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歷史‧傳記VIEW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1
內文摘錄2
內文摘錄3

VIEW

【類別最新出版】
你所說的流浪,就是我的歸途:從一人獨旅到三人旅居的愛情旅遊故事
穹蒼之下,沉冤待雪:香港抗爭事件被自殺冤魂通靈實錄
美國女子學:#凍卵 #MeToo #瘋狂的矽谷媽媽──看美國女人如何破關打怪,為不完美的自己而戰!
給哲學家的分手信
謝謝你在我們心裡:器官受贈者的暖心奮鬥,與器官勸募的強力呼喚


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VPL0078)
손석희 저널리즘

類別: 歷史‧傳記>VIEW
叢書系列:VIEW
作者:丁哲雲
       Jung CheolUn
譯者:邱麟翔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20日
定價:420 元
售價:332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04頁
ISBN:978957138105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1內文摘錄2內文摘錄3



  內文摘錄2

【成功保持中立,即成功偽裝中立】

為了進一步探究孫石熙新聞學,我們必須先審視以往他對新聞學提出的論點。他在二○○三年三月至二○○四年一月,於《文化日報》連載專欄〈孫石熙看社會〉,對「中立」、「公正」、「客觀」等新聞學概念做出精采探討。
在〈中立的新聞學等於普遍主義?〉中,孫石熙談到一九九七年於美國認識的一位國會監督運動家的故事。該運動家曾為電視新聞記者,她告訴孫石熙:「記者要保持中立是很困難的,即使知道某政治人物確實犯了錯,我也不能說『他錯了』,因為我的新聞必須同時寫出對他不利的內容及他個人的辯解。我總是對此感到很矛盾,於是最終放棄了記者的工作,轉而加入發起監督國會運動的團體。雖然收入少了許多,但現在的我能夠大聲說『他錯了』,所以過得更快樂。」

孫石熙對於這段話的想法是:「我更在意的是,她寧願離開新聞業,而不是破壞新聞學。最近我時常想起她說的話,我想是與我目前主持的節目有關。無論是廣播時事節目或談話節目,我都必須保持中立。然而人非機器,保持中立並不容易,爭議事件的利害關係人總會極力揣測我傾向哪一方。雖然二十年來我不斷被訓練保持中立,但永遠會有人提出質疑。在我看來,談話節目主持人的工作是要抵抗內心想吶喊『他錯了』的衝動,或許『成功保持中立』這句話其實是『成功偽裝中立』。只是我提出這樣的論點後,那些質疑的目光將變得更加嚴厲。」

孫石熙也敏銳地針對韓國的中立價值「公正性」提出看法。若要理解所謂公正性,也必須認識所謂不公正性,政治理念與派系就是造成不公正的兩大因素。長期以來,韓國媒體因帶有傾向政權的理念而獲得許多經濟上的特惠,政治派系也與媒體的利己主義有關。首爾大學媒體資訊學系姜明求教授主張,新聞的公正性可分為三個面向:事實檢驗(正確性、平衡性)、倫理檢驗(合法性、倫理性)、意識形態檢驗(整體性、歷史性)。此處幾個不同的概念可能不易理解,下面以案例來說明。

《朝鮮日報》主筆楊相勳曾寫道:「朴槿惠總統是否接受了除皺手術,與國家政事、崔順實案有何干?接受手術是個人私事,而且沒有證據指出那個手術對國政造成了影響,因此不應該構成問題。」批評媒體過度追逐公眾人物的私人事務。

我們不禁要問楊相勳,《朝鮮日報》爆料監察總長蔡東旭疑似有私生子時,冷靜的他為何沒遵循相同標準?新聞媒體引起他人不信任的最快方法就是標準不一。

這種「自己做就是對,別人做就是錯」的論調並非《朝鮮日報》獨有的問題。因此,對新聞生產者而言,保持公正性事實上幾乎等同於保持機械式的平衡。那是真正的中立嗎?若要寫出真正的公正報導,就必須超越機械式的平衡,努力挖掘事實真相。記者通常以「平衡」與「中立」來界定公正性,但製作人則會以「事實」與「脈絡」來界定,如MBC《PD手冊》、KBS《追擊60分鐘》、SBS《我想知道那件事》等時事節目探討的議題,都會發揮廣大影響力,正因這些節目替事實注入脈絡,以達到公正。因此也有人認為,唯有製作人的新聞學才能夠真正實現公正。

也就是說,孫石熙強調的中立並非只是簡單羅列出可見的事實,而是要不斷探問、找出事件脈絡,使新聞接收者更靠近真相。從某方面看來,這才是公正性的關鍵。

美國最受信賴的新聞工作者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冷戰時期美國最富盛名的電視新聞節目主持人,CBS明星主播,被譽為「最值得信賴的美國人」。)指出:「好的新聞源自於對公正的追求。」追求機械式的平衡永遠不會等同於追求公正。

韓國的客觀主義不重視「保持公正且不偏不倚的立場」,反而重視「選定與強調個別事實,有意利用、商業化之」。照此看來,在韓國,傾向特定政治派系的報導都可能聲稱是「根據客觀主義原則而欲證明事實」。作為一種意識形態,韓國的客觀主義反而變成偏頗報導無罪的理由之一。於是長期以來,客觀主義時常被新聞媒體用來反擊具有政治傾向的指責。

時事週刊《韓民族21》前總編安秀燦認為:「這導致韓國記者習慣從非政治角度來解讀與報導所有事件。」

慶北大學新聞傳播學系南載日教授也指出:「相較於報導是否確實反映出真實情況的『關聯性』指標,只強調報導事實正確與否的『正確性』指標,反而變成最優先的項目。」

因此,孫石熙將過往對於中立、公正、客觀等概念的思辨,都融入了他的新聞學中,轉化為今日JTBC《新聞室》的「脈絡新聞學」。

事實幾乎不可能不具有價值。因此,與其假裝價值中立卻欺騙國民,不如在報導裡提出根據並闡明孰為事實、孰為正確的指摘,才是新聞媒體的合理做法。我們需要「建構主義式的真實報導」,探究這個不斷被建構出來的社會,而孫石熙的目標正是建立一個能夠提供真實報導的「新聞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