜,跟以前在有亮家吃飯很不同,要是以前兩個人在飯桌上,是會要非爭個輸贏、同搶盤子裡的最後一塊排骨,「小璇愈來愈文靜,真的長大了,現在是漂亮的女生。」有亮媽媽說。

有亮家沒有女孩,有亮之外,只有一個弟弟,所以小璇到家裡玩,有亮媽媽都把她當女兒看,有亮兄弟有一份,她一定也有。有時候,有亮媽媽還一起幫她準備學校便當,連她自己的媽媽都吃醋說:「小璇,妳真的比較像林媽媽的女兒。」

吃完中飯、拿了毛衣,小璇準備要回家,有亮追出來,「黃小璇我們去圖書館看書,我有事要跟妳說。」

「我……我有事,不行喔!」小璇遲疑了一下。

「好啦,我再跟妳道歉一次,妳不要都不理我,妳應該沒有那麼小氣吧!」有亮說。

「我哪有不理你?是你自己說要我假裝不認識你,我很聽你話啊。」小璇不以為然說。

「吼!我哪有叫妳完全不理我?我只是希望妳在學校不要太……黏著我。」有亮愈說愈小聲。

「我,鄭重向妳道歉,並且收回我的話,隨便妳要怎麼黏著我,這樣有誠意了吧。」有亮邊說還邊九十度鞠躬。

聽到有亮最後一句,小璇已經忍不住笑出來。

「笑了耶!黃小璇妳知道嗎?『臭臉』是妳的致命傷,這樣妳會嚇跑一堆男生,以後交不到男朋友,不要怪我沒提醒妳。女孩子,可愛的笑容是最迷人的武器。」

「那,我們等一下去圖書館,好不好?十分鐘後,巷口見。」有亮不等小璇回答,說完就往家裡衝。

「林有亮,我沒有說要原諒你啊。」有亮回頭對小璇做了個鬼臉。

雖然,跟有亮恢復了友誼,但每次看到有亮和陳宥臻有說有笑,小璇還是很來氣。只要在公車站遇見,小璇不自覺會繃著一張臉,陳宥臻想跟她聊天,她也一副沒什麼好聊,乾脆閉目養神。幾次下來,有亮儘管沒發現兩個女孩之間的微妙情結,但陳宥臻忍不住主動問有亮:「你的黃小璇,應該是很討厭我嗎?」有亮打圓場說:「小璇,是慢熟的人,應該是妳們不太認識的關係!」但後來,有亮刻意偷偷觀察了幾次,小璇的確是遇到陳宥臻,就不自覺散發出敵意來。

週末,有亮和小璇一起去圖書館,有亮找機會問:「黃小璇,妳討厭陳宥臻啊?不然怎麼人家找妳聊天,妳都懶得搭理她?」

「你的女朋友,自己跟她聊就好了呀,幹嘛我一定要跟她變朋友?」小璇有點生悶氣的回有亮。

「女朋友?她哪是我的女朋友?」有亮一頭霧水。

「明明就是,你看她的眼神超不一樣的,我又不會跟你媽說,不用不承認。上次我去你家,雖然你媽也懷疑你有喜歡的女生,但放心啦!我已經幫你保守秘密,沒有告訴你媽。」小璇繼續說。

「喔,對我這麼好!我都感動到快哭了!」有亮還順便來個誇張地痛哭流涕的表情,發現小璇臉色變了,才趕緊解釋說:「她哪是我什麼女朋友,陳宥臻,是小胖喜歡的女生啦!我演出的角色是愛的信差,每天幫小胖把情書給陳宥臻,不是男主角。」

「小胖是活在古代?這也太老套了吧。網路時代,你還當信鴿?發封 mail不就可以收到,幹嘛多此一舉。但為什麼你看她的眼神,這樣有愛?你是不是根本就也喜歡她?」小璇自顧自的說。

「妳……妳,黃小璇,妳談過戀愛是不是? 不然妳怎麼知道什麼是『有愛的眼神』?現在,妳盯著我的眼睛看,我告訴妳這才是有愛的眼神。」有亮粗魯的捧著小璇的臉,硬要她眼神注視他的眼睛,搞得小璇滿臉通紅。

「林有亮,你發神經病啊?」小璇丟下話,幾乎是逃走的。

看小璇的舉動,有亮心裡甜甜的,心想:「她該不會是吃醋吧?」

高中以後,兩人雖然不同校,但還是天天在公車站見面,兩人就像是打鬧熟悉的兄妹、也像是一對好哥兒們、好同學、好朋友。生活裡的每一天都習慣有對方的存在,但兩人從來就不是一對戀人。

高二時,小璇收到了第一封情書。那個男生的情書還是請有亮拿給小璇的,但有亮把情書放在書包,足足放了一個禮拜,沒拿給小璇。直到那個男生跑到公車站牌等她,問她是否收到寫給她的信?並希望約她週末一起去看電影,小璇這才去追問:「林有亮,你是不是私藏什麼東西沒有拿給我?」

「哪有?妳說的是吳世恆要給妳的信嗎?我……我就放在書包裡忘記了!況且,妳不是覺得寫情書很老土?我這也算是幫他,不想妳對他印象差。」他一邊說著連忙從書包掏出情書,丟給小璇,「拿去啦!」說完就像是做壞事被抓包,心虛地轉頭就跑。

後來的幾天,有亮有意無意地跟小璇打探吳世恆信裡面的內容。小璇忍不住回:「你是有那麼好奇嗎?他不過就是約我,週末去看電影。」

「那,妳有要去嗎?」有亮接著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小璇覺得有亮很盧。

「我像妳哥,當然要給妳點建議。我看妳不要去,沒有女孩子這麼好約的,才約第一次就去,人家會覺得妳很隨便。想看電影,我帶妳去就好了。」有亮說得很認真。

「哪裡隨便?他很正式邀請我,電影好看,我為什麼要不去?況且吳世恆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小璇看有亮似乎吃醋的表現,其實心裡也很高興,故意逗有亮。

「哪一型?妳說妳喜歡哪一型?黃小璇,妳學壞了。是看太多日劇還是羅曼史嗎?我要去跟妳媽說。」

「ㄟㄟㄟ林有亮你住海邊嗎?管很寬你。幼稚鬼,你要跟我媽說什麼?誰怕誰?」兩人本來只是鬥嘴,結果你一言我一語,最後演變成真的吵架。

週末,有亮魂不守舍,還自告奮勇跟媽媽說,他來顧店。坐在店裡,他眼神時不時往外飄,一直想看看小璇究竟有沒有出門去約會。

到了下午,看到小璇經過巷口,有亮連忙衝到巷口,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嘖嘖,真的有精心打扮過,今天挺漂亮的。」然後很小聲、像是自言自語地問:「一定要去嗎?」小璇很故意大聲回答:「對,我現在就是要去。」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小璇出門後,有亮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跟弟弟交代了一下,就乾脆關起房門睡大頭覺去,到了晚上,才又緊張兮兮坐在雜貨店櫃檯。小璇大概是晚上八點經過,不過這次是小璇偷偷瞄有亮還在不在櫃檯前等。有亮假裝沒看見小璇,但小璇心裡很樂,原來有亮是緊張她的。

隔天放學,有亮心不甘情不願的又被吳世恆拜託當信差,他心想:「你們倆有必要這樣甜蜜蜜的情書來往嗎?都已經出去看電影了,有話不會自己聯絡?不過,吳世恆今天看起來有點沮喪。」有亮把信拿給小璇時,嘴巴還嘟嚷了幾句順便打探:「你們去看電影是看得不開心嗎?要不要講一下?講一下嘛。」有亮愈是好奇,小璇愈是不想跟他說。

其實,週末小璇根本沒有跟吳世恆去看電影,在約會前一天,小璇就請小芬婉拒了吳世恆,所以吳世恆就因為沒約到小璇,才會沮喪。至於,打扮漂亮的出門,當然是故意演給有亮看的,小璇根本是和小芬相約去逛街。

小芬,是小璇的姊妹淘,或說是兼「愛情軍師」更恰當。從當年陳宥臻到現在的吳世恆,根據小芬的分析,有亮根本就是喜歡小璇,只是不肯承認。而小璇更是無可救藥的,這輩子會是有亮的愛情俘虜。

有亮自從意識到小璇有人追,只要看見接近她的男生,他就變得很敏感、神經兮兮的,他的轉變,連死黨小胖都忍不住跟他說:「林有亮你最近超奇怪,開口閉口都是黃小璇,吳世恆寫情書給她,又不是世界末日?況且,吳世恆功課好、長得比你帥,他喜歡黃小璇,多少女生羨慕她啊!」

小胖接著說:「以前我只是覺得你像哥哥疼妹妹,在意黃小璇,但最近觀察下來,你應該是喜歡上黃小璇了吧!」

「喜歡?我喜歡黃小璇?這…怎麼可能?我……」小胖拋出這個結論之前,有亮腦袋裡,根本沒有想過,他以前只會覺得哪個女生漂亮、正點,但這些從來沒有放在小璇身上過,從小到大,小璇在他身邊,就像空氣存在一樣自然。「這怎麼可能?」有亮心裡很納悶,但卻也無法否認,那天在巷口,看到的黃小璇,他第一次感覺黃小璇真的是讓人心動、漂亮的正妹。

接近聖誕節,小璇到有亮家裡請林媽媽教她圍巾的織法,說是要將圍巾送人當禮物,小璇拿著圍巾在有亮身上比劃,愈比畫有亮心裡愈不舒服:「ㄟ,我跟吳世恆差很多好不好?妳送他,關我什麼事?還有,禮物自己送,不要叫我再當什麼聖誕老人,我拒絕。」有亮愈是在意吳世恆,小璇就愈開心,也就故意不告訴他,已經拒絕吳世恆的事。

平安夜,台南氣溫一點都不冷,但還是因為街上的燈飾,有著濃濃過節的氣氛,那晚小璇到有亮家敲門時,有亮正在洗澡,小璇將要給有亮的禮物請有亮弟弟轉交給他。

有亮洗澡出來,看到房間書桌的禮物問:「誰送來?」,弟弟開玩笑說:「愛慕你的女生!」打開禮物,看到了紅色的圍巾。有亮當然知道是誰送,「她有特別說什麼?」弟弟回:「當然沒,裡面有卡片,你不會自己看?」

打開卡片,卡片上寫:「圍巾,怎麼看都適合你,不送吳世恆了,就給你當禮物,聖誕快樂。P.S.再告訴你一件事,那天我根本沒有跟吳世恆去看電影,因為他選的電影,我不喜歡看。」

在鏡子前面,有亮把小璇織的紅色圍巾圍上,感覺就是和媽媽給他織的很不同。圍著圍巾,有亮跑到小璇家敲門,小璇媽媽出來應門,「有亮,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有亮回:「學校的課本,我忘記帶回家了,想跟小璇借。」媽媽喊小璇出來,小璇看見有亮脖子上的圍巾說:「哇,好適合你,好好看!女朋友送你的嗎?」

有亮接過課本,笑笑說:「嗯,如果她願意成為我的女朋友。」

小璇媽媽在屋裡催促:「晚了,明天還要上課,有亮你快回去把功課寫了,小璇妳也該去睡覺了。」

那一年,有亮 18歲,小璇17歲,那一個平安夜的晚上,兩人都懷著甜甜的心情入睡,雖然不知道未來如何,但是兩人各自許願,未來他和她可不可以像現在一樣,喜歡著她和他?一直、一直……跟現在一樣就好。

高中畢業,兩人按照約定考上同一所大學,有亮是經濟系、小璇是外文系,兩人從台南到台北,像親人、也像朋友,彼此照顧對方,有亮雖然不浪漫但是很體貼,小璇比較感性,所以年年都是她告訴有亮:「愛你喔!」也很依賴有亮。

接近畢業,有亮想繼續攻讀博士、當教授,小璇則是放棄升學:「我們倆,總要有一個人先去工作賺錢,不然我們怎麼在台北市生活?總不能還跟父母伸手要錢。」有亮專心唸書、考教職,小璇也找到貿易公司的工作,兩人存錢,規劃著結婚、生孩子、買房子,規劃著生活穩定,要一起出國旅行,一切的一切就和一般戀人相同,希望未來平凡而美好。

有亮接到學校聘書的那一天,平常不懂浪漫的他,還特別訂了餐廳、買了戒指,跟她求婚。有亮對她說:「男人跟女人求婚的理由,不僅僅只是因為愛她,而是因為他意識到想和這個女人一起分享快樂和悲傷的時候,所以才會求婚。」

只是美好的背後,藏了兩人想不到的危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