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熊掌

作 者 作 品

纖纖醫女 3
纖纖醫女 4 完結篇
閒妻手記 1
閒妻手記 2
閒妻手記 3
閒妻手記 4
閒妻手記 5
閒妻手記 7 完結篇
閒妻手記 6
錦繡滿園 1

信昌出版

【類別最新出版】
農門小醫妃 1
農門小醫妃 2
嬌媚撩人 上
嬌媚撩人 中
嬌媚撩人 下


本宮不好惹 4(WDB0676)

類別: 總經銷代理>信昌出版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梨花白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471292750667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熊掌



  第一章 熊掌

娘娘醒了?您這一覺睡得可真長,眼瞅著太陽就下山了。
寧溪月在床上伸了個懶腰,接過清霜遞上來的茶水喝了兩口,一邊笑問道:什麼時辰了?
已經未時末了,如今深秋時節,這個時辰,太陽可就快要下山了呢。清霜遞上手帕給她擦嘴。
就見寧溪月看看窗外,喃喃地道:果然天色暗下來了。
清霜笑道:娘娘怎麼不著急了?今兒晚上又要晚睡,豈不耽誤明早看竹熊?
今天晚上是篝火大會,聽說會有各種山珍野味,還有雜耍班子絲竹歌舞以及武術表演等節目,皇上說怎麼著也得熱鬧到後半夜,恰好下午睡了這一覺,養足精神好湊熱鬧。
清霜便垮了肩膀,努著嘴道:原來是為這個,奴婢早該想到的,還以為娘娘未卜先知,已經知道……
說到這裡,忽然停下話頭,果然,就見寧溪月疑惑看她道:幹什麼?和我還鬧么蛾子?到底有什麼事?
沒事兒沒事兒,奴婢只是懊惱,枉我跟著娘娘這麼多年,竟沒猜出您的心思。
清霜笑著掩飾,卻越發讓寧溪月疑惑,一把抓住對方胳膊,她鄭重指著清霜道:小蹄子還和我鬧妖,不知道妳家娘娘我是千年老妖?清霜,我勸妳要善良,趁早兒把這其中故事告訴我,不然的話……哼哼!罰俸一月治不了妳了是不是?那三個月五個月呢?不行我就罰妳一年,看妳爹娘弟弟喝西北風去。
清霜笑道:這也拿不住我,我爹娘弟弟在咱們府裡拿著月錢呢,早就說過不用我的錢,讓我自己攢起來。
嗨呀!我就不信,這世上還有不愛錢的?寧溪月一個虎撲跳下床。
正想向清霜撲過去,就見素雲走進來,一向端莊穩重的管事姑姑竟是滿臉笑容,一邊走一邊道:了不得,我就是下午的時候給了每隻熊兩塊蘋果,這會兒剛到後院,三隻一起向我撲過來,沒把我嚇死,好在都在籠子裡關著。
嗯?
寧溪月猛地愣住,好半晌忽地往前一撲,撲在素雲身上,驚喜叫道:餵蘋果?撲妳?籠子裡?乖乖隆地咚!可是皇上把那三隻滾滾送給我了?
真真什麼都瞞不住娘娘。素雲笑著道:皇上還不讓我們告訴妳,說是等晚上給妳驚喜,只是哪裡等得到?這一下午,那三隻就在籠子裡直叫喚呢。
寧溪月愣了好一會兒,才展顏一笑,搖頭道:皇上對我真是太好了,只是這一次,卻真正是好心辦了壞事,那竹熊乃是野獸,天性就是奔放不羈愛自由,獵場圈舍已經委屈了牠們,又怎麼受得了在籠子裡?素雲,妳看牠們三個狀態怎麼樣?若是十分煩躁了,就趁著這會兒天還沒黑,趕緊送回去吧。
素雲笑道:娘娘不用擔心,這會兒一些工匠正帶著上百兵丁在梨花院後面修建圈舍呢,想來入夜就該修好,可以將牠們放進去了。
竟然還想得這樣周到?寧溪月嘆了口氣道:只怕又不知要招來多少吃人的目光。不過也罷了,吃人的目光從來都有,多說因為這檔子事,再熾熱一些。恩寵在手,笑看瘋狗,我怕什麼?
素雲笑道:若說對後宮人心,娘娘可真比不上皇上。您這會兒只想著恩寵太盛,卻是皇上想到了,這後宮中人是如何看您的?想想從前的事,為了讓您難受,先是秋桂,再是宛兒,接著是春草,哪一次不是要置她們於死地?人命尚且不被主子們放在眼裡,何況竹熊這種野獸?
嗯?什麼意思?有人去害竹熊了?寧溪月眉頭一挑。
就見素雲點頭道:奴婢可是聽說,皇上前腳下旨將三隻竹熊賞給娘娘,後腳皇貴妃的人就到了,說是貴妃娘娘要吃熊掌……
什麼?寧溪月險些跳起,憤然道:這……這也太惡毒了吧?竹熊有什麼錯?她……她想吃熊掌,難道獵場裡吃不到?
清霜撇嘴道:娘娘有什麼不明白的?竹熊沒有錯,被您喜歡就是原罪啊。
寧溪月:……
娘娘不用擔心,幸虧皇上旨意下得及時,這幾隻竹熊才逃過無妄之災,想來貴妃娘娘經過這一次,也會收斂些。
寧溪月面容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在地上踱了幾步,最後坐在椅子裡,嘆息道:貴妃娘娘向來高傲,她屢次想要害我,都不能如願,如今我和她已經是不死不休了。這一次竹熊的事也被皇上搶了先,不知她又要從哪裡找補。
素雲和清霜默默點頭。
忽見寧溪月又站起身,咬牙恨恨道:她們害我這麼多次,我何嘗起過害她們的心思?我都這樣善良了,她們還要步步緊逼,真當我是好惹的?哼!且看她們要怎樣做,不怕栽跟頭,儘管放馬過來吧。
素雲和清霜見她咬牙切齒氣衝霄漢的模樣,還以為娘娘終於要反擊,誰知竟還是防守,不由一起垮了肩膀。
清霜便道:娘娘,您就不能主動出擊一回,讓她們知道您不是好惹的?只這樣防守,什麼時候是個頭?
甯溪月白了清霜一眼,冷哼道:妳懂什麼?最好的防守也是最好的進攻。更何況,妳以為我不想主動出擊?可主動出擊,是要有把柄的,就咱們照月軒這幾塊料子,上哪兒弄她們的把柄?春草先前不過向小林子打聽點消息,就差點兒把自己的命賠進去。若說靠陷害污蔑陰謀詭計,這又是我不屑為之的。罷了罷了,我寧願大家都平平安安,就這麼防守著也挺好,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能將計就計,就讓她們現了原形呢。
她說完便站起身,對素雲和清霜笑道:行了,別想太多,走,咱們看看竹熊去,素雲,妳先前餵牠們,狀態可還好?
還好,奴婢特地從禦膳房要了幾根筍子,娘娘不是說牠們還能吃肉嗎?所以又弄了點熟肉餵著,這會兒只顧著吃,並沒覺著焦躁。
素雲答應一聲,見寧溪月出去,接著春草跟在後面,她就對清霜道:春草去了,用不著咱們。唉!娘娘什麼都好,就是太仁慈了。
清霜笑道:娘娘若不是這個仁慈的性子,素雲姑姑會對她這樣死心塌地?妳放心,我覺著娘娘說的很有道理。曹貴人和洛嬪的前車之鑑擺著呢,污蔑陷害,一個不小心便會反噬己身,倒不如將計就計,曹貴人不就讓娘娘給弄進冷宮裡了嗎?只要有皇上的寵愛在,咱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什麼不好。有數的,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
素雲點點頭,看了清霜一眼,笑道:不愧是娘娘教導出來的,我年紀比妳癡長幾歲,這心胸見識倒不如妳。妳說得沒錯,娘娘堂堂正正,連帶著咱們這些底下人也能抬頭挺胸,不用整日裡擔驚受怕的。
娘娘,篝火大會已經準備好了,皇上還在書房和幾位武將說話,大概這會兒就要過去,您也該動身了。
皇貴妃注目看著鏡中花容月貌的美人兒,從梳妝檯前站起身,淡淡地道:我吩咐的,都預備好了?
呂鳴躬身陪笑道:娘娘吩咐的,誰敢怠慢?放心,都預備好了。
好。皇貴妃點點頭,忽地又冷笑道:禦膳房如今是萱嬪管著,他們還會聽我的話嗎?
就算是萱嬪管著,娘娘到底是協理後宮的人,那楊九萬是最有眼色的,如何敢駁娘娘的面子?娘娘儘管寬心。
皇貴妃眼睛微微一眯,一隻抓著帕子的手猛然握成拳,沉聲道:其實本宮知道,這樣做委實也沒什麼用,既害不了她,也不能讓皇上冷淡她。只是從她進宮,這一口惡氣就憋在我心裡,若不能撒出去,我這日子著實不好過。
娘娘貴為皇貴妃,天下間除了太后皇后,還有哪個女人能比您尊貴,有什麼氣,自然要撒出去的好,不然憋在心裡,可不是難受呢。奴婢只恨自己無能,不能替娘娘分憂,不然便是捨了我的命,也要讓娘娘開懷喜樂。
呂鳴瞥了香雲一眼,暗道真會逢迎,瞧瞧這馬屁拍的,最重要是語氣裡一片懇切。我雖是管事太監,竟還不如這個大宮女,以後當真要好好學習一下才行。
果然,就見皇貴妃微微一笑,伸手扶上香雲的手,一邊往外走一邊感嘆道:我這心思,也只有妳明白幾分。這深宮裡若沒有妳二人為我分憂,日子真不知要如何捱下去。
這是奴才(奴婢)份內的事。呂鳴和香雲齊聲答應,一左一右簇擁著皇貴妃走出大門。
真正的篝火大會是在離行宮一裡地外的那一片大廣場上,此時已經燃起了幾十堆篝火,每堆柴禾上面,都是一隻烤野羊。
皇貴妃一路行來,見竟然沒有空置的篝火,不由微笑道:看來今日將士們的射獵收穫頗豐,皇上也必定高興。
可不是。皇上最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