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序一:大觀紅樓 白先勇
序二: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出版弁言
第六回 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
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釣游魚 奉嚴詞兩番入家塾
第一百二十回 甄士隱詳說太虛情 賈雨村歸結紅樓夢

作 者 作 品

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冊不分售)
牡丹情緣:白先勇的崑曲之旅(作者簽名┼DVD┼精裝書盒)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精裝套書)(限量作者親筆簽名典藏版+紅樓夢經典人物彩繪圖冊)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精裝增訂版)

古典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紅樓小講
論三國人物
易中天品唐詩(攝影插圖版)
唐宋傳奇集(上)
唐宋傳奇集(下)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平裝套書)(1XY0003)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古典文學
叢書系列:中國歷代經典寶庫
作者:白先勇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7月01日
定價:1200 元
售價:948 元(約79折)
開本:18開/平裝/1040頁
ISBN:978957136672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序一:大觀紅樓 白先勇序二: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出版弁言 第六回 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釣游魚 奉嚴詞兩番入家塾第一百二十回 甄士隱詳說太虛情 賈雨村歸結紅樓夢



  第六回 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

這一回的「賈寶玉初試雲雨情」,因為是發生在寶玉做夢神遊太虛幻境之後,之前我們一氣呵成講了兩個版本的比較,對照一下,就立顯高下了。不要忘了,這個時候的賈寶玉很年輕,等於一個青少年,對性完全是懵懂的,當然很害羞。襲人自己也是個年輕女孩子,她也不懂,當然也很害羞。程乙本含蓄的寫法,接近少年男女的自然反應,庚辰本就寫得有點鬼鬼祟祟,又是「偷試一回」,又說什麼「幸得無人撞見」,這種話,不像《紅樓夢》,不像曹雪芹筆下的賈寶玉跟襲人。

襲人這個角色上回也提過,寶玉所需要的女性角色她都扮演了。他給寶玉母性式的照顧、慰藉與保護,對他噓寒問暖,對他的前途,他的一切呵護備至。寶玉的肉體、肉身,他真正在俗世上給了的,只有襲人,因為襲人對他來說,是女性的整個完整的代表。寶玉跟襲人是一份俗緣。寶玉出家,襲人嫁給蔣玉菡,蔣玉菡跟賈寶玉也有特殊的關係。所以最後花襲人跟蔣玉菡結了婚,等於說,賈寶玉在這個世上跟一個女性發生的一段俗緣就是花襲人,跟男性發生的俗緣就是蔣玉菡,後來這兩個人結合,成為賈寶玉在世俗上面的兩個肉體合為一的俗緣的完成。他自己的這個佛身,出家走了,他的肉身、他的俗體,留在這個世上。那就是讓花襲人跟蔣玉菡完成了他在世上的俗緣。所以《紅樓夢》這本書非常複雜、非常subtle、非常微妙的,你們看的時候要注意,它不是說賈寶玉出家走了,完成了他的佛,完成了他的頑石歷劫的命運就完了,它等於是一個佛家的寓言,卻又不僅如此。

賈寶玉這個人,他有好多緣分,尤其是名字中有「玉」的,都不是普通的緣。他跟黛玉兩塊玉,他跟蔣玉菡是另外一個玉,他跟妙玉第三塊玉,又是另外一種。

在這本書裏這個「玉」字要緊的,都有很特殊的意義。

太虛幻境很重要的神話架構之後,一下子又回到現實來了,從一個很高的天眼,又看到人世間的芸芸眾生。一個好玩得很的人物,也是很重要的人物──劉姥姥,第一次出現了。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我感覺曹雪芹真是大天才無所不能。他之前寫的都是些王公國戚、公子千金,這些人物寫得好,大概跟曹雪芹自己也很相近。現在他寫劉姥姥,一個村婦,一個鄉村老太太,也寫得活靈活現有趣極了,替這本書帶來一股新鮮的空氣。

這麼一個鄉下老太太,滿身的泥土氣,她到了賈府見賈母,見了賈母之後,她進大觀園。園裏的小姐們正在吟詩作詞,就讓劉姥姥也參加,劉姥姥擲個骰子開口就來一句,「一頭蘿蔔一頭蒜」、「大火燒了毛毛蟲」,人家文雅得不得了,她的那麼一下子把小姐們都哄得笑翻了,泥地上長的東西,鄉間的蘿蔔青菜,她帶進了大觀園裏。

曹雪芹寫這個人物,不光是一個鄉下老太太,其實很像神祇裏面的土地婆,她不像一般的窮親戚跑來,她是帶來歡樂、生命和希望的。等到賈家衰敗了,她救了王熙鳳的女兒巧姐,那些不肖的子侄們要把巧姐賣掉,劉姥姥從天而降,把巧姐救走了,就像個土地婆一樣出現,把巧姐帶到鄉下去,救了賈家的一支血脈,在鄉村中重新給她新的生命,所以說她像個土地婆。曹雪芹寫這個人寫得真好,我想寫鄉下老太太,還沒有一個人寫得過他的。寫劉姥姥進大觀園,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功用,就是劉姥姥眼中的大觀園什麼樣子?劉姥姥進的是她眼中的大觀園。一本小說很重要的就是pointofview,從什麼視點來看什麼人物,這很要緊。以劉姥姥的視點來看大觀園寫得那麼精彩,換了另外一個人看大觀園就不一定了。劉姥姥看大觀園,那簡直進了一個人間的太虛幻境,看什麼都是那麼新鮮,看什麼都是加倍的、誇大的,把大觀園寫得活色生香,那就是從劉姥姥的眼光來看的,所以劉姥姥這個人物很重要。

劉姥姥為什麼到賈府呢?因為她家裏窮了。劉姥姥的女婿家早先跟王鳳姐娘家有那麼一點關係,在他們的祖父輩。所以就趁了這麼一點關係想辦法,窮親戚到賈家去希望討點便宜、得點救濟。劉姥姥的女婿不好出面,女兒也不行,只好賣老臉,自己到賈府去了。劉姥姥進了榮國府,當然是見掌管榮國府的王鳳姐,她家裏跟鳳姐的王家有點老關係,她進去要見到鳳姐,才有些想頭。鳳姐的出場,第三回不是講過了嘛!那個氣派,作者對這個人物的精心描寫,把鳳姐塑造成《紅樓夢》裏面,甚至小說史裏面不可磨滅的這麼一個人物。曹雪芹從各種角度來寫她,第一,已經從林黛玉的眼光看過她的出場了;現在又從劉姥姥的眼光來看鳳姐,又是另外一個視點。

曹雪芹寫人物,往往不是說他自己看王鳳姐怎麼怎麼,這樣的話,不生動!而且作者講的,你未必信。如果從另外一個人物的眼光來看,如果你相信那個人,你就對他所看見的王鳳姐的形象,在心裏加倍地深刻了。劉姥姥是一個鄉下老太太,她哪裏見過榮國府的那種派頭。林黛玉進賈府,看了鳳姐已經覺得了不得了,林黛玉見過世面的,林家也是個官家,可林黛玉看鳳姐已經是高高在上,劉姥姥看她更是不得了。

劉姥姥進來以後,那個周瑞家的來迎。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所謂陪房就是王夫人嫁過來的時候跟著來的,有的是丫環或者是奶媽,幫襯著鳳姐滿得勢的。由周瑞家的來評點鳳姐,當然可信,因為從小看見的嘛。一一四頁:「這位鳳姑娘年紀雖小,行事卻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樣的模樣兒,少說些有一萬個心眼子。」形容得好吧!心眼有一個還不夠,有一萬個。你看這個王鳳姐的心事之多。「十個會說話的男人也說他不過!」真的,她說鳳姐在,那些男人講不過她。「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嚴些個。」這講得也很好,周瑞家的是個下人,當然覺得這個管家管得嚴。話說回來,不嚴還行嗎?賈府裏面有幾百個傭人,上上下下繁瑣得很,鳳姐要是沒這個威,沒這個嚴,她怎麼管家?所以這句話就是反面來講,鳳姐這個人,行事很有紀律,管家很得體,很行。

劉姥姥去見鳳姐是怎樣的情景?一一六頁:劉姥姥上來,看到鳳姐了,看到旁邊她的那些家具,形容一大堆。然後,鳳姐穿什麼樣的衣服?家常穿的都是貂皮之類的貴重衣裳,「粉光脂艷,端端正正坐在那裏」,下面一句寫得好,「手內拿著小銅火箸兒撥手爐內的灰」。你曉得,那是暖手的爐,拿著銅箸兒,慢、慢、慢、慢撥那個灰。下面說「平兒站在炕沿邊,捧著小小的一個填漆茶盤,盤內一個小蓋鐘。鳳姐也不接茶,也不抬頭。」有傭人拿茶給她,也不理,手裏慢慢撥那個灰,「慢慢的問道:『怎麼還不請進來?』」鳳姐那種派頭,人來了以後,照樣地手裏面撥她的灰,對劉姥姥愛理不理的。劉姥姥講了個半天講不出口,想來要點錢嘛!所以尷尬講不出口。鳳姐當然知道,她說,我還有二十兩銀子,本來給我的丫頭做衣服的,現在拿來給你吧。對劉姥姥,給二十兩銀子就算了,還要加一句:準備給丫頭做衣服的拿來給你了!那種對劉姥姥的輕蔑,通通寫出來了。

這裏我們要先對照一下:後來等到賈家被抄了,鳳姐得病了、快死了,因為她一生也做了不少孽,也害死過尤二姐,心裏有一種罪疚感,所以她見鬼了,尤二姐的鬼魂來索命,她害怕了,正巧劉姥姥來看她,她就抓著求劉姥姥,把女兒巧姐託付給她。這種對照,曹雪芹不是隨便寫的。先前鳳姐的高傲,對劉姥姥的那種輕蔑,對照著鳳姐臨終在床上的那種慘狀,我們對鳳姐才有同情。寫這麼一個人,不寫前面之盛,托不出後面之衰。所以寫賈府前面的派頭,寫得那麼瑣碎、仔細,有時候甚至瑣碎到有點累贅。但是要細細看,前面的鋪陳,每一句話都有它的意義在裏頭。之前,鳳姐拿著手爐,弄弄,慢慢撥;最後,看見劉姥姥,就抓著劉姥姥,拽住劉姥姥求她。這兩個情景對照起來,寫得好!這就是小說的高明處。

《紅樓夢》它是伏筆千里,老早就伏在前面了。曹雪芹心思很縝密,每一個小節都仔細考慮過,前後的對照都有用的。俄國一個非常有名的小說家契訶夫(Chekhov),以短篇小說最著名。他說怎麼寫小說?如果你第一頁寫了一面牆上掛了一支槍,你再寫了兩三頁之後,這個槍還沒有用上的話,就快點把它拿掉。沒有用的槍,沒有用的細節都是多餘。曹雪芹寫的東西一定後面有用,你看著什麼囉囉嗦嗦,後來通通用到了。劉姥姥這段寫得這麼仔細,鳳姐對她的那種態度,就是為了對照最後鳳姐臨終那種淒涼無助,向鄉下老太太求援。這麼有權有勢的一個人,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就是講鳳姐的下場。前後是有密切關係的。
劉姥姥也寫得活,鳳姐不是在裝腔作勢嗎?劉姥姥不管她三七二十一,拿了銀子以後樂不可支,她就講了:你真是給了我二十兩銀子,難怪大家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老拔根寒毛比我們的腰還粗呢!」哇啦哇啦這麼講一堆,把鳳姐的那套裝腔作勢通通打掉了。這就是曹雪芹高明的地方,鳳姐還要再裝出一副樣子,劉姥姥給她幾句通通拆掉啦!

然後,劉姥姥就隨周瑞家的出來了。周瑞家的倒擔心劉姥姥粗鄙有些不安,就說劉姥姥怎麼會把她的那個外孫叫「板兒」的,推到鳳姐面前,口口聲聲「你侄兒,你侄兒」,「我說句不怕你惱的話,便是親侄兒,也要說和軟些。蓉大爺才是他的正經侄兒呢,他怎麼又跑出這麼一個侄兒來了。」劉姥姥就笑了,她說:「我的嫂子!我見了他,心眼兒裏愛還愛不過來,那裏還說得上話來呢。」你看,劉姥姥這個老太太寫得真有意思!她的那種直率,鄉下的原味,對照於官府裏頭的那種派頭,那種姿態,就有了強烈的對比,也等於是暗中批評了鳳姐的勢利,對窮親戚的高傲,鳳姐的下場也就暗暗地伏在這裏了。

《紅樓夢》寫人物,用各種的側面來描寫她,這是第二次寫鳳姐了,頭一次我們從林黛玉的眼中看鳳姐,第二次從劉姥姥的眼中看鳳姐,就這麼一個人,從各種角度側寫,正面寫,反面寫,以後還會再寫王熙鳳。
《紅樓夢》很重要的是寫人物,那麼多人物在小說裏面個個栩栩如生。鳳姐是鳳姐、林黛玉是林黛玉、薛寶釵是薛寶釵,襲人、晴雯……各個都非常個人化,這不容易做到的。

中國的小說以人物寫得活取勝,《紅樓夢》的人物就不用說了,《水滸傳》也是,那些人物,魯智深是魯智深,李逵是李逵,宋江、武松都是很活的。《水滸傳》以寫男性為主,全是寫粗獷的漢子,有幾個女性寫在裏頭,潘金蓮、潘巧雲、閻惜姣,三個淫婦,寫得好!《水滸傳》裏邊的人物,也讓你不會忘記。大家要學寫東西,看看這些很了不起的小說家,看看他們怎麼寫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