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深度閱讀:淺談對赤川次郎的觀感‧寫於時報重推【三毛貓】系列之際

作 者 作 品

三毛貓推理: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三毛貓追蹤: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三毛貓怪談: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赤川次郎三毛貓系列:三毛貓推理、三毛貓追蹤、怪談
三毛貓狂死曲
赤川次郎三毛貓系列五書
赤川次郎作品精選:聖誕老人的悲歎+夜警+殺意之書
國境之南
夜警
那個人的名字就叫殺意

譯 者 作 品

只想拍電影的人(日本國民導演山田洋次談電影創作路)
手塚治虫密碼
幸福法拍屋
喂!喂!下北澤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喂!喂!下北澤(十週年紀念版)
少了你的餐桌
宮本武藏
雛菊的人生

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類別最新出版】
赤川次郎三毛貓系列五書
三毛貓狂死曲
三毛貓恐怖館: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三毛貓怪談: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三毛貓追蹤: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三毛貓恐怖館(AI0404)──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類別: 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叢書系列:三毛貓福爾摩斯系列
作者:赤川次郎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6年02月13日
定價:260 元
售價:205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64頁
ISBN:9571344362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赤川次郎三毛貓系列五書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深度閱讀:淺談對赤川次郎的觀感‧寫於時報重推【三毛貓】系列之際



  內文摘錄

「太過分了吧,這樣子……」那女孩說。
一隻黑貓舒服地窩在女孩的腿上,彷彿那是特別為牠量身訂做的座位一樣。
男人一句話也沒說。
黑貓抬起了頭,一雙綠色眼睛朝向男人看。女孩神經質的手指不斷地梳理著貓毛。
「真是太過分了!」女孩又抱怨了一次。在那間三坪大的房間裡,女孩一隻手放在顏色發黃的榻榻米上摳弄著綻開的藺草。
日落黃昏。橘色的陽光透過骯髒的窗玻璃,以鈍角慢慢地在房間內擴展面積。
經過長時間的沉默之後,男人站了起來。
「要走了嗎?」女孩問。
男人走下玄關,穿上鞋子。
「慢點!」女孩趕緊起身,腿上的黑貓突然被推開了。貓咪無可奈何地抬頭看了女孩一眼,趁著男人推開玄關大門,一溜煙地跑到外面。
「等一下呀!你──」
女孩整個人往門口衝撞過去,阻擋了男人並將門關上。
黑貓就這樣被關在門外。門裡面的聲音越來越高漲。有撞擊門扉的聲音,也有東西被翻倒的聲音。
「喵……喵……」小孩學貓叫的聲音。
是公寓住戶的小孩。會為了好玩而拉扯貓咪的尾巴,讓黑貓很困擾。因此黑貓趕緊沿著狹窄的走廊往樓梯的方向逃難去了。貓走下階梯時,跟抱著大行李、算是整個公寓裡身材最龐大的住戶擦身而過。
這個胖太太討厭貓。黑貓也心知肚明,趕緊從扶手欄杆的縫隙跳下去。
老管理員正在打掃公寓大門口。他對貓咪也沒什麼好臉色。其實這是有原因的,本來這棟公寓規定是不能飼養貓狗的。他既然已經默認了,總不能表現出喜歡動物的樣子吧。
可是黑貓哪裡懂得那麼多。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走到外面去,只好先躲在樓梯下面。
過了一會兒,聽見皮鞋聲走下樓梯。──一看到在打掃門口的老管理員,皮鞋聲停住了,似乎想打退堂鼓。剛好老人看見了其他熟人。
「怎麼樣呢?上次你──」老人邊開口打招呼邊上前。
那個人影立刻加快腳步走出了公寓。
黑貓從樓梯下面走出來後,暫時先坐著觀望沒有人的公寓門口。

「奇怪!好像也不是這條路……」
看著道路前方越來越狹窄,片山義太郎將車子停了下來。
「哦!真是受不了了。」妹妹晴美瞪著哥哥,使出她一貫的諷刺語氣說:「這樣你也能當刑警呀!」
「我又不是自願當路痴的!」
「隨便你怎麼說吧,我們已經遲到半個小時了!」
「誰叫這附近一年到頭都在改變嘛……」片山抬頭看了一下四周。對於這個說法,自己也覺得沒什麼說服力。畢竟兩天前他才到過目前正要前往的目的地。
片山義太郎,二十九歲。一個不‧得‧已‧設籍在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完全沒有魔鬼刑警之子的樣子。為了繼承因公殉職的父親遺志當上刑警,可是每天卻又後‧悔‧不已。照這個樣子下去,搞不好哪天他會想橫越太平洋!
就外觀來看,他的體型高大、肩膀下垂,上面頂著一個造型顯得不太協調的圓形娃娃臉。當然已經沒辦法拆下來了。
坐在副駕駛座像是念個沒停的小姑則是他妹妹晴美,二十二歲。身材嬌小,臉頰圓潤,給人可愛「女孩」的感覺。對哥哥片山而言,她有時潑辣如女鬼;但關於這一點他還是很聰明地懂得家醜不能外揚。
兩人目前一起住在東中野的公寓。母親很早便過世了,現在由晴美負責家事。
「十五分鐘之內如果到不了的話,哥哥你今晚就沒有飯吃!」
從她這番威脅來看,只知道片山完全被他妹妹騎在頭上。片山家的女性至上,其實還不只是他妹妹而已,後車廂座位上不就還躺著一‧名‧女性嗎!這名有著鬍鬚、尾巴和毛皮的美女三毛貓,芳名叫做──
「福爾摩斯,妳還記得前天走過的路嗎?」片山回過頭問。
可是這隻高傲的三毛貓卻只是張開大嘴打著哈欠,發出一聲:「咦!」
「哼,小氣!」片山抱怨,然後看著窗外說:「不如我去那邊的公寓問路!」
「隨便你,要問就快點!」晴美邊嘆氣邊說。
片山一下車,便立刻往正在公寓門口掃地的老人走去。老人剛剛才結束閒聊,又回到門口開始打掃。
片山開口說:「請問一下──」
「什麼嘛?如果是推銷員,我們這裡不歡迎。」老人頭也不抬地故意掃出滿天灰塵。
「不是的……我是……想跟你問個路。」
「最近都是用這種手法。」
「什麼?」
「先是問路,然後又說要喝杯水。接下來就問說要不要買塑膠繩?一旦拒絕馬上就變臉!我可是受夠了。」
「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又不是來推銷塑膠繩的。」
「不然是什麼?該不會是假借家庭計畫的名義來賣情趣商品的吧?」
片山火大了。
「我只是想要問個路!」
晴美在車裡眺望著片山和老人的對話。
「妳說是不是有夠蠢的,福爾摩斯?」
三毛貓福爾摩斯,母花貓。年齡不詳,但纖瘦柔軟的軀體,飽含光澤的皮毛和堅挺的鬍鬚在在顯示她還年輕。背部是黑色和茶色,腹部是白色的毛;右前腿是黑色、左前腿是白色,一如她凡事都得弄到黑白分明的性格一樣──也不知道是或不是。充滿立體感(因為有些貓咪的臉很平坦)的五官,而且明顯地區分成茶、黑、白三塊。如果三毛貓國有國旗的話,肯定是這種構圖。
「一旦交給哥哥處理,我看明天也到不了。」晴美嘆了口氣走出車子。福爾摩斯也跟著她下車。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不懂禮貌!」
「你只要告訴我路不就好了嗎!」
「我在這裡打掃!我很忙的。」
「可是你剛剛明明就在閒聊,不是嗎?」
「我不能閒聊呀?你是說老人家只能閉著嘴不能說話嗎?我說嘛,就是這種說詞──」
「對不起。」晴美面帶微笑地點頭致意說:「您在忙,真是不好意思。」
老人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感覺就像是轉換電視頻道時,扮演國王的演員出現在其他台的家庭倫理劇中一樣。
「怎麼了?到我們公寓來有事嗎?」老人瞇起了眼睛問。
「不是的。我們是想到馬場先生的家,可是迷了路。心想您可能會知道……」
「馬場?──啊,那應該是在後面,你們剛好走錯了前一條路。」
「是嗎,一不小心看錯了。耽誤您的時間了。」
「哪裡的話,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老人堆著笑,擠出了一臉的皺紋。
片山扭曲著嘴唇,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瞪著老人……。
「喂!福爾摩斯,妳要去哪?」
福爾摩斯正大剌剌地走進了公寓裡面。
「不可以的,喂!」
然而福爾摩斯可不是心血來潮地亂跑,而是看到了樓梯才衝了上去。
「喂、福爾摩斯!」
不得已片山只好跟在後面一起上去。這時聽見了貓叫聲,但不是來自福爾摩斯。
爬上二樓一看,一隻黑貓坐在兩道門相對的狹小走廊上,不斷發出叫聲。
「原來如此呀,福爾摩斯。雖然跟朋友打招呼也很重要,可是我們現在很急耶!」
黑貓看著福爾摩斯。福爾摩斯離開了現場。片山對黑貓說:「喂……你被關在門外了嗎?」
福爾摩斯的叫聲尖銳。片山知道,這種情形非比尋常。
就在這時,片山聞到了瓦斯味。他將臉湊近門縫底下,的確聞到了味道。瓦斯漏氣了!
門鎖住了。
「有人在家嗎?」片山用力敲門。
「哥哥!你在幹什麼?」晴美爬上樓梯。「我實在是受不了你了!」
「不是的!有瓦斯味呀。」
「什麼?」
「瓦斯漏氣了!趕快疏散住戶們!」片山拚命地推壓拉扯大門。這時候要是石津那傢伙在就好了,他什麼沒有就是力氣最多!
晴美也很習慣這種突發狀況。
「瓦斯漏氣了!大家快逃呀!」她一路叫一路敲門。眼看著家家戶戶打開了門,有抱著小孩的媽媽踩著一隻拖鞋便衝了出來。
「快逃呀!還有趕快叫一樓的人也離開,別忘了撥一一九!」
晴美一看到福爾摩斯和黑貓,立刻趕牠們說:「你們也快逃!小心被炸飛了!」
福爾摩斯往樓梯的方向離去。黑貓尾隨在後,卻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福爾摩斯尖銳地叫了一聲。黑貓在牠的催促下繼續移動。兩隻貓一起跑下了樓梯。晴美看著所有的門都開了。
「二樓的住戶全都避開了。」
「可惡!這什麼破門嘛,那麼老舊了卻還很堅固。」
「你想幹什麼?」
「我怕撞破了,可能會冒出火花釀成火災。」
「會爆炸嗎?」
「不知道……如果裡面有人在的話,那就不能拖了。」
「哥哥……」
「快點下去!」
晴美點頭說:「我知道了。」
當她跑到樓梯口時,還回過頭對著正想舉起腳踹開門的片山喊說:「有沒有什麼遺言要說?」
「笨蛋!」片山一個閃神,摔了個四腳朝天。
晴美衝到樓下,剛才的老人擔心地抬頭看著她。
「一樓的住戶都逃開了嗎?」晴美問。
「嗯,都逃開了。那個年輕人呢?」
「正在撞門。」
「不危險嗎?」
「他是刑警,沒辦法呀。」
老人睜大了眼睛說:「我剛剛說了不該說的話……沒想到他那麼偉大呀!」
「他本來就不怎麼樣的。」
樓上傳來碰!碰!碰的踹門聲。
「快出來呀,儘可能跑遠一點──」才說到一半,整個公寓便天搖地動,發生了爆炸。猛烈的塵土和細砂瞬間吹來,晴美受到衝擊而跌倒在地。
「哥哥!」她邊叫邊站起來,在翻騰的濃煙中拾級而上。「你不要死呀!」
一個黑影迅速追過了晴美,是福爾摩斯。
二樓籠罩在濃煙和塵土中,什麼都看不見。
「哥哥!」晴美大叫:「你回答我呀!」
不會是被震跑了吧?晴美不禁想哭。至少也該讓他娶了媳婦才死掉吧……。
隨著煙塵逐漸散去,可以看見那個房間的門片已經脫落,裡面有光線照射出來。門片就斜倒在走廊上。
「哥哥!」
福爾摩斯也叫了一聲:「喵!」
「福爾摩斯,哥哥呢?」
門片下面有什麼黑色東西爬了出來。──原來是渾身塵土的片山。
「哥哥!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嗯……還好…….只有一些擦傷。」
片山好不容易站了起來,立刻破口大罵:「可惡!這還是新的西裝耶……」
「笨蛋!你在鬼扯些什麼!」晴美看著灰頭土臉的片山,忍不住想笑。
「不准笑!真是冷酷無情的傢伙,哼!」片山苦笑著詢問:「裡面怎麼樣?」
裡面──簡單來說,什‧麼‧都‧沒‧有‧。雖然還有地板、牆壁和天花板的痕跡,但三者全都被爆破了,一不小心還可能從門口直接跌到一樓呢。
「真是悽慘!」片山搖頭說。
「還好是地板和牆壁吸收了爆破力,哥哥才能得救呀!」
「說的也是。」
片山像是站在懸崖邊地從門口俯視樓下的房間。「咦?那裡好像……」
「嗄?」晴美也戰戰兢兢地向下一看,並倒抽了一口氣。
一名年輕女孩呈大字型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殘破,臉和手腳都血跡斑斑,但仍然辨識得出是個年輕女孩。
「她是一樓房間的住戶嗎?」
「不對,應該不是。她是掉在爆破的榻榻米上,所以應該是這個房間的住戶。」
「會是自殺嗎?」
「先下去看看再說。」
片山他們才一下樓,剛才的老人便高興地擁上來說:「你還活著呀!不對,我是說真是太好了!我就說嘛,你這個人就是不太一樣!」
片山苦笑說:「在消防車來之前,都還很危險。還有得先關掉瓦斯才行。」
「我已經聯絡過了。」
「謝謝。──福爾摩斯,瞧妳已經不是三毛貓,而是成了灰貓呀。」
片山、晴美和福爾摩斯,打開了一樓被炸得開天窗的房門。裡面早成了瓦礫廢墟。福爾摩斯迅速地穿越廊柱、傾倒的櫥櫃等往裡面奔去。
「我不行了。哥,你進去看看吧!」
「好吧。──我已經想過該怎麼走才是安全的。」
福爾摩斯高聲大叫,好像發現了什麼。片山穿越櫥櫃、爬過廊柱,總算來到了房屋裡面。
「喂!怎麼了?有什麼──」說到一半,片山才發現自己面對的是一具屍體。──皮膚燒焦的氣味、四處飛散的血跡、令人慘不忍睹的傷勢……。
片山覺得自己的血又開始流向第四次元的世界了,他最害怕遇到這種的慘狀。
晴美總算回來了,而且重要的場面也沒逃過她的法眼。
「怎麼了?貧血又發作了吧!」
「沒……沒有啦……只是有點腿軟……」
「振作點!剛才不是很勇敢的嗎!」
「那個跟這個……完全是兩碼事呀。」
片山深呼吸了好幾次。能夠不昏迷過去,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死了嗎?」
「嗯。──正確來說,她是被‧殺‧死‧的‧。」
「你說什麼?」
「脖子上有被類似繩索的東西纏繞過的痕跡。喂!幫我打電話給栗原課長,這是殺人事件──」說到這裡時,片山整個人倒了下來。瓦斯爆炸的衝擊和發現屍體的驚嚇,果然還是讓他失去了意識。
「真是沒辦法,受不了了。──福爾摩斯,這裡就麻煩妳了。」
晴美從門口來到走廊,一時之間嚇得呆住了。
眼前坐著一隻黑貓。充滿疑問的綠色眼睛直瞪著晴美,宛如雕像般地動也不動。給人一種雖然不是很強烈,卻不容小覷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