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台北,原來如此

 

幸福角落                 •王文華

台北有很多角落,會在剎那間給你幸福。

這些角落並不是隱藏在鍾鼎山林,乍看之下也沒有浪漫的氣息。去那些地方不須訂位,也不會擠得灰頭土臉。你常常經過,大多不以為意地走過。但假如你停下來,心平氣和地去體會幾秒鐘。你會發現,快樂不需要靠別人,只需要你和環境。

早上九點半,忠孝敦化捷運站。坐在月台椅子上,等往台北車站的車。九點半,趕上班的人都已經進公司了,月台上沒人,你好像包養了整個車站。不一會兒,往昆陽的車從你背後開進、停下,稀疏的乘客下車,從你背後走過。此時你要閉起眼睛,因為幾秒鐘後,列車就會開動,逐漸加速時會掀起一陣風,吹過你的背後。這一陣風,因為捷運站的冷氣而更清涼,因為從背後吹來而更令人驚喜。這一陣風,像一個從背後拍你肩膀叫住你的朋友,在大清早,替你吹掉腦後和腦中的蛂C

中午十二點半,南陽街和信陽街交叉口的九福自助餐。補習班的學生中午休息,出來買便當。長長的隊伍,排到快睡著。直到你好不容易從騎樓走進餐廳,看著一整排燈光打亮、熱氣繚繞的菜色時,才突然清醒過來。此時師傅剛好用雙臂捧來一桶剛煮熟的白飯,在你面前打開,簡單的香味撲鼻,細緻的熱氣模糊了你的眼鏡。你擦擦眼鏡,看著面前喧嘩的飯菜,所有減肥的念頭不得不拋開。特別是當你轉頭看到後面還很多人在排隊時,心情更是愉快!

下午兩點半,市民大道。上橋的重慶北路上仍然擁擠,想要右轉上橋必須通過好幾個綠燈。塞車的感覺像在十八層地獄下當兵,而探親日遙遙無期。好不容易上了橋,終於一路順暢。像是脫掉一件被雨浸濕的大衣,或告別一段糾纏已久的愛情。能在台北開快車,是我們找回市民尊嚴的少數方法之一。開到內湖,穿過一棟棟長相雷同的科技大樓,碰巧在瑞光路上看到一家Ikari咖啡。隨意走進,坐下喝一杯。能在科學園區喝到好咖啡,甜蜜的程度就像男校高中生認了乾妹妹。

晚上九點,仁愛路四段富邦大樓。白天時一棟雄偉威嚴的企業總部,夜埵b溫柔的燈光下像個燈籠。在旁邊的7-11買一罐可樂,坐在大樓前的台階喝,偷聽寬廣的紅磚道上走過的行人談他們一天的苦樂。坐在那兒,沒有人看你、催你、擠你,打電話給你。你坐在地上,屁股溫溫的,抬頭看毫無遮蔽的天空,想巔起腳去吻。如果有「天人合一」這個活動,台北大概只有這個角落接受報名。

晚上十二點,民生東路五段的巷子。這堛瑣薴顑苳l高大綿密,走在其中,感覺黑夜比其他的地方更濃。樹會讓街道安靜,如果此時的忠孝東路會讓你異軍突起,民生東路就會讓你寡欲清心。樹和陰影也會幫我們回到過去,走在樹影中,2002年的突然不見了,你感覺爸媽會在巷口叫你,回家可以一邊吃飯一邊看布袋戲。

這城市沒有整體的姿色,卻有零碎的美德。她像一個平凡的愛人,不會在一夜間令你愛到失魂落魄,所以才適合做老婆。走到那些幸福角落,你會體會到幸福時人不必多。

◎刊載於《Taiper Walker》2002 年 10 月號 專欄「台北,原來如此」

-完-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