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王文華最新愛情小說
    

   

  

7

   「你……」
   她從我手中拿過那杯本來就是要買給她的咖啡。
   「我……」她模仿我的口氣。
   她只是一個小女孩!
   「我沒見過你,」她喝了一口冷咖啡,語氣卻極為熱情,「總得先聽聽你的口音,確定你是我等的人。」
   「你幾歲啊?」
   「20啦!你們台灣人怎麼這麼沒禮貌啊?你不知道女生年齡是不能問的嗎?」她講話時,嘴往右上角提,好像嘴巴媊Z著東西。
   風聲像飛機降落的噪音,我聽不清楚她講的是「20」,還是「12」。
   「你要被風吹倒了,我們到店堶惕中@坐吧!」她說。
   她帶我走向Starbucks旁邊一家餐廳。我跟在她後面,體型像是小學導師跟著學生。坐下後,我仔細地看看她。她臉很瘦削,嘴很薄,左耳戴了三個耳環,眼睛大的像有三個瞳孔。
   我們坐在落地窗旁。冬天的陽光隔窗照進來,餐廳內咖啡機的聲音像卡車引擎,我感覺大軍逼境。和她坐在一起,我的感官突然靈敏起來。
   「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她問。
   「不要考我,我覺得紅色的都是玫瑰花。」
   「這叫『Bleeding Heart』。」
   「什麼?」
   「『Bleeding Heart』,流血的心。中文叫傷心牡丹。」
   「好殘酷的名字。」
   「但是很美的花色,紅裡透白。你喜歡什麼花?」她問。
   「我結婚時,現場佈置了很多『春石斛』,『春天』的春,『石頭』的石,斛是左邊一個角右邊一個斗。」
   「你真的是搞電腦的,講話這麼精確,這花被你講的真無趣。」
   「等一下,我還沒說完。春石斛在台灣有另一個名字,叫『口袋情人』。」
   「是『口袋』的口袋,『情人』的情人嗎?」她學我的語氣。
   「真聰明!」
   「好浪漫的名字!」
   「顯然不夠浪漫。」我說。
   「為什麼?」
   「那口袋顯然破了,我不到一年就離婚了!」
   她大笑出來。她知道我最近離婚了,所以這大笑不是嘲笑我的處境,而是捧場我的笑話。
   離婚後,每個人看到我都露出出殯的表情,她是唯一笑的。
   她說,「那你今天口袋沒破吧?錢包還在嗎?這裡的東西可不便宜!」

  她打開菜單,兩眼輪轉,興奮的表情像是打開一本漫畫書。我看著她,回想過去在MSN上的對話。
   她眼不離菜單,但聲音直指向我,「你是要點我的鼻子還是眼睛?幹嘛老盯著我看?」
   我低頭把菜單打開。在氣勢上,她才是小學導師,我是學生。
   點完菜後,她去洗手間。去了好久,主菜都上了還沒回來。
   「對不起,久等了!」回來時她鞠躬哈腰,故作可愛。
   「你到底幾歲?」她還沒坐穩,我就追問。我沒問她為什麼去廁所去那麼久,我只對她的年紀有興趣。
   「不是說20嗎?」
   「我不相信。」
   「那咱們交換證件吧!」她伸出手,要我拿出證件。我們交換。我看了她的,是一張沒有生日的借書證。而我竟笨笨地把台胞證給了她。
   「天啊,你真的35了!真老。」
   我把證件搶回來,「35歲哪算老?」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活到30歲。」
   「這麼悲觀,你是壞事做多了嗎?」
   「就是壞事做得不夠多!你沒聽過: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照你這麼說,所有長壽的人……」
   「都不是好東西!」
   「那長壽的定義是……」
   「30歲以上的人啊!」
   「天啊,這麼嚴格!」我搖搖頭,「你都沒有30歲以上的朋友嗎?」
   「咦,還真的沒有,你是唯一的一個。」
   「這壓力好大,我要代表所有30歲以上的人。」
   「這有什麼壓力?反正我對你們這些人的印象本來就不好,你再怎麼爛也不會讓我失望。」
   她彎著頭,用嘴去接義大利麵。接到後大聲吸進去,醬沾了滿嘴。這個外表幼稚的小女孩,有超齡的濃妝,和超齡的機靈,我不知道該怎麼歸類她。過去認識的女生,我總可以輕易地歸類為可愛、純真、知性、性感……小蕃茄,倒把我難倒了。
   「你這張臉根本就是個小女孩,絕對不可能20!」
   「你別小看我,我是走成熟路線的。我走在浦東的辦公大樓,很多人回頭看我喔!」
   「回頭看你,有兩種可能……」我將她一軍。
   「喔……我懂了,」她沒被嚇倒,反而回我一句,「難怪剛才你在江邊等我時,那麼多人回頭看你。」

   

上一頁▕ 回目錄頁▕ 下一頁

  ... 想跟其他讀者分享心得嗎?請按此連結,進入

   

(c) 2008,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