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新版序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野台戲
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
《山丘上的修道院》+《公東的教堂》10周年精裝典藏盒裝版
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後風景 10周年傳奇復刻版(平裝)
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後風景 10周年傳奇復刻版(精裝)
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 10周年熱銷紀念版(平裝)
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 10周年熱銷紀念版(精裝)

AUTHOR

【類別最新出版】
後山怪咖醫師與那些奇異病人
苦苓開課,原來國文超好玩!
黑幼龍的慢養哲學:幫助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找到力量
讓我們來到南朝──尋,江南煙雨花落盡
讓我們來到北朝──看,北國天下起風雲


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後風景(CMR0083)

類別: 作家系列(本國)>AUTHOR
叢書系列:AUTHOR
作者:范毅舜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定價:520 元
售價:411 元(約79折)
開本:18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76431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新版序內文摘錄



  新版序

新版序

寫書是少數幾個能提供我收入的的苦差事之一 ,直到《山丘上的修道院》出版後,我竟感到「書」也可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它讓我享受到創作般的樂趣、挑戰與成就感。

這本書問世後,我沿用同樣的創作模式陸續發表了《公東的教堂》、《臺南家》、《野台戲》等圖文並茂的書籍,我從選題、拍攝書寫、編輯,甚至設計行銷都全程參與,在出版不景氣的今日,能如此盡情發揮的去創作一本書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奢侈與幸福。而《山丘上的修道院》在發行了簡體字及日、韓文版的整整六年後,由時報文化重新出版發行,內心除了感恩卻也不免感到一絲絲的惶惑,因為這還未成氣候的創作模式在平面出版嚴重萎縮的大環境中已再度受到考驗。

然而我並未感到害怕,因為在出版這本書的前些年,我的人生因為網路興起而全面陷入瓶頸,法國拉圖雷特修道院卻在這困頓時刻邀請我去駐院創作,更讓我忐忑徬徨。進退維谷之際,我卻意外獲得一套廠商提供的先進的數位全片幅相機。為回饋贊助者一些使用心得影像 ,我對邀請單位言明不接受駐院創作,但想先做評估,而於次年春天來到位於法國里昂近郊的修道院。短暫駐留,在意外發現與喜歡上本書真正主角──艾倫.考提耶神父故事的五個多月後,我接受了拉圖雷特修院的駐院創作邀請,再度前來里昂,也允諾會以修道院為題創作一本書!

然而距這書出版卻是在我告別修道院兩年多以後的事了。這本書的影像雖很早就已編輯成型,但文字內容始終無法聚焦且多次被我棄置一旁,膠著期間,還冒出一段位於臺東、公東高工裡的教堂插曲!當我在公東校園裡驚見這座深受科比意美學影響、臺灣戰後的第二座現代建築時,內心深受震撼,更懊惱手邊仍有本關於這建築祖師爺的書籍遲遲無法完成。而日後當《公東的教堂》也完成發表時,我竟有種關於山丘上修道院的一切是為拍寫「公東教堂」做準備的反思,我幾乎敢直言,若沒有拉圖雷特修道院的因緣際會,絕不會有日後叫好又叫座的《公東的教堂》。

人生是不是真的有張已畫好卻有待我們實現的藍圖?我不敢貿然下定論,但若當初因現實困頓而逃避掉拉圖雷特修道院的駐院邀請,我不可能再有日後的創作產生,甚至連年輕時就獻身的攝影志業也可能跟著徹底停擺。
就像這本書的內容一樣,人生往往是一連串定見的學習、經歷與告別的整合,我們的生活會變得更豐富、更開放或走向另一個全無延展可能的死角,全端賴當下的選擇。

走筆至此,我突然想起一個有趣經驗:為了收集拉雷特修道院的其他相關資料,我去到位於法國巴黎天主教老字號的Cerf出版社,在總編輯Nicholas Jeaf神父的辦公室被他的香菸嗆得難以呼吸,我尷尬地問他這樣抽菸是不怕死嗎?未料,他竟對著天花板噴出一口煙後,鄭重地看著我說:「這世上有很多比死亡還可怕的事!」
原地踏步,坐以待斃的死守定見,會不會也是他所說的可怕事之一呢?!

自《山丘上的修道院》出版後,我本身也有很多轉變,信仰也不再為一些已成習性卻奉為教義的教條所束縛,我很感謝拉圖雷特修道院的駐院創作豐富了我的人生,它讓我有機會自有限的個人經驗中去接受新的撞擊甚至從中尋求謀和之道,找出它們看似互不搭嘎卻互通有無的對談空間,為此我終能在全書結尾以《聖經‧創世紀》上帝創造每一件事物:「這一切都很好!」的語句作為〈人間的每一個清晨〉這篇散文詩的結尾。

我不知未來會如何,但我仍衷心感謝這本書的美術設計楊啟巽讓這書有了最美麗的詩意呈現;也要感謝這書最初的出版人喻小敏及我的編輯林毓瑜,他們對我的包容與支持,讓這本在書市中極難被歸類甚至定位的書有了最佳位置。此外,我還要感謝時報文化的同仁,她們的鍥而不捨讓這本舊作得以在大環境不佳的今日重新問世。最後容我感謝臺灣的索尼公司,若他們當初沒有提供我一套天上掉下來的數位器材,我除了不會去到拉圖雷特修道院,或許我的攝影生涯也已隨著底片相機一起走入歷史。

此時此刻,我益發感念那一段無法重來的拉圖雷特修院歲月,而這座修道院與科比意的其他建築也在二○一七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了世界遺產,與世長存。

世界一直在變,沒有人能預料它會往更好或更壞的方向走去?當《山丘上的修道院》創作已成過去式時,我更加想念曾在修道院斗室窗邊的發呆時光,那是一種孤單卻一點也不寂寞的飽滿,而當時間將沉澱至那兒的記憶漸次抹去時,某些當下不覺得、日後卻教人回味的生活片段竟益發清晰起來:

用完午餐,當我再度從下榻房間前往修道院拍照時,神父偶爾會叫住我:

「點心快沒了,你待會去那頭拍照,回來時請從入口處搬箱核桃回來!」工作了一天,相機記憶卡再也裝不下任何影像,我背著沉重器材,鎖上修院的門,雙手提著整箱撿自庭院的風乾核桃,一路走回古堡這頭。夜幕低垂, 鐘聲在暮色瀰漫的庭院迴盪,星光仍未睜眼時,正前方,我房間底下的小教堂燈火通明,修院的僧侶已更上會袍,我們將一起讚美與感恩上帝的夜禱又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