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倒數第 2 個女朋友


獻給所有需要第二次機會的人
定價 260 元

本書兼具《蛋白質女孩》的幽默,及《61 × 57》的深情。描寫三對職場男女的愛情、痴心、怨懟、等待、執迷、覺醒……,是王文華用心最深的一部作品。

 

《倒數第 2 個女朋友》趣味對照版•王文華的 NG 片段

電影有 NG 片段,有被剪接丟棄的影格;王文華的書,也有 NG 片段?

我們將分批節錄他沒有放在書中的文字。大家動腦想一想,是什麼原因讓他取捨掉這些情節?刪與不刪,又有怎樣不同的效果?歡迎看完 NG 片段的讀者,去討論區和其他人分享你的想法!

顏色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被刪掉的文字。把你的書準備好!底下的內容要跟原文參照閱讀喔!

 

NG片段線索:P.165   原 31(整章被刪掉)

志平籌備開店,不管再怎麼忙,中午總是去找Grace吃飯,藉此監督她的飲食。Grace懷孕後,志平瘋狂地研究孕婦健康飲食。他們盡量在家吃,能吃糙米就不吃白米,能吃全麥就不吃白吐司。「纖維質」變成志平的口頭禪,他每天見面問Grace的第一句話是:「今天吃纖維質了沒有?」
「吃了啦!」
「你還記得什麼東西有纖微質吧?」
「馬鈴薯、蕃薯、豆類、蘋果、梨子、橘子、香蕉,這樣夠不夠?」
「你忘了刈菜了!」
「你每次都說刈菜,我從來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就是長年菜嘛!」
「長年菜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我買了,你就吃就對了!」
「纖維質吃太多,是會拉肚子的!」Grace抗議。
「誰說的?」
「纖維質吃太多,一直排便,也不好吧!就算是好東西,也不能吃太多!」
幾個禮拜只吃纖維質後,Grace崩潰了。為了補償她,志平帶她去天母一家高級餐廳加菜。去的路上,他們先繞到志平正在裝修的店。
「我喜歡這面旗子……」Grace說。
店門口沒有絢麗的招牌,只有傾斜的旗竿懸著一面旗,紫色的旗面上簡單的一個英文字:「Rest」。
「像不像紐約Soho那些店?」志平興奮地問。
「我正要這麼說!」
「誰說店門口一定要弄個霓虹燈?」
「一面旗子為什麼不可以?」
他們打開玻璃門,「小心一點,」志平一手牽著Grace,另一手播開門後一條條像浴簾一樣的塑膠幕,「地上有很多木頭,不要踩到。」
「杜方的手腳還真快,這些架子都已經架好了。」
「來,看這個……」
志平牽著Grace走到房間中央的木桌,上面放著一個模型。
「這是裝潢好後的樣子。」志平炫耀。
「哇……你這會是全台灣最酷的錄影帶店!」
「這不只是錄影帶店!」
「我知道我知道……還有書店、咖啡店、MTV。」
「它就是給人休息的地方。」
「那讓我來休息一下……」
Grace從牆邊拉過椅子,在模型旁邊坐了下來。她抬起頭,閉起眼睛,幻想裝潢完成後的樣子,嘴角慢慢露出微笑。志平看著她的臉,和微微突起的肚子,在這雜亂的工地,他卻真正有rest的感覺。
Grace睜開眼睛,微笑看著志平,「這會是一個很棒的店……你的錢還夠吧?」
浪漫像燭光,風一吹突然滅了。志平開店,Grace是不贊成的。Grace的個性很保守,從小到大循規蹈矩,畢業後一直在大公司做事。她覺得志平放著銀行的好差事不要,在不景氣的時候跑出來開錄影帶店,太不切實際。他們談過幾次,Grace知道不可能說服志平,就答應了。他們結婚後,還是各有自己的帳戶。志平開店的錢都從他自己的帳戶中拿,沒向Grace開口過。Grace問了幾次,志平都說不需要幫忙。
「別擔心,我資產雄厚得很。」
「你如果不夠──」
「不夠?我不但開店沒問題,養一打孩子都沒問題。更何況我們的店開起來後,一定會很賺錢,你就等著享福吧!」
她樂意被他說服,或至少露出信服的表情,讓他覺得他說服了她。她坐在椅子上,伸出手臂,十根手指像閃亮的星星一般張開又閉上。志平抓住她的手,把她像公主一樣拉起來。
他們關上店門,走到忠孝東路口,上了計程車。「中山北路七段。」志平告訴司機,車開始跑。他側過身,手繞過她在她屁股下找東西。
「你在幹嘛?」
他拉出安全帶,清脆地幫她扣上。

 

NG片段線索:P.232   原 43(整章被刪掉)

明宏的心,就像Grace的肚子,充滿了神秘和期待。Grace的肚子突起來了。晚上睡覺前,她站在浴室媟蚚銴l,志平躺在床上看書。
「你知道嗎,這樣我就不能穿比基尼了。」
「為什麼?」
「大肚子穿比基尼多難看啊!」
「怎麼會?」
她走出浴室,打開衣櫃的門,拉開抽屜,拿出一樣東西,走回浴室,鎖上門。志平丟下書,走到浴室門前敲門,堶惆S有反應。「Grace?」沒有反應,「你在幹嘛?」他空轉門把,「不舒服嗎?」他再敲門,「你不要嚇我了,快開門──」
門緩緩打開,沉重地像棺材……Grace穿著她最喜歡的泳裝,天藍色的比基尼。她站在浴室門口,很嚴肅地看著志平。
「你穿這件很性感啊……」志平強忍住笑。
「性感嗎?」
志平點點頭。
Grace走出浴室,逼進志平,用裸露的微禿的肚子頂著他,「你確定?」
「很性感…..」志平爆笑出來,「好像縮水的椅套!」他抱著Grace,以免笑倒在地上。Grace憋了很久,也忍不住笑出來。兩個人抱著,笑成一片。

志平的店門口的旗子,似乎也縮水了。開張兩個禮拜,生意很糟。他走精緻路線,吸引了一些水準很高的客人,但不夠平民,沒看過穿著脫鞋的顧客走進。他建立了一個很好的顧客資料庫,了解每個顧客的喜好,不過資料庫中的人數卻很少,一半以上是他高中同學。
「如果我站在我們的店外看,我搞不好會不敢進來,」午飯時,安安和志平走到店外,在階梯上坐下。志平拿出家堸策n的三明治,分給安安。創業唯艱,任何事都要省錢。「是全麥的麵包,纖維很多!」
安安咬了一口,「怎麼這麼難吃?」
「怎麼會?」
安安把三明治吐出來。
「嘿,你不要浪費啊!」
安安喝一口可樂,慢條斯理地說,「我們的店感覺好像……」
「好像怎麼樣?」志平問。
「我也說不上來。」
「嗯……」
「好像,」安安說,「我走過我們的店,感覺好像我大一剛學日文時的感覺。」
「怎麼說?」
「要背起來才會喜歡。」
「可是大家都懶得背……」
「因為我們店的感覺完全是另一個世界,跟我無關,好像是國外進口的埃及展之類的。」
「你會花錢去看埃及展嗎?」
「我寧願去漫畫王。」

志平改變了店內陳設,把強檔新片放在一進門明顯的地方。牆上像油畫般裱好的經典電影海報,也換成新錄影帶的小海報。
「不會啦,換上這些海報,我們的店還是很有氣質的啦!」
「我不在乎氣質,」志平搖搖手,「我以前一直在大公司做事,很多象牙塔的想法。有時候會眼高手低,曲高和寡,你要告訴我!」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夠ㄙㄨㄥ的時候,我提醒你就對了!」

晚飯時,志平跑到Sogo三樓。找了半天,看到泳裝部。他一件件地翻著架子上的泳裝。
「先生,需要幫忙嗎?」
「我想買一件連身的泳衣。」
「連身的在這邊……小姐是穿幾號的呢?」
「買大一點的吧!」
打烊後,志平整理了一下,回到家已經12點了。他進門,看到Grace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他兩手兩腿大張,頭斜靠在椅背上,像個被遺棄在沙發上的稻草人。志平把客廳的大燈關掉,只留下茶几旁的小燈。他走到沙發,拿起搖控器關掉電視。他在Grace旁坐下,看著她呼吸的樣子。他把手伸過她的脖子,放在她的肩上。他摟著她,靜靜不出聲。
不知坐了多久,Grace醒了。志平閉著眼睛,似乎沒有發現。
「志平,志平……」
「你醒了?」
兩個人不自覺都用氣音,好像在別人家做客。淒黑的客廳只有一盞小燈,他們不介意。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來一會了。」
「怎麼不叫我?」
志平微笑,摸摸她的頭髮,「嘿,你看這個」他從背包中拿出晚上去Sogo買的東西,「送給你的。」
「什麼?」
「打開來看嘛!」
「還包得這麼漂亮,」Grace拆開精美的包裝紙,看到牌子。她打開,「這是……手套嗎?」
「泳衣啦!」
她把泳衣攤開,「是連身氏的耶!」
「這樣我們就可以去游泳了!」
「禮拜六就去!」
「那件縮水的比基尼,你只要在家穿給我看就好了!」

 

NG片段線索:P.346  最後一行

「我們都知道,其實那句『我愛你』,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我不知道。」
「你當然知道!林明宏,其實你和我一樣,我們都一直活在『迴旋音入口』前……」

回到家,安安躺在床上。三點左右,家裡的電話一直響。

聰明的杜方大概也發現了他致命的錯誤,那晚一直打電話來。Red關機。對於杜方,她是如此無助。杜方可以在外面呼風喚雨,她唯一能做的,只是關機。像往常一樣,杜方來找她,等她,跟蹤她,買東西給她,但她都沒有回應。同樣的戲碼,還要重播多少次呢?她縱使年輕,也會覺得疲憊。
她想起曾經有一晚她回家,出了捷運站,杜方的車剛好跟上來。她仍然無動於衷地往前走。走進小巷,他把車燈關掉。一個人、一輛車,黑暗中一步步地前進。
只是這一次她不再有回頭看的衝動。不再希望有一輛計程車按喇叭,她可以藉此坐進杜方車內。她走到家門口,拿出鑰匙,插進孔,旋轉,鐵門啪一聲打開的那一剎那,他和杜方間有一些東西啪一聲就斷了。她心平氣和,沒有悲情,沒有壯烈地走進門內,啪一聲再關上鐵門。

凌晨五點,電話小順了一會兒又響起。安安接起來。彼端沉默了一下,然後杜方唱起:

「『我是純正的美國馬鈴薯。
 對我請不要客氣。
 我洗得很乾淨!
 磨得很光滑!
 你可以把我整個吃下去都沒關係!』」

黑暗的「女子監獄」,她暗掛掉電話,哭出聲來。

其他 NG 片段

按這裡進入討論議題,跟大家分享看了 NG 片段的感想。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