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愛上300歲的女孩
掌握妳一生幸福的主動力
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蹟
【作者親簽版】所有的過去,都將以另一種方式歸來
所有的過去,都將以另一種方式歸來
決定要幸福
各自辜負的那些年
租來的人生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從此,不再勉強自己

作家作品集

【類別最新出版】
《山丘上的修道院》+《公東的教堂》10周年精裝典藏盒裝版
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後風景 10周年傳奇復刻版(平裝)
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後風景 10周年傳奇復刻版(精裝)
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 10周年熱銷紀念版(平裝)
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 10周年熱銷紀念版(精裝)


那些EMBA教我的事(CM0046)

類別: 作家系列(本國)>作家作品集
叢書系列:作家作品集
作者:吳淡如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22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789571347509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決定唸EMBA,我想,我只是在跟自己比賽,為自己設計一個遊戲。

為什麼當初會選擇再回到校園呢?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怕無聊。

也許你會問,像妳這樣忙,還會無聊?但是,在我的經驗裡,忙和無聊是兩回事,兩個可以同時存在的事。

另外一半的原因,是因為我還渴望著校園生活。在經過許多江湖行走的日子之後,渴望回復某種單純。求學,也像錢鍾書寫的《圍城》:外頭的人想進去,裡頭的人想出來。人很奇怪,在校園裡頭時,想要早早出社會,脫離那些被管束的日子、累人的考試、沒什麼趣味的課程;但是在離開校園之後,卻很難忘記那種天真的單純。

不知不覺的,我通過了入學考──說實在的,比起以前考大學或考研究所,這個入學考試科目簡易得多,重要的是,你在社會大學是否有十年資歷,而這十年,你做了些什麼?是不是擁有一個被社會認可的地位或工作?

考試是客觀的,而資歷的認定是主觀的,這是商學院、也是管理學院。最近十年來台灣流行著一種瘋狂:一群已經在管理員工的人,積極回學校學理論。

每個人的目的不一樣。

以我的職業來說,為何跟隨這種瘋狂,實在有點莫名其妙。首先,我幾乎沒有做過管理工作,多年來最重要的管理工作,只是管好我自己;其次,我是一個從寫小說開始入行的作者,後來也一直在寫作和主持電視節目,讀企管並不會為我加薪或加分;再來,我不缺一個碩士學位,多了也不會升官。可是,根據冥冥中的直覺,我好像聽到了某種聲音:就這樣做吧!非如此不可,往那條路去吧……。

我常懷疑,那個無聲的聲音來自於我的背後靈。不只一個聲音,恐怕是兩個聲音吧,總是在拉扯。不管我需不需要、懇不懇求,總會有其中一個聲音在說話,有時是慰藉、有時是譴責,兩個聲音永遠唱反調。讓它們維持平衡與協調,是我維持精神正常與生活愉快的祕訣。當其中一個聲音較為強勢,而另一個聲音顯得無可辯護時,就那麼做吧!

也因為這種不理性的理由,使我拿到在台大的第三個學號。

其實我的整個求學生涯都是混沌的,唸了什麼、就不做什麼。我的學習過程說來毫不功利:大學唸法律,唸完之後沒走這行;研究所唸中國文學,也沒有教中文;而現在唸企管,如果不走這行,也不足為奇。

剛剛入學時,我像一個外星人。迎新晚宴時,由於我的職業與眾不同,有一位操著標準國語同學的問題嚴肅到讓我招架不住,我只好藉故躲進廁所裡頭,深呼吸了好幾口才出現。後來,實在沒有想到,南轅北轍的兩個人,竟會成為好友。

我覺得自己好像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我忘了,當時填法律系當第一志願,就是因為我不想唸微積分、不想修會計。

一入學上管理會計這門課時,我知道自己碰上麻煩了。天哪,沒修過初會、中會、高會,我馬上進入了管會的世界……偏偏班上就是有幾位知名會計師,恐怕比老師還專精,老師講什麼,他們都能面帶微笑回答。而我的眼神越來越渙散……。

為了面子問題,我不敢發問笨問題。

我也忘了,求學生涯固然值得懷念,但是上課對我從來就是一件苦差事。事實上,我應該是有ADD(注意力缺乏症候群)的症候,碰到我感興趣的事情充滿了熱情,全然專注,廢寢忘餐。然而,有注意力缺乏症的人,在行動和衝動之間,缺乏緩衝地帶:要花很大力氣才能忍住不該講的實話,常常在和別人談話時出神,喜歡高度刺激,有成千上萬的點子,但未必能實現;總喜歡在同一段時間進行不一樣的事情;有時記憶力一流,有時忘掉不該忘的事情;如果沒有找到有創造性的出口,很容易有偏激的想法;總是在分心。

但要我上課不分心恐怕也不容易。一開學我就和一群專有名詞的縮寫過不去,比如ABC、ABB、ABM、BPR、BSC、CRM、DSS、EC、ERP、FMS、SCM、WIP……(夠了吧,至少還有好幾十個,如果你有興趣而且也有耐心,請上YAHOO奇摩知識網站搜尋,在此就不贅述了。)

然而,每位同學口中都是這些縮寫,教授談到這些專有名詞時,似乎也不認為世界上有人不懂,更不用提那些在會計學和財務管理上的名詞,光是「資產負債表」和「損益平衡表」,就把我搞得頭痛萬分。

為了面子問題,我常常假裝自己懂,同學點頭、我就點頭。

記得剛開學時,有一次我忍不住悄悄問隔壁同學:「喂,什麼叫做Business model?」

同學用大惑不解的表情看我,我以為他也不知道,接著他說:「哇咧……真是大哉問。Business model──對我們而言,就是Business model啊!」

上課恍惚時我常在想一個問題:到底我為什麼要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常常因為一時衝動或好奇去做一件必須花許多心力才能完成的事。

從有生以來,我一直拿來害自己的兩件事大略如下:
一、我喜歡挑戰。
二、我很愛面子。

喜歡挑戰所以常常不自量力地自找麻煩,愛面子使我打落牙齒不投降,直到不得不。

這是一直推動我的風帆,也可能是斷頭台的繩索。啊!這就是我的「Business model」了!

身為一個社會人士,大家都有工作、有家庭,可能還有高堂父母和牙牙稚子要照顧,並不可能全心全力和教科書攪和。這應該是在校生沒法體會的複雜狀況。

還是因為我喜歡挑戰的個性,開始入學後這兩年,我把自己弄得越來越忙。

我最忙的時候,每個月還要到北京的電視台去履約,手上的節目從早到晚、從星期一到星期日不得閒。學校規定,每星期四得上課,還得每週擠出一天來。我的星期四行程多半很恐怖:早上七點半起床,八點半到廣播電台,九點上現場,十點結束,十點半到攝影棚,二點錄完兩集逃難似地離開,司機已在外頭等我,我在車上吃完中飯,兩點半前趕到學校上課到晚上九點半,九點半再回到攝影棚錄一集,回家時當然是萬籟俱寂……這中間不知喝掉多少瓶雞精和養生飲。

當然,上課時如果我真的沒法專心聽,或反正聽了也聽不懂,我會偷偷用筆記型電腦趕一兩篇專欄。

一直到寫論文時,我才鐵了心辭掉大部份工作。這則是另一個搬石頭砸自己「頭」的故事了。

這樣的時間安排其實是很瘋狂的。不過說也奇怪,我在忙的時候很少生病,忙完了一天,躺在床上快要失去意識時,我竟還會感覺到一種甜蜜又酸楚的安心。

如果這不是自虐型人格,又叫做什麼呢?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