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

作 者 作 品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162幕分鏡圖電影套書

譯 者 作 品

寄生上流:分鏡書:每一幕都起雞皮疙瘩!奉俊昊手繪162幕分鏡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162幕分鏡圖電影套書

寫樂文化

【類別最新出版】
在家工作:從職場裡自由,在生活中冒險的個人實踐
鄉下創業學:27個日本+台灣地方商業案例觀察
工藝琴酒全書(贈限量「世界琴酒地圖海報」):歷史、製程、全球夢幻酒款與應用調酒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導演訪談+一刀未剪劇本書
寄生上流:分鏡書:每一幕都起雞皮疙瘩!奉俊昊手繪162幕分鏡


寄生上流:原著劇本(WW01041)──導演訪談+一刀未剪劇本書
Parasite:Screenplay

類別: 總經銷代理>寫樂文化
叢書系列:寫樂文化
作者:奉俊昊、韓珍元
       奉俊昊、韓珍元
譯者:葛增娜
出版社:寫樂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31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72頁
ISBN:978986973267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試閱



  內文試閱

對話:採訪奉俊昊導演

Q:《寄生上流》的劇本是怎麼起頭的?一開始的構想是來自某個畫面,還是某個人物?

 似乎可以回朔到2013年。像是《駭人怪物》或《玉子》,還可以說在蠶室大橋看到幻影,或是經過梨水交叉路的橋下時,想像看到很大的豬等,有可以說出來的原因(笑),可是這一部卻沒有。《寄生上流》原本的片名是《decalcomanie》*。原本構思劇本的素材時,浮現了兩個家庭的故事。因為暫定名稱是《decalcomanie》,我的構想是對稱的有錢人和貧窮人,兩個四人家庭。到了2017年,地下室的夫妻出現,劇本的結構改變了,變成一個房子裡住著三個家庭。從2013年秋到2015年為止,只有十五頁的摘要,到那時為止一直都是兩個家庭。

Q:原本從一個房子住著兩個家庭,為什麼演變成三個家庭呢?

 約2015年時,我將十五頁的故事摘要提供給BarunsonE&A製作公司,我也提供給洪坰杓攝影導演一份,那時的片名就已經是《寄生上流》了。然後貧窮的基澤一家人變成了主角。我打破了兩個家庭對等的構想,變成站在貧窮家庭的立場上,滲透進有錢家庭的結構。不過到那時為止,摘要的後半部不是現在的結局。雨天從雯光按下門鈴開始,電影往無法預測的方向暴衝的後半部內容,

 全都是在最後三個月寫出來的。2017年8月浮現了那樣的構想後,後面的內容就全部改寫了。(確認時間後)2017年8月7日,約好和金雷夏前輩一家人聚餐,在開車前往的路上,突然想到在強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弱者之間決一死戰的概念,即弱者在強者不知情的時候彼此打鬥的畫面,從那時候開始就一氣呵成了。

Q:開車時如果有靈感浮現,不能立刻停下來記錄吧?那你會怎麼做呢?

 我的iPad裡有筆記App,我把所有東西都寫在上面。上面寫著紀錄的那天是8月7日,「朴社長全家人去兩天一夜的露營,南基澤一家人……」怎麼姓「南」呢?我原本好像設定姓「南」,後來才改成「金」,因為姓「金」最普遍。「南基澤一家人決定四個人喝酒助興(大肆慶祝的氣氛,成功入侵)。正當舉起酒杯慶祝時,叮咚之前的阿姨來敲門,然後地下室出場,另一個四人出現了。」一開始設定時,住在地下秘密空間的不是夫妻,而是四人家庭。可是包含小孩的四個人住在地下室的狀況不太真實,所以才改成夫妻。上面寫著「在屋主離開的兩天一夜,毫不相干的兩家人在別人的家裡打鬥的可笑場景。」「趁屋主不在家,寄生蟲們展開肉搏戰。當屋主回來的瞬間,一切都變得乾淨和明亮,沒有一絲灰塵或一滴雨滴。秘密沒有曝光,有錢人毫不知情。」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我去了溫哥華一趟,在那裡我開始正式撰寫劇本。尾聲的部分,爸爸和兒子用摩斯密碼聯繫,兒子說要把那棟豪宅買下來,那個部分是我在溫哥華的斑馬路前等紅綠燈時想出來的。那時心想著會變成悲傷的結局呢,這件事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Q從2013年的初稿到完稿為止,改變最多的似乎就是增加了地下家族的部分,那結局和初稿相比差異很大嗎?

 我的摘要裡沒有結局,只有各種構想。包含四個人入侵後大肆舉杯慶祝,然後全家人都沖昏了頭,等有錢人的家人分別回來時,一個一個處理掉,最終基澤一家人沒辦法離開那個房子,只能關在那裡生活等,有好幾種不同版本的構想。在那個情況下,2015年我把我的摘要交給《鐵原之旅》(暫譯,英文片名:End of winnter)的金大煥導演(音譯),請他幫忙撰寫劇本的初稿。等到正在進行《玉子》後製作業的2016下半年,我把金大煥先生寫的版本,和我寫的摘要拿給《玉子》演出部的韓珍元。那之前的三個月,他一邊跟我討論,一邊調查及收集了各種資料。他實際採訪了司機和幫傭,也收集了空間相關的資料和照片……他真的做了很多功課。
在那之後他才成為《寄生上流》演出組的編劇。不過和金雷夏前輩吃飯的那天,構思和故事全都改變了,目前完成的電影都是那個8月後歷經三個半月寫出來的內容。2017年我親自撰寫劇本,後面一半以上的內容全都改掉了。前一個版本的對白和場景,

 只留下了部分的痕跡。例如韓珍元寫的有基澤說的:「三十八度線以南的大街小巷都沒問題。(#32);『就像某種「陪伴」…』(#32)等對白;「臨場作戰,靠的是氣勢。」(#16)我保留了這些對話。至於金大煥導演,因為更是初期寫的,留下來的痕跡並不多,不過他本身因為畢業於美術系,曾經當過美術家教,所以留下了那些部分。基宇第一次到豪宅後,對蓮喬說:「這畫的是猩猩吧?」然後蓮喬回答:「這是自畫像。」(#17),那個部分就是金大煥導演寫的。我記得在《玉子》正式上映的那年(2017年)最後一天,第一次把劇本交給BarunsonE&A製作公司的郭信愛代表,隔天再把劇本拿給宋康昊前輩。

Q:等於你早已決定由宋康昊演員飾演嗎?

 宋康昊演員,崔宇植演員是從一開始就預設好的,再加上朴玿談演員也幾乎已經確定了。我一邊看著貼在牆上的基宇、基婷兄妹的照片,一邊寫劇本。這次出版的劇本,應該是開拍前的最終稿,那時最後增加的部分,就是基澤躺在體育館裡說的話,絕對不會失敗的計畫就是沒有計畫(#112),這句話有點好笑又充滿絕望,但這是該跟兒子說的話嗎?(笑)有點好笑又有點淒涼。我認為這個場景非常重要,原本草稿裡沒有這個場景,印象中我真的花了很多心力寫這個部分。分鏡圖上可以看到基澤用手臂遮著眼睛,說出很長的一段對白。其他的部分都是在分鏡圖的階段逐漸增加,或是在後期錄音時補上去的。
 劇本會一直不斷地改變,就像有生命的生物。

Q《寄生上流》裡有一些聽不太清楚的對白,或是看不到下文的部分。例如,雯光用什麼理由被趕出去;多蕙誤會潔西卡(基婷)是基宇的女朋友時,基宇說:「如果把潔西卡老師比喻成玫瑰,那多蕙妳就是……」然後寫下來的單字,在畫面上是看不到的。還有完全沒有提到多蕙的日記內容等……對於這些內容,第一,你怎麼指導表演的方向?第二,就算沒有給演員正確回答,寫劇本的過程中是否想過是什麼答案?

 很多時候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拍電影時,我也很好奇基宇在筆記本上到底寫了什麼,其實崔宇植在筆記本上寫了什麼我也不清楚。聽說每一次重拍都寫了不同的內容,因為很常被問到底寫了什麼,崔宇植乾脆問道具組,有沒有把那個筆記本留下來,但道具組已經找不到了。聽說有時候還寫下「笑一個」。劇本裡寫著很無聊的話,因為基宇是家教老師,所以用打分數的方式寫下來,但這個實在是太露骨了,所以我認為不要說比較好。而且那個場景用長鏡頭拍攝,我認為不需要打斷那個脈絡,所以沒用特寫拍攝到底寫了什麼。最重要的是表情,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有一個場景是蓮喬面試忠淑,但我省略了。蓮喬解雇雯光的時候,就用解雇司機的方式帶過,與其拍攝重複的場景,我更想加快速度,所以我才省略輕輕帶過。解雇雯光的畫面,最重要的是蓮喬坐在那裡的感覺,我記得事前曾跟李征垠和?汝貞討論過各自要說的話。

 
內文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