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媒體書評一致推薦
線上試讀本:精彩書摘
英倫魔法召集令,特急!
blog讀者大力推薦
譯後記 文/施清真

作 者 作 品

英倫魔法師(上卷):強納森‧史傳傑和諾瑞爾先生
英倫魔法師(下卷):強納森‧史傳傑和諾瑞爾先生

譯 者 作 品

英倫魔法師(上卷):強納森‧史傳傑和諾瑞爾先生
英倫魔法師(下卷):強納森‧史傳傑和諾瑞爾先生

藍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教場(週刊文春推理小說第一名)
教場2
教場0:刑事指導官‧風間公親
教場系列套書【教場、教場2、教場0】
正常人(影集書腰版)


英倫魔法師(上下卷不分售)(1AY0115)──強納森‧史傳傑和諾瑞爾先生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類別: 文學‧小說(翻譯)>藍小說
叢書系列:藍小說
作者:蘇珊娜‧克拉克
       Susanna Clarke
譯者:施清真、彭倩文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11月26日
定價:800 元
售價:63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896頁
ISBN:9789571347356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媒體書評一致推薦線上試讀本:精彩書摘英倫魔法召集令,特急!blog讀者大力推薦譯後記 文/施清真



  線上試讀本:精彩書摘

10. 派遣差事給魔法師實在不容易:一八○七年十月

華特爵士打算慢慢向大臣們提起魔法,等大家熟悉這個話題之後,他再提議不妨聘用諾瑞爾先生參加戰事。他擔心受到眾人反對,康寧先生肯定將出言諷刺,凱索力勳爵將大唱反調,查德姆勳爵則只感到困惑。

但所有顧慮竟是多餘,華特爵士很快就發現大臣們跟其他倫敦市民一樣,欣然接受了這種新奇的狀況。等到內閣閣員齊聚在柏林頓宮開會時 ,大家已迫不及待想聘用這位全英國唯一的魔法師,問題是沒有人知道該如何進行,英國政府聘用魔法師已是兩百年前的事情,大臣們難免感到生疏。

「就我個人而言,」凱索力勳爵說,「最大的問題在於徵兵,我跟諸位保證,英國人不是個善戰的民族,這個差事也相當棘手。我對林肯郡特別感興趣,我聽說林肯郡的豬種特佳,郡民吃了之後格外強健驍勇,魔法師若能唸個咒語,讓三、四千名肯郡的年輕人急著參軍,加入抵禦法軍的行列,對我而言是再好也不過了。」他滿懷希望地看著華特爵士說,「華特爵士,你的朋友會不會這種法術呢?」

華特爵士表示不清楚,但他會請問諾瑞爾先生。

當天稍後,華特爵士造訪諾瑞爾先生時提出了這個要求,諾瑞爾先生聽了相當高興,他說他從沒聽過這種點子,凱索力勳爵真有創意!他懇請華特爵士代為轉達敬意,至於是否可行,諾瑞爾先生說,「問題在於如何只針對林肯郡和年輕人施咒。如果成功的話,林肯郡、甚至鄰近鄉鎮的每位男士都將蜂擁參軍,結果全郡將空無一人,華特爵士,不是我吹牛,這點我絕對辦得到。」

華特爵士回報索凱力勳爵說不可行。

大臣們接著提出的下一個要求,諾瑞爾先生聽了可沒有那麼高興。倫敦人人熱衷談論波爾夫人復生的奇蹟,大臣們也不例外,凱索力勳爵率先請問眾人,世上哪個人最讓拿破崙大帝膽寒?誰最能猜出這位行事怪異的法國君王下一步想做什麼?誰能痛擊法軍,讓他們自此之後不敢擅離軍港?誰又具有英國人所有美德?凱索力勳爵說,除了納爾遜勳爵之外,哪個人擁有以上特質呢?因此,當務之急莫過於讓納爾遜勳爵復生。凱索力勳爵謙稱所知不多,也請華特爵士原諒他的多言,但此事非常重要,何不馬上進行?

精力充沛、能言善辯的康寧先生很快地接口說,大家當然懷念納爾遜勳爵,納爾遜是英國人的英雄,也達成凱索力勳爵描述的各項成就。康寧先生又說,他無意冒犯英國最偉大的皇家海軍艦隊,但老實說,納爾遜不過是個水手,最近辭世的威廉‧皮特的成就更高,如果大家打算讓哪位前人復生,當然應該選擇皮特。

皮特先生的哥哥查德姆勳爵大表贊同,但他不明白為什麼只能選擇一位,何不讓皮特和納爾遜都復生呢?魔法師只要施法兩次就行了,他想應該沒有問題吧?

其他大臣紛紛提出建議,到後來似乎半數的英國偉人都應該復生,不到一會,名單愈列愈長,大家也跟往常一樣爭論不休。

「這樣下去不行,」華特爵士說,「我們必須先決定一個人選。在我看來,在場諸位多少都是因為皮特先生的協助,所以才得到今日的職位,若不選擇皮特先生,似乎非常失禮。」

大臣們派人把諾瑞爾先生請到柏林頓宮,諾瑞爾先生被領到一間雄偉壯觀的沙龍,大臣們坐在裡面等候,華特爵士告訴他,大臣們正考慮讓哪位先人復生。

諾瑞爾先生臉色馬上發白,嘴裏喃喃地說他非常尊崇華特爵士,所以才勉強施展那種法術。大臣們不了解後果的嚴重性,他也無意再試一次。

等到稍微鎮定、得知大家想讓哪位前人復生之後,諾瑞爾先生似乎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有人聽到他唸叨說屍體的狀況等等。

大臣們這才想到皮特先生已經過世將近兩年,即使大家非常緬懷皮特先生,但沒有人想看到他現在的模樣,皮特先生的哥哥查德姆勳爵悲傷地說,可憐的威廉到現在多半已經化為塵土囉。

大家從此不再討論這個話題。

一個多禮拜之後,凱索力勳爵建議派遣諾瑞爾先生到荷蘭或是葡萄牙。雖然明知機會渺茫,大臣們依然希望英軍在兩地穩住陣腳,成功抵禦拿破崙,諾瑞爾先生說不定可以遵照將軍們的指示,施展魔法相助。因此,年長、一臉紅撲撲的派卡克海軍上將和第二十龍騎兵聯隊的哈克-布魯斯上尉聯袂同行,一同前往漢諾瓦廣場看看諾瑞爾先生是何方神聖。

哈克-布魯斯上尉不但英俊驍勇,而且頗為浪漫,一想到魔法即將在英國重展雄威,心中就格外興奮。他特別喜歡閱讀以前那段振奮人心的戰爭史,腦海中充滿了古老戰場的景象,在他的想像中,英軍勢單力薄,眼看著就要遭到法軍殲滅,忽然間,遠處傳來奇怪、玄妙的樂聲,山坡上隨即出現英勇的烏鴉王;烏鴉王一身黑衣,戴著黑色的頭盔,披覆在身上的黑烏鴉毛隨風飄揚;烏鴉王騎著高大的黑馬從山坡急衝而下,身後跟著一百位人類戰將和一百位精靈騎士,聯手施展魔法擊退法軍。

哈克-布魯斯上尉心目中的魔法師就當如此,他也期望如此場面重現於歐陸的每個戰場。但他一看到諾瑞爾先生坐在小客廳裏,彆扭地跟僕人抱怨東抱怨西,先是茶裏的牛奶太濃,然後又說茶太稀,不消說,他感到有點失望。事實上,眼前的景象讓他如此沮喪,派卡克上將看了都替他難過,這位說話率直的老將軍,都只敢稍微嘲笑兩句。

派卡克上將和哈克-布魯斯上尉回報大臣們說,絕對不可派遣諾瑞爾先生到任何地方,如果政府把諾瑞爾先生送到戰場,軍方將永遠不會原諒大臣們。那年秋天,大臣們討論了好久,但依然不知道如何聘用這位英國唯一的魔法師。

11. 布雷斯特:一八○七年十一月

十一月的第一個禮拜,一隊法軍船隻準備離開法國西岸布列尼塔 (Brittany) 的布雷斯特港 (Brest),法軍打算航向比斯開灣攔截英軍的船隻,如果攔截不了英國海軍,最起碼阻止英軍行進,讓他們無法達成原來的計畫。

風勢沉穩地自陸上吹來,法國水手極有效率,船隻很快便準備就緒,這時天上忽然烏雲密佈,下起了大雨。

像布雷斯特這種重要的港口,一定派駐了很多人專門研究風勢和天候,正當船隻準備揚帆之際,幾位專家匆忙跑到港口,氣急敗壞地警告水手們說這場雨非常奇怪,專家們說烏雲從北方飄來,但大風卻從東方吹來,聽來難以置信,但事實卻是如此。艦長們有人大為震懾,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則喪失了勇氣,一團混亂之際,探子們又前來通報消息。

布雷斯特港有內灣和外洋,內灣和大海之間有道狹長的半島,統馭船隻的法國軍官們得知,隨著雨勢逐漸增強,外洋上也出現了為數眾多的英國軍艦。

到底有多少船隻呢?探子們不知道,但數目確實多得數不清,說不定有上百艘。船隻有如突來的大雨,忽然從空曠的汪洋中出現。那些是怎樣的船隻?啊!這才最令人匪夷所思呢!這些船隻全都是裝備齊全、兩到三層的戰艦。

這個消息震驚了眾人,英艦的數目與規模尤其令人困惑,英國海軍雖然持續封鎖布雷斯特港,但一次最多出現二十五艘船,而且其中只有十、或十二艘戰艦,其他都是老舊的護衛艦和帆船。

一百艘戰艦同時出現的消息實在太不可信,法國軍官們原本不相信,直到登上山頭、站在懸崖邊親眼目睹,大夥才相信真有此事。

日子一天天過去,天空依然像鉛塊一樣沉重,大雨也下個不停,英國船艦固守原地,布雷斯特的人民擔心船艦說不定會發動攻擊,砲轟港口,但英國船艦卻毫無動靜。

羅歇弗爾、土倫、馬賽、熱諾亞、威尼斯、洛里昂、安特衛普和上百個比較不重要的法國港口都傳來同樣消息,大家全都遭到上百艘英國戰艦封鎖,著實令人難以理解。這些戰艦的數目遠超過目前英國海軍的規模,事實上,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擁有這麼多戰艦。

當時布雷斯特位階最高的法軍是德穆蘭上將,德穆蘭上將有個非常矮小的僕人,大概比八歲大的小孩還矮,而且長得很黑,好像有人把他扔進烤箱,時間太久烤焦了。他的皮膚像咖啡豆般油黑,摸起來像是脫水的布丁,一頭油膩的黑髮糾結成一團,看起來好像烤得過頭、乾澀無味的雞塊。這位僕人叫做派特基,派特基聰穎、靈敏,深得穆德蘭上將激賞,上將尤其欣賞派特基的膚色,他經常吹噓說有些派洛基比一些黑人還黑。

派特基戴上眼鏡,在雨中坐了四天觀察英國戰艦。雨水打在他小小的新月形軍帽上,雨水像小瀑布一樣從兩邊帽沿直流而下,一直流到他小小的外套裏。外套被雨水浸透,裡面的棉絮變得跟毛氈一樣厚重,雨水還不斷流過他焦黑、油膩的肌膚,但他卻一點也不在乎。

四天之後,派洛基嘆了一口氣、跳著來站直身子、伸伸懶腰、摘下帽子、痛快地抓抓頭、打了一聲哈欠、然後開口說:「上將大人,這些是我看過最奇怪的船隻,我實在搞不懂。」

「哪裡讓你搞不懂呢?」上將問道。

穆德蘭上將和朱摩艦長跟派洛基一起站在山頂,大雨從兩位將官的軍帽上濺迸而下,兩人外套裏的棉絮成了毛氈,靴子裏也積了半吋雨水。 

「據我觀察,」派特基說,「這些船隻停泊在海上,似乎因為無風而停滯,但它們的停滯卻與風勢無關。船隻受到強烈的西風吹襲,理論上應該會撞上海岸邊岩石,但船隻撞上了嗎?沒有;船隻躲開了嗎?沒有;英軍拉下船帆嗎?沒有;從我靜坐的那一刻起,風向不知道改變了多少次,但船上的人有何反應嗎?什麼都沒有!」

朱摩艦長向來討厭派洛基,也忌妒他對德穆蘭上將的影響力,聽了這番話之後笑著說:「上將啊,派洛基瘋了,如果英軍真如他所說的懶散無知,他們的船艦老早就成了碎片。」

「這些船隻像是照片,」派洛基完全不管艦長說了什麼,一臉深思地說,「而不像真正的船。但是,上將啊,最北邊的那艘三層戰艦非常奇怪,星期一那天,它跟其他船隻沒什麼兩樣,但現在船帆卻變得破爛,尾桅消失無蹤,船身還破了一個大洞。」

「太好了!」朱摩艦長高喊,「我們站在這裡說話之時,英勇的同袍們已經發動襲擊,造成對方損傷。」

派洛基嘲諷地說:「艦長,一艘法國軍艦闖進上百艘英國船艦中,而且炸壞了其中一艘,你認為英軍會按兵不動、任憑我軍安然駛離嗎?哈!我倒等著看朱摩艦長坐上小船,親自領軍試試看。上將,依我之見,那艘英國戰艦正在溶化。」

「溶化!」上將驚訝地說。

「它的船身鼓漲得像是老太太的毛線袋,」派洛基說,「船首斜桅和斜扛帆都泡到水裏。」

「這簡直是胡說八道!」朱摩艦長說,「一艘船怎麼可能溶化?」

「我不知道,」派洛基深思地說,「那得看看船隻由什麼製成。」

「朱摩,派洛基,」德穆蘭上將說,「我想我們最好親自過去檢視,如果英國艦隊擺出攻擊架式,我們就折返,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探聽出一些消息。」

因此,派洛基、上將和朱摩艦長帶著幾位勇敢的士兵,在雨中起帆。軍人們雖然很能吃苦,但卻相當迷信,駐紮在布雷斯特的軍人中,也不是只有派洛基注意到英國船艦頗不尋常。

航行了一會之後,這幾位大膽的法軍看到灰亮亮的英軍船艦,即使天色昏暗,下著大雨,船艦依然閃爍了光芒。烏雲間忽然露出縫隙,一縷陽光照在海面上,四下一片清明,但船艦居然不見了!等到烏雲重新密佈,船艦才又出現。

「天啊!」上將高喊,「這是怎麼回事?」

「說不定,」派洛基緊張地說,「英國的船隻都沉沒了,這些全是鬼影。」

但眼前依然可見船艦閃閃發光,大家不禁討論起船隻由什麼製成,上將覺得或許是鋼鐵,(金屬船隻!是喔,法國人果然如同在下常說的一樣,具有奇怪的想像力。)

朱摩艦長猜想說不定是錫箔紙。

「錫箔紙!」上將高喊。

「噢、沒錯,」朱摩艦長說。「女士們用錫箔紙做成紙捲,然後編成小籃,裡面再放上鮮花和梅子。」

上將和派洛基聽了都大為驚奇,但朱摩艦長相當英挺,顯然比他們有女人緣,也更了解女人家的玩意。

但如果一位女士整晚上才編得出一個籃子,那麼多少女士才編得出一個艦隊?上將說他光想就頭痛。

陽光乍時再現,這時他們已經相當靠近船艦,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陽光穿過船隻,每艘船都光彩盡失,到最後只在水面上留下黯淡的光影。

「玻璃!」上將說,他已經快要猜出答案,但最後還是聰明的派洛基想出了解答。

「不、上將,是雨,這些船是雨做的。」

有人把從天而降的雨滴集結成船桿、橫樑、船帆等具體影像,讓大夥以為是上百艘船隻。

派洛基、上將和朱摩艦長都很想知道誰能操控雨滴,他們都同意這人一定是個高超的雨匠。

「不只是高超的雨匠!」上將說,「還精於操縱傀儡!你們看看船隻在海面浮沉的模樣,船帆還翻騰起伏呢!」

「上將,我確實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景象,」派洛基表示同意,「但我必須再次重申:不管這人是誰,他一點都不懂航海或是駕船。」

上將的船隻在雨船之間穿梭了兩小時,這些雨水製成的船隻寂靜無聲:沒有船板推擠的嘰嘎聲,沒有船帆在風中飄搖的霹啪聲,也沒有船員的喊叫聲。透明光滑的雨人領著肌膚清澈的船員,數度從艙板上探頭觀望上將一行人,但沒有人知道這些雨製的水手們想些什麼。儘管如此,上將、艦長、和派洛基卻覺得非常安全,誠如派洛基所言:「就算雨人水手有意發動攻擊,他們也只有雨水砲彈,我們大不了被打得全身濕淋淋。」

派洛基、上將和朱摩艦長都讚嘆得難以言語,他們忘了自己被騙,也忘了法軍白白浪費了一星期,在一星期之內,英軍已經偷偷潛入波羅的海、葡萄牙、以及拿破崙極力阻止英艦入侵的大小港口。但咒語似乎逐漸失去效力(或許因為如此,所以最北邊的戰艦才慢慢溶化),兩小時之後,雨停了,在此同時,咒語也隨之消失,派洛基、上將和朱摩艦長感到一股奇怪的震撼,彷彿聽了一曲弦樂四重奏,或是被一抹耀眼的淺藍震得失去知覺;咒語一消失,上百艘雨船馬上變得霧濛濛,海風輕輕一吹,隨即消失無蹤。

空曠的大西洋上只見幾個孤零零的法國人。

「魔法烏鴉報」是什麼報?這份報紙透露了哪些英國魔法師的秘密?馬上按此連結,下載精彩PDF檔案,線上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