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王文華最新愛情小說
              

   

  

12

  「喂,睡著啦!」間奏時小莉用麥克風敲我的肩膀,她說話的聲音跟唱《安靜》的歌聲,天壤之別。像仙女下凡後,立刻到夜市叫賣。她怎麼能這麼快,從《安靜》的情緒中跳出來?
   我睜開眼睛。眼睛好酸,我甚至能看到,自己眼球上的血絲。
   「你看過周杰倫嗎?」小莉問。
   我揉眼睛,想把思緒揉去。我沒辦法像小莉這樣,這麼快從一個情境,跳入另一個情境。
   「你看過周杰倫嗎?」
   「我在電視上看過他。」
   「我不是說電視啦。我是說本人!」
   我搖搖頭。不是針對她的問題,而是針對自己的情緒。
   「你都不聽流行歌嗎?」
   「等一下……」我轉頭看她,也許跟她聊聊,可以讓我不再去想Amy,我改口,「我看過周杰倫。」
   「真的啊?在哪兒。」
   「我有一次在西門町看到他在辦簽唱會。」
   「西門町在哪裡?」
   「台北的一個鬧區。」
   「那他是不是真的很酷啊?」她突然興奮地坐在原地上下震動,像個小學女生,與她身上的性感裝扮成強烈的對比。
   「我不知道他酷不酷,但我沒看他笑過。」
   「那他跟侯佩岑為什麼分手?」
   「他跟侯佩岑分手了嗎?」
   「喂,你住台灣,怎麼消息比我還慢?」
   「他跟侯佩岑為什麼分手……」我重覆一遍問題,「應該跟大家分手的原因都一樣吧!」
   「怎麼說?」
   「這些大明星,私底下也是人。人就是要吃飯,會分手。他們和我們,應該沒什麼不同。」
   「那他現在有女朋友嗎?」
   「沒聽說,你還有機會。」
   「可是他住台灣,我住上海。人海茫茫,我怎麼會遇見他。」
   「怎麼說這種洩氣的話!」我故意逗她,「我住台灣,你住上海。人海茫茫,我們不就遇到了。如果我會遇見你,你就會遇見他!」
   「可是,你又不是周杰倫!」她提高音調,誇張地說。
   「好啦,我知道。你要體諒我,這也不是我的錯。」
   「我沒怪你啊。」
   「你這麼喜歡他啊!」
   「我還參加了他的歌友俱樂部呢!」她打開手上的LV包,在一疊紙片中拿出一張紙,那紙是一張歌友會的證件。
   「這樣好了……」她的熱情讓我傷感,因為我知道她遇見周杰倫的機率很低。傷感的我竟做下了承諾,「我有個朋友認識周杰倫的宣傳,我請他幫我弄一張周杰倫親筆簽名的CD送給你。」
   「真的嗎?」她身體靠向我,腿碰到我的腿。但奇妙的是,我第一次覺得她不是在做公關。
   她的熱絡壯了我的聲勢,我進一步說,「你把你的電話給我,到時候我打電話給你,看你在哪堙A我寄給你。」
   「寄什麼寄,你親自拿給我不就好了嗎?」
   「我不住上海。」
   「那你搬過來啊,上海挺好玩兒的呢!」
   「我搬過來,就沒辦法幫你要周杰倫的簽名CD了。」
   「你真好!」她的手臂輕碰到我的手臂,「你這麼好的男人,結婚了沒啊?」
   「我離婚了。」
   「那你老婆太傻了。」
   「沒有,我老婆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是我太傻。」
   「我也是個傻子,我們剛好湊一對。」
   「你又不認識我。」
   「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你怎麼知道?」
   「男人看多了,一看就知道。」
   「這裡燈光太暗,你看走眼了。」
   「你是可以相處的那種!」
   「我不能相處!前一個跟我相處的人離開我了。」
   「那是她,不是我。」
   「可是我住在台灣。」
   「那我就跟你去台灣。」

  這話是交際應酬,或是交淺言深。微醺中我分不出來,就不去計較了。為了不讓她繼續講下去,我舉起酒杯乾杯,她側過身,撐在桌上的手頂著臉頰。大波浪的捲髮,和防波堤似的雙眼皮,讓我慢慢向她靠近……
   她乾了一整杯紅酒,面不改色。玻璃杯口的口紅,像是原始人吃過生牛肉留下的血跡。她,打開皮包,拿出一支筆。然後在一張點歌單上,寫下自己的電話。
   她把電話塞到我口袋中,然後說,「你幫我一個忙好嗎?」
   「什麼忙?」
   「幫我點周杰倫的《開不了口》。」
   前面的鋪敘和她的口氣讓我以為她要說什麼纏綿悱惻的話,沒想到是這麼實際的請求。
   我拿起搖控器,幫她插播了周杰倫的《開不了口》。
   門打開,趙同回來了,領帶鬆開,嘴堨p著煙。女子緊跟在後,卻不再牽他的手。
   「好玩吧,兄弟?」他重重地坐在我身邊,「來,喝一杯,歡迎你來上海!」
   我喝了一口,他一飲而盡。
   小莉的手機叫了一聲。她看了一眼,然後說:「趙大哥,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
   「喂,搞什麼鬼?」趙同斥責,「沒來幾分鐘,就要走?」
   「對不起,趙大哥,一位老朋友有急事找我,必須趕過去。」
   「老朋友?那我們是什麼?台八子嗎?」趙同的音調提高,我這才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我說:「沒關係,小莉先走吧!我們聊得差不多了。」我轉頭跟小莉點點頭,示意她先走。她站起來,被趙同拉住,「那不行。一個走,全都走了。」
   「對不起,趙大哥,我去一下,待會兒可以再回來。」小莉以近乎請求的語氣。她幹嘛這麼委屈?
   「讓她走吧,」我把小莉的手從趙同手中拉出來,「我們也聊得差不多了。我想跟其他朋友聊聊。」
   我再跟小莉使個眼色,她靈敏地走出去。趙同慢了一秒,站起來想追。我拉住趙同,他還是拼命往門衝。其他的賓客紛紛站起來,上來幫我抓住他。我給門口那位服務生使了個眼色,要他把門關起來。趙同把所有的人都甩開,不小心一巴掌甩到我臉上,一聲國罵,配合著口水,紮紮實實地吐在我的臉上。
   那一刻,周杰倫的《開不了口》的前奏響起,只是沒有人唱了。
   就在那一刻,我決定跟小蕃茄去杭州。

 

上一頁▕ 回目錄頁▕ 下一頁

  ... 想跟其他讀者分享心得嗎?請按此連結,進入

   

(c) 2008,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