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歷史‧傳記VIEW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作者序

作 者 作 品

禮悟:在脆弱的盡頭,看見生命出口

VIEW

【類別最新出版】
走入戰火邊界,我所見的一切:鄭雨盛,與難民相遇
當冰箱只剩下烏魚子:從世界走回自己,從外在轉向內心,來一場人生優雅的斷捨離
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2:50+的自在活,健康老
從習慣洞察人心:學會識人術, 解決人際關係的所有煩惱
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


禮悟:在脆弱的盡頭,看見生命出口【限量ENLIGHTENED‧手拿包典藏版】(1VY0111)

類別: 歷史‧傳記>VIEW
叢書系列:VIEW
作者:蔣承縉、李小光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3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變形25開/平裝/240頁
ISBN:----------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作者序



  內文摘錄

PART A 恐懼 的禮悟
── 一個一帆風順的人是不幸的,因為他永遠學不會如何面對恐懼,並且真的懂「愛」。


01打不死魔鬼,就先跟魔鬼和平共棲

「恐懼」的逆襲一:
你曾經在人生的低谷,見過那個讓你恐懼、脆弱的魔鬼嗎?
該如何面對?是讓自己掉進深淵的泥沼,跟它共處?還是將它擊退?

  這不是當時的我,所能夠做的具體描述;這更不是一個將近七十二個小時不曾闔眼的人,所能夠進行的觀察……
  而我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一定要把小光活著送回臺灣而已。

    我搭過飛機的次數太多,陪藝人去工作,或者帶著小光去旅行──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搭上國際醫療專機,飛越大半個地球回來,這次我們不是要回家,我們是要直奔臺大醫院。我們正在跟時間賽跑,在過程裡隨便發生一件小事都可以把我們絆倒,都可以讓我們天人永隔;我應該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但此時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一直盯著螢幕,看著我的摯愛是不是還有心跳而已……

  這「原本應該」是一趟我們期待已久的旅行,我們從臺北到巴賽隆納,從巴塞隆納又到了IBIZA,這趟旅行的下一個城市「原本應該」是佛羅倫斯。

  這「原本應該」是一趟我在按部就班的人生裡,給自己的放鬆,結束後再回去繼續我該努力的一切。

  生命中有許多的「原本應該」,後來都沒有真的那樣,我懂,也有過許多經驗。但從來沒有一次經驗,像這次這麼劇烈,就在頃刻之間,我的世界毀滅!一切都不再是從前的樣子。一秒,就跟過去的美好死別。

    「你等下如果要游回岸上,一定要穿救生衣喔!」我在跳下遊艇前跟小光說,他正在我們一行六個人租來的小遊艇上晒太陽。我們的遊艇離海岸邊也才差不多兩百公尺而已。

    我游上岸,邊散步邊看著正享受著美好陽光的遊客,也才幾分鐘的時間,突然我就看見同行的一位友人正在海裡扛著小光慢慢靠近沙灘……我馬上衝進海裡。

   「小光溺水了,他游到一半溺水了!」友人驚狂的聲音,像一顆炸彈在我耳邊爆炸,我的耳膜好像破了,所有的聲音都開始變得好遠好遠……

    岸上剛好有位遊客是醫師,馬上幫他做急救,十分鐘後小光吐出一堆泡泡,我以為會像電影般,他應該就快醒了,但當我伸手去摸,他還是沒有心跳跟脈搏,緊接著救護車來了,電擊了四次,才把小光從死神手上拉回來。後來我們火速到了IBIZA市區最好的醫院,醫生說他的狀況很糟,隨時都會因為腦死而走,每天說一次,我的心就死一次,每死一次,我心底的魔鬼就又長大一次。

    你看過那個魔鬼嗎?你曾經在人生的絕境之處,見過那個讓你恐懼、脆弱的魔鬼嗎?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按部就班的小孩,不想要的就隨緣,我想要的就擬定計劃去得到。沒有藉口,堅持到底,我對自己總是「說到做到」。從去美國半工半讀念書,到回臺灣工作,我跌過跤,但我總是抹乾汗水、拍拍塵土就又站起來。我受傷過但從不退縮,可是這次我很弱。

    在千萬里之外的西班牙,每天每個回臺灣的希望都像太陽一樣,升起又下沉。小光的狀況,讓歐洲大多數的醫療專機都不願意冒險接下任務。在等待專機的那幾個晚上,我每天在二十樓的飯店陽臺一直淚流不止,甚至一度想往下跳,但我知道他還在努力,所以我也不能放棄!直到終於有一個瑞士的醫療團隊跟專機願意接這個案子,真的太感謝Elva蕭亞軒的幫忙,我們終於可以回臺灣了,回臺灣我們就可以想更多的辦法了。

    即便,這張機票的費用是新臺幣一千萬元。我是白手起家,工作這些年雖然收入不錯,但這筆費用依然是我身家的幾分之幾,但是我一秒鐘都沒有猶豫,因為他是我的全部,他是我的命。

    在安靜的醫療專機裡,大多數的時間聽見的都是機器規律的聲音。
    我想得太多,卻都是支離破碎的未來,其中沒有一個碎片,是我有把握的。

    而我心底的那個魔鬼,一直在這個機艙的某個角落,它沒有離開,我知道這一幕幕的魔鬼回憶,它再也不會離開,此後會一直跟隨著我。

    我沒有擊倒它,也無法擊倒它,於是我選擇跟它和平共處。我不妄想消滅它,因為那樣只會給自己更大的壓力,然後讓我變得更虛弱,當我們更虛弱就會讓魔鬼更壯大。

  在命運突然發動的逆襲裡,人很渺小,因為我們無法改變事實,我們自責,我們更大的難題是「害怕」,因為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將要發生?

  其實,在命運的魔鬼面前,我們不必虛張聲勢,不必急著用誇大的樂觀,將它毀滅,因為連我們自己都不會相信故事會只到這裡,也不會因此就成功地停止憂慮。

  我知道我將會更習慣它的存在。我會學到,與其竭盡心力要殺死心中的魔鬼,到不如先與它和平共棲;與其耗盡力氣去跟魔鬼對抗,到不如先好好擁抱自己。

  告訴自己,最糟糕的時候,已經過去。而「活著」就是我們接下來最大的武器。我恐懼但努力練習不擔憂,因為擔憂從來都無法阻止災難發生,只有直視著魔鬼,

我們才會有機會,等到下一次實力你消我長的時機,將它徹底消滅。
   在二十二個小時的航程後,醫療專機終於抵達臺灣。跑道的盡頭有一群朋友正在等我們。
    而這場苦難會有盡頭嗎?在盡頭等待著我們的,又會是什麼呢?
    我永遠不會忘記專機降落在松山機場那一刻,那是九月八日的清晨,是我的生日。
   「我不要禮物,我最需要的是大家給小光的集氣祈福。」我在臉書上跟朋友報平安說。
   我是真的不想要任何禮物。
   卻渾然不知,上天在這一天給了我一份大禮。一份讓我重獲新生的,生日禮物。

獻給你的禮悟:
先有「勇氣」地承認,你正在溺水的漩渦中。
然後去直視、去感受、去發現,上天賜給你的「專屬禮悟」。

04「勇敢」不是沒有恐懼,而是戰勝恐懼

「恐懼」的逆襲四:
「恐懼」讓你的心疲憊不已嗎?
你感覺自己的世界危機四伏,而且你會一次又一次不斷地預演,如果可怕的事情真的發生,該如何應對嗎?

  一個人的晚上,我用力按下了DVD的 「play」按鍵,畫面裡的我們正在抹眼淚。

 「小光,我們一起給媽媽磕頭。」影片裡的我這麼說,那是我們七年前在寒舍艾美酒店舉辦的婚禮,臺下是我們的好朋友,臺上是我最愛的媽媽。

  「小全、小光,媽媽祝福你們幸福快樂。」媽媽在臺上說,還為我們帶來她精挑細選的項鍊。
    那場幸福的婚禮,最後走過的那一關,我真的以為,我們接下來的路,再也不會有過不去的關卡了。

    這是一張我後來反覆練習「勇敢」的婚禮DVD,每一次當我按下play鍵的時候,都像在執行一次槍決。每一次,我都覺得自己將無法負荷,然後每一次,都又那麼真實地活了下來。

  在小光發生溺水事件的三個月後,好朋友拉我去看電影散心,那天看的片子是「金牌特務II」,裡面看似平常的一場溺水戲,卻差點讓我在電影院裡窒息。那只是一個開始,後來我發現任何有關 醫院、海邊的場景,或是跟生離死別有關的戲碼,都一次次地在訓練我克制胃食道逆流的能力。

  我發現自己不只「悲傷」,更可怕的是「恐懼」。「悲傷」必須隨著時間慢慢調理,可是消除「恐懼」卻需要更積極的練習。

  如果,遺忘是不可能的,那讓我們練習更勇敢的「面對」,而不是「逃避」。因為「逃避」並不會讓恐懼消失,反而會讓恐懼的黑影,繼續籠罩我們一輩子。

  因巨大悲傷所引起的恐懼,發作的時間經常「無法預期」,也許在一個晴朗的下午,也許在一個喧譁的聚會裡,沒有前兆與預警,也只要一個類似的經驗或場景,瞬間就會讓人無法呼吸、瀕臨滅頂。

  所以我們才更需要面對恐懼的練習。消除恐懼就像「健身」,剛開始一定會痛不欲生,全身酸痛,但是在逐次的鍛鍊之後,當痛到無法再痛,「勇敢」的肌肉就會開始長出來。就像勤於運動的人,會擁有比較好的反應和抵抗力,每一次當恐懼又突然來襲,我們也會因為平日「勇敢」的練習而不再倉皇失措,造成更大的傷害。

  我後來更積極的練習,開始陸續踏上練習勇敢的旅程:我們的第一個家、我們的第二個家、我們最常去吃飯的餐廳,許多那些我們的最常、最愛與最特別的地方,我都努力地去了,每一次都那麼心慌、捨不得還有混亂……最近的一次是我又回到我們最愛去騎腳踏車的河濱公園,真好當時旁邊都沒有人,所以我可以在風裡放聲大哭,不知道過了多久,哭到我的頭都痛了,可是我的心卻越來越安靜,然後在那個安靜裡,終於清澈地看見了我們從前的樣子。

   光,我還是很想你,想念我們曾經擁有過的那些美好。我沒有逃避,更不想遺忘,我會用更勇敢的方式鍛鍊自己。每當我又在某個特別的日子,「一個人」又回到那些地方,即便最後我還是又「一個人」地大哭了,我知道我正在流著的,也還是我們「兩個人」的眼淚。

  而我也真的越來越好了,我終於丟掉了安眠藥,不再需要精神科醫師的治療,開始運動,甚至偶爾也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我們無法預期生命的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麼,我們也無法改變命運,但我們能做的是改變自己在命運面前的姿態。人生總是會有新的挑戰在等著我們,而我們唯一能夠準備好,而且是最好的武器,就是「勇敢」。

  沒有人是天生的勇者,最勇敢的人,也一定有他的軟弱和恐懼。而他們之所以能成為勇者,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恐懼,而是他們知道自己最後一定可以戰勝恐懼;而他們的堅定,也不是與生俱來,而是他們從來未曾停止,戰勝恐懼的練習。

獻給你的禮悟:

勇敢地練習自我覺察的能力,揭開恐懼的幻術真相!發現你是因為想要安全而想像出那些危險,而這個世界大多數想像出來的危險,都沒有真的發生!

PART B 壓力 的禮悟
──真正的「失敗」是沒行動,而不是行動失敗。


02不挑食才能健康,不挑工才能豐收

「壓力」的逆襲二:
面對「成功」這個題目,我們最大的壓力,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究竟何時才會成功。

  畢業後,我從美國回到臺灣,在經過五次面試之後,終於進入我最想去的廣告公司「奧美廣告」。

   正當我求知若渴,想在這個高手如雲的公司裡好好學習;更想把我在國外的所學好好在實務界一展身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廣告界」的開始,竟然跟原先所設想的完全不同!

   我進奧美廣告後的第一個客戶是一個酒商。在那個酒類商品還不能用電視宣傳的年代,我能幫客戶規劃的就是實體活動,而我的「酒店人生」就是那麼開始的……

   每天早上九點,我跟其他的廣告AE一樣進公司,展開忙碌的一天,在競爭激烈的廣告業,加班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到了晚上大家陸續下班,繁忙的一天終於就要畫下句點……晚上九點,我的另外一個人生才正要登場!

 「讓我們歡迎今天的表演節目……」舞臺上的主持人開始介紹今天的舞團,酒店的客人正酒酣耳熱,我躲在舞臺邊,穿著白天上班還來不及換下的西裝,緊盯著一件件從舞孃身上脫下來的衣服,酒店裡盯著臺上的眼睛很多,但應該只有我的目的是──我飛快地把衣服撿回來,因為那是我這套行銷表演活動的道具,如果不見了就得重作。那樣的表演是我為了酒商特別設計給酒店的免費演出,酒店會因為這樣而多推銷我的客戶的酒。每天晚上我就帶著我找來的小舞團,做全省的巡迴表演。活動結束後常常已經沒有車回臺北了,我只能找個小旅館過夜,天一亮我就趕回公司,因為還有別的工作要忙。我就那樣跑遍了全省三百多間酒店!

    我幫酒商客戶規劃的活動也不都是夜晚和限制級的,我也做白天而且有益身體健康的活動,譬如舉辦「高爾夫球賽」;我在豔陽下揮汗如雨,在果嶺上來回奔跑……當其他AE們都在拍著時髦、特別的廣告,而我卻只能走入基層,跟研究許多像「杯墊、冰桶、威士忌杯」這類的相關贈品;像這樣的時候,我有時也會感覺複雜,我不怕辛苦,但偶爾還是會羨慕,為什麼別的同事都可以在廣告頒獎典禮上開心慶功,而我的廣告世界卻一點都不光鮮亮麗,而是燈紅酒綠啊?!

    當時的老闆,總是鼓勵我說:「小蔣,你可是幫公司賺最多錢的AE喔!」我知道,因為酒商客戶的預算最高。當時公司唯一一支的水壺型大哥大,老闆經常讓我帶著,我知道那是他對我的厚愛,但那也是必要,因為全公司只有我是白天到半夜都要工作的,方便他們找得到我。

    那是我在奧美的第一年,我做了很多我沒想到「做廣告」要做的事情,到了年底,主管給我調薪百分之三十,那是非常高的幅度。

    第二年我的廣告人生有了戲劇性的改變。一個原本離開奧美的超級大主管,後來又回來,總經理給他一個挑戰:公司不會給他任何客戶,所有的客戶他必需自己去重新發掘,一個一個去比稿贏回來!而且不同於其他的單位,人員配置都起碼是五個人,他只能挑一個AE一起作業。

    超級大主管答應了,而他挑的那個小AE就是我。

    我從沒問過他為什麼選我?也許是因為我是奧美的克難代表。但我當時沒問的原因是我真的壓力很大!我們這組就只有兩個人,我又那麼資淺,所以我幾乎包辦了所有的工作。但坦白說我很開心,因為我什麼都可以接觸到,我期許自己就像一塊科技海綿,努力吸收,也勇於創新,我不知道五六年級的朋友還記不記得我們當時為《商業週刊》設計的廣告作品「政商現形記」?那個在沙發背後露出一條狐狸尾巴的廣告,讓我們拿下當年了《時報廣告金像獎》的大獎,讓我能上臺感謝一起打仗的夥伴們及終於感受到身為一個廣告人的榮光。我們這對克難雙人組,後來又幫公司帶回了八個大客戶!

    雖然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自己的眼睛在發著光,耳邊還有那種帶著鋼盔往前走的風聲,甚至心臟都還能感覺到當時的熱血沸騰……「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的道理人人都懂,但重點是我們往往太精算耕耘的內容,太在意「付出」和「回收」之間的關聯──但誰又真的能夠精準地知道,你今日的努力,會在何時?何處?結出什麼樣的果呢?

  我經常鼓勵現在的年輕人,第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定要在大公司,並不是因為它們的福利好,而是你會在那裡看見更多厲害的人跟更廣的可能性,用同樣的時間,你會看見、學到更多,前提是,你必須不計較工作內容、分量,試著看遠一點,試著用更謙虛的心,去參與、創造更多的可能。

  我從來沒有想過當時的揮汗,正在灌溉著什麼?大多數我當時所做的,那些原本不在我設想中的工作內容,也沒有即刻為我帶來什麼。但我卻真的在幾年後開始收穫──當我在三年後離開奧美,被挖角進入唱片業,我發現自己除了最被看好的「廣告行銷」經驗,竟然還具備了「舉辦實體活動」和「研發周邊商品」的能力,誰會知道,我在奧美除了操作那八個大客戶的案子,最後最特別的學會,竟然是因為我的「酒店人生」,是我在那無數個夜晚、烈陽下,最獨特的收穫!

  我可以跟你們分享成功的廣告行銷案例有很多,但我想坊間實在不乏那樣的教科書,而我奧美的先進、後輩,也正在不斷改寫當時的我們所創下的歷史與紀錄。

而我最想、也一定要分享給你的,只是當時的一個年輕人的故事,但多年後我還是願意以他為榮,那其實是一個很渺小的故事,但有著我真心想跟你分享的道理:
  不挑食,才能健康;不挑工,才能豐收。

獻給你的禮悟:

我們經常太精算耕耘的內容,太在意「付出」和「回收」之間的關聯──但誰又能夠精準地知道,你今日的努力,會在何時?何處?結出什麼樣的果呢?

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會發現:原來人生真的每一步,都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